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女参谋延续的梦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听说早上谢长林将回来带自己去“赴任”,于洁很紧张。

她早早的穿好了国军的那身夹克式女式军装,把船型帽也戴好,坐在沙发上看着莫伯桑写的小说《羊脂球》。

她渐渐的为小说里的女主人公为了营救大家而付出的牺牲所感动,同时也为那女主人公周围人的冷漠感到了愤慨。


“哎呀,于参谋,不不,现在应该是于秘书了,在看书那?”

谢长林一脚跨进门来,边走边说,把于洁吓了一跳。

这还是谢长林前天晚上成功的强奸了她两次后,第一次露面那。

见到于洁穿上了国军军装,谢长林心里美不孜孜的。


于洁不知道说什么好,明明自己就是在等谢长林,但是一当这个无耻掠夺了自己贞操的男人再次站在自己面前时,愤恨和耻辱又涌了上来。

“你,你,你来干什么?”

“哦,我来带你去上班啊,其实你很多人都认识的啊,象胡家民,老金,黑子,其实你都熟悉的。”

谢长林不想马上提起奸淫眼下这个美丽姑娘的事,当然也不想被她先提起,因此一下把话岔了开去。


于洁其实也怕提起,看到谢长林已经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便说:“那就走吧。”

“哦,暂时不急,什么情况都还没和你于小姐沟通那,起码你得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啊,对吧。”

谢长林示意保姆端一份早点来,看上去,他是还没吃早饭就赶到别墅来的。


于洁只好等着他吃早点。

谢长林咬了一口面包夹煎蛋,咀嚼着。

“于小姐,你的任务是在龙华监狱做军统保密局的驻监狱特派员,密切观察监狱审查政治犯的动向。”

谢长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对于洁的“叛变”不放心,怕在76号工作会趁机窃取机密,放在基地里更怕他和梁晴、张莉莉串在一起搞破坏,因此让她去监狱工作。这样一来可以隔离她和机密的接触,二来可以体验到里面犯人所受的酷刑,再磨掉一点她的意志。


于洁道:“那我不参加选美大赛了?”

“哦,那不影响的。”

谢长林说:“你每天上午去监狱上班,下午到训练场训练。然后晚上去76号我们的女军官宿舍休息。”

于洁听到这里,心里稍微宽松了一些,她生怕谢长林说晚上还回到别墅来。


“这样转啊?那我不累死了。”于洁说。

“不会累着你的,大美人儿。我给你专配了一辆吉普车和一名司机,你去哪儿由他送你。”

原来谢长林怕于洁趁机溜跑,因此派了陈六跟着于洁。表面是为她开车,实际上是监视于洁。

于洁当然知道谢长林的用意,但她也不好去拒绝。

“哦,那就好。”

于洁只能先答应下来。


谢长林非常了解于洁,见于洁如此“听话”反倒奇怪了,他心想这个漂亮的姑娘再和自己玩缓兵之计那。

他自然有办法消磨于洁的心理防线的。

他对于洁道:“不过有件事还是得和于小姐说在前面。”

“哦,什么事?”

于洁知道可能是自己害怕提到的事儿。


果真,谢长林说:“你也知道,我想得到你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因此这没外人有话我还是先说明的好。”

他说:“前天晚上我才做了你两次,感觉到舒服极了,可惜的是你都昏迷着那。”

于洁这才知道自己那晚上被他强奸了两回。

她说:“真无耻,你已经得到过了我,还想干什么那?”


“说白了吧,我想长期的霸占着你于洁,但是你的性格我也知道非常要强,所以我不想过多的奸你,但是我需要的时候必须这样做,次数保证在能容忍的限度内。”

谢长林厚着脸皮,竟然对受害人还谈起了条件。

“不行,坚决不行。我不能答应你的无理,其实也是无耻的条件!”

于洁断然给予了拒绝。


谢长林道:“那对不起,不是我威胁你,只能说是你于小姐就必须吃苦头了,那样的话不仅你的不到优惠,并且还得被几十个男人轮着上了,你好好想想吧。”

谢长林已经吃了早点,他放下了手中的豆浆杯子,望着于洁。

“其实于小姐你穿着国军的制服真的显得更漂亮了。”


于洁这才明白自己并没有彻底脱离危险,也就意味着自己随时还有更深的苦难,她告戒自己需要再次的冷静。

她说:“那好吧,但这的确叫我感到耻辱。”

谢长林说:“哎呀,女人吗不就那样吗,也损失不了什么的。我那也就决定,每星期奸你一两次,两次的次数还不会多,一般也就是一次。说真的,你下面真紧,让人舒服的很那。”

于洁道:“你也太不要脸,太过分了,这么下流的话你也说的出口。”

她已经羞的要流下眼泪了,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谢长林却被自己的话和眼前的于洁清秀的身姿刺激的又起了性欲。

他喊了一声:“四呆子!”

周四呆闻声走进了客厅。

“什么事儿,老板?”

“把于姑娘的手反绑了,送到我卧室里去。”


周四呆说:“遵命”便走到于洁的身后,二话不说的就熟练的拧住了于洁的胳膊并到了背后。

于洁喊道:“谢长林,你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说好去工作的吗?”

