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一卷 龙枭血泪 第二十三章 巨变

longxiao9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PS:(十分感谢送花给我的兄弟!!!谢谢你们!!!因为,付出的努力,终于,有人懂了...) 躺在床上的萧战龙猛然起身,一脚踹在黑影的面门,黑影向后退了几步,萧战龙飞身而起,腾空正蹬,重重地蹬在黑影的腹部,黑影“咣”地一声撞在墙上。 Funnel听到响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PS:(十分感谢送花给我的兄弟!!!谢谢你们!!!因为,付出的努力,终于,有人懂了...)

躺在床上的萧战龙猛然起身,一脚踹在黑影的面门,黑影向后退了几步,萧战龙飞身而起,腾空正蹬,重重地蹬在黑影的腹部,黑影“咣”地一声撞在墙上。

Funnel听到响声,迅速掏出枕头下面的手枪,打开保险,连开两枪。

两发子弹分别射进黑影的左右肩,黑影仰面栽倒,萧战龙快步上前,夺下黑影手中的匕首,将匕首架在他脖子上。

Funnel按下开关,屋内的灯亮了起来。

萧战龙眼睛绝对是直了,失声叫道:“徐大柱!”

徐大柱被按压在地上,双眼被红色的血丝填满:“我***!你这个连畜生都不如的杂碎!”

萧战龙一脸迷茫地看着徐大柱:“大柱,我怎么了?”

“我***!你这个连畜生都不如的杂碎!亏你他妈还穿过军装,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畜生!”

“闭上你的臭嘴!”Funnel愤怒地连续扇了徐大柱十几个巴掌。

徐大柱口吐鲜血,不停地反复狂骂道:“军人的荣誉和人的良心都被你吃了吗?我没想到你脱下军装之后居然加入黑魆帮,还害死了连长,你这个畜生、杂种!”最后哽咽起来:“你忘了林宇峰、徐小柱、江海龙是为什么牺牲的吗,就算你把这些都忘了,就可以丧心病狂的害死连长吗?”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萧战龙的身上,他浑身的肌肉都在颤动,心里像寒冬一样冰冷,他猛地抓住徐大柱的衣领,嘶声狂吼道:“连长不会死的!连长不会死的!一定是你在骗我!”他不停地摇晃徐大柱的身体:“你是在骗我,对不对?”

徐大柱泪流满面:“连长他死的好惨,连尸体都被砍成了肉泥!”突然,他悲愤的眼睛变得杀气腾腾,狠狠一脚踹在萧战龙的下巴上。

萧战龙身体向后栽去,徐大柱忽地站起,再次起脚的时候被Funnel从后面用枪托砸倒,她用绳子迅速捆住他的双手。

门外的秦祥一脸地幸灾乐祸,心道:“嫁祸成功!”

萧战龙就像一滩泥一样的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口中喃喃地道:“你骗人!连长不会死的,连长不会死的......”

陈朝阳的牺牲,就意味着没有人知道萧战龙卧底的身份了。

如今,萧战龙已经成了彻里彻外地黑魆帮骨干成员!

徐大柱呼吸急促:“暗杀不成,反被俘虏!我丢人!”突然,他嘶哑着喉咙:“连长——”“我尽力了——”把心一横,两颚用尽全力拼命咬下。

一大团鲜血从徐大柱的口中喷涌出来,还有被他咬掉的半截舌头,他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大柱——”萧战龙失神地跪在地上,泪如泉涌。

砰!

房间内的门被撞开,Funnel站起身,警惕地盯着“入侵者”。

“哎呀呀,这就是不做俘虏的特种兵吗?”秦祥啧啧有声的替咬舌自尽的徐大柱感到“惋惜”

啪!

秦祥一脚踏烂了徐大柱吐在地上的半截舌头。

萧战龙暴吼一声跳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我杀了你——”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一阵头昏!

