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与新自由经济主义

首先我们应该把这一次经济危机与克林顿所倡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分开。。。这一次经济危机起始于金融,重创于金融,局限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所以,这一次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来形容更加恰当。。。美国甚至欧美许多国家的经济是空心经济,所谓空心经济是以金融、科研、管理为代表的经济,而生产领域则转向于发展中国家,而消费市场则是不断开拓发展中国家,这就是目前的所谓全球分工。。。而这次出现问题就是金融容领域。。。在这种模式下,运行良好时,美国这些金融巨头为了攫取更多的利润,所以几乎是无限制,或者很少限制的扩大金融杠杆,一般说来,按照欧美经济学家的理论,这个金融杠杆应该在20倍左右,就是说,通过银行等各种金融机构,你投入1块钱,可以造成对整个经济运行体系造成20块钱的影响,也就是说,通过合理的运作,金融资本家通过少量的钱,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而这个危险边界就在20倍左右,但是在美国欧洲的金融资本家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而把这个杠杆撬动倍率非常危险的加大了,个人目前很难准确的计算这个倍率有多大,但是而这个金融杠杆依照个人估计可能会超过100倍,而这个撬动比率的增大,主要表现在各种信贷保险的炒作买卖等等,在整个链条不出现问题时,金融资本家可以获取超额利润,整个市场欣欣向荣,获益者可以形成庞大的消费群体,美国,冰岛,英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不过一旦出现点小问题,就会引起整个金融链条的崩溃,其主要便现在就是金融杠杆的失灵,我曾经过说,美国会先增值后贬值就是根据此预测而出的,由于金融杠杆的失灵,所以,美元是真金白银,大家放在手里才是最保险的,大家都想要美元,这引起了美元的升值,同样美国短期国债的升值也是因此此。。。不过美国政府为了此次金融危机买单,为了转嫁损失,弥补赤字,过后肯定要加力印美元,使美元恶意贬值,使中国日本等国家为此买单。。。


而相对来说,中国,日本,德国的金融业并不发达,而且限制颇多,而中日人民喜欢储蓄的习惯,使中日在此次金融危机中损失不大,而中国在经济构成上是造物经济,就是以生产、市场为主的经济形态,所以我们的实体经济在此次经济危机中受冲击不大,受到冲击的往往是对外出口型企业,而对外出口型企业,价廉物美大众必要消费品受到冲击也是不大的。。。主要是一些对外的OEM企业损失巨大。。。


所以次信贷不是此次金融危机的核心问题,他仅仅是导火索,目前主要的问题是金融杠杆失灵导致整个金融体系运转不灵。。。全球各个阶层都对这种金融杠杆失去了信心,主要表现在,不愿意贷款,不愿意把钱存在银行,金融杠杆失灵才是问题的关键。。。如何重塑金融杠杆,并使金融杠杆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估计此次金融危机后,欧美金融界会出现相关的法律法规惯例。。。金融杠杆的合理撬动倍率将是和汇率与利息一样重要的指标。。。


而自由主义经济是另一个问题,所以自由主义经济,就是强调国家对市场少干涉不干涉,让市场自己解决这一切,经济体系运行正常时,国家对市场少干涉,资本家可获取更为丰厚的利润,市场会加速繁荣。。。。但是29年世界性金融危机证明了,缺乏国家政府干涉指导的市场很盲目,很容易失控,而现在这次金融危机的问题是,技术性失误,欧美经济学家没有意识到,金融杠杆的无限制扩大撬动倍率是非常危险的。。。而缺少相应的限制。。。


而自从29年到目前一直没有爆发较大规模的经济危机的缘故,个人认为有三点问题,一个问题是美苏冷战使的总是有巨大的消耗,使得军火市场永远没有饱和,而进入90年代后,电脑、手机等新型的消费品使用,是另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爆发巨大的经济危机。。。而克林顿所倡导的新自由经济主义显然正是干上了这一东风。。。


最后一个问题是:自从二战后,欧美对经济干预由罗斯福时期的政府硬性强制干预转变为调整利息与汇率的软性干预,通过政府主导的投资,通过这这种隐性的软干预政策,可以影响经济的运行,不过这也引起了金融经济的做大,而金融机制的不健全,导致了这场危机。。。


所以,个人的意见是,这个国家干预经济的程度应该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并且要有相当的预见性,当市场健康成长时,应该减少干涉,当市场出现危机的苗头时,应立即采取措施。。。所以说,什么主义一定会导致某一个极端的出现,而治大国如烹小鲜,不过是掌握火候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