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军抗战的几个问题辨析——送给国粉们

遨游天地间 收藏 68 888
导读: 37年后国民党代表中国政府对日抗战,功勋是不可抹杀的,统治中国期间,也不是全部做的都是坏事(问题的根子是好事不多),但近来网络上盛行以揭密真相地名义来掩盖真相的文章、文学,不顾历史事实美化国民党的统治是天堂、否定共产党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地位。涌现了一批脑残的国粉。为正视听,辨析如下: 第一个问题 没钱救济灾民,有钱给伪军发军饷 "人类救星"蒋委员长有诸多雄奇的功绩. 第一功,伟大的国际主义功绩--为剿灭共军,蒋委员长宁可不救济灾民,也要把用苛捐杂税从民众身上刮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37年后国民党代表中国政府对日抗战,功勋是不可抹杀的,统治中国期间,也不是全部做的都是坏事(问题的根子是好事不多),但近来网络上盛行以揭密真相地名义来掩盖真相的文章、文学,不顾历史事实美化国民党的统治是天堂、否定共产党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地位。涌现了一批脑残的国粉。为正视听,辨析如下:

第一个问题 没钱救济灾民,有钱给伪军发军饷

"人类救星"蒋委员长有诸多雄奇的功绩.

第一功,伟大的国际主义功绩--为剿灭共军,蒋委员长宁可不救济灾民,也要把用苛捐杂税从民众身上刮来的钱给伪军发军饷,以协助日军剿灭八路的大业.

请告诉我.根据地被伪军屠杀的民众,国统区被饿死的灾民.应该如何感谢这样的"民族救星"蒋委员长呢?

贴资料

1、台湾史学家刘熙民,曾考证作《抗战时期关内伪军的财源》,此文收录于民国八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至二十八日中央研究院近代史近代史研究所召开之“财政与近代历史”研究会论文集。

《抗战时期关内伪军的财源》一文列该论文集第13篇。文中将抗战时期伪军财源分为三类,即伪政权提供;日军提供和自行筹措

和平救国军第六方面军孙殿英未投伪前,除了国府正式提供的饷项外,还从事贩毒、赌博、抢劫、伪造国府河北省银行钞票来取得经费,他又利用偷盗东陵乾隆与慈禧墓所取得的名贵宝物,籍机笼络国府权贵与购买军火,其中以贩毒所得最是丰厚。孙在华北自制的“殿鹰牌”鸦片烟,并由天津青帮管道认识上海青帮首领黄金荣,赠送市价二十万元的烟土给黄,从而透过黄将鸦片烟打入上海市场。孙投伪后,除了得到汪政权的给养外,国府仍按时发给养,他也继续贩毒。例如孙殿英名义上的上司庞炳勋,被日军俘获时,就是为了购买孙殿英特制的毒品,被以投伪的孙设计协同日军逮捕的。

2、《冈村宁次回忆录》

这些将领可以说对蒋介石不够忠诚,但对国家民族倒有相当诚意。他们到北京或在当地初次见到我时就说:“我们不是投敌叛国的人,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叛逆,我们是想和日军一起消灭他们的。我们至今仍在接受重庆的军饷。如果贵军要与中央军作战,我们不能协助。这点能谅解。”

1944年3月22日,我在北京宴请了全部降将:庞炳勋、孙殿英、孙良诚、张岚峰、杜锡钧、李守信、吴化文、胡毓坤、荣子恒等,并进行了恳谈。当他们得知不久将发动进攻时,仍表示碍难参加对中央军作战,而愿协助维持地方治安,并向我介绍了河南西部的民情。

转引的岗村宁次回忆录一段,见于327页到328页,第17 投降的将领

引刘熙民论文的内容,见于论文集,619-620页。后文还提到几个领取国府经费的伪军将领和南京政府高官。

在华伪军建制中62%左右是原国民革命军部队,换句话来说,是国民党向日本“提供”的,其余则为地方土匪、招募等。部分伪军驻扎在城市负责占领区政权维护,绝大部分的伪军则被调往华北地区进行“扫荡”或者“治安强化作战”,其中不少伪军参与了在华北地区对平民的大屠杀活动。

