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22 才七十而已,来搞嘛

枪通条 收藏 4 2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砰……”康饶生是被一阵瞧门声给吵醒的,于翠儿提着一袋子的饭盒站在门口。 “翠儿姐姐,早!” “赶紧冲个凉,刷牙,吃早餐!” “哦!”康饶生看看钟,还早,于是按于翠儿说的,舒服地冲了个凉。 “吃吧,昨天晚上把吃的都吐掉了!”于翠儿把一盒肠粉和一碗皮蛋瘦肉粥打开。 “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砰……”康饶生是被一阵瞧门声给吵醒的,于翠儿提着一袋子的饭盒站在门口。

“翠儿姐姐,早!”

“赶紧冲个凉,刷牙,吃早餐!”

“哦!”康饶生看看钟,还早,于是按于翠儿说的,舒服地冲了个凉。

“吃吧,昨天晚上把吃的都吐掉了!”于翠儿把一盒肠粉和一碗皮蛋瘦肉粥打开。

“你不吃呀?”

“我有一份呢!”

康饶生确实是觉得饿了,自己吐了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康饶生一边吃一边问:“翠儿姐姐,我昨天晚上吐了?”

于翠儿一脸无奈地指了指地板夸张地说道:“一屋子都是!”

“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醉成那样。开始还装矜持,后来就象疯了一样,谁来敬酒都不拒!”

“我哪有装什么矜持,呵呵!”

“说你傲你还真的傲,也不出去敬酒,领导每张桌子敬酒的时候,你也只是象征性喝一点,张帅说你两句,你就非要和人对瓶吹!”

这是康饶生一惯以来的习惯,不熟悉的人他是不怎么喝的,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非要逼他喝,他就会出绝招,不是对方倒就是他倒,一了百了。

“这个我记得,那鸟人非要我干杯,还不许我喝啤酒,我又不是和他们很熟,凭什么要和他们喝白酒,还要干杯,要干就一整瓶来!”

“那可是52度的白酒!当下张帅就给你灌倒了!你萍姐急得跟什么样似的!”

“哈哈,我知道,当时我也有点蒙了,还记得你们桑拿好象很多人也过来和我喝了,以后就不记得了。”

“你现在可是我那帮美女的梦中情人了,她们这样的女孩子最喜欢专情的男人了,哈哈哈,轮流灌你一圈,又加上你那帮小姑娘,你不醉才怪,然后又哭有笑的,呵呵!”

“我怎么回来的?谁帮我换的衣服?”

“几个人把你抬回来的,我帮你换的衣服,还伺候了你一晚,吐得到处都是,不换衣服臭死了!”

“啊!”康饶生夸张地捂住了胸。

“哈哈,害羞了,又没脱光你,小色鬼!”

“那就好,呵呵,怎么要你来守着我?”

“你舅舅,你叔叔全部都醉了,你舅妈不可能来守着你吧?何小明和张帅也倒了,阿萍和阿思不可能来守着你吧?梁雨和牛红死活要来,我坚决不干,呵呵!”

“谢谢翠儿姐姐哈!”

“还别说,没想到你还有深情的一面,让我很吃惊哦,呵呵!”

“意外来的!”

“去,给你梯子你还往上爬,呵呵,吃饱了赶紧去上班,你的钥匙在你姑丈那里,以后记得,要喝酒的话,把办公室的钥匙另外放好!”

“知道了!”

康饶生刚下楼,就见到姑丈和舅舅他们从员工通道出来。

“董事长好!”

“哈哈哈……“舅妈乐得不行。

“这么早就走?”康饶生低声问。

“我们去惠州,走了!”

“通知收银十点开会!”姑丈把钥匙递给康饶生。

康饶生到广场上简单地送了个行,看了看手机,就快八点了,赶紧往办公室走。

“各位同事早上好哈!”康饶生满面春风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早呀!昨天晚上我哭得都不成样子了”

“没想你这么有才华呀,签名!”

“就是呀,好厉害哦!”

人事的几个小姑娘七嘴八舌地围着康饶生,一脸的崇拜。

“上班啦!呵呵!”康饶生摆脱她们的纠缠,走进“笼子”里,把电脑打开,隔着栅栏对张雅和许荔笑了笑,两人也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那笑就不是之前的应付式或者无所谓的笑了,貌似带着点刮目相看的感觉。

“还能起来呀?你们男孩子就是爱逞强!“张思从外面进来,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听说你的亲爱的也醉了?”

张思白了他一眼,“醉得不成样子,不过比你好点!“

“哈哈哈……M下收银,王经理通知十点开会!”

会议其实很简单,就是口头表扬了一下大家在上半年的工作,还有昨天在表演上的表现,然后姑丈就走了。

“领导,你昨天实在是男人!”

“就是就是,光芒万丈!”

