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山村风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牧良逢他们躲在树林后面看得清清楚楚,那排火把不是鬼子,而是一群衣着褴褛的普通百姓。百来个老百姓聚集在村前的大晒谷坪上,举着火把,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棍子、火铳、锄头,梭镖……

大家安静地站在那里,一个长者模样的老人站在人群的前面,说着广西本地方言,牧良逢一句也听不懂,好在他手下有广西本地人,帮着翻译:“排长,他们好象是在商量着去救什么人?”

“那还等什么?老百姓要救的人肯定不是坏人,我们去帮人家一把。”牧良逢说罢带着他的人马从树林后面走了出来,把村里的老百姓吓了一跳。

“乡亲们,大家不用怕,我们是刚刚从前线下来的国军。”

老百姓们这才看清楚了,这是一群满身泥垢,疲惫不堪背着枪的中国军人。

“老乡们,能不能给我们找点东西吃?”牧良逢的一个弟兄厚着脸皮找老百姓们讨东西吃。这两天下来,干粮早就吃光了,现在是饥寒交迫,行军的时候还没感觉到冷,这一停下来,寒意就上来了。

领头的老人走过来,终于说出一句牧良逢能够听懂的话了:“你们这群当兵的咋成了这个样子?”

牧良逢点点头:“大爷,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迷路了。”

“往前面再走20多里就到县城了。”老人说:“县城有很多你们的部队。”

牧良逢心里一喜:“大爷,今天你们有没有看到国军的伤员经过这里?”

“天天有兵从前线经过这儿,你说的伤员大概多少人啊!?”

“有一百多号人吧!还有一些老百姓。”

“他们早就过去了,就顺着这条路往县城去的,你们也可以顺着马路走回去。”

牧良逢终于松了一口气,已经进入了国军的势力范围,大家都安全了,现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八连和新二连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森林中的情况怎么样了。

“刚才我听你们在商量去救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牧良逢想起这件事来。

老百姓们一听牧良逢问及此事,就炸开了锅,都围了过来:“长官,你要给我们做主啊!”

“长官,阿慧和阿贵两兄妹冤枉啊!”

……

牧良逢被乡亲们七嘴八舌搞糊涂了:“有事慢慢说,能帮上忙的一定尽力。”

老人喊了一声,村里人这才安静下来,他把这件事的原委是这样的,老人的弟弟,早些年欠了当地大财主万太爷的钱,迟迟还不上,于是将自己的儿女阿慧和阿贵卖到万家抵债,兄妹俩一个做长工,一个当丫环,已经在万家干了整五年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地,万太爷突然说阿贵和他的三姨太偷情,他的妹妹阿慧更是偷了府上的巨额财物,要把他们兄妹治罪,将他们“沉猪笼”。

老人相信自己的侄儿侄女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以请乡亲们主持公道,村民听了都义愤填膺,商量着去万府抢人。

“这俩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们是什么样的为人我们难道不清楚?倒是这万家仗势欺人,祸害乡里,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哪个没受过他家的欺辱?”老人叹了口气:“现在两个孩子的父母都过世了,两个都是孤儿,可怜啊!”

牧良逢为被村里人的豪情感动,同时做为局外人,他也觉得这事情太过蹊跷,两兄妹怎么可能同时犯事受罚呢?

“大爷,我们一起去,帮你们把这事情弄清楚,把人救出来。”

一听牧良逢说这话,老人领着村里人全跪了下来:“谢谢长官为我们做主。”

牧良逢连忙扶起老人。

“长官,看你这么年轻,可要当心自己的前程啊!”老人又担心起来:“姓万的在县里有后台啊!他大儿子是县商会的会长,二儿子是国军一个营长,你可千万别因为我们村的事误了自己的前程。”

牧良逢才不管这么多:“管他什么会长营长的,凡事总得讲个王法,姓万的难道比王法还大?正好我们还没有吃饭,晚饭就放在这万老爷家里了。”

