边城烽火 第十五章 送葬布撒天罗网 枪神显圣威名扬 第十五章(6)偷鸡摸狗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进入到伏击圈的鬼子兵只有区区二百来个人,其余的伪军已经在李修山的鼓动下顷刻间便逃得无影无踪,而冲上来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有四五百人之多,又个个不是庸手,一阵阵砍杀声过后,残存的一些尚在喘气的鬼子兵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在抗日救国军战士迅猛的冲杀攻击下,很快都被消灭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进入到伏击圈的鬼子兵只有区区二百来人,其余的伪军已经在李修山的鼓动下顷刻间逃得无影无踪,而冲杀上来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有四五百人之多,又个个不是庸手,一阵阵砍杀声过后,残存的一些尚在喘气的鬼子兵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在战士们迅猛的冲杀攻击下,很快都被消灭了。

打扫完战场以后,看着路上的十辆大卡车不好摆弄,吕信文和易树林便商量着要把缴获的汽车都给炸了。

其时,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汽车这东西说起来是个新鲜玩意儿,见过的人并不多,会摆弄人更是凤毛麟角,而对于长年蛰伏在黑龙港的绿林好汉们来讲,简直就是一些怪物,所以吕信文和易树林等人都主张把这些缴获来的汽车全都给统统地炸掉。

秦二虎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见到吕信文和易树林想要把这些汽车给炸掉,十分着急,赶忙上前阻拦道:“哎呀呀,你们哥俩这不是犯傻吗,这些汽车可都是宝贝呀!”

吕信文笑道:“咱们又没有人会摆弄这玩意,留着也成不了什么用,要是让日本鬼子再给抢回去,不又给咱们弟兄添了堵了吗?炸了算了!”

秦二虎哈哈大笑道:“这是花大洋钱也买不来的好东西,要是能够找到驾驶员,咱们也能够开着它们到处跑,那得给咱们弟兄节省多少脚力呀!”

他怕二人不识信,又解释道:“就是咱们派不上用场,要是把这些汽车买给搞运输的汽车行,咱们不还能赚点现大洋花花吗,就这么白白的炸掉了多可惜呀!”

正当三个人在一起议而不决的时候,从围观的战士中挤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来,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几位长官不要发愁,要是打算把这些汽车开回去自己用的话,我想办法给开回去就是了。我原来在国军供职的时候就是给长官开车的,摆弄这玩意可是个老胳膊旧手了!”

小伙子本来就是个汽车兵出身,开车是他从军的职业,他对汽车有着深厚的感情,一见到汽车就像是见了宝贝儿似的。

眼见得三位长官正在讨论着如何处理这些缴获的汽车,很想进上一言,可是又顾及自己只是个小兵,不敢贸然插嘴。又听到秦二虎再三再四地主张保留使用这些汽车,只是苦于无人会开,这才鼓了鼓勇气挺身站了出来。

秦二虎一听,大喜过望,大笑道:“你们二位看看,咱们这不是就有了办法了吗!有了这个小老弟给摆弄,不就什么都结了吗!来、来、来,你过来给我们开两步看看,好让你们的长官看着放心呀!”

吕信文蹙着眉头说道:“咱们现在是僧多粥少,就这么一个车把式,也开不了这么多车呀!”只听那小伙子脆生生地应道:“不只有我一个,在咱们队伍里还有两三个兄弟会开的,不过,他们都在二营,等打完了仗把他们调过来开就是了,这没有什么难的!”

小伙子名叫辛景奇,原来是东北军的汽车司机,自打日军侵占了东三省,他就和一批被打散的战友流落到了关内来。他所说的另外两个汽车司机就是和他一起流落过来的战友,所以他的心中特别有数。

辛景奇说的二营就是庄青山所执掌的二营,这次也开到了小邹庄来参加打伏击战,这时正在村西面的野地里埋伏着,准备迎击由于家务方向开过来偷袭的伪军。吕信文一听说在开来的队伍中还有两个驾驶员,心里便有了底,喜道:“那好,咱们就先留着这些汽车不炸,等打完了仗再过来开好了!”

易树林听说在来的队伍中有两人会开汽车,心下也甚为欢喜,不禁笑道:“这可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几个兄弟会摆弄这洋玩意儿,那就好办了,这车就留着咱们自己用吧!”

然后又扬起手来招呼道:“大家一齐动手把两辆炸坏的汽车给挪挪,腾出个路口来,好让辛老弟给咱们开着演示演示,让弟兄们都跟着开开眼!”

