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侦察兵”的看法

blackwolfman 收藏 18 20413
导读:一点看法,共商讨,不对的请批评指正。

第一,观看了此文并大批回复,对军友们的评论大开眼界,受益非浅——长知识。这里也想谈论几句,不正确的欢迎批评指正。


第二,对于飞刀一事,我与一些军友感觉不同。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九几年我记不清了,有篇文章专业介绍国际侦察兵比武的报道,其中提到了特种兵的飞刀功夫,当时只有两个国际的特种兵能够在将飞刀精准地扎到靶上,一个是俄罗斯特种兵,一个就是咱们中国兵,但是俄军应该更胜一筹,记得他们参赛的五个人都能掷飞刀,而我军五个人中只有一人可以做到。据介绍掷飞刀是当时俄特种部队必须掌握的技术,可当时我军特种兵似乎对此技术已不是十分重视了。但倒退十几年的中越战斗中的中国侦察兵是极有可能掌握这项技术的。偶也认得一炮侦(嘻嘻,我可不是小沈阳啊,我舅舅不姓毕),在九七香港回归前,根据组织决定,本单位一行四十多人参加一庆祝活动,这炮侦就在其中,也提到关于飞刀一事,正聊得欢,一年轻同志终于按不住激动情绪,以一小叶梗(一片树叶的把)开玩笑地在距炮侦两米处投掷,欲打在其脸上,只见炮侦从容速略蹲,以右手姆、食二指敏捷摄住了投来之梗,年轻同志大惊转身欲逃,跑出离炮侦约四点五处时,炮侦始掷叶梗,梗准确命中年轻同志后心处,此举令我们周围人大惊,笑容均僵在脸上……叶梗何其轻也!小小轻轻之物其可以随心所欲,那要是一把匕首呢???本人老板年已四十,小时家在农村,在其哥哥的带领下学会飞刀,一日全体员工一切吃瓜,其一时兴起,抓起一瓜刀投掷,准确的扎在四米外的门框上,我们都惊呼:小李飞刀——他妈的老公!据他讲现在一般可以扎上五米左右的物体可是不十分准,但小时候扎得即远又准,他哥哥辈的小孩中多有以扎中十米开外的树干为荣的,军友们,小孩常练尚且如此,侦察兵如有此科目,应该自不必说了。


第三,对于越军的战斗力如何评估问题。越南人民在抗击美帝入侵的斗争中获得了最终胜利,同时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因此战后至今,越南仍是女多男少比例失调严重,因此其兵员是极大的问题。但越南政府夜琅自大,结束越战后不思恢复元气,便努力想成为别人(前苏联)的枪子儿,因此与中国作战时,其主力及精锐一般是不可能直击中国军队的,因为其大兵团作战能力及经验有限,游击战倒确实不错,又是连年征战练得全民皆兵,所以其边境线部队大部分是由边民、民兵及部公安军组成,武器装备是越打丢得越多,精良的东东更不可能配给这样的军队,越军也不傻。虽然正规训练非常贫乏,但游击战经验十分丰富,比较擅长小股部队袭扰,打一枪就跑,其主力和精锐一般在精确掌握我军动向后才会出击,加之我军多年未战及文革十年,初战时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可就部队战力来说,越军处下风,特别是当时越军中弄虚作假极为严重,最初越军称其部队训练强度很高,士兵均负重五十斤进行八公里越野,可其实根本达不到,能跑个三四公里就不错了,而我军当时虽说是负重五十斤越野五公里,实际交战后,轮战部队单兵负重越野训练已经突破八公里,唉!可见弄虚作假是害死人的!这可不管是哪个国家呀,结果都一样噢!第一次自卫反击战据说就重创其王牌军,其一光荣团也彻底光荣了,好像打没了。后来其为抗击“中国入侵”临时拼凑的军队也就谈上什么正规训练了,打仗经验几乎是老本,可谁能总上他们的当呢?我们在战斗中不断成长、不断与时俱进,因此在同侦察较量中越军的一般部队自然不那么中用。