“风流倜傥啊!”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对了,谈论下奖金怎么处理!最佳员工的五百肯定是奉献出来的,加上我第一名的一千元奖金,一千五,大家说去哪里玩好?”

“我们的八百也奉献出来吧?”阿娟试探性地看了看其他三人。

“好,二千三可以玩个痛快!”

“没问题,哈哈哈!”

“也有领导一份啊,没有你我们也拿不到奖啊,我同意奉献!”

三人都爽快地答应了,于是阿思的手头上就有了二千三的活动经费。

张思说:“大家上班的时间都不一样,不好安排呀!”

“是啊,我们KTV下午四点到凌晨两点呢!”KTV的两个小姑娘非常痛苦地说道。

康饶生想了想,说:“这样,下周不是要消防检查和改造吗?有两天的时间是停业的,正好那天是我的生日,不如一起搞吧?”

王宁气愤地说:“又要检查,哎,真是无语!”

小小接上说:“切,有得休息还不好呀?”

“废话少说,大家同意的话,就定那一天,大家看去哪里玩好!”

“同意啊,领导的生日,一起玩,多开心!”

“就是就是!”

康饶生见大家都同意,又说道:“那去哪里玩好,你们熟,你们决定!”

刑娜首先开口说:“先去吃个饭,然后再去唱K,然后再跳个舞,然后吃消夜,二千三够了。”

康饶生笑了,“小娜娜果然是玩乐的行家,就听你的,具体怎么安排,花消预算什么的,你和阿思商量,到时通知我们就好!”

张思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说,“王经理和仓库的同事,要不要叫?”

康饶生点了点头说,“叫上吧!”

“他们不去的,呵呵,每次都不去的!”阿敏插了一句进来。

“礼节上要到!”张思白了她一眼,阿敏就不敢说话了,康饶生当下拿出电话打了过去,果然不出所料,都推掉了。

康饶生耸了耸肩膀:“那办公室的同事,也叫上吧!各人有家属的,允许带家眷!事先说明,不许送礼物,我不喜欢收礼物,哈哈哈!”

张思又白了他一样:“臭美吧你!”

“散会!”

人事部的小姑娘一听到邀请,就高兴地答应了;张雅和许荔那两天趁休息要回市里的家,所以不能参加;萍姐倒是一口答应一起出去玩,张帅因为昨天晚上给康饶生一下放倒,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没来上班,萍姐就代他答应了下来。

康饶生总觉得今天很多女孩子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了,暧昧中带着点爱慕;男孩子们似乎很平静,却更多时候表现得崇拜和忌妒,康饶生知道自己出尽了风头,所以他很好地控制住了和女孩子们的关系和距离,终于没让敌意的眼神回到自己的身上。

刘练给康饶生发了个信息:“于翠儿的活儿怎么样呀?”

康饶生回:“你他妈的别那么龌龊。”

刘练又发了条信息:“开玩笑啦,晚上去看华哥调酒!”

康饶生想想晚上反正也没什么事,就约好了刘练晚上中餐打烊后去KTV看华哥调酒,华哥上去兼职两个月了,还没认真去捧过他的场呢,又可以顺便喝两杯,这个主意不错。

晚上下了班,康饶生跑去和保安打了一场球,才一身臭汗地回到宿舍冲凉,上了会网,看时间差不多了,把头发弄了弄,随便挑了件T恤和休闲裤,套上帆布鞋,跑到中餐去找刘练。

“师傅,去哪呀?”只有阿娟一个人坐在那里检查着发票。

“去看华哥调酒,呵呵,你去不?”虽然大堂已经没有了客人,但康饶生没有进收银台,酒店有规定没穿工服是不可以进去的。

阿娟笑了笑,“谢谢师傅,我不去了,我不习惯那样的场合。”

“好,早点休息,呵呵。”康饶生朝酒吧间喊道,“刘练同志,好了没?”

“好了,催什么催!”刘练把门锁上,看了看明天的上班安排,才和康饶生一起走出中餐。

“换件衣服吧!穿工服象什么样子!”

“工牌取了就好,换什么,我的衣服也都是这样的西装!”

KTV里的人比较多,几乎没有空位。音乐不是很吵杂,不过很暧昧,两个高高的立着钢管的小舞台上,各有一个妖艳而性感的女郎在抱着钢管跳着挑逗的舞蹈,下面围了一圈仰着头眼巴巴看着这两个尤物扭动着身躯的男客人,小舞池里一对对的男女在跳着贴身舞,座位上不是划拳喝酒的哥们,就是互相依偎着调情的情人。大屏幕上放着足球现场直播,不少球迷围在那里观战,大都骂骂咧咧的,估计是下注的队情况不妙。

一群女孩子围在吧台附近,只能看到调酒罐在空中飞来飞去,女孩子们不时发出尖叫声。

刘练羡慕不已地说道,“华哥现在可是出了名了哈!”

