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军营百态”扯起,为[血狼杯]“辩论”大赛”而写

少昊金天氏 收藏 14 176

从“军营百态”扯起,为[血狼杯]“辩论”大赛”而写


本帖是为“[血狼杯]“辩论”大赛”而写的。没有想到版主“newslgs”一个闷雷之后,啥都没有了。

当时版主“newslgs”的通告中有这么说:([血狼杯]“辩论”大赛申请审批贴;版主视申请情况进行批准后开楼辩论。)由于版主“newslgs”一直没有给我回答,于是,我就把帖子发到这里闲扯了。


话题一,据说(道听途说,不能说是我的亲身经历哈),新兵入伍,在集中训练时期,得给班长打洗脸水、洗脚水,还要给班长倒掉洗脸水、洗脚水,象伺候皇帝一样的伺候班长。如此,在训练时,才能得到班长的“诸多照顾”,不至于被“炼”得“满身伤痛”。…………据说,现在老兵打新兵的现象,不多见了(不知道真假)。


话题二,新兵训练结束,进入正常服役后,要与“炊事班”的“同志们”搞好关系,特别是搞好炊事班班长同志的关系,尤为重要。

比如说,春夏之际,白天长而黑夜短,虽然就餐时吃得很饱,但是,年轻人的人民子弟兵们都是正“当年”呢。只要与炊事班的关系好,那么,肚子就不愁会“受饥饿”了。

比如说,轮到夜晚值班站哨,如果能搞好与炊事班的关系,那么,在平常人看不到的地方,就会有馒头在那里“恭候”你去寻找它。这样一来,这“漫漫长夜”,你就不会饥肠辘辘了。


话题三,据说(都是道听途说、查无实据哈),某部队一个副连长,平素“为人”很差。某日,这位副连长到炊事班的厨房里拿了一包榨菜,还没出厨房,就被炊事班的人给拦住了。

拦住这位副连长的目的:是要他交这包榨菜的钱。

因为,这位副连长平时就餐是吃他自己的,而炊事班里的所有物资,都是属于国家的,是用军费支出购买的,任何个人都不能占为己有。

最终,这位副连长只好付了这包榨菜的钱。

试想,一个副连长竟然连一包榨菜都拿不走,不觉得很丢脸么?尽管它只是几角钱的小事。(千万别跟我说不拿党国一针一线哈)

后来,这个连队的连长调走了,这位副连长高升为连长了(这位昔日的副连长虽然“为人”很差,不过,“官运”倒是蛮好的)。

升为连长后的他,自然不会忘记昔日“一包榨菜”的故事。

这位如今的连长,找了个借口,整治了炊事班里当初的“大公无私”者。却没想到这些炊事员的人缘很好,很多“战友”为他们打抱不平,闹事、上书…………结果搞得这位新连长“灰头土脸”的被调走收场。


话题四,有这么一个“东北人”,在从军生涯中,表面上勤勤恳恳,认真卖劲,之后是步步高升,一直弄到团长。

干到团长之后,他知道自己再高升已经是无望了。

这一年,他的老婆的父母亲,要“荣归故里”了。他的老婆的父母亲的故乡在南方江西省。

世人都说“东北”是“苦寒之地”。(此言是“道听途说”哈)东北是不是真正的苦寒之地我不知道,我只在某年的夏天六月份去过一次长春,只住了一个晚上,没有感受到是不是“苦寒之地” 。

而江西省,确实是南方的温暖之地,鱼米之乡。

江西省虽然不如沿海开放地区那么富裕、那么高收入,但是,城市里的生活、副团县级的工资与待遇,相比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是“相当的”优裕滴。

所以,这个团长找了一个借口说,我的老婆陪我在这里(指军队)“苦了”十几年,我要回报予她。如今她的父母亲离休回家乡,她要跟随父母亲回家乡去,我决定陪同她一起去。所以,我要求转业,并要求转到江西省去再为“党国服务”。