第四,此笔者阐述侦察兵训练极其艰苦,出手很重,这点我觉得可信。本人出生在军队大院,对越反击战时年龄较小,听当参谋的爹爹讲述过关于前线侦察兵的事,那些兵在上前线前三个月里再次集训,军中各种武器不仅要会用,对枪械更是要能够蒙眼拆装,擒拿捕伏自不在话下,特别是对一些技术性强的活儿要求必会,其中就包括炮兵侦察的相关本领。我父亲向我形容他们观看的一段我侦察兵抓越军舌头的画面,是英勇的军事记者冒死拍摄的。画面为一名侦察兵全身伪装(类似《士兵突击》中袁郎的伪装),经过多次侦察后,已判定敌每天晚总有一名士兵要穿过林间一小路执行任务,于是在小路设防,方法是脸朝地面趴下,双臂在小路地面,以枯枝败叶伪装,凭双耳听动静,这个兵在那里一动不动,据我父亲讲如果不是看着他趴在路边,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那儿有一人,约十五分钟左右,一越兵果然来了,当其一脚走出侦察兵双臂间时,该兵突然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对方摔倒然后绑了、堵嘴、蒙眼等乱七八糟,总之极快,完事扛起来就跑了,你注意!是跑啊!扛着个人还跑呢!我军第一支快反部队应该是八八年至九零间建立的,然后有了特种兵一说,再往后至今,军队十分重视这支力量的建设,而特种兵中分类也逐渐健全,可在这之前统一称为侦察兵,炮侦所掌握的技术应该是最全的,侦察兵中也是以炮侦为主,分类并不明确。现在特种兵中分得十分详细,有些是炮侦、有些专门反恐等等。因此,此笔者所说的炮侦应该是技战术全面,比较过硬的侦察兵。



第五,笔者所说“推进六十里”这不太可能!六里还差不多,应该是口误(或听误、写误、传误及吹误)啊!该师为甲种师,以侦察兵打头阵也不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以侦察分队。至于有军友质疑班长是否能带兵,这要看是什么样的班长,原沈阳军区张子祥(可能是这个名字)曾经就以士兵班长、士愿兵、军士长身份带兵并代理过排长长达十几年,现在早已是军官了,有的老班长,特别是五年以上的,在平战环境下都可以代理排长。军队是个特殊团体,养着就是打仗用的,再说白点就是杀人用的,尤其是侦察兵,《士兵突击》中吴哲的扮演者李晨,曾亲身感受过被侦察兵击打咽喉的感觉,其形容:咽喉如同碎了一般,而那个兵却只用了二成力!我夫人也曾是士兵,曾亲眼目睹过野战军的技战术演练,当时她们是被军校录取后的集训(那时士兵还可以考军校,现在不行了),一同考上的有来自野战军的战士,他们的技战术动作规范、立落、强悍,有一兵还玩了一花活儿,即在跃进前把枪抛向空中,鱼跃过矮墙后,接住落下的枪继续前进,动作极其贤熟,反观机关兵,那可差着十万八千里,中国野战军厉害!但这些兵还不侦察兵,那侦察兵呢?我曾目睹过一片,记录的是台军海军陆战队训练,一名从沙滩起跑奔向五十米开外的一平顶约三米高的水泥碉堡,其冲过去后右脚起跳,左脚借力蹬了一下墙,同时借贯性双臂的双手交叠担在房顶后双臂同时较力一撑,整个人一下就到房顶上去了,动作十分漂亮,时间不到二秒,我们相当吃惊(“这还是人吗?”)。我上高中时一同学好军事及武艺,其用我作一实验其新掌握的招式,即……(太危险不能写)就这么一个动作差点没要了我的命,当时就像是马上要死了,或说即将死了,感觉与死亡确实是一步之遥,因为其一用力我根本无法呼吸,有力量也都用不上,搞得我至今只要有人在我身后我就全身不爽。所以说,我们不能用常人的理念及目光去审视侦察兵(对不对大家评说啊!言者无罪啊!咱不带急眼的)。


总之呢,写得还行,尽管众说纷云,但我觉得此笔者的写作目的无非就是与军友共享历史辉煌,过点儿也没有什么,我倒觉得大家评论得很有意思!于是乎也乱写两句——


可咱说好啊,咱不带急眼的,不带的啊!嘻嘻!欢迎各军友批评指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