“哦,对不起,于小姐,我现在实在想再干你一次,然后我们再出去。我知道头几次你都会反抗的很厉害,所以不得不还是先委屈一下,以后等你习惯了就不会再绑你了。”

谢长林说的虽不是什么人话,但也算是实事求是了。


于洁听说将再次遭受强奸,想站起来跑,但哪儿是身强力壮的周四呆的对手啊,周四呆绑她就跟绑只小鸡似的,三下两下就把于洁的两只手腕给绑结实了。然后一几乎是把于洁拖着上了楼,拉的于洁的两只高跟鞋全掉在了楼梯上了。

不过这次谢长林似乎不想费更多的时间细玩于洁的身体,他只想把欲火泄进于洁的身体就完事。


于洁被谢长林推着上半身脸朝下扑在床上,下半身光着脚站在了地板上。

谢长林大概是想从于洁的身后进去,所以他伸手解开了于洁军裤上的皮带和扣子,然后使劲一拉,连于洁的丝袜内裤等全部拉到了她小腿上。

他试了一下,因为于洁的身高挺高的,因此位置挺合适,他伸手捏了捏于洁结实的屁股,就拿出了自己的“玩意儿”顶了上去。


于洁高喊着:“不要啊,放了我吧,求你了….。”

谢长林是不会放弃于洁这样的美女的,他的“东西”触碰了几下,就到了于洁敏感的禁区。于洁惊恐万状,好象被强电流击打了似的,超强的耻辱感涌到了脑门里,她竟然哼了一声后又一次的昏死了过去…..。

几分钟后,谢长林再次完成了他在于洁圣洁的身体上的“旅行”。

“真没劲,小美妮子也太烈性了,这就又晕了啊。”


他拿起了卫生纸给于洁擦了擦她私密处正缓缓流出的粘稠的液体,然后把她托上了床,给她解开手腕上的绳子,等待着她的醒来。

这期间,他用舌头撬开了于洁禁闭的嘴唇……。


一刻钟后,还是保姆喊醒了于洁。

于洁见自己的裤子还没拉上,知道自己又被凌辱过了,赶紧的进了浴室。

等于洁再走下楼时,已经是接近午饭的时间了。


客厅里的谢长林正伏案批着文件。

见于洁还打着寒颤走下来了,他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似的问:“于小姐,你是吃了午饭再走那,还是现在就走,在训练场吃饭那。”

于洁也回避着刚才的耻辱道:“还是先去训练场吧,都两天半没去了,这样下去名次根本别想拿到了。”

“不碍事,不碍事的,刚才就算是我完成的本周的计划吧,这一星期我不再打搅你的身体了。那我们就走吧。”

谢长林锁上了文件,拉着于洁的手出了门。


于洁恶心极了,她甩开了谢长林的手,径直的走到车门前。

“招呼都给你打过了,我一会还有个会议,就不陪你去训练场了。”

谢长林对于洁说:“由陈五送你去吧,他由你来支配。”

陈六显得非常的卑歉,拉开车门,请于洁上去了。


训练场上,梁晴和张莉莉看到于洁走了进来,赶紧迎了上去。

梁晴见于洁还有点一瘸一拐的,知道这是刚被强奸不久的迹象,但她不能提此事,免得触及到于洁伤心之处。

倒是于洁非常理解战友们的心理,她主动告诉梁晴和张莉莉:“我被谢长林那个老流氓糟蹋了。”


梁晴说:“不谈这个,我们都知道你落在他的手里没有好结果的,组织上让我代表对你表示慰问,你还能坚持吗?”

“放心,梁教导员,你告诉上级,我虽然被敌人夺走了贞洁,但他们永远征服不了我的灵魂和信仰的。”

于洁拉住梁晴的手说。


“好,看到你能这样,大家就放心了。你获得了谢长林许诺的自由了吗?”

梁晴担心的问道。

“恐怕目前的自由还是有限的,谢长林派了特务陈六跟着我,表面上的保护我,实际上的监视我的行动。”

于洁说:“不过不妨碍我继续工作,进了基地他就不再跟着我了,只是出基地他们怕我趁机跑了才跟着。”


“那就好,明天顾燕同志会把许军藏在她车的后备厢里带进基地,届时杨乐乐会把他带进地下通道去寻找生化武器仓库,你我负责掩护,张莉莉负责望风,没问题吧?”

“没问题!”

于洁表示道。


“好,等许军同志完成了对成品仓库的侦察,我们就可以具体分工进行摧毁基地的细节安排了,不过在美人鱼行动完成前,组织上还是希望你能坚持在特务机关里潜伏以策应这次行动。”

“我理解,一定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

和同志们在一起,于洁马上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她说:“不过按照谢长林的要求,我上午必须去龙华监狱上班,下午才能过来。”

梁晴说:“恩,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他是怕你和我们多联系,想的太天真了点吧。”

梁晴告诉于洁下午的行动正好安排在下午。

“这么快我们就在他们的眼皮下进行动作了,谢长林是想不到的。最近江南大队没什么活动。欧阳佳慧也去了崇明,谢长林一定以为这段时间我们要蛰伏起来,他想不到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了行动。”


晚上,梁晴把于洁的情况报告给了郭书记,郭书记他们也一致同意的梁晴的估计。

他们再次审核了行动方案后,正式批准了行动。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明天的行动能够顺利的进行,市委特工部还派出了徐兵和独立旅的小分队在附近接应,以防万一发生意外的事件,就快速出击抢出我方所有参与行动的侦察人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