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将军张岚峰

netyjcom 收藏 0 1695
导读: 抗战八年,除去那些或公开投敌或暗地求荣的大小汉奸,仅伪军就有100多万,几乎与侵华日军等量。在这个助纣为虐的庞大群体中,张岚峰绝对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人物”。作为豫东最大的伪军头目,他既公开叛国投敌,又对重庆国民党人“关爱”有加,同时还尽可能地避免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发生冲突,其行径虽令国人咬牙切齿,却也没有妨碍他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方之间。      一         张岚峰,字腾宵,号子杰,乳名大任,1902年9月13日出生于河南省柘城县林张村的一个富裕家庭,其父张映宿系清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战八年,除去那些或公开投敌或暗地求荣的大小汉奸,仅伪军就有100多万,几乎与侵华日军等量。在这个助纣为虐的庞大群体中,张岚峰绝对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人物”。作为豫东最大的伪军头目,他既公开叛国投敌,又对重庆国民党人“关爱”有加,同时还尽可能地避免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发生冲突,其行径虽令国人咬牙切齿,却也没有妨碍他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方之间。




张岚峰,字腾宵,号子杰,乳名大任,1902年9月13日出生于河南省柘城县林张村的一个富裕家庭,其父张映宿系清末秀才,以行医和田产为业。比起哥哥张云峰和弟弟张俊峰,张岚峰很早就表现出了聪颖好学的一面,8岁入私塾,13岁进柘城县立高等小学,16岁考入淮阳河南省立第四中学。

正当父亲对他抱以厚望时,不想顽劣的张岚峰竟退学回家,张父气恼不已,萌生了给儿子娶个媳妇管管他的念头。1922年5月张岚峰跑到开封,投入冯玉祥部中央陆军第十一师补充第三团当兵。是年8月,张岚峰考入该师学兵团。虽然才是弱冠之年的毛头小伙,却向世人展示了他成熟老到的混世本领。他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有文化、肯吃苦、善交际的优秀新兵,在上司和战友中颇有人缘,甚至还得到了冯玉祥的赏识与提携,一路飙升为学兵团骑兵连排长、连长。

1925年初,冯玉祥亲调张岚峰为西北督办公署卫队旅骑兵连连长。不久,张岚峰又被冯玉祥亲定为留日人选,并作为代表全权负责冯部15名下级军官赴日深造的一切事宜。1926年10月,张岚峰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炮兵专业。当张岚峰得知蔡锷、李烈钧、徐树铮阎锡山等当时国内赫赫有名的军界大员悉数出自陆军士官学校后,心中暗自窃喜,认为自己将来也能和他们一样威震四方。为此,他求学格外用功,并四处留意与有分量的人物攀上关系。

不久,张岚峰得知时任中华留日***青年会总干事马伯援是冯玉祥的挚友时,便千方百计地接近马。几经接触,马伯援认为张岚峰不仅善学肯思、成绩突出,而且能说会道、善解人意,便多次在信中向冯玉祥提及张,明确表示此人可堪大用。冯玉祥本来就挺喜欢张岚峰的,现在又有马伯援的力荐,自然更是对张钟爱有加。张岚峰于1928年6月回国后就被冯玉祥委任为国民革命第二军第十三炮兵团团长,次年又调任其为总司令部炮兵第一团团长。

1929年6月,冯玉祥到山西找阎锡山邀他联手反对蒋介石,不料却被阎软禁在五台县的建安村。张岚峰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认为冯玉祥落难只是暂时的,如果这个时候能跟在他身边,日后必得冯重用。于是,他二话不说,撂下团长的职位,跑到建安当起了冯玉祥的卫兵,尽心负责冯的人身安全。张岚峰此举为自己赢得了丰厚的回报。原来,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见张岚峰年轻有为且忠心耿耿,便主动将自己大姐的女儿、西北军将领张自忠的堂妹——张志兰介绍给他认识。张岚峰当然明白冯夫人的良苦用心,一方面急忙支使亲信赶回林张村强逼乡下老婆离婚,另一方面展开了对张志兰的猛烈攻势。张志兰涉世不深,哪里经得住张岚峰深情款款的狂热追求,很快就陷入情网,与张岚峰热恋起来。不久,在冯玉祥夫妇的亲自主持下,张岚峰与张志兰结为夫妻。自此,张岚峰成功地攀上冯玉祥这棵大树,28岁就当上了西北军军官学校校长兼郑州警备司令部司令,成为整个西北军上下公认的“后起之秀”。