3、在日本防卫厅编撰的《华北治安战》下册 第23页中有国军汇同日军联手清剿共军的记载,请看以下:

第二期作战(2月17日—28日)(注:1942年)师团从17日以后,撤回分散部署的部队,以一部兵力转向沁水,主力则一面扫荡,一面南下,对马壁村(沁水东北10公里)附近之敌进行了剿灭战。在21日夜间,从沁水、浮山、府城镇一线,缩小包围圈,随后进行扫荡,取得了很大战果。在此次作战中,山西军第六十一军(军长梁培黄)以其主力,作为我方友军参加了战斗,此点值得注意。

这是出现在日本文献中记载的:日、国军队携手剿灭共军的记述。

4、 1942年中原大饥荒:仅河南一省就饿死300万人。1942年,“水旱蝗汤”四大灾害轮番袭击中原地区的110个县,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天冷手僵从车顶上摔下来)轧而死者无数。妇女售价累跌至平时的十分之一,壮丁售价只及过去的三分之一。

1943年广东大饥荒,300万人冻饿而亡。

1945年东北及湖南﹑河南﹑江西﹑山东﹑浙江﹑福建﹑山西﹑广东﹑安徽﹑广西等省灾民达一千九百万人。

1944年夏,豫南久旱无雨,河流干枯,田园龟裂。群众到处寻找水源,挖渠掘井,仍不能栽上秧苗。可是国 民 党第五战区豫鄂边游击总指挥部,仍在桐柏山区增派苛捐杂税。溃退到桐柏山区的国 民 党 军队更是抓丁拉夫、摊派钱粮,敲榨勒索,逼得豫南、鄂北人民喘不过气来。官 逼 民 反,七月二十一日,桐柏山南的四十里冲,有一个叫王川的小学教师组织了七干余农民,攻入驻扎在豫鄂边天河口的国 民 党 第五战区豫鄂边游击总指挥部。总部的特务连、工兵连、机枪连和第一大队全部被缴械。总指挥何章海被暴动的民众活捉,作恶多端的主任副官何望等十多名官兵被民众当场处决。

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闻知豫南发生民 变后,立即命令第六十九军第二十八师前往镇 压,第二十八师在桐柏山区大 肆 屠 杀民众。天河口一带,凡在十岁以上的男女,均不能幸免,被杀害的民众达五千余人。被烧、被抢的人家不计其数。这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制造的镇 压 民 众的最大惨 案。但是,不 畏 强 暴的豫南部北人民效没有被国民党军军队的屠 杀所吓倒,他们埋葬了乡亲的尸体,开始了新的反抗斗争。七月底豫南数万民众不约而同,群起反抗将国民党第二十八师全部缴械,杀死该师师长,组织起了豫南农民救 国 军,他们以“反对军队勒派壮丁,反对不抗日的军队”为号召,活动于四望乡、吴家大店、汪溪店、天河口、应家店一带,开展 抗 日 救 国、保境安民的斗争。

第二个问题 正面战场平民伤亡是敌后战场3倍

蒋介石做为正面战场的领导人,有后方的正面战场平民伤亡竟是被日伪军包围的敌后战场的3倍.正面战场损失民众1500万,敌后战场损失民众600万,正面战场平民伤亡是敌后战场3倍,而解放区,国统区人口都是一亿.解放区组织群众疏散,坚壁清野是日常工作,往来电文,各种史料和回忆录很多都讲这类工作,反观国统区,仅有疏散设备,财富,民众基本是任其自生自灭.

