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衰退似近尾声:世界经济最困难时期过去了吗?

香港经济导报苏锡民/目前,世界经济前景仍笼罩著诸多疑云,因此对经济何时复甦和复甦前景也就众说纷纭。但普遍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当前西方经济衰退最困难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在一些国家已经出现了一些可能开始复甦的迹象。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6月24日公佈的最新经济展望报告预测,经合组织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今年将下降4.1%,明年则将增长0.7%,均好于其在3月份展望报告中作出的分别下滑4.3%和增长0.1%的预测,这也是经合组织自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次上调其成员国经济增长预期。同时,欧盟委员会6月29日公佈的报告也显示,得益于成员国政府大规模金融救市和刺激经济的努力,欧元区经济虽仍深陷衰退,但正呈现出初步转好迹象。

经济衰退似近尾声

全球经济低迷似乎已接近底部——7月1日全球各国公佈的6月份製造业数据显示,世界范围的衰退在所有大型经济体均已接近尾声。上述6月份数据来自对製造业部门採购经理的一系列调查,製造业是全球经济中受衰退打击最严重的领域。儘管只有中国的整体数据为正数,但美国英国日本的製造业产出数据也为正数。

与此同时,一切有关第二场大萧条的言论都已烟消云散。各地股市纷纷上涨,涨幅从十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不等,各类经济指标也全面改善。许多人都持有这种观点。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在一个季度内从大约10倍跃升至15倍,高于长期平均水淮,反映出企业收益趋于正常化。

自1月1日以来,衡量全球船运市场费率的指标激增近400%。从大豆到铜等一系列大宗商品的价格都翻了一番。与此同时,长期债券收益率回归理性,而市场波动性指标也重返雷曼(Lehman)破产前的水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表示,2010年全球经济可能增长2.4%,高于此前预测水淮。

货币政策几近技穷

世界银行日前公佈,随著各国努力採取措施抵御漫长的全球经济危机,在截至6月30日的2009财政年度,世界银行提供的资金援助增长了54%,达创纪录的588亿美元。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西方经济体为应对危机可谓手段用尽:从动用巨额资金救市,到推出一个个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从连续大幅度降息并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淮,到採用非常规的所谓“定量宽鬆”货币政策直接扩大货币供应量。

比如说,如果算上因失业率上升而自动增加的社会保障支出,包括欧元区在内的欧盟今明两年计划拿出6,000亿欧元用于拯救实体经济,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左右。目前,经济刺激手段已经很多,其中货币政策槓杆基本用尽,而经济尚未出现明显改观,财政赤字剧增带来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市场研究机构IHS Global Insight首席欧洲经济学家霍华德.阿切尔说,欧洲央行未来无疑将继续给银行施压,要求他们增加放贷,因为信贷紧缩目前仍严重制约欧洲经济复甦,但银行出于自保考虑正在提高信贷门槛。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欧元区经济环比下降2.5%,创下自欧元区1999年成立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主要就是因为投资受信贷紧缩影响持续大幅萎缩。

此前,各成员国政府实施的经济刺激举措为欧元区经济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儘管金融形势依然相当脆弱,欧元区大部份金融市场正呈现出积极的企稳迹象。原因就在于金融危机爆发后,成员国政府採取了大规模金融救市行动,避免了金融业的彻底崩溃。得益于这些行动,欧元区信贷紧缩局面有所缓解,融资条件得到改善。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表示,现在还不是富裕国家开始取消经济刺激的时候。他警告称,这种做法可能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我知道,一些发达国家正在考虑假设经济复甦即将到来时的政策组合,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考虑此类措施还为时太早,”佐利克说:“匆忙撤离,可能会把弱者丢在著火的房子裡。”

他还补充称:“2009年仍是危险的一年。近期的进展很容易出现逆转,2010年的复甦步伐还远未确定。”他的观点与美国奥巴马政府一致,后者针对过早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发出了警告。佐利克表示,富裕国家和大型新兴市场国家决定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更多资源,用于应对经济危机,“其根本作用是为全球经济购买了一份金融保险。”但是,“它并没有针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贫穷国家的诸多问题。”

这位世行行长表示,发展中国家经济今年将缩减1.6%。发展中国家如今正面临汇款不断减少、出口市场日渐萎缩、投资资金枯竭和旅游收入下降的局面。今年世界银行收到的援助申请大幅增加,世界银行估计,2009年发展中国家的资金缺口为3,500~6,350亿美元。由于经济复甦的步伐远不能确定,世界银行预计这一势头将一直持续至2010年。

经济回升能否持久

最近的西方经济数据尚难对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复甦提供足够的证据。欧元区经济第一季度环比下降2.5%,为欧元区成立以来最大季度跌幅。美国经济第一季度的跌幅以年率计也高达5.5%。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实际减少14.2%,为战后最大降幅。

世界各国的决策者担心,即将到来的经济回升将既不能持久也不够强劲。全球製造业的恢复,主要是因为企业已经出售了它们积累的大部份库存,并重新启动被封存的生产线。一旦这个临时推动力完成,企业将依然要面对一个严肃的问题:维持目前势头所需的更长期需求来源在哪裡?

虽然欧元区正走出谷底,反映经济可能持续往上,但经济也可能只是反弹,然后又再次下跌,并会停留在底部一段时间。如果信贷管道仍然不畅通,将会让银行体系境况更严峻;也许情况会逐步改善,目前欧元区各国财长们的态度是谨慎乐观。另一方面,由于当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导致研发和资本投资减少,影响到劳动生产率提高,再加上就业下降,欧元区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潜力很可能会削弱。

必须反思的是,金融危机难道不是恶性经济金融力量经由数十年积累形成的吗?局势真的会在一个季度就发生逆转?但实际上,全球经济衰退已对经济体产生了严重衝击。就拿东欧国家来说,本世纪以来的经济繁荣主要缘于大量外资涌入和巨量的信贷扩张。而金融危机爆发后,欧洲很多银行因投资抵押贷款金融产品而遭受巨大损失,流动性严重不足。它们不得不收缩战线,从东欧国家撤出。这导致这些国家流动性迅速乾涸、货币开始贬值,由此也导致其出口产品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

“新兴经济体面临很大的复甦延缓的危险,”国际清算银行(BIS)6月29日发佈的年度报告表示,“尤其是打破负反馈的难度特别大,即经济下滑的严重程度将延缓外资重新涌入的时间,而这又会进一步损害经济增长。”据世界银行6月22日的预测,东欧国家是所有发展中国家中遭受此次危机打击最大的,今年该地区经济预计将萎缩4.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