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倒霉的帝王

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帝王也是人,倒霉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上下五千年,帝王知多少?起码比虎子家院子里那窝蚂蚁数还多。从如入窝之蚁般的帝王中选最倒霉的,用什么标准好那?


意外死的被人灭的王位自己丢的乐极生悲的等等等等要是成了标准范围可就太大了,虎子的标准是如果没有千年不遇的情况,而且属于本应该八杆子打不着的外因的出现,这些帝王就是名扬千古的伟大的君主。从注定是大帝到实际上亡国之君,您说倒霉不倒霉?这个标准粗筛了一下,有三个。其他的请大家补充。


一、波斯的大流士三世


波斯帝国的末代君主大流士三世历来被人看成一个大昏君,手头有百万大军、财力雄厚,那么一个大帝国竟然让马其顿给灭了。两千多年大流士一直带着屎盆子,胆怯呀无能呀,其实他是几千年历史长河中第一名真正的倒霉皇上。


倒霉就倒霉在他的对手是亚历山大,谁碰上这千古奇才不是也一样吗?可是话不能这样讲。三国演义里面周帅哥回光返照体会的既生喻何生亮,就是没有诸葛亮,公瑾先生能怎么样?北伐中原就甭指望他了,就老孙家那遗传残暴,没准没病的时候就让孙权给杀了。可是亚历山大没生出来的话,大流士三世就不仅仅是随随便便一个波斯的王了。


小时候玩斗兽棋,动物从小到大依次厉害,老虎狮子,最厉害的是大象。那么说大象就无敌了?不是,最不厉害的耗子可以打败大象。马其顿和波斯就是耗子和大象,中国历史上也有一对耗子和大象,满清与明。但是明朝有没有满清一样挺不下去了,崇祯说朕非亡国之君说的不错,换个好一点的年代他守成还是不错的,谁让他接手个要亡的国哪?可是小两千年前,大流士继位时,波斯帝国一样千疮百孔,说快亡国也不为过,他所表现的绝对不止是守成。


崇祯继位后杀权宦魏忠贤,大流士登基不久除掉权宦巴古阿,两人做法如出一辙,然而再往后就分出高下了。崇祯就是不停地筹钱杀大臣,内忧外患越来越多。大流士只用几个月就征服了已经独立60年的埃及,革旧布新,其雄才大略可以说是历代波斯王中出类拔萃者。他的千古悲剧除了生不逢时外,继位时间太短也是一个原因。崇祯在位十七年,大流士只在位六年,而且后三年是在和亚历山大对决中。历史如果再给大流士不要说十一年,哪怕是三年,胜负的天平未必向马其顿人倾斜,尽管亚历山大是千年难遇的名将。“当时更有三年寿,石勒寻为阶下囚”。


大流士并不昏庸,他从一开始就看到了亚历山大的威胁。他的应对,他的连败连战的复原能力,但凡换一个一般的名将,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就亚历山大而言,如果运气少一点的,关键时刻稍微失措一点,没那么坚定不移的话,是绝对不能成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勋业的。大流士之败,主要是波斯的体制原因。


历史上很多帝国都这样,经过上百年成熟以后,内部矛盾层出不穷,种种牵制弊病不一而足。很多君主正是因此而束手待毙。可是,和他们不一样的是,大流士是极少有的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国王。假与时日,他是能够使波斯焕然一新的。从他执政后的动作来看,波斯内部是没有能够阻止他的力量,他所需要的就是时间。


如果我们处身于当年的波斯,是万万无法相信短短的几年内能够亡于一群马其顿土匪的,波斯人的傲慢是可以理解的。在军事能力上大流士和亚历山大是无法相比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尤其是治国上,他绝对是后者不能望其项背的。可以说他不仅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伟大帝王,还是一位难得的仁慈的明君,放在其他任何一个时代,都能够大放光彩流芳百世的。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亚历山大,大流士权力巩固以后,改革内部,波斯的国力昌盛,肯定能够彻底征服希腊。那年月欧洲其他地方全是野蛮世界,用不着去。其后就是再次征服印度,这样的话当时的文明地区只剩下中国了。波斯军队东进,便会上演当秦军遇上波斯军团了。无论胜负如何,灿烂的波斯文明都会流传下去。


本来命里注定成为大帝的大流士三世,就是因为横空出世的亚历山大成为当时最庞大的帝国的亡国之君,您说他算不算最倒霉的帝王之一?


