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挨打了:清末两广总督的年度述职报告

陈继承 收藏 2 167
导读:叶名琛出事后,新任两广总督黄宗汉似乎永远在路上,永远到不了岗——1858年1月27日他被任命为两广总督,从北京出发,整整走了五个月,1858年6月底才到广东。 到广东后,他部分程度上恢复了前任叶名琛的作风,以政府发奖金的方式鼓励民间百姓砍夷头。夷人强烈要求他下岗,桂良也向咸丰汇报了。但是傻咸丰拗啊:这不是干涉俺天朝政务吗?你们叫他下岗俺偏不! 不过时间久了咸丰也发现,这个黄宗汉除了上任之初写过奏折外,从1858年的9月,到1859年的5月,再也没有任何奏报了,硬挺着让他呆在广东,似乎也干不出啥名

叶名琛出事后,新任两广总督黄宗汉似乎永远在路上,永远到不了岗——1858年1月27日他被任命为两广总督,从北京出发,整整走了五个月,1858年6月底才到广东。


到广东后,他部分程度上恢复了前任叶名琛的作风,以政府发奖金的方式鼓励民间百姓砍夷头。夷人强烈要求他下岗,桂良也向咸丰汇报了。但是傻咸丰拗啊:这不是干涉俺天朝政务吗?你们叫他下岗俺偏不!


不过时间久了咸丰也发现,这个黄宗汉除了上任之初写过奏折外,从1858年的9月,到1859年的5月,再也没有任何奏报了,硬挺着让他呆在广东,似乎也干不出啥名堂来。于是,l859年5月4日,咸丰下谕,调四川总督王庆云为两广总督,黄宗汉为四川总督。王庆云到任之前,两广总督之职由广东巡抚柏贵兼署。柏贵这个老好人呢,在洋人鼻息底下做官,受中外两头的气,5月21日,气死了。


感觉到王庆云到任路长,1859年5月30日,咸丰给广西巡抚劳崇光下旨,着他赶紧赴广东做广东巡抚,且在王庆云到任之前兼署两广总督,与黄宗汉交接。没承想,王庆云惧怕两广总督之职,以病辞。于是,劳崇光再升一级,任两广总督,广东巡抚由耆龄接任。咸丰指示劳崇光,黄宗汉置夷务于不问,于军务情形也是数月不报,是不是有什么心病?给我查一下。咸丰已开始怀疑他的两广总督了。


黄宗汉两广总督上的任期是一年零几个月,可这家伙光上任路上就花了五个月时间。到了广东,他又能有什么作为呢?既不能学林则徐、徐广缙、叶名琛;又不能学琦善、耆英、柏贵,只好缩着脖子装傻充呆、少说为佳了。问题是傻皇上容不得你装傻充呆,你就是编俩瞎话也得不停的上报以显示自己很忙嘛,比如叶名琛。


1859年6月17日,咸丰再谕王庆云:这总督驻惠州行否?能否兼顾广西广东两省?省城有夷人住着,总督自然不能与他们猫鼠同笼,但是要找个好地方驻扎下来,不能与省城隔绝云云。在这个谕旨里,咸丰再次表达了他对黄宗汉的严重不满,还是那几句:在广东任职一年,于夷务概置不问,即省城地方情形,也罕见奏。


估计劳崇光内部给黄宗汉传达消息了,1859年6月30日,已调任四川总督的黄宗汉给咸丰提交了一份长长的述职报告。报告很有意思,给大家分解一下:


第一,这么长时间内,臣之所以对夷务一言不发,关键原因乃是夷情越来越嚣张。夷性又本多疑,恨臣最深,防臣最密,臣不敢上奏啊。一不小心,不但臣性命难保,深关国体;而大局决裂,就不好收拾了。


黄宗汉说的是真心话,叶名琛干夷务多硬啊,可人被掳走,尸体倒回来了,可名声啥也没了,皇帝还怪罪他引起了战争;咸丰不断下谕,让黄宗汉与广东三绅一暗一明怂恿民间发动武装暴动或者骚扰夷人,成效不咋的,还净让夷人发现内部奏报来往,这不净拿着鸡蛋往夷人那石头上砸吗?