相反共党方面有不少为掩护群众而牺牲的八路军烈士资料(网上可搜索得到)

马定夫

王殿元

武善桐

邓永耀

樊鸿杰

王光(女)

李永安

王石钧

董正香

范春元

陈治

刘俊林

张绍文

第三个问题 大批的美式装备,人数占优,空中占优,居然溃败

1944年日军打通中国陆上通道的“一号作战”开始了,日本结集50多万军队向豫湘桂地区大举进攻,驻河南的汤恩伯守军40余万,面对15万多日军的进攻,竟然全线溃败,前后不过38天,河南全省就被日军占领。守军司令汤恩伯首先脱离战线逃走,而且还命令他部队中800辆卡车中的600辆,为他和他的妻妾亲戚们搬运家私,面对日军的进攻,中国守军无心抵抗,军官们则忙著把自己的亲属财产转移到安全的内地,在战场上甚至出现几百人的日军败走上万人中国军队的状况,在历时八个月的“一号作战”中,中国军队损失兵力五十万人以上,丧失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大部和贵州一部,丢失大小城市146座及美军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注29),在已成为强弩之末的日军面前,中国军队居然连连溃败,很多情况下甚至是望风而逃,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一下子成了全世界的笑柄。

说明一下,豫湘桂会战,所有战役,国军对日军都有压倒性的空中优势。除河南诸战役以外,所有战役都有炮兵优势,桂林战役有压倒性炮兵优势,当然结果是丢弃所有的重装备和弹药,不战而逃。

就机动性来说,日本军也极度缺少汽车,而是以步行和骡马为主,44年诸战役还受到强大的中美空军的压制,行军极其艰难。

美国在抗战后期可是帮中国人夺取了制空权的,日军的一号作战期间,小鬼子被美国飞机炸得苦不堪言,物资补给不上,营养不良而死的远远超过战死的 (详见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

而且这时共军已尽力发起大量反攻,无奈国军自己太不争气,只是可怜了那些沦陷的老百姓.

其实共军在一号作战中是很积极的,日本人在华北的兵力也没减少很多,掉走的很快也回来了,人数还多了,共军抢了一大堆的地盘,把41年后丢的恢复了不少。迫使日本仅仅在华北地区就动用140个步兵大队来进行不间断扫荡(即使治安极度恶化的45年,仍有125个大队的兵力),时不时动用十几个步兵大队专门进行大扫荡

你可以查一查T G的战史,他们在向敌人进攻。直接迫使日军从最前线调回一个师团,并将若干个驻守的混成旅团扩充为师团。决不像某些国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臆想的那样袖手旁观。而那位此时作为关东军入关援军一员的后来的南韩国防部长白善烨作了更客观生动的描述:他所见到的华北完全是红色的海洋,日军两个中队以下不能活动。即使是把守近在密云的日军也完全处于坐困的状态。 都快打通到广州的交通线了。当然随着日军被击退,tg也就变“匪军”了。44年共军折腾的比百团规模大多了,陕北的部队都打到广东去建立根据地去了……

还有一点经常不为大家注意到,在豫湘桂战役期间根据地附近的日军数量确实减少了,不过日伪军的总数量却上升了,尤其在山东这一点特别明显,原因很简单,敌后的国民党军队大批伪化。而且这批国民党军队是成建制投敌的,军官士兵均受过相当训练战斗力远远高于散兵游勇。

我不明白在敌后共军尽力发起大量反攻,国军自身大批的美式装备,人数占优,空中占优的情况下,国军怎么还能连连溃败,很多情况下甚至是不战而逃?

更不明白这样"雄奇"的败绩,怎么还能有人为"人类救星"蒋委员长辩护?

第四个问题 对日军溃逃之余,皖南,黄桥,仍不忘剿灭共军

皖南事变已经说的很多了,我就不说了.有人愿意相信皖南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等9千余人会主动进攻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随便他去相信好了.而且新四军在出发前,曾将路线报告给了老蒋,且得到老蒋的同意,否则,国民党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在新四军的道路上集中八个师设埋伏。

鉴于一提皖南事变,就有国粉提黄桥,我来给他们说清楚黄桥战役的前后经过.