康饶生笑了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表演的时候他如果上,绝对可以拿名次!”

刘练也坐了下来,四处望着美女,“呵呵,他说他上台回紧张,所以没有报。“

康饶生说,“这里怎么就不紧张了,真拿他没办法!”

不一会儿,暧昧的音乐就停了下来,钢管舞表演和华哥的调酒表演也告一段落,跳了一身汗的男女也各自回到座位上喝着酒休息;音乐变成了一个男歌手的现场弹唱,水平相当高超,不是康饶生能比得上的。

“华哥!”康饶生见吧太周围的人已散去,空出了几个位子,拉起刘练走过去坐了下来,小玉也在,正一脸幸福地笑着。

“来啦?来,一人一杯!”华哥把两杯自创的调酒摆到了吧台上。

“多少钱?”康饶生没有象刘练那样先喝了起来,而是拿出钱包准备付帐。

“我请你们的,哈哈哈!”

“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不算什么,再点就自己掏钱了哦,哈哈哈!”

“就两个男人过来玩?”小玉转了一圈椅子,问康饶生。

“是啊,呵呵!”

“走,我带你们认识几个朋友,过去坐坐?”小玉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了三个女生,昏暗的灯光下只感觉穿着很大胆很性感。

“我不去了,我坐坐就好!”康饶生历来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你不去我去,切!”刘练一脸色相地跟着小玉走了。

“华哥,最近情况如何,兄弟我忙昏了,都没时间和你沟通感情。”康饶生见华哥稍微有点空,于是问道。

“还行,哈哈,你现在是大名人,哈哈哈……”华哥似乎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累不累,如果累就休息下!”

“不累,挺好的,每天小玉都帮我捏捏肩膀什么的。”

“幸福的男人!”康饶生笑了,喝了一大口酒,冰凉的酸甜夹杂着浓烈刺激着喉咙,舒服。

“阿华,8号包厢表演!”一个领班走过来喊道。

“兄弟你坐会,不好意思啊,呵呵!”华哥拿起家伙,跟着领班走了,康饶生就一个人坐在那里,听着歌,喝着酒,看着没有声音的足球直播。

“HI,一个人呢?”一个手掌在康饶生眼前比了比,康饶生回过神来,见是小八,这两个月康饶生每二十天就要去修一次头发,所以也和小八混熟了。

康饶生笑了笑,“下班了?呵呵。”

小八指了指跟前的一张桌子,“和朋友一起来玩呢,一起?”

康饶生见三个女孩子穿得都还算顺眼,于是笑了笑,跟着过去坐了下来,小八简单介绍了几句,不一会,又陆续来了三个个男孩子,看来是那三个女生的男朋友,叫酒埋单的时候,几个男孩子抢着给钱,康饶生只是笑,什么也不做,心里想:抢吧,反正我和你们也不熟。

不一会,酒就拿上来了,一桌子人开始了划拳。

“你不玩呀?”小八坐紧挨着康饶生,虽然两张桌子拼在了一起,但还是有点儿挤。

“不会,呵呵,我看就好,你顶不住我帮你喝!”康饶生见小八没有男朋友陪着,所以故意给她点面子。

“哈哈,我就说八姐和这个帅哥关系不简单嘛!”几个女生取笑起他们两个来。

“呵呵,不是,我就是口渴了,想找机会光明正大地骗酒喝!”康饶生开了下玩笑,手机震了,刘练的信息:“兄弟,我先闪了,有妹泡,哈哈哈……你也注意身体呀!”康饶生没回,一脸鄙视地看着刘练和几个女孩子出了KTV。

十几轮拳下来,小八输了将近三分二,康饶生不得不帮她喝了一大半。

“今晚最后一场舞蹈开始,大家随着DJ舞动起来吧!”最后一场是热舞,领舞的两个女孩子换上了劲装,站在舞台上不停的随节奏变换着动作,带领着台下的人疯狂地扭动。

“会跳舞吗?”小八喝得有点醉了,软软地伏在康饶生耳朵边上问。

“走,跳一个!”好久没跳过舞了,康饶生有点心动,以前少有的几次去舞厅,喝了酒后他都喜欢去扭两下,出出汗,于是拉起小八的手,就往舞池里走。

两人面对面跳着极具挑逗性的热舞,小八舞跳地不错,特别是M字腿和性感的“东区”动作,惹得周围好几个没有女伴的男孩子围了过来,形成一个包围圈,做尽了挑逗的舞姿。

小八见状,整个人贴在康饶生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把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康饶生倒没有不习惯,以前也会去跳几下,场面倒是见过不少,于是很自然地搂着小八的腰;两人随着猛烈的节拍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几个男孩子见无趣,也就散开了去继续寻找猎物。

