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9 章 龙虎争锋(三)

一筐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size][/URL] 刑部大牢。 洪清也感到四周围杀机重重,说道:“今晚动手!” 众人一向唯洪清马首是瞻,听此都恢复了冷静与理智。 子时将近,洪清一摆手,众人涌向牢门。李勐自靴子中抽出那把切金断玉的锋利匕首,手腕一抖,牢门的铁锁应声而断。 众人冲出牢门,已然惊动狱卒。一名狱卒喊道:“有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刑部大牢。

洪清也感到四周围杀机重重,说道:“今晚动手!”

众人一向唯洪清马首是瞻,听此都恢复了冷静与理智。

子时将近,洪清一摆手,众人涌向牢门。李勐自靴子中抽出那把切金断玉的锋利匕首,手腕一抖,牢门的铁锁应声而断。

众人冲出牢门,已然惊动狱卒。一名狱卒喊道:“有人……”

后面的“越狱”二字尚未出口,脖子已被洪清抓住。此地危机重重,必须施用辣手,洪清五指用力,那狱卒脖骨断裂,眼见不活了。

刑部大牢,岂能轻易突破?此地有重重阻拦,众人每突破一处阻拦,所遇下一处阻拦更胜于前一处。

此时众人已成并肩前行之状,合力向外突围。众多官兵各执兵刃,向众人包抄而来,洪清低声说道:“下杀手。”

众人虽赤手空拳,但对付这些官兵并不费力,各施拳脚,官兵非死及伤。众人突破重围,来到大墙下,刚想越墙而出,一声枪响,众官兵向旁退去,同时数十只火枪已然对准众人。

只要他们敢飞身越强,立即乱枪击毙。

众人背靠高墙,已然无处可逃,刑部总管杨裕喝道:“大胆狂徒,刑部重地,岂容尔等撒野!火枪手准备,杀无赦!”

众火枪手得令,各托火枪,重新瞄准众人,准备开枪射击。


“醇亲王到!”有人喊道。

醇亲王载沣,二十四五岁,虽然年轻,但贵为亲王,自有一股骇人威严,众官兵同时跪倒。

斯年乃光绪33年,即公元1907年,慈禧那老婆子与载湉那傀儡皇帝尚有几口气,还没有玩儿完。

次年,也就是1908年,11月,二人相继病死,后来由载沣之子溥仪继位,是为宣统帝。载沣任摄政王,全权总理朝政。

此时,载沣虽然仍是亲王,但已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地位犹在别的亲王之上。载沣昂首阔步而行,紧随其后的是他的少年时代老师李师贤。

李师贤虽然出身行伍,但同时饱读诗书,文武双全,虽不及左宝贵,但也是晚清的一个杰出人才,否则岂能担任载沣的老师?

载沣来到杨裕面前,问道:“出了什么事?”

杨裕见载沣身后是李师贤,心知情况不妙,颤颤道:“回禀醇王,这几个犯人企图越狱,并连伤众多军卒。”

载沣说道:“犯人?他们所犯何罪?”

杨裕说道:“聚众斗殴。”

载沣说道:“此等小事,何由刑部插手?”

杨裕期艾道:“是……是……”他刚想说出指使之人,就觉咽喉一痛。李师贤看时,就见一把飞刀插座了杨裕的脖子上。杨裕倒地挣扎了几下,就此不动了。

众人就觉眼前一物闪过,洪清已越过高墙。

片刻,洪清又回来了,李师贤问道:“何人所为?”

洪清摇摇头,示意未见到刺客。


李师贤是何等人物,征战沙场多年,同时久历官场,对官场的尔虞我诈,相互倾轧,早已了然于胸,同时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

未用多少时日,他已查出,指使刑部捉人者正是倭宗。至于为何同时抓了水师的人,那是他有意为之,否则只捉陆师的人,而不捉水师的人,他必然成为首先被怀疑的对象。

至于下毒之人,乃一名狱卒,此人绰号“黄草蛇”。李师贤命人追捕其行踪,结果在城外一处乱坟间发现了他,但已然命丧黄泉。

李师贤处世虽讲究以和为贵,但此事,水师学堂做得着实过分。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师贤对此事岂能善罢甘休?不久,此事轰动了朝廷,连慈禧与光绪帝也惊动了。

慈禧与大学士倭仁关系暧昧,据说,倭宗乃二人的非正规出版物。

此事倭宗理亏,但有慈禧为其撑腰,着实不好处理;她想压服李师贤,将此事大而化小,小而化无,但李师贤有醇亲王载沣支持,岂肯轻易屈服?