平步青云的张岚峰,满以为自己将来必定是冯玉祥的继承人,便一面竭尽全力地效忠于冯氏,一面频繁往来于宋哲元张自忠、孙良诚、刘汝明、冯治安、孙连仲等西北军高级将领之间,以求扩大影响、巩固地位,为今后的大好前程铺平道路。同时,他利用手中的职权,极尽中饱私囊之能事,私吞军饷,倒卖军粮,赚了不少昧心钱。然而,这种风光的日子没过几天,随着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中败北下野,张岚峰也跟着丢了军职。

张岚峰见状,立马把冯玉祥的提携之情抛在脑后,带着自己收容的西北军残部,二话不说投靠了蒋介石,被授予第二十六路军第十四师副师长兼第二旅旅长的职务。翌年,蒋介石下令调第二十六路军赶往江西“剿共”,途中,蒋介石亲自召见了张岚峰,勉励他为“剿共大业”尽心尽力,并和他合影留念。可惜,张岚峰根本不买蒋的账,当他路过江西宁都看到满火车厢里从前线溃败下来的残兵败将后,深感自己手下的那些乌合之众不是红军对手,当即称病辞职,搁下部队,星夜兼程跑到了北平。



靠着先前非法敛得的巨额财产,张岚峰轻轻松松就在北平内务部街39号买了一幢房产,还把张志兰接到北平,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生活。可没过几天,张岚峰就坐不住了,总感觉这样的生活太乏味,与坐牢没什么两样,于是考虑来考虑去,就厚着脸皮跑到山西汾阳找冯玉祥。冯玉祥对张近来的行径了若指掌,也看过他和蒋的合影,失望之余念及是自己的晚辈,便没过多地责怪张岚峰,只是让他多看看书,不要太浮躁。就这样,张岚峰又回到冯玉祥的身边,并重新赢得冯的信任。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冯玉祥派张岚峰去联络孙连仲(时任第二十六路军总指挥)、吉鸿昌(时任第二十二路军总指挥)、梁冠英(时任第二十五路军总指挥)、李鸣钟(时任豫鄂皖边区绥靖督办)等西北军旧部,共商抗日反蒋事宜。张岚峰心里很清楚,这些人当中除了吉鸿昌是真心拥护冯玉祥的抗日主张外,其他人都属观望派,不给好处肯定不会听命。于是张岚峰便出工不出力,把军机大事当成家常小事,挨个找人叙旧,绝口不提抗日反蒋这回事。

1933年,冯玉祥联名方振武、吉鸿昌通电全国,宣布组成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表示要结成抗日战线,收复失地。张岚峰听到消息后,立刻赶到了察哈尔首府张家口。冯玉祥正值用人之际,见张岚峰消失多日后居然会主动前来,很是高兴,当即委任张为抗日同盟军第十九军军长,还在经费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专门拨给张5000元钱,请他出面说服孙连仲率部北上抗日。哪知张岚峰先是用这笔钱又在北平添置了一处房产,然后跑到孙连仲那里胡侃大侃什么抗日同盟军不过是红樱枪、大刀片,吃了上顿没下顿,根本不是日本人的对手。孙于是请张帮他在山东招兵。张岚峰也乐得借机扩充自己的实力,便爽快地答应下来。很快,张岚峰便在济宁招募了4000余名新兵,喜得孙连仲亲自报请蒋介石任命张为第二十六路军少将参议兼干训所教育长,就地训练新兵。

1934年底,张岚峰带着妻子再度赴日,进入早稻田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张岚峰一到日本,就去北海道旭川市拜访了曾任陆军士官学校炮兵队队长、时任日军第七师团参谋长的松室孝良。松室孝良长期在中国搜集各种情报,是个地道的日本特务,见张岚峰主动投靠,不禁大喜过望,便让张到东京拜访了专门负责中国事务的参谋本部的楠本实隆和陆军省的影佐祯昭。这两个日本人听了松室孝良的介绍后,也很看重张岚峰是个“可用之才”,张岚峰则更是希望得到日本人的支持,双方一拍即合。1936年秋,张岚峰见自己与日本人的关系处得也算可以了,便从日本回到北平。已调任日本关东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的松室孝良,立即向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推荐了张岚峰,促使张当上了政务委员会参议兼察哈尔省政府参谋,专门负责察省的对外交涉事宜。

