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六七章 胜利(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狂欢了一夜的人们还在沉睡之中,但是第二天的《中央日报》却刊出了互相矛盾的新消息。一则为美国新闻处发布的,十日白宫宣布,杜鲁门总统并未接到日本提出投降的任务官方消息。而另一则却从东京十日的广播中得知,日本政府已经照会了瑞士及瑞典中立国的政府,托其转致中英美苏四国,日本天皇切望促进世界和平,早日停止战争。同时,中央社华盛顿十日电,杜鲁门总统宣称,美国政府正与中、英、苏三国政府商洽关于日本投降的事宜。

也就是在这一天,蒋委员长急急下达了三道命令:其一,要求中共军队就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敌伪军擅自行动。其二,要国民革命军积极推进,勿稍松懈。其三,要敌伪军先切实负责维持地方秩序。

八月十二日,远东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对日本政府和中国战区的日军下令,只能向国民政府及其军队投降,不得向其他武装力量缴械。

同日,《中央日报》刊出以《四强接受倭请降》的消息,局势日渐明朗起来。

重庆的人们还在狂欢之中,仿佛这个时候,天地间只剩下了胜利的快乐。

八月十三日,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致电蒋委员长:“你给我们的这个命令,不但不公道,而且违背了中华民族的利益,仅有利于日本侵略者和背叛祖国的汉奸们。”

同一日,共产党的《新华日报》发表社论《光荣属于人民》,称抗战的胜利是全国军民共同奋斗的结果。而《中央日报》也发表社论:《今年的八一三》,备述了抗战的艰辛。

中央社讯《军委会电令各部队听命执行受降决定》,报道称:军委会并于十一日电令十八集团军朱德总司令遵照。

而在重庆的经济上来讲,渝市物价狂跌,十一日午后,黄金收盘时每两跌至十一万五千元,美元也跌至一千八百五十元,百货更是狂跌了百分之四十至五十,至于颜料、布匹、香烟等物,价亦惨跌。

重庆的各大报都在纷纷报道着各地狂欢的胜况。

八月十四日,《中央日报》报道:倭诿故延宕答复,竟诡称四国受降复文迟到,瑞士外交部声明揭穿敌谎言。又讯:伦敦十三日广播,英美航舰飞机一千五百架大举攻击东京湾。又讯:苏军南库叶岛令陆激战,六路大军直攻泊尔洼。

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裕仁在电台里广播《停战诏书》,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在日本天皇宣布白投降前的一个小时,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亲自到重庆的中央广播电台,用他那浓烈的浙江口音的国语,发表了《抗战胜利对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广播演说》。平素里,蒋介石的文章、讲演稿只是找人代笔,一般由其最亲近的侍从室第二处主任陈布雷捉刀,但这次的广播稿,却是他亲自执笔。蒋介石在广播中说:

全国军民同胞们、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们:

我们的“正义必然胜过强权”的真理,终于得到了它最后的证明。这亦是表示了我们国民革命历史使命的成功,八年奋斗的信念,今天才得到了实现。

我全国同胞自抗战以来,八年间所受的痛苦与牺牲,虽是一年一年的增加,可是抗战必胜的信念,亦是一天一天的增强。尤其是我们沦陷区的同胞们,受尽了无穷摧残与奴辱的黑暗,今天是得到了完全的解放,而重见青天白日了。这几天以来,各地军民的欢呼与快慰的情绪,其主要意义亦就是为了被占领区同胞获得了解放。

我要告诉全世界的人们和我国的同胞,相信这个战争是世界上文明国家所参加的最后一次战争。我们所受到的凌辱和耻辱,非笔墨和语言所能罄述。但是,如果这个战争能够成为人类历史上的最后战争,那么对于凌辱和耻辱的代价的大小和收获的迟早,是无须加以比较的。

当在谈到这个时候对日本的态度时,蒋中正说:

中国同胞们须知,“不念旧恶”和“与人为善”是我们民族传统至高至贵的德性。我们到今天一贯地以抵制默武的日本军阀为敌,而不以日本的人民为敌。我们史不可以对敌国的无辜人民加以污辱,我们只有对他们被纳粹军阀所愚弄、所驱迫而表示怜悯,使他们能自拔于错误和罪恶。我们必须切记,如果以暴行答复敌人从前的暴行,以奴辱来答复他们从前错误的优越感,则将成为冤冤相报,永无终止。这决不是我们仁义之师的目的。

我请全世界的盟邦人士,以及我全国的同胞们,相信我们武装之下所获得的和平,并不一定是永久的和平的完全实现。真要到我们的敌人在理性的战场上为我们所征服,使他们能彻底忏悔,都成为世界上爱好和平的分子,才算达到了我们全体人类企求和平及此次世界大战最后的目的。

********************

八月十六日,中央社讯:外交部公布,日本政府已正式无条件投降,投降电文系经瑞士政府转达。又讯:蒋主席胜利之日播讲,正义终于胜过强权,感谢国父指引,军民牺牲。世界已因互尊互信而团结,民主合作可实现永久和平。