“对啊!各位还没有吃饭,我们这就弄饭给你们吃。”

“不用了,救人要紧。”牧良逢转过身来问他的几十号人:“兄弟们,这事我们管不管。”

排里的兵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最恨这些为富不仁的地主恶霸,听到排长发话都满口答应。

一行人跟着村民们往万家大院走。

万家大院在二里开外的一座山边,院落倚山而建,高墙深院,飞檐翼角、层楼叠院,错落有致。比吴云之的镇公所还要气派。深黑色的铁皮大门和围墙上高高的炮楼更显示出这家主人的身份地位。

几个背枪的护院看到一大群人靠近大门,站在大门上的炮楼上怪叫一声:“你们是干什么的?”

“去通报你们主子,就说国军排长牧良逢前来拜访。”牧良逢冲炮楼喊话。

几个护院怪笑一声:“一个小屁排长也配拜访我们老爷?去去去!没事滚远点。”

牧良逢手下一个兄弟火了:“你们这几条看门狗,真是狗眼看人低,我们排刚刚从前线打鬼子回来……”

“哈哈哈哈,是被日本人打回来的吧?”

牧良逢再也按耐不住,抬手一枪就将楼上那个狗腿子的狗皮帽子打飞,这一枪是擦着他头皮飞过去的,甚至都能感觉得到子弹的冰冷。这深更半夜的,就借着一点零星的火光,50多米的距离一枪打翻了他的帽子,这种枪法令人胆寒。

这个狗腿子的尿液顺裤衩流了下来,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马上去叫姓万的出来,否则老子一顿枪炮,轰平了你这个狗窝。”牧良逢手下的兄弟上前高声骂阵,炮楼上的几个人说:“你们等一下,我这就去通报万太爷。”

没一会儿,大门开了,几盏灯笼开路,一个身材魁梧的胖老头带着十几个拿枪的护院走了出来,想必此人就是那个万太爷了。只见他头戴着虎皮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手拿文明杖,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整个一副乡绅派头。

“不知那位是牧排长?”万太爷拱拱手。

牧良逢走了出来:“我就是!”

“牧长官深夜造访寒舍,不知有何贵干?”万太爷将文明杖往地上敲了一下,皮笑肉不笑,一脸的傲慢。然后他又看看前面的一大群老百姓:“你们这是干什么?”

带头老人哼了一声:“万太爷,我们是为阿慧和阿贵的事来的,向你讨个说法。”

“他妈的,你们这些泥腿子想造反了?”万太爷身旁一个管家模样的家伙跳出来吼了一声。

牧良逢目光如炬,瞪了那管家一眼,管家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来者不善,他识相地退到万太爷身后去了。

“莫非牧长官也是为这事来的?”

“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牧良逢盯着万太爷,老家伙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杀气腾腾。

“这是我万府的家事,我看就不用牧长官替这帮泥腿子们出头了吧!”万太爷哼了一声。

牧良逢说:“人命关天,怎么能说是你的家事?难道万太爷就是王法?”

“这……这倒不是。”万太爷一时语塞。

“少咯嗦,赶紧把人交出来问个清楚,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了。”牧良逢的一个兄弟耐不住性子了。

“哼!”万太爷也恼火了:“你们也不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敢跑到我这儿来撒野。”

“把人交出来!把人交出来!”村民们群情激昂。

“他妈的,你们真敢造反了?”管家又发话了,十几个护院子弹顶上膛,对准了牧良逢一伙人。

牧良逢被彻底激怒了:“看来不给你们点厉害是不行了,兄弟们,架起机枪,谁他妈再敢狗仗人势就给我一起突了。”

几挺机枪立即就地架好,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万家的大门,万太爷和他的狗腿子这才慌了,拱手作揖道:“牧长官,这事好商量,不用动刀动枪的吗?”

“没什么好商量的,叫他们两兄妹出来对质,如果他们真犯了事由我们押送到县里去,也不用你们执行什么家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