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三十六章: 白银战役(二)

mamimima 收藏 9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听施公使如此问,卫富贵说道


“我看,两步走,第一:白银集团里这些议员是收了人家巨量好处的,我们要在其议会里制肘他们的行动,不是做他们的工作,而是做那些没有拿银矿好处的议员的工作。在内部避免他们的法案得以通过。第二,我们要继续加大对总统先生这些政府工作人员的游说力度,想办法能让总统出面最好。不过如今总统有求这些议员,这效果难免不如前者。”


“哦?!”施公使沉思一会,不由说好,就准备向委员长汇报相关情况。准备对国会里相关友好议员进行游说,展开反制行动。

卫富贵给施公使建议如何组织相关购银法案的通过,

眼见施公使匆匆赶去通信室向国内汇报,卫富贵忽然有些懊恼的作势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暗骂自己还真够可以的,难道想当圣人了?!自己这次下了老本,投了那么多钱,就是为了等相关法案出台乘机得利。没想到今天却给人出主意阻止法案通过。自己看来是有点吃饱了撑的。

于是悻悻然就准备回屋去。

可是刚出门没走几步,卫富贵忽然乐了——自己的建议,公使大人的请客吃饭和游说,抵的了美里哥那帮贪婪政客收的那些钱?哼哼,老子当不成圣人,那帮洋鬼子政客会当圣人?呸,天塌下来老子都不信呀。


…….


施公使向国内汇报情况后,委员长亲自下令同意卫富贵给施公使的建议,更专门给美里哥公使馆批下来一笔专用款项。随后施公使马不停蹄,避开议会白银集团里的那帮议员,秘密游说相关议员。由于罗斯总统这两个月来,忙的要死,施公使也不得机会拜见人家,因此只能等着晚点再说。


五月,在华夏军民的坚决抵抗下,在日军吃下整个热河及突进长城以北后急需消化相关战利果实的的需要下,在西洋各国不断加大嗓门,警告日本国不要侵犯他们在华利益的局势下,日本关东军终于宣布停火,随即南京政府谈判代表与日本进行艰难的谈判。

五月底,双方达成协议,签订定塘沽協定。

不过随着协定内容公开,举国哗然,华夏南京政府与日本关东军同意以长城为界,以北之地由大满洲国管辖,以南之地归华夏政府,同时规定冀东二十二县为非武装区。如此一来,不仅变相承认了满洲国的‘合法性’,更丧失了华北部分地区的军事管辖权。

于是在一片国内舆论的指责声中,小张将军被迫下野了!


几乎与此同时,国内传来消息,子文部长连续出访欧美,相关具体业务孔行长代理。

消息来的非常突然,而且略一查看子文部长出访日期,尽然是在四月底,也就是上次接到子文部长回电后没有多久。一算日程,这子文部长竟然已经快到美里哥了。国内之所以要给使馆发这电报,也是要让使馆前往接待而已。

卫富贵本想前往,但是这次子文率队前来,施公使执意亲自前往迎接。但是如今美里哥首都局势象爆发前沉默的火山,虽然罗斯总统全力处理国内经济危机,但是从戴维和马可等人那里得到的消息看来,随着最开始繁忙的时间渐渐渡过,罗斯政府渐渐地没有象最开始那般几乎每天都有新法案颁布的局面。于是有了些空闲的国会议员里白银集团的成员们,开始蠢蠢欲动,一众人开始私下里秘密商议相关白银法案的细节。

鉴于此,这次施公使去金山接子文部长,就让卫富贵在首都坐镇。紧急处置相关事务。


一周后,在施公使的陪同下,子文部长一行人来到首都华夏公使馆里。卫富贵与夫人专门在公使馆大门口迎接这房表亲的到来。


随着子文部长一行人,从一排汽车中下来,一眼看见卫富贵夫妇的子文老弟,几步上前拉住卫富贵的手臂,两年多未见,此时异乡相见,彼此都是十分激动,半天两人都没有想起要说些啥,倒是最后倪余诀一声轻咳吵醒两人,子文老弟这才想起要给这位二表姐请安来。

子文这次来行程安排的十分满,来到当天晚上,使馆有一个欢饮宴会,第二天上午视察使馆工作,下午会见在美里哥的华人几侨领。晚上参加美里哥财政部举办的小型内部宴会。第三天是重头戏,参加罗斯总统召集的一个经济发展会议。

看子文部长日程如此紧凑,卫富贵也不想过多占其时间,但是有些事情看来必须得跟他单独好好讲讲。因此卫富贵当场就强行把子文第二天中午饭的时间,给要了下来,表示亲戚间聚一下,请吃顿饭。而为了安排这次会谈,数日前,卫富贵就密电马麟、王宝林、倪余诀及戴维立即秘密赶到首都,参加这次会见。


