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由,我热爱这座城市。


我小时侯最熟悉的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我成人后第一张彩色照片就是和这个地球人都知道的门的合影。


所以我对影响这个城市形象的事很敏感,也很气愤。比如当全国的有钱人都来这里炒房子的时候,属于这个城市大多数人的灾难就降临了。

种种迹象表明,北京地价、房价以及成交量都创出了新高。并且北京四环内房价已经全面进入每平米2万元,正在步入“奔3”时代。


最新数据显示,09年上半年成为楼市成交历史最高点,全国主要城市住宅成交面积同大幅增长,北京、天津、重庆、深圳、杭州、武汉等重点城市同比增幅接近或超过100%。北京市商品住宅1-6月总成交面积达到943万平米,同比去年增长92.75%。


中国社科院专家齐建国16日表示,在北京全国有钱人都想在北京买房,使得北京房地产价格是全国有钱人决定的,当地的工薪阶层显得无力支付。

这个观点和茅于轼先生最近招骂的说法接近。在2009珠三角民营经济高层暨珠三角工商领袖峰会上茅先生表示,房价炒高的根本原因不是开发商心黑,而是百姓太有钱。


可能用了百姓这个词,结果很多百姓有意见,便骂茅先生。其实,看看他的这番话多数人会冷静下来:“造成这种情况的背景是什么呢?看看我国GDP就知道了。GDP是全国人民的财富创造的。虽然总量庞大,但财富分配是不平衡的,偏重于富人。少数高收入阶层在GDP总量中所占的比重是很大的,这些富人的钱没有地方去投资,现在股市风险又很大,没有丰富的投资渠道可以选择,于是只好进入房地产市场。”


原来百姓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和这么多热爱北京的富人活在同一个时代简直就是广大京城群众的悲哀。


当然,如果这些先富起来的同志都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人,纷纷买房自住倒也罢了,麻烦在于他们不是。是炒做。是投机。可是价格炒做到这么高,工薪族是无法企及的,于是便成了新的泡沫。结果便宜了房地产商——不仅自己挣得盆满钵满,连员工都用袋子装奖金。


金融危机背景下,通胀预期强烈、贫富分化严重、公众投资渠道狭窄的今天,北京正在成为一个收入与亚非拉接轨而房价与欧美接轨的城市。

再谴责不合理挺没劲的,人人尽知其违背经济社会规律。

再分析原因挺贫的,好多专家都已经说车轱辘话了。

我无比纳闷的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人认为不应该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当富人无良、商人无德、政府无力、穷人无奈集于一事,我觉得无耻便光荣诞生了。

既然现实中谁也解决不了中国畸形的、天天以戕害公众利益为己任的房地产难题,我郑重建议借鉴对待一些历史国难的做法——将北京房价挺进3万时代那一天定为国耻日。

相信自觉纪念的人民群众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