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开国大典的美军上校

sniper0614 收藏 0 81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2_65939_9665939.jpg[/img] 一直保密的开国大典的时间,直至10月1日上午l0时左右,才由北京新华广播电台通过电波,向全世界 发出预告。这时,离下午大典正式开始的时间,只剩5个小时了。这就造成了能有幸参加开国大典的外国人少而又少。 1949年10月1日下午,毛泽东终于在天安门城楼上对着麦克风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直保密的开国大典的时间,直至10月1日上午l0时左右,才由北京新华广播电台通过电波,向全世界

发出预告。这时,离下午大典正式开始的时间,只剩5个小时了。这就造成了能有幸参加开国大典的外国人少而又少。


1949年10月1日下午,毛泽东终于在天安门城楼上对着麦克风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突然冒出的美军上校

开国大典的第一项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典礼正在进行之时,负责警戒和保卫开国大典安全的公安人员发现了异常情况:一个穿军装的美国军官正站在原美国驻北平总事馆的围墙附近,频频地进行拍摄。这位美国军官虽说离天安门城楼的主会场较远,但离受阅部队很近。受阅解放军部队的战车师、骑兵师、炮兵师、步兵师等都列着整齐的队形一字摆开,集结在天安门东面长安街上,正好离东交民巷的美国总领事馆比较接近。公安人员认为这个美国军官不再享有外交官待遇,只是居住在东交民巷的侨民,并没有办理拍摄开国大典的申请,更谈不上得到批准。


对此异常情况怎么办?要不要对其采取行动?公安人员立即将此情况向指挥部作了紧急报告。位于天安门城楼下黄房子里的指挥中心得到报告,很快就弄清楚了这个美国军人的身份:此人是原美国驻北平总领事馆武官戴维‘包瑞德上校,是个中国通。此人在抗战后期曾经作为组长率领美军观察组到过延安,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叶剑英都有过交往,对我党我军有过友好的态度,原来是主张美国政府也要援助中共的史迪威将军的部下。如今参加开国大典的好些高级干部彭真、陈毅等都曾在延安见过这个高个子美国上校军官。


怎么办?

考虑到这些复杂的情况,指挥中心不敢决定对这个非法拍摄者采取安全行动,就立即用紧急电话报告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总指挥聂荣臻。


聂荣臻接了电话,觉得这涉及到外交事宜,需请示毛泽东。聂荣臻走近城楼前侧栏杆旁的毛泽东,简单明了而小声地报告了情况。


毛泽东听了说:“哦,是包上校呀,我认识他。”


聂荣臻小声地问:“阅兵式能让他随便照吗?没收他的胶卷吧。”

毛泽东仍然望着广场上欢呼的人海,想了想,说:“这样不好吧。让他照,不管他。我们这是公开的嘛,让他给我们当个义务宣传员吧。”

聂荣臻于是命令有关人员不予理睬,但继续观察,看此人往后有没有违规的举动。后来据公安人员报告,包瑞德上校从容地继续拍照,比较守规矩,没有远离美国总领事馆的围墙附近。


其实,开国大典的前一天,9月30日,包瑞德已经到天安门广场上去拍摄了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从天安门正面拍摄的毛泽东巨幅画像。据说,这张照片后来在美国被报刊发表了,但细心的包瑞德发觉:这张照片与10月1日开国大典及以后的天安门正面的毛泽东画像怎么会有一点不同?这当然是包瑞德所无法弄明白的。原来,lo月1日凌晨,周恩来到天安门来作检查的时候,发现城楼正中高悬的毛泽东画像,是根据毛泽东自己选定的照片所放大而绘制的。这是解放区的老百姓很熟悉的一张照片。著名画家周令钊在绘制时,在画像下方留有二尺余宽的一条白边,下面写了毛泽东的亲笔题词:“人民的胜利”。


周恩来验收时,觉得主席不会这么不谦虚,还自己为自己题词,就指示赶快将这几个字涂掉。


这时离开国大典只有不到半天了。画师们奉命赶到现场,拆画框已经来不及了,就临时决定用颜色刷子将下面二尺余宽的白边和题字都涂成中山装的颜色。涂好之后,看了又看,觉得有点欠协调,又在中山装上添画了一个扣子。


包瑞德在9月30日所拍的那张照片,就成了绝无仅有的绝版。

斯大林派来的摄影师


这是几个黄头发蓝眼睛的苏联人。


他们可以随意地在天安门城楼上拍摄所有的人。人们注意到,连毛泽东、朱德等中央最高领导人,都让他们随意拍摄,还随他们的指令作一些配合。在地面,还有一部小吉普协助他们。在天安门东侧视野最广的位置,还为他们搭了专用的高台。他们的拍摄条件,令在那高台后面颇远的美国总领事馆门前的包瑞德上校都羡慕不已。


指挥部得知他ff]于fl的是彩色影片的电影。当时指挥部里几乎没有人看过什么彩色电影,都觉得很神秘。


这是斯大林派来的纪录电影摄影师。那是刘少奇访问莫斯科时,斯大林主动热情提出来的。这次他们拍摄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得到了主人破例提供的各种拍摄方便条件。


有幸出席开国大典的外国人


赶来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的苏联文学家艺术家代表团是10月1日的上午才乘火车到达北京的,差一点就赶不上了。