秦祥冷笑一声,一脚直接命中萧战龙的小腹,后者好像被铁锤击中一般,整个身体荡了出去。

Funnel见状刚要出招,一阵阵眩晕冲击着她的脑袋,她无力地倒在地上,想要挣扎着站起,却力不从心。

萧战龙呼吸逐渐粗重,额头上冷汗涔涔而出,这种突如其来的眩晕绝对有问题!他脑海中闪过一个片段;黄子鸣转身取酒杯时奸诈的笑容,劝酒时的殷勤。那杯酒...有问题!

萧战龙奋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昏过去,秦祥等得不耐烦了,对着他的脑袋连踹二十多脚,一直把他踹到昏迷。

秦祥把萧战龙和Funnel分开囚禁。

一件昏暗的房间。

昏迷过去的Funnel躺在床上,冷若冰霜的脸上微微有些红晕,宽松的睡衣遮挡不住她婀娜的身姿,露出诱人地曲线。

秦祥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神态冰冷的睡美人,努力克制着想要现在就把她上了的冲动,他贪婪地用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强咽了一口吐沫:“这迷药后劲儿大,足够你睡上几天的,等我办完那三件事回来,再好好地享用你这个冷美人!”说完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房间。

新疆一所住宅区内,徐大柱和李双双租住的房间。

徐大柱三天未归,李双双怀里抱着哭个不停地婴儿烦躁地来回走动。

徐小柱牺牲一年后,李双双就嫁给了钟情于她的徐大柱,并生下一个儿子。连长陈朝阳牺牲后,夜老虎特种大队的第一手资料赫然显示,幕后指使者就是萧战龙,徐大柱得知后毅然提前退役,带着李双双母子来到新疆,他把母子二人安置在租住的房间内,自己前去暗杀萧战龙,替连长报仇。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李双双把孩子放到床上,把房门打开一个小缝:“你们找谁?”

门外六个警察亮出证件:“我们是警察,有关徐大柱的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

“我丈夫出什么事了?”徐大柱三天杳无音信,李双双一脸焦急地打开门,当她发现门外的警察眼神中微微有些杀气,而且有些好色时,“警察”已经破门而入,和李双双打在一起。

李双双虽然是女儿身,可毕竟是特种兵出身,和六个大汉打在一起竟也毫不逊色,秦祥见讨不到便宜,把目光移向了房间内的婴儿,他跑进房间,野蛮地抱起还在啼哭的婴儿,枪口对准了婴儿:“你最好乖乖地配合我们,不然我就一枪打烂这小家伙的脑袋!”

“你敢动我儿子一根寒毛我要你命!”

“还是先看看你现在的处境吧!”旁边的大汗一勾拳打在李双双的腹部,伸手捂着她的嘴一直把她推到卧室的床上,另外几个大汉死死地按住她,扯碎床单,将她呈大字绑在床上。

李双双身子一震,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她本想咬舌自尽,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还在别人手里,她狠不下心。

秦祥嘴角挂着淫笑舔舔嘴唇:“哥几个,今天我们就来尝尝女特种兵的滋味儿!”说着疯狂地撕开李双双的衣服,露出里面红色的胸围,他迫不及待地扯下她的胸围。另外几个大汉在一旁上下其手,好不快活!李双双惊叫一声,眼泪流淌下来......

三个小时后,六个大汉满足地长出一口气,各自穿好衣服。

李双双双目无神地躺在床上,下身一片狼藉,乳房上还留有清晰的牙齿咬痕,她慢慢地转过头,无力地说道:“现在可以放过我们母子二人了吧?”

秦祥摇摇头:“我什么时候说要放过你们了?”

“畜生——”李双双咬牙切齿嘶声叫道。

砰!

李双双眉心中弹。

“秦哥,这个婴儿怎么办?”

“杀了!”

婴儿已经不再哭闹,安生地睡着,一个大汉有些犹豫,迟迟不肯扣动扳机,秦祥不耐烦地瞪他一眼,举起枪——砰!