须知这黄桥战役和皖南事变一样是"雄奇"的蒋委员长先进攻,要消灭新四军的.无奈他的国军战斗力实在太"熊奇",3万余人打新四军的7000余人,还是被打出个"共歼韩德勤部1.1万余人,其中俘3800余名"的战果来,无奈啊真无奈.

顺便说一下这黄桥战役是韩德勤趁新四军刚刚反扫荡,对日军作战完后发动的,客气的说法是"趁人之危",不客气的说法就是"给鬼子报仇来了".

按时间顺序来看:

1、1940年春 国民党在第一次反共高潮被打退后,密令第3、第5战区和鲁苏战区的部队,大举进攻华中新四军。

2、6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率所属主力北渡长江,于7月初挺进苏北。

3、8月,为策应新四军发展苏北,八路军第5纵队东进淮(阴)海(州)地区。

4、9月初,韩部分2路向南进攻。新四军被迫自卫反击,首战营溪,歼其先头保安第1旅2个团,进而攻取姜堰,歼守军千余人,并继续向韩德勤呼吁停止内战,团结抗日。

5、韩德勤则以新四军必须退出姜堰为借口相要挟。苏北指挥部为顾全抗战大局,慨然允诺,让出姜堰,由李明扬、李长江部接防,还主动送给陈泰运部分枪械,

6、然而韩德勤以为新四军退出姜堰是胆怯,令其主力第89军(辖第33、第117师)和独立第6旅共1.5万余人为中路军,从海安、曲塘一线进攻黄桥;李明扬、陈泰运部为右路军,5个保安旅为左路军,向黄桥两翼夹击,其进攻总兵力达26个团3万余人,企图于黄桥地区聚歼新四军苏北部队。

7、10月4日,韩部第33师由分界直扑黄桥东北前沿阵地,实施猛烈攻击,一部突入东门。第3纵队顽强反击,予以杀伤,将其逐出。韩部第89军军部率第117师经古溪进至野屋基、何家塘一线;独立第6旅经高桥南进,企图袭击黄桥侧背。第1纵队适时勇猛出击,一举将开进中的独立第6旅分割包围于高桥一带,经3小时激战,全歼该旅。 4日午夜,第2纵队经八字桥插到分界,切断了第89军退路,协同第1、第3纵队形成三面夹击,将第89军主力分割包围于黄桥东北地区。5日中午,第1纵队第4团首先攻击其军部,第1团主力随后勇猛出击,各纵队旋即紧缩包围,奋勇冲杀。第89军军长李守维在逃跑中落水毙命。经火线喊话,第89军官兵纷纷缴械,主力于当晚被歼。6日,第2纵队又追歼该军余部于营溪,乘胜攻占海安、东台等地。韩德勤率残部千余人向兴化溃败。左路军各保安旅团陈兵运粮河东西之线,频频查询战况,企图坐收渔利的李明扬、李长江部和陈泰运部亦随之撤退。与此同时,八路军第5纵队由涟水东进,攻占阜宁、东沟、益林,歼韩部保安旅一部后,直下盐城。10月10日,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所属第2纵队前锋与八路军第5纵队先头部队,于东台以北的白驹镇胜利会师。

按时间顺序排下来 是韩德勤先进攻 要消灭新四军的 新四军不过是自卫还击 韩德勤自作自受

按兵力来看 新四军共7000余人,韩德勤主力第89军(辖第33、第117师)和独立第6旅共1.5万余人,7000余人对1.5万余人 打出"共歼韩德勤部1.1万余人,其中俘3800余名"的战果来 只能说韩德勤是把小老虎当病猫打 反被老虎一掌拍断脊梁骨了