第二,天津条约签订后,我与夷人照会:不退出广州城,俺就不通商。他们恨死我了。正恨间,得知桂良等又在上海议和,叫我们这边静等。广东的夷人不当家,他们也在等上海消息,所以我们之间没有啥可说的,都等天津呢。


第三,额尔金从天津回香港后,查明广东五六月间的剿夷义举,根本不是民间百姓公愤。明面上乃三绅出头,暗地里则是我的主意。巴夏礼更是把皇上与臣的密折密谕抄了几份,送给额尔金一份,又送柏贵一份,说:看看,你们是明和暗不和啊。


第四。候补盐运使潘仕成,原先一直办夷务来着,因此大家都瞧不起他。现在我到任了,发现他不想办夷务了,只想做他的盐务。现在盐运生意不好,赔了,他又想退商。盐运使龄椿,表面是个清官,实际上只为徇私。我训他几次,他竟与汉奸黄仲畲勾结,专坏我的事。黄仲畲,广东新会人,自觉臭名彰著,遂改名章桐云。因为我在前面的折子里说过黄仲畲的坏话,两人居然将上年我给皇上奏折中的一句话——“粤东人人有杀鬼子之口,无杀鬼子之刀”抄下来送我一份,说真是经典名言啊,然后再抄送给百姓……这不明显的用心险恶么!


天朝君臣全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黄宗汉在奏折里如此白纸黑字说广东百姓。人家给揭发出来,又说人家用心险恶。到底谁用心良善呢?


第五,石井团练打死几个夷人,巴夏礼要求柏贵把凶手抓出来,不行即前往报复。柏贵说,给我三日时间。三日之后,巴夏礼前往报复,柏贵派穆克德讷和恒祺前往劝阻。说:不要破坏和局,否则人家柏贵不但功名不保,一条老命也不保了。巴夏礼回说:为了我国之事,也顾不得他那条老命了。两个人回去一说,柏贵就被气病了,不长时间就死了。


第六,巴夏礼带兵两千前往石井报复,寸草不留,把石井乡的团练局也给烧了。局里的大举人梁葆训最有本事了,家里大厦百余间,却全被夷人烧了。该乡妇女恐受辱,自杀不少。激励团练,百姓反被团练所害。我去打巴夏礼吧,有碍和局,不打吧,何以对民?无奈,我就派南海、番禺二县令亲自带钱前往援助灾民,却被巴夏礼给拦住了。巴夏礼在各地张贴布告,说:天津和约签订后,各乡任由行走了,唯石井不遵和约。不遵即如此惩治,以后要和平共处云云。


黄督终于说实话了,团练仅是害民罢了。团练偶尔劫杀两个人,又得奖金,又能给咸丰邀功。等夷人来报复了,他们跑了,剩下百姓替他们受惩。正因了鲁迅那句话,战争时期,百姓总搞不清自己身属何方。强盗来了,自己被杀;官军来了,总该保护自己了吧?不是!还是被杀。真是不幸生在大清朝


第七,自从听说我卸任钦差关防,专任两广总督后,夷人更恨我了,想害我。我也不怕,宁要他们得尸体,不要他们落活口。鉴于夷人最善于获取咱们的机密文件,而且这期间,夷务已不归我管了,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没有值得可给皇上奏报的。所以就一直一言不发。总不能把自己的种种险境奏报上去烦劳圣心吧。现在我活着出来了,全是皇上再造之恩啊。我宁愿以延迟不报之惩,待罪于圣主,而不愿冒险,取辱于夷人。这就是俺一年不上奏的种种原因啊。


皇帝一看,无话可说,批曰:“知道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