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转折点 上甘岭 第十一章:转折上甘岭4(从本章开始故事会慢慢的进入战略层面)

星际战士毁灭 收藏 0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size][/URL]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中国部队后方指挥所。 战争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竟然变成一种单纯比较武器性能的拙劣游戏,再也不是那种近乎艺术般诡异美丽的游戏,无论进行何种方式的战斗似乎都要从武器强弱优劣,于是乎,武器性能的强弱优劣,价格的高低也成为各国之间竞争的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中国部队后方指挥所。


战争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竟然变成一种单纯比较武器性能的拙劣游戏,再也不是那种近乎艺术般诡异美丽的游戏,无论进行何种方式的战斗似乎都要从武器强弱优劣,于是乎,武器性能的强弱优劣,价格的高低也成为各国之间竞争的焦点。


仿佛只要一个军队拥有数量庞大的优良高科技武器,这支军队就成了不可战胜的一般。而这种论调,曾几何时,也忽然出现在以钢铁般意志为名中国军人的嘴边,居说那也只是一些自以为是精英分子的家伙们,但腐败永远都是从一个小小的口子开始的。


战斗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模式,无论进攻的一方或者防守的一方都要先从制空权的争夺开始,然后拼尽了飞机,再拼坦克,拼完了坦克拼步兵。甚至这种按部就班的模式已经左右了几场现代战争的规模和结果。



而对这一切,贺平大校简直厌烦的透顶,想着想着又想起了《孙子兵法.计篇》。“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思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战争无所谓规则,只有兵者诡道也,而不是那种那样的武器性能的强弱优劣来决定场战争的一切的,不应该去无谓的去抱怨自己的武器性能如何拙劣。



第十三师一团,被布置在最前沿的阵地上,按照总参谋部的的最后决定 他们要在这前沿的阵地上至少抵挡敌人一天以上的进攻。看着身边的士兵们拼命的挖着战壕,贺平大校不免的留下了热泪,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些年轻的士兵的最后归属之地,那便是死啊! 对于整个上甘岭上的中国部队无认何武器能对掠夺者机甲造成一丁点的伤害,但哪怕是如此我们可爱的战士──他们从不和自己的祖国讲条件,没有任何奢求,决不会因为没有空中支援放弃进攻,决不会埋怨炮兵火力不够,决不会怪罪没有足够的给养,只要一息尚存,他们就绝不放弃自己的阵地……他们甚至可以在长津湖华氏零下20度的气温里整夜潜伏,身上仅仅只有单衣;他们可以在烈火中一动不动;他们中的每个人都随时准备着拎起爆破筒和敌人同归于尽……完完全全的无力感袭向了贺平大校,他是多么的想将这些为了共和国拼死而战的年轻的士兵带他们回家过年啊!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


“把锹给我,该我挖了。”心中没来由的对自己的一阵烦恶,贺平大校一把抢过身边一名士兵手中的步兵锹,奋力的掘起脚下早以被美军三位一体的轰炸炸的松软的山地。


按照刚刚收到的消息,集团军的主力应该仍然窝着后方一动也不动,而二十一师主力应该在自己身后构筑第二道防线。如果没理解错的话,贺平大校知道,自己这个残师,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独自面对敌人主力部队的正面进攻。一切的通信器材不是以被美日联军监听就是干扰到无法联系,整个山地上除了美军三位一体的轰炸炸成的大坑就是地雷,至于能不能对联军的掠夺者机甲造成威胁,那就只有天知道了,阵地前已经构筑了雷场,制高点上也都安置了火力点,贺平大校实在不知道自己还忘下了什么,可是即使布置的如此稳妥,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安。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美国部队后方指挥所。


“塔尔米对于我们的部队来说胜利以就在眼前了,但我并不认为中国部队就这样的将上甘岭捧手送人,反而我只觉得诡异无比的诡异啊!”埃尔文中将无奈的嘟囔两句,现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是万分的厌恶这场战争了。


“我也知道你很厌恶这场战争,但这狗娘养的战争作为军人的我们必须为美利坚合众国而战,为自己的胞泽而战,看来历史注定了我们不是要成为解放数十亿在红色铁幕下的人民,不要就是成为了那些狗娘养的的政治家的背黑锅的美国式的结局了,让那些婊子养的政客拿起枪来到这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大概他们才知道军人为何而战。”塔尔米中将很无奈的说道,因为他们是军人而不是那些婊子养的政客们。



“哦,咖啡味道真是不错”大概是因为塔尔米中将的话语略微宽慰了埃尔文中将糟糕透顶的心情,轻缀一口杯中的咖啡后,埃尔文中将难得的展开了那片额头上一直紧拧着的皱纹。 埃尔文中将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埃尔文中将略有些沮丧的说“我想,这次战争结束后,我的军职生涯也该是结束了,知道吗?,上午的时候我接到了通知,国会战争调查委员会的先生们已经抵达了东京,你是知道的,我们如果不能够结束这场战争,我想一切都会结束的,你、我、还有白宫和五角大楼的那些先生,所有人都将完蛋,看来我这个牛仔到时可以去你的农场那边做客了。”


“埃尔文,我们只能够尽出我们自己的力量,和发动这场战争一样,结局能否接受是那些杂碎政客的事情,我想你我都知道,和中国人打一场代价高昂的地面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和这条有着利爪的东方龙冒然的发生战争更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一个最为愚蠢的决策,你我都是军人,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规定了军人不得干预政治,所以埃尔文,结局不是你我考虑的事情,我们只能够尽力做我们的事情,如果真的成为了那些婊子养的杂碎政客的替罪羊的话,那只是一个美国式的结局,我想到时候我的密苏里的农场里肯定需要你这样一个来自得克萨斯的牛仔的。” 塔尔米中将淡笑着。



埃尔文中将凝神说:“居说上甘岭的胜利天平以完全的偏向我们了,但即使我们能够达到战略目的那又怎样,真是不知道总统以及华盛顿的那些家伙会是怎样考虑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能切割了中国人的战争潜力了吗?别忘记,这个东方帝国可是一个有核大国,东京的核导弹袭击已经是在告戒了华盛顿,上帝不是每个时候都会眷顾着美国的,鬼知道这个东方帝国那可怕的核子弹头下个会是不是美国呢,真是一群婊子养的政客,他妈的!”


“东京那糟糕的核辐射情况会给那些战争调查委员会的先生们带来不可磨灭的难忘的印象的,见鬼,白宫和五角大楼的那些只会呱呱叫的家伙们不知道停止战争,反而只会给我们更多压力的,但不管那样说将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安全的带离这里才是我们现在应想的吧,我可不想他们最终归属是这里。”塔尔米中将无奈的转头向上甘岭,那里风雨飘摇,天空一片阴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