张岚峰一上任,就兴冲冲地跑去找时任察哈尔省主席的张自忠联络感情。张自忠对堂妹夫的到来很是热情,以为来了一个可信赖的帮手,便和他谈了不少军政大事,还介绍了自己的军事部署。张岚峰听在耳里,记在心上,转身就把从张自忠那里得来的军事机密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日本特务机关。张自忠一心抗日,未曾想自己的堂妹夫竟然是个日本间谍,气得要枪毙张岚峰,吓得张东躲西藏。



华北沦陷后,张岚峰以到陇海路沿线招募人员组织“抗日游击队”为由,偷偷跑回老家柘城,着手谋划自己扎根豫东,独霸一方的“宏图大业”。张岚峰的活动能力本非常人能比,加上一番刻意谋划,很快就骗取了柘城上下的普遍信任,于1938年春被推举为柘城县财务委员会委员长兼民众抗日自卫军副司令。张岚峰司令的位置还没坐稳,日军便于是年6月3日占领了柘城,烧杀淫掠,无恶不作,而当地的十几股大小土匪也趁机各处窜扰,打家劫舍,柘城人民顿时陷入苦难的深渊,不少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张岚峰身上,指望这位能力卓然的“司令”能出面打击日军和土匪。

谁知张岚峰带给柘城人民的却是更大的灾难。他早就打听到日军第十师团指挥官矶谷廉介是自己当年在陆军士官学校时的教官,心中甚是欢喜,认为是天赐良机,便当仁不让地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大量收容从徐州抗日前线溃败下来的国民党部队和地方武装,拉起了一支数千人的队伍。接着,他又召集柘城有影响的大绅商和拥有武装的大地主开会,宣称现在既然无力抵抗日军的暴行,倒不如主动迎上去与日本人联络,他自有退敌妙计。众人信以为真,便由着张岚峰写了一封日文信,带着20头肥牛与日军交涉。

张岚峰再一次欺骗了天真的人们,他所谓的退敌妙计压根就是投降当汉奸。在与矶谷廉介密谈了一番之后,张岚峰迅速张罗了一个叫做“柘城维持会”的组织,公然投入侵略者的怀抱,成为豫东人所共知的铁杆汉奸。7月中旬,矶谷率部离开柘城继续攻城掠地,临行前,他特意召张岚峰前来长谈,还亲笔写了一封推荐信,鼓动张到北平参与成立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事宜。张岚峰受宠若惊,立刻赶往北平,受到了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和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的热情接见。日军指挥官们对张岚峰的汉奸行径大加赞赏,连连称赞他“不但是中国英明的少壮将军,而且受过日本的军事教育,对日本也很了解。如能于军事方面与我们合作,不久的将来一定能成为中国军事上的中坚人物”。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边张岚峰受到了日军高层的褒奖,那边弟弟张俊峰却因一次小纠纷被日军的刺刀开膛破肚。张岚峰得知此事后,麻木不仁,对日本主子依然是点头哈腰,没有半点悲伤的表情。

为了激励张岚峰更好地卖命,日本人给了他一个“豫东招抚使”的头衔,并拨给他3万元军费。张岚峰兴高采烈地跑到了商丘,于1938年11月下旬正式组建“豫东招抚使公署”,于陇海路沿线的鹿邑、亳县、夏邑、商丘、宁陵、睢县以及老家柘城等地招募土匪和流民,很快就凑足了18000余人,被日军编为“豫东剿共军”。不久,日军为适应侵华的需要,将张岚峰的“豫东剿共军”改名为“和平救国军第一军”,还拨给其大批武器弹药和卡车,张岚峰的势力进一步得到扩张。

1940年春,南京伪国民政府成立,张岚峰认为这是一个扩大自己势力的大好机会,便火速派心腹跑到上海,向汪伪政权的核心人物陈公博献上效忠的亲笔信。陈公博正愁没有人马,想不到居然有人千里之外赶来投奔,不禁眉开眼笑,很快就安排张岚峰到南京拜见汪精卫。汪张虽初次相见,却相谈甚欢,汪精卫当即任命张为伪军事委员会委员,不久又任其为“苏豫皖边区绥靖副司令兼和平救国第一军司令”。当然,张岚峰也没有让汪精卫和日本人失望,他不仅将队伍扩充到9万余人,一举成为河南省最大的一股伪军,而且还多次配合日军对抗日军民进行疯狂进攻,是日军祸害豫东一带的头号帮凶。

