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特工 第一部分 触目惊心 第一章 连环血案(1)

忠绍左 收藏 14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size][/URL] 傍晚时分,雷帅正准备吃晚饭,港城警察局局长马树民突然拉着一张苦瓜脸汗流满面地走进屋来。 马树民的屁股还未坐稳,便急火火地对雷帅说:“老同学,我们那儿发生了一桩蹊跷的人命案,死者赵玉莲在自己的床上被人杀害。由于死者是林振松半年前娶过门的姨太太,林振松的背景又很复杂,黑白两道都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


共产党设在上海的情报站非常隐秘,除了内部人员,谁也想不到该情报站竟然就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1944年初夏的一天下午,该情报站站长在办公室里翻阅着一份绝密文件。站长年近五十,身体强壮,具有超强的心理素质,练就了遇到任何困难和危险都不慌不乱的本领,是该情报战的核心人物。

翻阅完那份绝密文件,站长伸手在办公桌底部按了一下,进入他办公室的金属门徐徐打开。

不到30秒钟,一位美丽的女子走进屋来。谁会想到这样一位妙龄女子,竟然是我党的高层特工,她训练有素,擅长心理学﹑格斗﹑追踪与反追踪,以及情报网的建立和管理,尤其擅长破译各种密码。

进屋后,站长抬起头来看着她,严肃地说:“请你通知‘白狼’十分钟内来我办公室。”“是!”领命后,女子微微颔首,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

十分钟后,戴着墨镜和一顶宽边礼帽的雷霆出现在上海情报站门口。他侧着身子,衣领微微耸起,别人很难看清他的面容。只见他机警地朝四周扫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摘下墨镜,三步并作两步穿过铁门,很快就来到站长的办公室,以标准的军人步伐“啪”的一声双腿并拢,笔直地给站长行了一个军礼。

雷霆机智勇敢,以上海滩侦探的身份为掩护进行工作,越山跨海、侦察谍报、秘密渗透、袭击破坏、联合作战、解救人质无所不通,而且百发百中,要说擒拿格斗、气功破石更是小菜一碟。至于他到底有多少项绝技,根本无人知晓。他还随身携带高级暗杀器械和药品,外衣上的第二颗扣子则是苏联克格勃的F21纽扣相机。

发觉高大英俊的雷霆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两分钟,站长点了点头,十分赞赏他动作迅速,随即看着他严肃地说道:“请你把生死特工的意义简要地讲述一遍。”

雷霆朗声回答:“生死特工无论是生还是死,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无论是被我方还是被敌方误解或杀害,都无怨无悔,一切以大局为重。”“很好!很好!”站长赞赏地说道,“谁会想到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雷大侦探竟是我党的生死特工。”闻言,雷霆哈哈大笑,声音里透着无比的自信。

“港城林公馆出了一件奇怪的凶杀案。林振松的姨太太六天前被人暗杀,我们通过‘山猫’和‘夜莺’得知,你的老同学马树民已经赶往上海,打算请你去协助侦破此案。由于林振松暗中给过我们一批药物和枪支,他太太被人暗杀,我们怀疑其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根据‘夜莺’提供的情报,林振松与重庆军统局戴老板是好朋友。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借马树民请你去破案的机会,尽快揪出幕后凶手并查清作案动机,阻止其实施更大的阴谋。”站长盯着雷霆刚毅的面孔,一本正经地命令道。

听到又有新任务,雷霆心里涌起一阵激动,郑重地点了点头。“‘夜莺’、‘山猫’和‘雄鹰’都在港城,这次他们会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马树民即将到上海,你马上回去等他。”站长接着说。

领命后,雷霆并没有马上离开,站长不高兴了,用沉闷刺耳的哼哼声发出警告。雷霆视而不见,仍然固执地问道:“头,你能告诉我‘夜莺’、‘山猫’和‘雄鹰’都是谁吗?”

“做侦探的人就是喜欢刨根问底、婆婆妈妈!实话告诉你吧,为了每一位生死特工的安全,组织上决定,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让你们相认的,哪怕是亲兄弟也一样。”站长埋怨雷霆与平时判若两人,挥了挥手,阻止他再继续问下去。

雷霆无奈地耸了耸肩,只得放弃追问。这时,站长看了看表,语气更加严肃地说道:“奇怪,我竟然破例和你多谈了一分钟。你真是了不起,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希望。我坚信,我们一起努力,侵华日军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无条件投降,并且受到国际法庭最庄严的审判。”“我也坚信。”雷霆也是一脸严肃,转身离开了站长的办公室。

当天傍晚,雷霆正准备吃饭,港城警察局长马树民突然拉着一张苦瓜脸汗流满面地来访。屁股还未坐稳,他便心急火燎地对雷霆说:“老同学,我们那儿发生了一桩蹊跷的人命案,死者赵玉莲在自己的床上被人杀害。死者是林振松半年前娶过门的姨太太,林的背景又很复杂,黑白两道都有熟人,势力非常强大,上级要我尽快破案,真是头疼得很。老同学,我这么远跑来请你,你可得帮我这个忙啊。”

“什么时候的事?”马树民会来已是意料之中的事,雷霆却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故意问道,并倒了一杯酒递给马树民。接过酒杯,马树民扶着额头,满面愁容地说道:“六天前深夜里发生的事。接到报案后,我和副局长李勇带着警员赶到林家,林家的人都惶恐不安地聚在大厅里。当时林振松不在家,林公馆乱得一团糟。我们又去看凶杀案现场,刚进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老同学,你也知道,这几年来我处理的凶杀案也不算少,可这一次真是吓得胆战心惊的。”

“不就是杀人案吗?至于吗?”雷霆很诧异马树民的表现,不禁放下杯子默默地看着他。马树民一点也不介意在老同学面前露怯,仍心有余悸地说:“老同学,你不知道,当时屋里就和屠宰场一样,绿头苍蝇‘嗡嗡’地在空中飞舞,地板﹑墙壁和床上到处是血污。尤其是那张雕龙画凤的大床,雪白的床单染成了红色,床上的尸体身首异处,头颅滚在一边,两眼凸出来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脖颈处断口齐整,显然是被凶手一刀剁下了头颅,让人一看就毛骨悚然,恶心得直想吐。”

听到这,雷霆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显然凶手的残忍超出了他的预想。沉默半晌,他问道:“老同学,凭你多年的办案经验,认为凶手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废话,我要是知道凶手是什么样的人,还会来请你这位大神吗?”马树民顾不得礼貌,挥着手烦躁地说。

“我仔细检查过了,林振松这位漂亮的太太除了被凶手一刀剁掉头颅之外,身上各处均无伤痕,也没有被人非礼过的痕迹。我也问过林公馆里所有的人,他们都说深夜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次日早晨,太阳升得老高,他们不见赵玉莲起床吃早点,管家林志安就去房间查看,这才发现赵玉莲已经惨死在自己的卧室里。”马树民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

“你说什么?”雷霆有些想不通了:“奇怪,为什么管家会去叫赵玉莲?难道林家没有丫环吗?林志安是男人,为什么是他去,而不是丫环去?老同学,你不觉得那位林志安有问题吗?”

“你说的我也想过,当时我也觉得林家每一个人都有作案动机,尤其是林志安,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你有所不知,林振松与港城青帮头目赵德贵关系密切,港城有一半的妓院和赌场都是赵德贵的,只要这个姓赵的跺一跺脚,整个港城都会地动山摇。林志安就算有十个胆,也不敢得罪林振松和赵德贵吧,更别说杀死赵的妹妹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