附带贴出韩德勤的资料

韩德勤既不积极抗日,日军一般也不向他们进攻,韩德勤乃以主要精力收刮民财和摧残抗日的民主力量。1939年,韩德勤先后出动正规军包围突袭东海抗日武装——八路军独立第三团,杀伤该团团长以下数百人;围攻高邮湖北的抗日游击队,惨杀游击队领导人陶容以下数百人。韩德勤连不是共产党的游击队也并吞残杀。敢于抗击日军的陈文部队发展到3000多人,被韩德勤派主力八十九军突然包围,狠打一个星期,全部缴械或杀害,团长陈文也遭谋杀。

这韩德勤不主动进攻日军,进攻民间抗日武装和八路军 新四军倒是起劲得很,请问他到底是哪国的战区司令?

第五个问题 6月8日的花园口决堤挡住6月6日“停止"日军

1938年6月8日的决口于花园口的黄河“大水”挡住了1938年6月6日“停止”的日军步伐,真是历史的“奇迹”啊。

对比一下,时间点,很有趣的发现。

1938年6月8日国民党花园口实施决堤。

日军在攻下开封后没有急切西进,是其大本营既定政策的结果,而且这一决策还在花园口决堤之前。

在占领徐州后,日军大本营认为徐州会战业已基本结束,遂于5月21日指示各兵团:“一、扩大徐州会战的战果,大约止于兰封、归德、永城、蒙城连结线以东。二、华中派遣军司令官应使参加徐州会战的部队继续沿津浦线地区进行扫荡,务必尽快向淮河(包括在内)以南地区转进。但第十三师团可配置于蚌埠以西的淮河河畔,预计将其转属于第二军。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要随着华中派遣军部队的转进,将第二军约两个师团为基本的部队,配置在徐州以南至淮河沿津浦线地区。”

同日,又命令:“一、越过兰封、归清、永城、蒙城、正阳关、六安一线进行作战,须经批准。二、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派遣军之间作战地区境界为阜宁、泗州、南平镇、蒙城、颍州连结线(线上属华中派遣军)。华北方面军随着华中派遣军的南下,命令第二军占领徐州以南的津浦沿线。”

遵照大本营的指示,华中派遣军各部大体在5月29日以前完成集结任务的时候,只是由于华北方面军无视大本营决定,擅自于6月2日将第十四师团配属给第二军,并下达了向兰封以西地区追击的命令,才有第十四师团向中牟方面、第十六师团向尉氏方面、第十师团向柘城方面的进击。第十四师团6日占开封,7日攻中牟,该师团骑兵联队主力10日炸毁郑州南面的平汉铁路线;第十六师团3日攻占杞县、通许,4日攻到尉氏及其西面地区,另一部于5日进至睢县和朱仙镇附近,其挺进队12日炸毁新郑东面约6公里的平汉铁路桥;第十师团3日攻占柘城,5日进至太康附近,这些都是第二军的越权军事行动。

当第十四、第十六两师团进至中牟、尉氏一线时,华北方面军于6日下达《作战命甲第三四号》,要求停止追击,集结兵力。

于是,第十四师团一部配置在中牟,主力集结于开封、兰封之间;第十六师团主力在尉氏西面集结;第十师团主力集结在柘城附近;第五师团主力集结在徐州南面地区,一部担任徐州以南至宿县南面地区的津浦线警戒;混成第三、第十三旅团于6月15日在野鸡岗(兰考东,民权县境内)附近上车,输送回关外东北地区。因此,日军在进抵中牟、尉氏一线止步不前,乃是按照大本营原定方针执行华北方面军命令而停,并非8日之后才渐渐流出的黄水所堵。

所以1938年6月8日的决口于花园口的黄河“大水”挡住了1938年6月6日“停止”的日军步伐,真是历史的“奇迹”啊。

只强调当时“国民党军队所面临的形势非常不利”,怎么不反过来看日军是个什么情况呢。日军大本营是为什么要下达“基本结束徐州会战业”的5月21日的“停止”电令。这是因为,日军在经过前一阶段的徐州会战的连续作战后也是人困马乏,也是强弩之末。日军“止于兰封、归德、永城、蒙城连结线以东”“越过兰封、归清、永城、蒙城、正阳关、六安一线进行作战,须经批准。”

而5月15日,日军土肥原14师团约二万人却强渡黄河,纯粹是军事上的冒险,14师团之所以敢来个孤军深入,不过是看不起你国民党军的战斗力!!