最后,慈禧这婆娘也没办法了,有人献策,建议她和一把稀泥。


乾清宫。

中国的政治依旧是原来那副狗样,牝鸡司晨,婆娘当家;光绪气宇轩昂,稳坐前廷,但实权掌握在处于屁股门帘后面听政的老婆子手中,大事小事皆由慈禧裁决,载湉只是和尚顶上的毛——多余之物。

众人参拜完毕,分立两侧,都是关于乱党的那点破事,什么孙大炮这样,孙大炮那样,一听到“孙大炮”三个字,老太婆就觉得头皮发麻,最近一段时间她被革命党搅得食不甘味,睡不安寝,身上的病也时重时轻。若非那个无卵蛋的鸟儿人安德海给她解闷,她早就得抑郁症而挂了。

慈禧整天被这些破事困扰,也想还政光绪,但就是舍不得手中的这点权力。

最后,浙江巡抚刚一出列,隔着屁股帘看到老佛爷的那张脸,阴森可怖,满面愁容,仿佛刚刚死了姘头,于是非常识趣地缩了回去。

老佛爷与光绪“商量”了几句,当殿太监传下圣旨:

“朕闻知水、陆两学堂燃起纠纷,甚感不安,望倭、李两位爱卿精诚团结,匡扶社稷,摒弃前嫌,协力为大清培英育才,兴旺华夏。然朕思忖,扬汤止沸,不若釜底抽薪,两家纠纷,有其缘由,若不及早解决,日后必将生乱。

“朕思考再三,两家纠纷概因‘京都第一学堂’称号之争而起,是以裁决如下:

“明年十月金秋,双方于万牲园赌阵,胜者为‘京都第一学堂’,此后双方不得再起争端。若再起争端,查证罪因,对主事一方严惩不怠。

“刻下,距赌阵之期尚有一载,望各方厉兵秣马,勿再相扰,此间不准再生事端。”


射击训练场。

京都陆师学堂。

李勐对洪清说道:“阿清,我来教你射击。”

说着,李勐接过了步枪。

李勐俯身着地,扣动扳机,子弹正中红心。

李勐起身,将枪递还洪清,说道:“试一试。”

洪清接枪,并未像李勐那样,趴在地上射击,而是站立着,微蹲身子,直接开枪。枪响处,子弹只是刚接触靶身。

李勐说道:“阿清,趴在地上有利于瞄准。我再演示一遍。”

说着,李勐又要接枪。

洪清骈伸中食二指,摆手将李勐制止,猛然间手腕一抖,步枪在手腕上抖了几抖,动作极为帅气。枪响处,子弹正中枪靶红心。

众人见状,尽皆吃惊非小,想不到洪清仅试射了数枪已熟知枪性。此时,空中传了几声雁鸣。

洪清手腕微抖,枪响处,一雁应声而落。一雁中枪,群雁大乱,四散而飞,洪清再一甩手,枪响处,又一雁坠地。

李勐目光犀利,视觉极佳,见那坠地二雁,皆呈无头状,子弹竟然全是齐颈而过,着实不可思议。

李勐、仁浩等众人对洪清尽皆佩服得五体投地,未料到他仅练习了片刻,枪法即至于如斯境界。


洪清对众人说道:“随我来。”

说着,前行引路。

众人不知何故,跟在洪清身后,未行多远,几人来到了训练的沙地边上。众人顺着洪清手指方向望去,只见沙地中有四面土墙。

这土墙,高2米左右,围成一个长方形,长约15米,宽约10米,围住一块沙地。围墙四角各有一豁口,想是充当门的作用。

李勐抬头,晴日当空,云丝皆无,微风轻轻吹拂,十分清爽,但墙内景物无法看清,因为墙内烟雾缥缈,遮住了内中物事。

李勐不解,心道:“晴空烈日之下,这墙内烟雾为何缭绕不散?这土墙甚为奇妙,其间景象给人一种亦真亦幻之感,如《三国演义》中所述八阵图,难道也是什么阵法不成?”转向洪清,问道:“阿清,这是什么玩意?”

