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女子口述海南岛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行

圣旨 收藏 13 19942
导读:1943年,日本侵略军遭到我抗日武装和革命群众的顽强抗击后,对我抗日军民恨之入骨。为了摧毁抗日军民的反侵略意志,对我抗日村庄实行“三光”政策,疯狂地进行报复。我娘家和合村是抗日村庄,它每年都为抗日武装筹集了一大批的粮款,日军对此早有所闻。日军以是年12月22日强征去四行村做苦役的劳工回来在和合村边公路走散为借口,报复烧杀和合村。 难忘的1943年12月23日,雄鸡啼过第一遍,晨雾朦胧,1000多名日伪军在汉奸“独眼龙”的指引下,兵分两路静悄悄地把和合村团团包围了,当日本兵的枪声惊响了宁静晨空之时,和

1943年,日本侵略军遭到我抗日武装和革命群众的顽强抗击后,对我抗日军民恨之入骨。为了摧毁抗日军民的反侵略意志,对我抗日村庄实行“三光”政策,疯狂地进行报复。我娘家和合村是抗日村庄,它每年都为抗日武装筹集了一大批的粮款,日军对此早有所闻。日军以是年12月22日强征去四行村做苦役的劳工回来在和合村边公路走散为借口,报复烧杀和合村。


难忘的1943年12月23日,雄鸡啼过第一遍,晨雾朦胧,1000多名日伪军在汉奸“独眼龙”的指引下,兵分两路静悄悄地把和合村团团包围了,当日本兵的枪声惊响了宁静晨空之时,和合村民才知道日军来围村了。惊慌失措的村民四处寻路逃命,但为时已晚,村边各条路口已被日本兵的机关枪封锁了。


天亮,日本兵开始进村,见鸡鸭就抓、见牛羊就赶、见猪狗就打、见钱财就抢、见家具就抄、见房屋就烧、见男人就杀、见妇女就强奸,强奸后就杀死,无恶不作、罪恶滔天。


午后,日本兵抄家,把我们10个年轻的妇女拉到村边西头的荔枝树荫下。其中四个日本兵,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寒光闪闪的刺刀威逼,剥去我们全身衣服,使之一丝不挂;然后,强迫我们拉开距离,面对面站列两行,不准闭眼,要我们陪看自己姐妹被这群畜牲*奸的兽行。我们先后被几个日本兵强行按在地上,一个一个地被其他日军*流施暴*奸。惨遭一场蹂躏后,又被用刺刀捅下阴,割乳房,惨无人道,天收地灭(俗语即断子绝孙)。(诉说到此,韦月英已痛哭失声。)


这帮天收(咒语,指日士兵)*奸妇女,够绝够毒,从小(少)到大,先尝新鲜。我们10名妇女之中,最小年纪的是韦妚盈,当年12月刚满14岁,还是一个小女孩啊!日本兵见她长得白净幼嫩,身子又苗条,用日本话叽叽咕咕一阵子后,就拿她作第一个来尝新鲜。四个日本兵把她强行按倒,她不断挣扎、反抗。特别是日本兵施暴时,她更哭喊得撼天动地,十个指头把旱硬的地面刨起两个深深的穴坑。听着她一阵又一阵的惨叫,令人觉得断肠割肚,撕肝裂肺。撕裂的创痛,使她当场就昏厥过去了,下阴大量出血。头一个日本兵干完退下去,第二个来不及抹净血渍又接上干,畜牲都不如啊!被五个日本兵*奸完后,可怜的妚盈已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日本兵烦她惨叫扫兴,就用刺刀捅她下阴,活活捅捣致死。她死后,十个指头还紧紧扎在地里。


第二个被*奸的女子是韦敬因,她当时也只有15岁,发育快,有一对大乳房。日本兵*奸吻辱她时,她用牙咬伤一个日本兵的嘴唇,日本兵接三连四把她*奸完毕,就用日军指挥刀一刀一刀地慢慢地把她的两个乳房整个的割下来,分别挂在日本兵的枪口刀鞘上,还恬不知耻地哈哈大笑,真是天收地灭。敬园在血泊里翻滚着,成个血人儿,过了半个时辰,日本兵才用刺刀把她刺死。


十个女子之中,最大年纪的是我,当年18岁,新婚后和丈夫符荣建回外家和合村。日本兵*奸我们10个女子之时把我排在最后,虽然日本兵经过*奸9个小妹以后,兽欲泄尽,对我这位女人也兴趣大减,但仍然不肯放过我。尽管我奋力挣扎,几经撕扯,也难得幸免。4个日本兵把我按在地上,5名日本兵把我*奸后,就用刺刀朝我身上连刺四刀。由于我转身躲避,刀伤不致要害之处,加上我在刀下佯装死亡,躺着一动也不动,日本兵看我血肉模糊,以为我真的被刺死了,也就走了。


整个荔枝树头下,血染满地。密密麻麻的红头苍蝇附在陈横架直的精光剥赤的9名小妹的僵尸上,荔枝落叶不时落在这些尸体上,苍蝇被落叶碰打便嗡的一声飞起来,然后又很快群聚下去。眼看着这番惨状,我吓得魂不附体,加上身体同时遭受两种严重伤害的痛苦和伤口流血过多,我也晕过去了。黄昏,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抹拭着身上的血渍,忍着伤痛,艰难地爬进村边的草丛里,隐蔽起来。我挣扎不起来,就伸手抓来身边的“飞机草”(一种植物,其叶捣烂可作轻度外伤止血)嚼烂敷住伤口。


我躺在草丛里,整整两天一夜。滴水不湿口,粒饭不粘牙,又饥、又饿、又渴,伤口揪心地痛,血流不止,我又昏迷过去了。直到第二天傍晚,在昏迷中听到远处轻声的呼叫声,我侧耳倾听,才听出是丈夫寻找我来了。这时,我才低声呻吟起来,直至天黑,丈夫沿着微弱的呻吟声才在草丛里找到我。见我躺在草丛里,披头散发,精光剥赤,血肉模糊,是人是鬼,简直难认,他被吓得大声惊叫起来,后来见是我,才把我扶坐起来,伤口又涌出血水。丈夫撕破他长裤为我包扎伤口,又脱下他的外衫为我披上,并喂我吃他带来的东西(熟薯)。稍后,趁着夜色朦胧,背着我转移到深山密林去。第四天后,才背着我再转移到别村亲戚家里治伤养伤。


日本兵这帮天收地灭槽践、杀害我们姐妹,怎能忘啊?怎能忘!(这时,韦月英嚎哭起来)现在我好了伤疤忘不了痛,我一日三时嘱子嘱孙: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人民的惨痛历史,世世代代不能忘!

1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