本来程潜第一战区在豫东中国军队有6个军,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认为“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来个台儿庄第二!!

5月23日,土肥原师团进攻兰封,兰封守军为蒋嫡系第二十七军加一个德式战车营,而守将桂永清24日就全线溃退丢失兰封,紧接着蒋嫡系第八军黄杰不战而逃丢商丘,他们两人的无耻行径使豫东的中国军队处于被日军东西夹击的危险境地!!自次兰封战役千奇百怪的失败了!!

兰封战役的失败带来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就是“兰封战役”使本以精疲力竭日军,打消了停战休整的计划,产生了再赌一把的念头。于是“华北方面军无视大本营决定,擅自于6月2日将第十四师团配属给第二军,并下达了向兰封以西地区追击的命令,才有第十四师团向中牟方面、第十六师团向尉氏方面、第十师团向柘城方面的进击。”

此后“第十四师团6日占开封,7日攻中牟,该师团骑兵联队主力10日炸毁郑州南面的平汉铁路线;第十六师团3日攻占杞县、通许,4日攻到尉氏及其西面地区,另一部于5日进至睢县和朱仙镇附近,其挺进队12日炸毁新郑东面约6公里的平汉铁路桥;第十师团3日攻占柘城,5日进至太康附近,这些都是第二军的越权军事行动。”

这些原本都不在日军大本营计划中!

而这些华北方面军的行动,带来的是日军计划外的大量的战略物质的消耗。不是日军不想一口气打到武汉,而是日军的后勤不容许。所以华北方面军于6日下达《作战命甲第三四号》,要求停止追击,集结兵力。

我说过兰封战役的失败带来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可以说就是兰封战役中蒋介石嫡系部队将领贪生怕死,不战而逃,导致了战局的急剧恶化,导致了花园口“扒黄河”!!

就是说蒋介石和他的将领中的某些人在当时已经是被日军的所谓强大攻势吓破了胆,成了“惊弓之鸟”了!!以至于在战略上出先了严重误判,遂做出“扒黄河”错误决定!!蒋介石真好一句“不可妇人之仁”!!

说句提外话,蒋介石嫡系部队贪生怕死,不战而逃,这与许多非蒋介石嫡系部队,如第十九路军在上海、第二十九军在卢沟桥、张自忠部在台儿庄的表现真是天渊之别。中国半壁河山,大部分都是因为老蒋的嫡系无能而失。桂永清是何应钦的亲戚,轻失兰封使整个战役失败,桂永清却没受到蒋介石的什么大不了的处分,后来反而官运亨通升任海军总司令。 守商丘的第八军黄杰一枪未放就放弃了商丘黄杰是黄埔生,老蒋的爱将。他逃跑的“理由”竟然是电台被炸,无法与第一战区联系。一个军就因这个可笑的“理由”而跑了,这个理由,甚至比韩复榘弃守济南的理由更加荒唐。黄杰因这个“理由”放弃战略重地,同样未受蒋介石什么处分,这不知让不惜耗尽元气也拼死坚守台儿庄的西北军孙连仲部作何感想。

桂永清在南京还丢弃过精锐的德械师--教导总队(桂永清时任教导总队队长)。

对照一下决堤后的战况,14、16两师团会死上7420人才怪。日本人那套书中说得很清楚,7420人是第2军参加整个徐州会战的死亡人数。《战史丛书》又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东西,也拿来蒙人!如果说花园口决堤是兰封战役惨败后的不得已而为之,倒也就罢了,某些人还非要算做国民党的天大的功劳。随着滚滚黄水大河东流去的89万豫皖苏平民可看不出感激果脯的必要。军队打不了胜仗甚至连跑都跑不赢-尽管对手并不是什么机械化而是和中国士兵一样用量两条腿走路的.