二、花剌子模的摩诃末/札兰丁


成吉思汗开始的蒙古西征是世界史上的大事件,从历史的角度,它打破了东西方的隔绝,促进了贸易交流,从长远来说推动了人类历史的前进。但另外一方面,它造成了西征路上几乎成了无人区,毁灭了中亚地区几个世纪的生息,其长远影响包括间接造成欧洲的黑死病,可以说是空前的大灾难。


让许多中国人热血沸腾的蒙古西征并不是蒙古人主动发起的,而是由于花剌子模国的挑衅而引起的报复行动。几次西征所毁灭的千百万条生命,如果冤魂依在的话,肯定首先诅咒愚蠢的花剌子模沙(国王) 摩诃末,如果不是他的狂妄,又怎么能招来蒙古恶魔?那么为什么把摩诃末也列为最倒霉的国王哪?


首先我们站在蒙古人的角度上,有必要西去吗?当时金和西夏都还在,更别说再南的宋了。蒙古对金眼看就完胜了,大队人马呼啦一下西边去了,一下子让金险些就复原了。西域万里迢迢胜负难料,万一有什么险阻,没准就埋在那儿了。成吉思汗固然一代天骄,也不敢保证此去不败。亚历山大在希腊往外看,花花世界只有波斯一个地方。可是蒙古人眼前,繁华所在主要是在南边。不属孙猴子没必要西游,因此蒙古人绝没有马其顿人那样主动。


转过身站在花剌子模的角度上,为什么要跟蒙古人叫板?从塞尔柱分裂出来的花剌子模原来是西辽的属国,到了第四任国王是终于出现雄主了。摩诃末1200年继位,六年后不仅脱离了西辽,之后很快征服周围地区,短短十年内成为中亚最强大的帝国,统治的地域包括今天的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土库曼、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一直到伊朗高原和伊拉克北部,一时间国力强盛。花剌子模物产丰富而且有贸易中转之利。更重要的是,花剌子模兵多将广,十几年来在中亚战无不胜。摩诃末文武双全,可以说是百年不遇的奇才,以世界征服者自居,他的计划是征服斡罗思后征服东方。以他的成就怎么能够把东边的一个游牧头领看在眼里?怎么能够知道那个人才是真正的世界征服者?


蒙古征花剌子模并不仅仅是因为蒙古大商队被害事件,其实是事不过三忍无可忍。其一是追击班师的速别额台,其二是哲别灭西辽时,抢先占领西辽领地。可以说在双方缔结友好协议后,是花剌子模始终对蒙古采取进攻姿态。成吉思汗西征也是不得已,你不去他早晚会攻过来。


蒙古铁骑纵横天下,无人能挡其锋,摩诃末凭什么这么狂妄自大?其实他的确有狂妄的本钱,手下几十万精兵,他本人身经百战,在追击速别额台还险些被俘,幸亏被儿子札兰丁救了,说明他身先士卒,绝对不是酒囊饭袋。更有恃者,就是他这个儿子。札兰丁连成吉思汗都赞赏不已,单个练术赤四兄弟没一个是他的对手。摩诃末和札兰丁可以比作李渊李世民父子,可惜他们所面对的是一支人类历史上最厉害的军队。蒙古军以其说靠着天才的统帅,不如说靠着自身的素质。正是每一个士兵吃苦耐劳的本性和高超的战斗素质,使这支军队即便是摩诃末/札兰丁或在李渊/李世民这种梦幻组合也难以抵挡。


摩诃末在蒙古来临是应对失措,这是他的败笔,也说明他和大流士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如果应对正确,集中兵力和蒙古决战,或者个人的意志再坚强些,蒙古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取胜,很可能骚扰一把就退回去了。这表明摩诃末在此之前是时无英雄竖子成名,这种靠运气的怎么能排上虎子的最倒霉的名单那?


不要忘了他还有个英雄儿子,札兰丁继位后处于众叛亲离的地步,国家山河破碎,几十万大军烟消云散,他能够重新组织起人马和蒙古对抗,与蒙古人马势均力敌,要成吉思汗本人亲自增援,这份成就,当时从东方到中亚,谁能做到?在蒙古人退去后,他竟然能够重新建国并征服中亚,这一切都表明了他的超凡入能力。札兰丁的最大问题是没有政治头脑,这一点比蒙古人更可怕。第一次失败就是因为没有搞好联盟之间的关系,结果部队分裂,丢掉了胜利。复兴以后更是处处树敌,等蒙古重来时,真的是众叛亲离了。


札兰丁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他艺高人胆大。如果没有蒙古人,摩诃末/札兰丁绝对能够成就奥斯曼帝国那样的伟业。对东方来说,是又一个帖木尔,而且会更可怕,后果更难预料。摩诃末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帝国刚刚建立不久,虽然内部没有明显的矛盾,可是还需要磨合期,人心未定,隐患不少。


