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解放前"临战"场景 长沙城防只是做样子

renccc 收藏 0 613
导读: 贺善宏先生回忆湖南解放前夕“临战”场景—— 长沙城防工事只是做样子 贺善宏,生于1938年,是一位老教育工作者。他的父亲贺湘涛,解放前曾长期在长沙报纸《力报》、《小春秋》工作。本文是贺善宏先生对父亲和湖南解放前夕那段历史的回忆。 我的父亲名叫贺湘涛,读过几年私塾,十多岁就进印刷厂当了学徒。解放前,他曾在长沙民办报纸《力报》、《小春秋》工作过。 《力报》于1936年在长沙创刊,创刊时在仓后街办公,那时设备极为简陋,进门右边两台对开机,由专人轮流手摇

贺善宏先生回忆湖南解放前夕“临战”场景——


长沙城防工事只是做样子


贺善宏,生于1938年,是一位老教育工作者。他的父亲贺湘涛,解放前曾长期在长沙报纸《力报》、《小春秋》工作。本文是贺善宏先生对父亲和湖南解放前夕那段历史的回忆。


我的父亲名叫贺湘涛,读过几年私塾,十多岁就进印刷厂当了学徒。解放前,他曾在长沙民办报纸《力报》、《小春秋》工作过。


《力报》于1936年在长沙创刊,创刊时在仓后街办公,那时设备极为简陋,进门右边两台对开机,由专人轮流手摇印报。


(抗战时期,《力报》衍变为邵阳《力报》、桂林《力报》、衡阳《力报》、沅陵《力报》4家。1946年,沅陵《力报》迁回长沙,1948年冬停刊。——编者注)


1949年,父亲在《小春秋》报馆的印刷厂当领班。他对排版、划样、校对都很内行,除了协调工人,还经常自己亲自排版。


《小春秋》晚报,原来在通泰街办公,后来搬到了吉祥巷口附近。它敢于刊登进步文章,真实报道时局变化,特别是解放前夕的几个月,胆子更大。1949年6月,克强学院学生自治会主席高继青被残害一事,人们都很愤慨,《小春秋》就连续做了几天报道。


(《小春秋》1949年6月30日刊发文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青年群公祭高君继青速写》说:今天,我们以极沉痛和悲愤的心情来公祭高烈士。高烈士是克强的舵手,是湖南学生的灯塔,是民主的斗士。他不幸死了,死在刽子们的手上,死得那样凄惨,我们要为高烈士申冤,复仇。他虽然死了,但还是活在我们心里,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人站起来。今天,把我们几日来压在心中的悲愤,一齐控诉出来,把昨天的悲愤化为力量。——编者注)


高继青的弟弟名叫高少青,当时我还不认识他。事隔几年,我在长沙八中读高中,见到高我一届的高少青时,还能联想起那些充满批判意味的报道。


那时,父亲的一些朋友经常来我家玩。有时,他们会在一起搓麻将,当我围过去想看看时,父亲会马上让我走开,不准我看,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当中不少人是中共地下党员。


当时,父亲有个同事叫袁平辉,我们喊他袁先生,别人喊他“袁胖子”,长沙刚一解放,他腰间挂着手枪来看父亲,我直到那时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来,他在醴陵、湘潭工作。


长沙快要解放的时候,国民党士兵到处乱丢炸弹,市民人心惶惶。在城区,物价飞涨,银元券贬值得厉害。我经常在街上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管买米买油还是其他,老百姓总是跑了一家又一家,为什么呢?因为有的商铺确实没货,有的商铺在囤积。


1949年7月前后,父亲带全家到浏阳东乡的外婆家避难。途中,我第一次见到了人民解放军,当时既害怕又惊奇,父亲则显得很平静。安排好家人后,父亲带我回到长沙。当时情况很混乱,流弹满天飞,我常常害怕得躲到桌子底下。


解放前夕的“临战状态”,长沙城到处都是国民党军队。我当时在滋德小学(现吉祥巷小学的一部分)读书,学校里驻扎了“中央军”;中山路和其它几条马路,被粗圆木扎成的木墙堵住了,木墙上留下一扇小门,一次只能过一辆车;吉祥巷路口边,国民党军队用红砖和沙袋筑起临时碉堡,修筑城防工事。


但是,没隔几天,这些防御工事就不见了,老百姓都觉得莫名其妙。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正是陈明仁将军为避免白崇禧蒋介石的怀疑,做出的坚守长沙的“假动作”。


解放后,我父亲调到湖南省人民印刷厂工作。人民印刷厂与新华印刷厂合并后,父亲在兴汉门上班。


父亲虽不是共产党员,但为党的事业兢兢业业工作了一辈子。当时,新华印刷厂设有保密车间,里面除了印刷党和政府的重要文件外,还印制钞票、粮票、试卷等,能进保密车间的,一般都是党员、团员。我父亲深得领导、同事信任,长期在这一车间工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