第六个问题 杀戮之前 日本侨民被中国政府护送离开南京

就在南京首次被日军空袭的当天,这座城市曾经发生过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

日军的轰炸机是15日上午9点10分起飞的。就在这时候,为了让最后一批留在南京的日本驻华使馆人员和日本侨民团成员安全撤离,中国政府为他们准备了特别列车,并派出40名宪兵一路随同护卫,还特意从外交部派出两人随行。

同时一起撤离的日本侨民团参事庄司得二在他撰写的《南京日本侨民志》里,记述了当时的情景:

列车附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可见警戒之严密。开车后每次停车,我都注意观察,连一些小站都一样,真是非常周全。

就在这些日本人被中国政府"非常周全"地送走以后不久,这天下午两点50分到3点30分,日军轰炸机穿过低垂的云层,对南京投下了重磅炸弹。第二天,当这些日本侨民得知他们自己国家的飞机越洋轰炸南京的消息时,庄司得二回忆说:"车厢里不由地发出了庆幸的欢呼声"。

他们当然可以为自己脱离战火而高兴欢呼,但中国南京市民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第七个问题 谁在保存实力

共军1937年8月为7.2万(陕北留守兵团2.7万,八路军三个师4.5万人)

共军1945年8月为200万(数字各有不同,取较可信的一个)

共军八年间增加28倍。

国军1937年8月为200万

国军1945年8月为600万

国军八年间增加3倍

看似共军保存实力,其实不然,立论者故意隐瞒了这样的事实:

共军1937年8月仅有陕甘宁边区,面积10万平方公里,人口200万,军队7.2万。

共军1945年8月已有19个根据地,面积100万平方公里,人口9000万,军队200万。

八年间,虽然共军军队增长28倍,但同时控制国土面积增长10倍,控制人口增加45倍。

国军如何?八年间抛弃大量的国土和人民,军队的数量却是一长再长。

综上所述,共军的人数增长是在控制国土面积和人口数增加基础上的增长,是一种正比关系。国军的人数增长确是在不断丢失人口和国土基础上的增长,是一种反比关系。如果说共军兵多就是“保存实力”,则国军兵多更是在“保存实力”。

共军的根据地被日军占领,不久后会收复,重建根据地,恢复生产。可是国军丢掉的土地一朝落入敌手,大部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自从南京沦陷生灵涂炭后,直到抗战结束,国军可有一兵一卒能回来替30余万冤魂复仇?没有。

为什么杜鲁门都在白皮书里说“假如我们让日本人立即放下他们的武器,并且向海边开去,那么整个中国就会被共产党人拿过去。因此我们必须采取异乎寻常的步骤,利用敌人来做守备队,直到我们能将国民党的军队空运到华南,并将海军调去保卫海港为止”——看清楚,美国人都在承认,如果伟大的忠勇国军乘坐了飞机轮船赶到前线,“整个中国将会被共产党人拿去”,我想请问,这些国军要是在抗战的第一线的话,凭借强大的运输能力,为什么会让半壁河山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

就在倭寇投降之后,国民党居然无法敢到前线受降,居然命令倭寇“代为守”,让广大沦陷区军民多做了半年亡国奴。连投降的倭寇都不敢打,这算什么? 8月16日,蒋介石致电冈村宁次,命其继续守岗位,并负责维持秩序,所有武器装备必须移交国民党中央军,决不可擅自移交给其他军队。