珠海,G街警察局。

萧战龙的父亲萧云在局里值夜班。

几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走进警察局,坐在接待台的萧云抬起头来:“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一个年轻走上前去,友好地拍拍萧云的肩膀,把脸伏在他的耳边低声道:“要你死!”

萧云一愣,一把锯齿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其他几个年轻人一拥而上,对着他一顿猛刺,刺了足足有29刀!

萧云睁大眼睛倒在血泊之中,大片鲜血染红了他肩上的警衔,几个年轻人拍了几张照片之后扬长而去。

大连。

已经上大四年级的雪儿愈加显得高挑、清纯,刚刚下晚自习的她,抱着书本走出教学楼,走出校门需要再穿过100米的马路才能到达女生宿舍,由于天色已晚,雪儿加快步伐走在回去的路上。

一辆黑色面包车在她身后开来。

雪儿还在泰然自若地走着。

黑色面包车突然加速,径直冲向雪儿。

没等雪儿做出任何反应,随着刺耳地刹车声,车门打开,两个蒙面大汉跳下车,按倒雪儿,直接塞入车里,车门关上,黑色面包车绝尘而去。

新疆,黑魆帮秘密基地。

秦祥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冷美人:“以前我总千方百计的讨好你,你却总对我冷眼相对,今天,嘿嘿......”淫笑一声扑了上去,看着脸色因为迷药的关系而红晕的Funnel,心中狂跳,颤抖着双手除去Funnel身上的睡衣,里面法国产的名牌内衣露了出来。

另一边,萧战龙被绑在架子上,一桶凉水浇在他的头上,他睁开眼,视线有些模糊,浑身酸软无力,看来迷药的作用还没过去。

黄子鸣笑眯眯地走过来:“鱼儿对天发誓,说它保证能完整地吞下钩子!你就是卧底的那只鱼儿,死死咬住了会使你送命的钩子!”

“呸!”

黄子鸣用手抹去脸上的浓痰,提起手中的铁棒,一棒子打在萧战龙的肚子上,腹肌使不上力,失去了对内脏的保护,痛得他肠子都缩成一团了。

一阵阵呕意传来,萧战龙“哇”地吐了黄子鸣一身,黄子鸣勃然大怒,挥舞着铁棒抽打在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砰砰有声。

萧战龙紧咬牙关,连哼都不哼一声。

“果然是条好汉子!”黄子鸣打累了,把棍子扔到一边,一副恨不得扒皮吃肉的表情:“要不是你的连长陈朝阳毁了我做为男人的尊严,我真想替秦祥告诉你享用李双双的滋味呢!不过这会儿,他正着急想用Funnel吧!”

“**——黄子鸣,你这个贱畜!你这个人渣!”

“我是畜生,我是人渣,就让畜生兼人渣送你两份大礼!”黄子鸣对旁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呈上来一张照片。

黄子鸣狂笑着亮出照片。

照片上的萧云孤独地躺在血泊中。

“爸——”萧战龙浑身哆嗦,泪水涌出眼眶。

“爸——”他从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凄厉地哭吼!

“哈哈!”黄子鸣仰天狂笑,狰狞道:“把他的女人给我带上来!”

两个黑魆帮成员架着雪儿走了进来,雪儿一双清纯地妙目惊恐地盯着四周,当她看见被打得浑身是血的萧战龙时,眼泪一颗颗滚着:“龙——”

黄子鸣一把揪住雪儿的头发,放到鼻子面前使劲儿地嗅嗅,闭上眼睛感慨道:“真香啊!我这辈子还真没玩过如此清纯的女人,现在‘有货’了,可惜我也玩不动了!”

“操你哥的!有本事你放开雪儿!放老子下来!咱们真刀真枪干!”萧战龙疯了一样地抖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呦!想要真刀真枪来?那好,我成全你!”黄子鸣掏出手枪,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萧战龙!

砰!

沉闷地枪声响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