第二天上午,略作休整的子文部长总算睡了个懒觉,天光亮才起床,吃了早饭,就在公使馆各个部门都参观了一番,与众使馆人员不断打着招呼。昨夜使馆众人都与子文部长一桌吃过饭,此时大家都熟识了许多。

大致转了一圈,卫富贵就插脚进来,拉着子文出门,说是去吃午饭。这早饭吃下去不到两个小时,就被自己这表亲拉出去,子文部长虽然无奈,但是也知道卫富贵看来有事,于是就跟众人打过招呼,在卫富贵夫妇陪同下,以及十几名卫富贵的侍卫的护卫下出了使馆。

一行一共六辆车出了使馆大门,这些车全部是卫富贵自己购置的,全部人手无一外人。这时每辆车的后座窗户窗帘密闭,一出门没行多久,在一个十字路口就突然分成了三组,每组两辆车,各组行车一段路程后,再次分开,六辆车各自在城里乱转起来。

卫富贵呆的这辆车里,除了卫富贵和子文部长,只有一名侍卫和一名司机。而夫人倪余佩则坐在另一辆车里。

子文部长看卫富贵摆出这个阵势,不由有些奇怪“卫老弟,你这时搞什么名堂呀?”

卫富贵转头看了眼子文老弟,接着又透过车帘的细缝盯着车外,这才说道“这日本人的调查功夫着实厉害,美里哥那帮G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今天我可不光是请你吃饭这么简单。这次关于这白银的事情,我找了几个人来和你谈谈。有两个美里哥籍人身份现在比较敏感。我小心点好。老子现在老觉得被人盯着,妈的,这个感觉真是不好受。”

子文部长听了点了点头,就不再支声了。

车子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卫富贵的这辆车,这才一调头,来到离使馆仅不到两个街区的一栋占地广大的别墅里。

车子进了园子,穿过别墅楼前一大片前花园,直接开进了车库里。几个早等在那里的侍卫,忙上来,把车门打开。卫富贵和子文部长下得车来。

卫富贵一下车,冲给自己拉开车门的侍卫头目问到“他们都来了?”

“是,按您吩咐,现在都在后园里用餐呢。您看要不要去……”

“不用了,你弄两份饭菜,先送到书房来,我和部长在那里吃。需要的时候才通知他们来。”


“是!”


子文部长虽然搞不懂卫富贵搞什么鬼,但是客随主便,子文部长就随卫富贵安排。

两人顺着楼梯上到二楼,转进一个不下八十平方米的书房里。一个侍卫马上过来沏了一壶茶端了进来,虽然整个别墅是西洋样式,但是这个书房里却是一水的中式家具。房子里飘着一丝悠悠的樟木味道。

子文部长进了书房,颇为欣赏地看了一圈屋里的摆设,不断说着卫富贵会享受的要死,卫富贵听了呵呵笑着,来到书桌后,从写字台里拿出一个大信封,递给了子文老弟。

子文奇怪的问到“这是?”

“金山海边一处私人花园,这是房契和钥匙,希望你子文老弟有空多来这里看我呀。”

“这是干吗?富贵你想贿赂我?!”子文笑着问到

“说那么难听干吗,咱两是亲戚,我还用得着贿赂你?开玩笑!礼尚往来,老祖宗的规矩你要反了不成?!”

看卫富贵坚决的模样,子文也就不再坚持,把他收进了公文包里。


子文部长不一会走到挂着纱帘的落地窗边,春天的阳光斜斜透进屋子。子文部长透过窗子看着窗外的后花园,忽然指着后花园游泳池旁边,一排餐桌上的数人问到,是他们么?

卫富贵走过来朝楼下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余诀表姐,那个应该是叫马….马什么来着?对了马麟,好几年没见了,他可胖了。那几个人是?”

“另一个华人就是王宝林、旁边那个洋人姑娘是嘉丽丝小姐,是我私人秘书,她老爹是罗斯总统手下重要的幕僚之一。对面那个白人老头,是个犹太人,叫戴维,这个人是我最新的合伙人!”

“哦?合伙做什么?”

“那还能有什么!”

“白银?”

“是的,我们现在在美里哥大力投资白银矿业。”


听卫富贵这般说,子文的脸色一下有些不好看“委员长不是来电要求你们拖延美里哥议会通过白银法案么?你这样做,算什么?”

“人家美里哥国议会又不是咱委员长开办的。你认为我们说话就管用?子文,你不知道,我的人给那些贪婪的美里哥议员投了数百万美里哥元下去,也只是在几个人身上勉强撬开了口子。以此可以想见,这帮人收了多大的利益。你觉得我们的游说能有多大效果?我如此做,只能叫识时务而已。”


听卫富贵如此说,子文部长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你的意思,他们的行动不可避免?”

“几乎不可避免!”卫富贵断然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