洪清说道:“五行四象阵。”

仁浩说道:“有什么用处?”

洪清说道:“有进,无出。”

李勐说道:“有进无出?这样小的围墙,我一口气就能从这头走到那头。”

洪清说道:“进!”

李勐虽然不甚相信洪清之言,但心下也惴惴不已,因为他知道洪清一向不出妄言,心想:“难道内中有陷阱或者别的什么机关,将人困住,使人无法脱困?”

想及此,他深吸一口气,自土墙东门冲入,他想一口气自此门冲进,然后从另一门冲出。

洪清静静站在土墙外面,赵雄、仁浩、形功等众人绕着土墙转了几圈,并未见李勐出来。

几人等了近半小时,依然不见李勐出来,心下始自不安,只听赵雄问道:

“阿清,勐子会不会有危险?”

洪清微微摇摇头。


众人又等了十几分钟,依然不见李勐踪影,忽听:“阿清,救我!”这声音仿佛来自深深的地下,给人的感觉是它距听话人极为遥远;这声音又好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

洪清前行几步,自土墙东面豁口入内,一分钟后,李勐在洪清的扶助下,自土墙内蹒跚而出。

仁浩迎上去,笑道:“勐子,怎么混成这副鳖样了?”众人就见,李勐神情萎顿,皮肤干皱,目光散乱无神,情状仿佛严重脱水,虚弱不堪。

李勐骂道:“日你奶奶,还说风凉话?”

仁浩就见李勐虽然毫无生气,但并未受伤,料想无大碍,休息片刻即会恢复。果然,五分钟后,李勐好多了,神色也不像方才那样惊慌了。

赵雄问道:“阿勐,里面有什么机关?”

李勐说道:“真他妈的邪门,什么机关也没有。”

赵雄说道:“既然没有机关,你怎么被困住了?”

李勐说道:“你们都看到了,我自东面豁口冲了进去,想要一口气冲出围墙;但是,进了围墙才发现情况不妙。我提气急奔,良久,始终未能找到出口。我向四外观看,大吃一惊,原来,我周围竟然是无边无际的黄沙,我自己竟然到了漫无边际的沙漠之中。那黄沙反射烈烈日光,照得人阵阵心慌。

“我漫无目标,四处乱撞,查看沙漠是否有边际,但始终未能找到沙漠的边缘。蓦地,一阵狂风刮来,漫天黄沙扑面而至,将烈日也遮掩得暗淡无光。我大吃一惊,心知,若被这沙漠风暴追上,那就彻底完了,必然会被活埋。

“我提气急奔,但那黄色风暴如同阴魂一般,始终不离不散地跟在我屁股后面。我跑了两个时辰,那风暴跟踪了我两个时辰。

“最后,我全身虚脱,几乎一点力气也没了,眼看将要被风暴吞噬,只得向阿清求救。我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拉住,就听阿清说道:‘闭眼。’我闭着眼,就觉阿清左行了六步,又后退了五步,接着又前行了十三步,最后我们就出来了。“

众人听李勐说完,都觉得难以置信,向洪清看了看,就见他面色平静,依然毫无表情,心想:“这怎么可能?这土墙围着如此小的一块空地,它里面怎么会有无边无际的沙漠?这不是神话,怎么会有如此玄虚的事发生?”

此时,仁浩说道:“勐子,你是不是昏了头,这怎么可能?你说你被沙尘风暴追赶了两个多时辰,始终无法将之甩掉。”

李勐说道:“正是。我进入围墙,至少过来两个时辰。”

赵雄问道:“你在里面果然滞留了两个时辰?”

李勐说道:“不错,至少两个时辰。”

众人面面相觑,只听仁浩对李勐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在外面等了仅一柱香时间。”

李勐向众人看去,众人都点点头;他知仁浩所言不假,于是转向洪清,问道:“阿清,我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幻觉?”

洪清摇头示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