虽然张岚峰死心踏地跟着日本人后面干,但他始终同重庆国民政府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对八路军、新四军则一面加强封锁控制,一面严令部下执行“只要中共部队不到我们的地盘来,就要避免与他们发生冲突”的政策。每每有往来于蒋管区和敌占区的国民党方面的官员、家属路过商丘时,张岚峰总要殷勤招待一番,还派卫兵护送。时间长了,重庆那边派人到北平、天津、上海等地活动时,总要先换上张岚峰部的伪军服装,出示张岚峰签署的通行证,堂而皇之地进入敌占区。对于那些在自己的队伍里从事地下工作的中共党员,张岚峰也总是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道。



1945年3月,张岚峰见日军大势已去,便开始谋划倒向问题。不过以张之为人,在有明显好处以前,是绝对不会表态的。因此,当中共冀鲁豫军区代表李苏波前来交涉收编张部伪军事宜时,张岚峰又是带他视察防地,又是请他对所部官兵讲话,可就是避而不谈接受八路军改编的具体步骤。而蒋介石为了抢占胜利果实,派出要员赴商丘宣布任命张岚峰为国民党陆军第三路军司令的委任状,要他协助国民党军队接受日本投降,维持地方治安,绝不让共产党接管张部所驻城市。眼瞅着自己要成为“过街老鼠”的张岚峰,想不到天上掉馅饼,共产党要收编他,国民党要拉拢他。张岚峰比较了一下,认为还是投靠国民党要实惠的多,便下令所有部队都换上国民党军装。作为“归顺”后的“见面礼”,张岚峰忍痛把3个团的兵力分别划给了国民党孙连仲部、刘汝明部和冯治安部指挥。同时,他又拿出自己当汉奸期间聚敛的巨额资产贿赂国民党官员,陈诚、白崇禧汤恩伯、胡宗南、薛岳、戴笠等军政要员均接受过张岚峰的贿赂。

1946年2月16日,蒋介石在南京中央军校校长官邸接见了张岚峰,一见面,蒋就动情地说道:“你投敌时,并没有带中央的军队,在敌后暗中给抗战的部队许多方便,也很有贡献。你要把部队整顿好,我一定给你立功的机会。”张岚峰闻听此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老蒋早就获悉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便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表白道:“蒙委员长的宽大,对腾宵不但不予惩罚,反而承委员长嘉许和栽培,张某不才,定当肝脑涂地以报委员长的知遇之恩。”蒋介石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后邀张共进午餐,并再次与他合影留念。自此,张岚峰也就铁了心跟着国民党干。回去后他便把见蒋的经过写成书面材料交给商丘的国民党部队传阅,并把与蒋的合影照放大后悬挂在了会客室。

1946年5月,蒋介石在新乡秘密召开河南驻军团长以上军官会议,布置对豫东、豫北解放区进行“清剿”的任务。张岚峰部被编为河南省保安队(河南省主席刘茂恩兼任司令,张任副司令),负责集中对黄泛区的解放军戒备事宜,并被要求参加对豫东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张岚峰接到命令后,很想借此展示一下自己的军事才能,好为自己日后在国民党军队里扎根打下基础。不过,虽然张岚峰号称是留日高材生,但他的特长仅仅限于周旋人事,对于军事则几乎没有什么才能。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先后出动10个团同解放军作战20余次,每次都大败而回,连老家都没能保住,被冀鲁豫军区的独立旅和第三十团端了个底朝天。1946年8月,晋冀鲁豫解放军为配合中原和苏中解放区的作战,发动了陇海战役,连克砀山、兰封两县,并将国民党第一八一旅和第二十九旅的一个团全歼于民权的柳河集。张岚峰奉命率军驰援,结果又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1946年12月30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进军鲁西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克巨野、嘉祥,并将驻扎于山东金乡的国民党方先觉部团团围住,蒋介石急忙调三路援军赶往增援,张岚峰奉命带领3个团前往金乡。张岚峰总想着等他人到金乡时,金乡已无战事,便使出他惯用的出工不出力的伎俩,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张岚峰虽能躲得了蒋介石的指挥,却躲不了人民解放军的铁拳。1947年1月12日,张部刚踏进成武县大杨集地界,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第三、第六纵队便将其截击包围,仅用一天时间,就全歼张岚峰的3个团。张岚峰仅带着数十名警卫狼狈逃窜,途中,在鲁西南曹县青堌集附近被人民解放军几名小战士活捉。

1949年春,张岚峰被押往北京功德林监狱接受审讯和改造。1952年春,张岚峰因脑血管破裂死在狱中,结束了自己罪恶可耻的一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