周恩来总理和中苏友协会长宋庆龄、副会长刘少奇到前门车站欢迎。团长是大名鼎鼎的苏联著名作家、苏联作协总书记法捷耶夫,代表团中还有著名作家西蒙诺夫与好些有名的艺术家及高级干部,全团约有40多人。当时,因为客观环境和条件的限制,未能邀请外国的政府代表团或党政代表团参加。这个苏联的民间代表团,与已经在京的朝鲜人民代表团,加上一个来解放区访问的意大利共产党中央委员斯巴诺,算是有幸出席开国大典的仅有的外国人了。苏联的代表团刚给匆匆安顿下来,下午就很兴奋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


据担任翻译的师哲回忆,开国大典后的10月2日或3日中午,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了苏联文学艺术家代表团全体成员。这该算是毛泽东在新中国建立后接见的第一个外国代表团。毛泽东和代表团寒暄,问好。毛泽东对法捷耶夫、西蒙诺夫说,我们解放区在很困难的条件下,也出过你们的作品;我们的干部和战士,从你们的作品中受到了鼓舞。我们建立新中国后,再印你们的书,就将会印得好一些了。


毛泽东作了长篇的精彩讲话,会见延续了两个钟头。在师哲的回忆录里,对毛泽东的讲话作了这样的记述:毛泽东说:人家一直叫我“土匪”,前一个时期才不这么叫了。人家一直叫“剿匪”,现在也不这么叫了。我这个“土匪”的名字丢得时间并不长。


他回顾了中国革命的历程,中国人民劳苦大众在中国革命近百年来所走过的艰苦道路,所进行的轰轰烈烈、前仆后继、顽强不屈、坚持到底的革命精神。


他说,这是一条坎坷不平、曲曲折折的道路,自第一次鸦片战争至1]1949年的彻底解放,走了100多年。中国的劳动人民、革命的进步分子、先驱者,抛头颅、洒热血,终于找到了真正有力的战斗武器——马列主义,吸取了十月革命的经验,推翻了压在自己头上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 他还说,20世纪以来世界爆发的革命事件很多,最重要的就是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和1949年中国革命的胜利。


毛泽东说,中国革命胜利了,这只是中国人民在长征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和应做的事情还是很多很多的,只要不骄傲自满,坚定信心,团结一致,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将会是较快的。


他还说,中国所具有的优势之一,就是它有苏联这样一个好近邻,所以中国不是孤立无援的。他的讲


话生动活泼,有声有色,使代表团中许多人听到动情之处,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师哲形容说是,“出现了罕见的动人的场面”。毛泽东建议他们到前线去看看,也许能遇到一两次像样的战役,但特大规模的战役不会有了。


法捷耶夫因工作的关系,要早日回国,未能到前线;西蒙诺夫留了下来,随四野南下到前线。毛泽东亲自作了安排,甚至安排他们到了歼灭白崇禧集团的衡宝战役、广西战役前线。


西蒙诺夫后来所完成的作品《战斗着的中国》,就是描述他随军南下的所见所闻和体会。




苏联顾问建议放礼花 


开国大典的议程安排中,开始没有放礼花这个项目。 


在北京的苏联顾问根据苏联的国庆经验,向大会筹委会建议开国大典最后一项议程应放礼花。 


施放礼花能使新中国的第一个夜晚五彩缤纷,当然很好。但礼花是什么样子,没有几个人知道。 


任务下达给华北军区的一位叫张桂文的作战科长。当时,他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不仅不知道怎样制作礼花,也从来没见过礼花,但他通过苏联顾问找来了苏联十月革命阅兵的记录片,知道了放礼花是怎么回事。直到40年后,苏联施放的第一层礼花仍是信号弹,张桂文这才明白礼花与作战科的关系,所以开国大典上的礼花全是苏式信号弹。张桂文立即组织了礼花小分队在辅仁大学广场上进行了严格的训练。 

开国大典那一天,当夜色低垂,举着五星灯笼的群众游行队伍接近尾声时,天安门城楼休息厅里临时开通的总机接到了大会阅兵总指挥聂荣臻的电话,他要求立即接通位于东华表内侧的一个分指挥部,通知张桂文开始施放礼花。

张桂文接到命令,马上也抓起桌子上的麦克风,充满激情地连续喊了三遍:“各位注意,现在施放花!” 然而一点回声也没有,麦克风坏了。

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替张桂文捏了一把汗。张桂文的脸仅仅白了一下,他还有两套应急方案。40年后,住在空军东西门干休所的离休干部张桂文说:“我们搞作战的,总是不止一套方案。因为我们不能把一件事情看死,战斗中可能这样,也可能那样。敌人在变,我们也要变,必须拿出几套作战方案。”

幸亏这位施放礼花的指挥员是参加过无数战斗的军人,他像打仗一样,为保证礼花施放成功,拿出了三套方案:第一套是由他利用广场扩音器向施放礼花的6个点呼叫,直接下达命令;第二套是如果麦克风失灵,就由张桂文在指挥部发放一颗信号弹,表示放礼花开始;第三套方案是如果张桂文的信号枪出故障,派一个人通知最近的礼花点,其他各点见到礼花都一齐放。

此时,当第一套方案失灵后,张桂文二话没说,走出用木板临时搭成的指挥部,从腰间熟练地抽出事先准备好的信号枪,冲着黑色的夜空打出了一颗绿色信号弹。

这突如其来的枪声,使周围的人们不禁大吃一惊。在人们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广场周围的6个发射点同时轰然爆响,五彩缤纷的“礼花”喷向夜空,照亮广场,染红了古老的天安门,预示着新生的共和国万紫千红的明天。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