我不相信和平年代军营里中层军官的老婆的生活会真“苦”。如果一个团长的老婆的随军生活都会苦,那么,这世界上恐怕就没有人不受苦了。

无需多费周章,这个团长的“合情合理的”要求很快被批准了。

由于他是一个正团长的职务,国家必须要给他包分配、必须由国家为他重新安排一个新的岗位。所以,他就到了江西省一个新的部门去再当官了。

一般从军队转业到地方的官,是很难再高升的了。当然,这个昔日的团长也不例外。

俗话说人生的愿望是:升官发财。

既然不能再升官了,那么,就多多发财吧。

一个占据着领导职务的人,想要发财是不难的。

比如说,他分管的部门需要购买什么办公用品之类的,他就可以事先暗中与供应商谈妥价格,然后指定由某家公司供货,再指令下面处室人员与供应商去谈判价格事宜。是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摆个样子而已。作为办事人员,即使你知道有猫腻,那又怎么样?俗话说得好,不怕官,就怕管。除非你不想在这个部门混了,或者你不想再继续在这个单位拿工资了。否则,你只有按照“领导”的意思办。

所以,如今这社会贪官污吏层出不穷。


话题五,某年,在福建省某市,军队在某地方建设一个基地。基地上建设了一个卫生院。至于卫生院的造价与他人的估价差多少,就不说它了。

这个军事基地是建在近乎深山里的,离乡镇还得有好几公里路呢。

在这个军事基地卫生院“当差”的女兵说,她是卫生院的兵,卫生院的房子是四层建筑,一二层是诊所,三四层是宿舍。她是住在四层的。

卫生院是建在基地大院边的,大院其实也不大,就是几幢房子而已,都是建在山边的,这里很荒凉。

据男兵们说,他们去镇上玩,深夜归来时,经常看到基地大院门口有人在走动。当他们走到门口时,人影不见了,找都找不到。

这位女兵说,每当夜深人静,常常在走廊上有走路声传来,有开门声传来。可三更半夜的,哪有谁出来走动呢?

本来傍晚关好的门与窗,经常到天亮时竟然已经自己打开了。

这还不算怕人的,最怕人的是她们的宿舍里的吊扇,在半夜里会无电自动转动起来(就是开关是关闭着的状态下)。

她们是二个人一间宿舍的,出现这种现象时,房间里还有一个战友,还不至于她们胆战心惊的。

如今要命的是,那个同宿舍的战友,将要调走了,她走了以后,这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个人住宿了。这漫漫长夜中,一个年轻的女孩(看她顶多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如何面对这些怪异之事呢?

能对领导说吗?领导会相信吗?搞不好还得挨骂被批呢。

看到她担忧的神情,我能帮她什么呢?

想来当兵也是不容易滴。


因为我深信天庭、神明与佛祖、菩萨的存在。

因为我在十几年以前,就见过三次鬼形。

因为,从前年四月初一开始,我在佛前烧香、拜佛时,就多次见到清香无风自摇。今年这次闰五月十五,我到庵堂时已经是九点多了,师太告诉我,今天的香,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微微摇动。我在拜佛时,见到其中一柱摇动的香的直径有一厘米粗。如此大香竟然也能在微微摇动。此时此刻,绝对是没有任何风吹过,而且佛前香炉的周围,是用铁皮围了三向的,仅留一向供善男信女朝拜的。

所以,这位女兵的怪异之说,我相信是真的。



以上话题,乃混工分,如有雷同,确属巧合。所有故事,纯属道听途说,查无实据,谢绝跨省追查。


今日将是五百年一遇的日食的日子,有位北京的朋友发手机信息给我,提醒我今天诸事小心。

在此,我祝愿所有关心、支持我的人及所有关心、支持我的人的家人们,一切安好!吉祥如意!


本文内容于 2009-7-22 0:43:59 被少昊金天氏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