小八有点儿瘦,胸前也没有酒店里的美女们伟大,不过也不是飞机场,康饶生还是感觉到了两团柔软贴在身上,不知不觉居然有了男人的反应。

跳完舞,众人又把剩下的酒都全部消灭掉,方才一对对地离去。

“我送你回去吧!”康饶生见小八走得踉跄,于是扶着她走下楼去。他没有走广场那边,而是从新村的村道上穿过,小八的住处离酒店不远,过了几条旧村的小路,就在红灯区的隔壁,一栋三层的楼房,小八就住在一楼,进了楼房大门就是。

“进来坐会?”小八搂着康饶生的肩膀,暧昧地看着他。其实小八长地真的蛮好看的,拉地直直地头发,盖住了额头和小部分的眼睛,瓜子脸,薄嘴唇,瘦瘦的身材,都是康饶生喜欢的类型。

“怎么,怕我吃了你呀?”见康饶生不说话,小八抚摩着他的脸说道。

“不早了,早点休息!”康饶生挣脱了小八的拥抱,也不管她幽怨的眼神,转身就出了楼房,晚风一吹,酒意似乎就涌了上来。

“帅哥,进来按摩不?”走过红灯区的时候,最边上的一家店门口坐着一个衣着暴露,两个肉团就好象要爆出来的按摩女,用极其露骨的语言挑逗着康饶生:“按摩二十元,打飞机三十元,做100,吹加30,包夜全套300,来嘛!”

“啪!”康饶生点燃一支烟,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按摩!”

“好!跟我来!”按摩女一脸媚笑,似乎是钓鱼的人看到了鱼儿上钩了。

“靠,这么鬼脏!”康饶生进到用木版隔出来的所谓按摩间,一张只容得下一个人躺下的铺着变色凉席的按摩床,上面有个黑不拉几的枕头,按摩床头有张椅子,床尾是一个小架子,架子下面是个垃圾桶,上面有个破旧的电视,墙壁上有把个空调,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另一半在隔壁房间,两个房间共用一个空调,他一把把枕头扔在地上,坐到床上,也不躺下。

“躺下来嘛,我帮你按,包你舒服!”按摩女从后面抱住了康饶生,用那两陀白肉不停地在他背上揉搓着。

“恩!”康饶生把手垫在头上,躺了下来。按摩女就开始媚笑着在他身上乱按着。

“啊,轻点,死鬼!”木板一点都不隔音,淫荡的声音,肉体相撞的声音,床因为摇晃撞击着木版的声音,激烈地传了过来。

“呵呵,帅哥,我们也搞吧,包你舒服,我很会搞的!”按摩女解开康饶生的皮带,把手伸进了康饶生的裤子里,慢慢地揉搓着,见康饶生闭着眼睛不说话,抽出手来就要去解他的裤头。

“停,按摩就好!”康饶生这个时候反应过来。

“一百块包你舒服啦!来嘛,搞嘛,人家想你搞我嘛!”按摩女整个人躺到了康饶生身上,做着淫荡的表情,喘着粗气挑逗着他。

“下去!”

“哎呀,九十,看你长得帅,不能再便宜了!”按摩女开始压价,看来竞争很激烈。

“不搞!”

“八十,恩,来嘛!”按摩女有把价降了下来,见康饶生还是没反应,一咬牙,“七十块搞不搞,最低价了,才七十而已,来搞嘛,我想你搞我,搞死我嘛!”

“呕!”康饶生突然坐起来,一把把按摩女推开,拿起垃圾桶就是一通呕吐。

“哎呀,臭死了,喝醉酒了就不要出来搞嘛!”按摩女捏着鼻子厌恶地说道。

“哈,舒服!”吐完,康饶生虽然还觉得有点儿晕,不过舒服多了,也清醒多了,甩出三十块钱,“给你的,不好意思,走了!”

“哎呀,谢谢老板,呵呵,那个,不如我帮你按一按吧,我叫人把垃圾桶清理掉!”按摩女马上换了个笑脸,又凑了上来。

“走开!”这回轮到康饶生厌恶地推了她一把,径直出了门。

“老板下次再来呀!”

康饶生不理她,看着小八住的那个楼房,犹豫了片刻,终于按奈不住被按摩女挑逗起来的欲望,走到小八的窗户外,小八还没睡,灯亮着。

“砰,砰砰!”

“谁呀!”小八一头湿露露地把窗户打开,看来是刚洗完澡。

“我!”康饶生直直地盯着小八的眼睛看,小八靠在窗边,就这么笑着看着康饶生,也不说话。

“开门!”

“为什么要开门?”

“开不开?”

“不开!”

“不开我就喘门了!”康饶生说完,走到大门口,一脚就踹了下去。

“你干嘛呀,发神经呀,进来!”小八嗔怪着看着康饶生,把门打开,康饶生获胜地笑了笑,压着紧张和兴奋的心情,走了进去。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