冈村宁次立即复电蒋介石:遵令执行。同时命令所属部队:在原地等待重庆政府军队来接收,对共产党军队的任何要求,坚持予以拒绝,必要时可采取武力自卫。两天后,冈村宁次亲自给在华日军起草了《和平后对华处理纲要》,纲要指出:“皇军停战后,切不可松斗志,要继续坚持不屈不挠的气魄和斗志,加强对重庆政府的支持,要促进重庆中央政权的统一,协助中国的复兴建设。关于移交武器、弹药、军需品等问题,要根据庆政府的命令按指定时间、地点,完全彻底地交付重庆政府军队。”

国民党政权在二战结束后对于日军驻中国最高司令长官岗村宁次大将的审判,其判决如下:

1949年1月26日,对冈村宁次宣判,判决书如下:

主文

冈村宁次无罪

理由

构成战争犯罪的条件是:在作战期间,犯有恣意屠杀、强奸、抢劫,或阴谋策划违反国际公法,以及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此为国际公法及我国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二、第三条所明确规定者。

本案被告于民国33年11月26日接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所有长沙、徐州各会战中日军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港粤,松井石根、谷寿夫等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等,均系被告到任以前发生之事,与被告无涉(酒井隆、谷寿夫业经本庭判处死刑,先后执行在案)。且当时盟军已在欧洲诺曼底及太平洋塞班岛先后登陆,轴心国即行瓦解,日军陷于孤立。故自被告受命之日,以迄日本投降时止,阅时8月,所有散驻我国各地之日军团斗志消沉,鲜有进展。近日本政府正式宣告投降,该被告乃息戈就范,率百万大军听命纳降。这其所为既无上述之屠杀、强奸、抢劫,或计划阴谋发动,或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自不能仅因其身分系敌军总司令官,遂以战罪相绳。至在被告任期内虽驻扎江西莲花、湖南邵阳、浙江永嘉等县日军尚有零星暴行发生,然此由行为人及各该辖区之直接监督长官落合甚九郎、菱田元四郎等负责。该落合甚九郎等业经本庭判处罪刑奉准执行在案。此项散处各地之偶发事件,既不能证明被告有犯意之联络,自亦不能使负共犯之责。综上论述,被告既无触犯战规、或其他违反国际公法之行为。应予谕知无罪,以期平允。

根据以上结论,按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1条第1项、刑事诉讼法第293条第1项,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38年1月26日

看到这个判决,实在无话可说,岗村宁次大将在其在中国作战期间,指挥了对根据地的历次扫荡,搞出了著名的“三光”政策,指挥了著名的1号作战,这一切的罪恶最后在国民党自己的法庭上都被忽视,判定了其无罪。大家一定要搞清楚,这是无罪而不是甚么赦免,如果说国民党只是赦免他,那么情况还好很多,毕竟赦免只能赦免有罪的人。无罪则说明他的确不必要为哪些在中国他指挥下的日军所犯下的罪行负任何的责任,他个人没有犯下过任何罪行,日本兵的罪行只是小规模的,零星的,没有组织的个人行为!!!!国民党的这份判决书就此立马把日本人在中国的罪行全部给改写了,按照这种判决逻辑,大部分的日军将领都可以称自己是无罪的了,而日本人也可以效仿美国人说,他们真的是来搞大东亚共荣的,国民党政府也还幸好在抗日中打的不好,要是好好打了,岂不是罪孽深重了??所以说对岗村宁次大将的无罪释放立马将我们所有中国人在二战中的努力变成了阻碍社会进步的典型案例。幸好岗村宁次大将以及其后人还算识相,要是他的一个甚么孙子或者后裔现在起诉大陆政府对岗村宁次大将的名誉诽谤(大陆这边可是一直拿他当战犯宣传的),那大陆还真没办法,只能打落牙齿肚里吞了,因为谁叫大陆政府的前任已经公开审理了此案,并且宣布别人是无罪的呢?

本文内容于 7/22/2009 9:00:08 AM 被jueshimi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