花剌子模是一个新兴的正在向外扩张的帝国,只可惜蒙古也是这样的帝国。两强相争勇者胜,摩诃末缺少成吉思汗的勇气。札兰丁更是生不逢时,能成为成吉思汗的劲敌,也足以傲视千古老。因此把他们父子一起列在最倒霉的第二位是实至名归的。


三、阿茲特克的蒙特蘇馬二世


西班牙人的旋风征服,使北美原有历史变得无足轻重。印第安人历史的淹没,以及殖民者夸大和歪曲,使今天看来,印第安人社会原始,政治体制落后。拨开历史的迷雾,重新审视一下16世纪初期的美洲,特别是阿茲特克帝国,会发现一个伟大的历史在就要展开时,被不可预料的外力终结了。


科爾蒂斯率领500人原来是去和印第安人进行有关贸易的谈判的,他自作主张应蒙特蘇馬二世的邀请进入特諾茲提朗,擒贼擒王用会面的机会将皇帝扣为人质,利用其发号施令。后来在暴动中蒙特蘇馬二世被杀,西班牙人退出特諾茲提朗。几个月后重新征服该城,并迅速控制整个帝国。正是科爾蒂斯的成功,激励了其他西班牙人对新大陆的几乎所有地方进行了征服。对这个不可思议功绩的解释,首先归功于科爾蒂斯大胆的军事行动,其次的解释是阿茲特克人誤以為是傳說中羽蛇神的歸來,因此屈服于西班牙人。这是根据西班牙人的记载得出的结论。


在西班牙人到达新大陆时,美洲的印第安人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处于一个集权和吞并的时代。美洲大陆上一共有两个帝国。南美的印加帝国此时处于扩张之后的衰落期,内部矛盾重重。在西班牙人来到之前刚刚结束内战,而且印加人那种唯皇帝是从的特点,以及不善战的民族性,被迅速征服不难理解。而建都于墨西哥湾的阿茲特克帝國则与此不同。


印第安人不善战斗这个特点不适用于阿茲特克人,这是一个非常勇猛善战的民族。其次他的装备也相对先进,尽管不能和欧洲人的现代武器相比,可是他的冷兵器是在欧洲人之上的,以至于西班牙士兵改用阿茲特克人的武器。其三,帝国很强大,阿茲特克人是高度组织高度军事化的民族,帝国有400多座城市,首都特諾茲提朗有25万人,比当时任何一个欧洲城市人口都多。帝国人口达1500万,常备军达20万。最后蒙特蘇馬二世能征善战,是个非常有能力的领袖。在他的带领下,阿茲特克征服了底拉斯卡拉人等其他印第安人民族,刚刚形成一个伟大帝国的雏形。


羽蛇的传说连殖民者的后裔都不在完全相信,在揣测蒙特蘇馬二世的动机,还有其他的假设,比如时机的原因,当时正值收获季节,蒙特蘇馬二世希望能用缓兵之计挨到部队从田里回来。更为合理的解释是帝国新定,阿茲特克人是以少数民族征服多数民族,境内其他被征服的民族还有异心,还需要时间让他们死心。在这个时候,蒙特蘇馬二世不希望冒然对外开战,甚至希望借助西班牙人的力量。从印第安人的思维角度,他这个考虑是很有眼光的,可是他们没有欧洲人那么狡猾那么奸诈。天花这个致胜武器是在后面显示威力的,蒙特蘇馬二世死于自己臣民的石雨是因为从一开始就太善良了。


但凡一个帝国诞生后,都会面临境内被征服民族反抗的问题,伟大的帝国也都是因为处理好这个问题,才能延续下去。阿茲特克帝国应该说处理这个问题还是不错的,倒霉就倒霉在西班牙人到来这个美洲历史一万年才发生一次的例外。如果没有这个例外,阿茲特克帝国会很快地稳定下来,并且继续向外扩张。


当时北美人烟稀少,还是公社时代。南美处于印加帝国的统治之下,其战力根本无法和阿茲特克人相比。一旦阿茲特克人内部稳定后挥师南下,印加帝国可以说不堪一击。阿茲特克人就会统一美洲大陆,这种大帝国大概只有罗马帝国才能相提并论,蒙特蘇馬二世也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帝而不是在屋顶上让石头砸死的可怜虫,因此他也是最倒霉帝王之一。


国家兴亡自有时,然而却有极少数应天时而生的帝国,因为千年甚至万年不遇的天时而亡,即便是惯看秋月春风的江渚渔樵,也不禁为之长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