正在这时,突然间在村西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秦二虎一听,高叫道:“先不要动,咱们得赶快过去增援,留下一小队人马先在这里看护着,等打完了仗再来挪动吧!”说着,带着两个卫兵率先向村子西面冲了过去。吕信文和易树林也率领着大队人马跟了上去。


庄青山和康洪恩率领着二营的人马已经在村子西边的野地里埋伏了许久,只等着于家务方向过来偷袭的伪军一进入伏击圈就要发动进攻。

他们这一行的人马也有四五百人,按照预先制定的作战计划,他们这一支伏击部队的任务主要是负责歼逐偷袭的伪军,并寻机歼灭大部或一部分敌人,只要把伪军的偷袭给击退就算是大功告成。

一大清早,金罗**赫连洪、左雨轩、乔象福等人率领着一个骑兵连又两个步兵连的伪军从于家务出发以后,就直接奔向了小邹庄。

乔象福率领着骑兵连的伪军在前面开路,左雨轩率领着两个步兵连的伪军在后面紧跟,金罗**赫连洪则骑着高头大马在后面押阵。一行人马排成两行,像一条游蛇一样急匆匆地穿行在晨曦初现的荒草野洼之中。

金罗**赫连洪、左雨轩、乔象福四人虽然都是受命去偷袭小邹庄,其实在各自的心中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对于金罗汉来讲,不管是正派邪派,他总归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在他的心目之中,江湖道义是行事为人的根本原则,象今天这种趁人之危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本不屑于去参与的,没得辱没了自己好汉的名声。可是他端着人家的饭碗,就得听人家的差遣,高兴去也得去,不高兴去也得去,这是由不得他的。

对于赫连洪来讲,他的两个同胞兄弟都惨死在抗日救国军的手中,似这样的血海深仇他是非报不可的。虽然他一想起自己在战场上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就心有余悸,可作为一个血性汉子,他又怎能顾惜自己的性命而苟且偷生呢?

所以,他对今天能够有机会去参加偷袭小邹庄的战斗大为振奋,决心要在这一役中多杀几个抗日救国军战士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又揣想着多抓几个抗日救国军的头目立个大功。

自打在金沙镇被俘虏释放回来以后,左雨轩对抗日救国军的不杀之恩深为感戴。在他看来,自己死里逃生完全是抗日救国军领导的恩赐,要继续留在阎康候的手下混口饭吃是完全可以的,可要是让他再掉转枪口去打自己的恩人,则是于情于理不合的。

尤其是人家正在办理丧事的时候,去找上门捣乱,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不管金罗汉、赫连洪、乔象福三人怎么去想,怎么去做,他是不愿意去做这个出头鸟的!

乔象福投奔到阎康侯的门下是为了保命,而不是为了卖命来的,经过了八里庄和黑龙港两次惨烈的战斗,他更感觉到自己小命儿的珍贵。

可是,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端着人家的饭碗就得听人家来差遣,他是一点自主权也没有的,只有像磨道的驴一样,时时的听从主人的吆喝,这打头开路的事情他明知道是凶多吉少,也只能硬起头皮往前行。

可说来归齐,他毕竟还是个副连长,对上要服从,对下也有自己的权力空间,金罗**赫连洪指派他打头带路他明知是推脱不过的,便大懒支小懒地指派手下的一个伪军班长带着一个骑兵班走到了最前面。

他心中暗暗揣想,遇不到土八路便罢,就是迎头遇上土八路打且遭遇战,有前面的十几个骑兵给他挡枪子,他被击中的概率就会低了很多。


一个连的骑兵又两个连的步兵共有五六百人马,在野草丛生的乡间小路上蜿蜒向前,在路上拉了足足有二三里地长,让人一眼都望不到头。

金罗**赫连洪在后面督促着大队人马一路前行,他们在期待着大日本皇军打响进攻小邹庄的第一枪,也好趁着两军混战之际浑水摸鱼地抖抖威风。

就在金罗**赫连洪催动着大队人马推进到距离小邹庄还有十来里路的时候,就听到在小邹庄的东面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

听得枪炮声一响,赫连洪立时来了精神,向金罗汉大叫道:“金爷您听,这枪炮声响得这么热闹,八成是天津开来的日本皇军到了,咱们赶快趁热打铁地冲上去吧,这一回土八路肯定是讨不了好去的!”

金罗汉踊跃地大叫道:“弟兄们,咱们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赶快向前面的骑兵传达命令,马上发起进攻,咱们配合皇军来个两面夹击,先把土八路的阵脚给冲乱了再说!”

乔象福在前面接到了进攻的命令之后,立即催动着手下骑兵向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冲了下去,他自己则不显山不露水地夹杂在了窜行的队伍之中。

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两排骑兵快马加鞭,撒开了马蹄,象陡然踅起的旋风一样一路滚滚向前,在后面跟随的伪军步兵也在左雨轩等人的率领之下跑步追了上来。



——偷鸡摸狗欲乘机,天掉馅饼在哪里?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