共产党的《新华日报》同日刊登消息《蒋主席致电毛泽东,邀请来渝共商国家大计》,并摘登了蒋主席发表的广播讲话。

八月十七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远东和平的基石》,庆贺十四日苏联与国民政府签订新的和约,共产党对条约表示谅解和支持,与此同时,又要求党内坚持自力更生,以排除条约的不利影响。

八月二十一日,日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一行,代表百万侵华日军,由南京乘飞机,专程前往湘西的芷江乞降,标志着日本妄图灭亡中国的美梦彻底破产,而中华民族百余年的耻辱得以洗雪。

八月二十八日,在蒋中正三次电报的邀请之下,中国共产党的主席毛泽东亲自飞抵重庆,参加国共和平谈判,陪都重庆此时是一片得祥和气氛。

八月十五复仇节,八月十五胜利天。伏尸流血五千里,尝胆卧薪一百年。虎待全擒须扫穴,鱼还未得莫忘荃。拼将福祉贻孙子,嘉岭山头看月圆。

********************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日本投降仪式在美国海军旗舰“米苏里”号上举行,中国政府将次日的九月三日明令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

九月三日,重庆晴空万里,微风和熙,在国民政府的花园里,国府大员齐济一堂,文官都穿着长袍马褂,武官身着戎装,互相恭贺胜利,喜气洋洋,便是连共产党的主席毛泽东此时也在重庆,这一刻,大家都搁置了党争,共同为着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庆祝。八时半,蒋中正身着特级上将制服莅临,先主持了遥祭国父孙中山的仪式。

九时正,陪都庆祝胜利大会在较场口会场隆重举行,十万民众到场,会场上悬挂着罗斯福、邱吉尔、斯大林和蒋中正的巨幅画像,他们是中英美苏四强的象征。在大会进行的时候,远处的炮台突然鸣起了礼炮,共一百零一响,取意为“和平之声”。许多重庆的市民听惯了空袭警报,一听到炮声,开始的时候还惊恐万状,后为意识到这是和平之声,不禁哑然失笑。

蒋中正没有出席较场口的庆祝大会,但是大会宣读了他署名的《胜利日文告》。

庆祝大会通过了给蒋中正、三大盟国领袖、抗战将士、太平洋盟军、抗属和收复区同胞的致敬电。

在十一时二十分,蒋中正主席自曾家岩官邸驶向军委会。这个时候,军委会门前广场上,已有无数市民在守候了。十一时五十四分,蒋中正自军委会出发巡视,车队前面是三辆摩托车开道,其后为一辆吉普车,上载掌旗,手执上书“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大旗一面,然后是蒋中正所乘敞篷座车,代总参谋长程潜同车。再其后则是一长串车队,载有各院部长及国民政府的重要大员。

十二时整,车队抵达中兴路口,穿越“胜利门”,军乐大作,仪仗队持枪致敬。之后车队取道较场口、民权路、过街楼、林森路,十二时四十分返回曾家岩官邸。

这是抗战结束以来,蒋委员长第一次公开露面,大后方民众把他看作抗战的领袖,不断对他报以掌声和欢呼声。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这一天,可以说是蒋中正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

从较场口到曾家岩的城区马路两边,挤满了大约一百二十万的重庆市民,各个交叉路口都有人在燃放鞭炮,以至于短短一段时间内,路上竟然堆积起了一层厚厚的碎纸屑。由于警力的不足,政府出动了大批的军队来维持秩序,张贤所在的陆大的学员们也被拉过来充当警察,便是如此,在值勤过程中,所有的人还是忍不住与民众们一齐欢呼,一齐呐喊。大家从来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虽然为了保安起见,所有临街一楼以上的窗户全部奉命关闭,不得有人,但是整个街道上却是人山人海,临街的住户都拿出桌椅板凳,站在那里引颈观望,以待蒋委员长的车队经过。

电线杆上悬挂着高音喇叭,每隔片刻就播放一次盟军在日本受降的号外,伴之的是雄壮的军乐声。同时,电台还播放了国民政府的命令:褒恤抗战阵亡将士、褒奖全体官兵、停止征兵、免赋一年、分别检讨废止各种战时的法令。

在蒋委员长的车队过去之后,十二时半左右,各界的大游行开始,参加的人有十万之众,就连美国的盟军也加入到了游行的队伍里。一直到下午三点半钟左右,游行的队伍才渐渐散去,交通在断绝六个小时之后,始恢复过来。

*****************

回到陆大的校园里,张贤与大家一样,根本没有觉出疲倦来,大家倒头又聊了半天,纷纷幻想着战争结束之后重新开始的美好生活。

于长乐首先问着大家:“你们想好了吗?毕业后去哪里?”

齐飞首先道:“这还用想呀,回原来的部队呀!”

于长乐笑道:“战争结束了,只怕你原来的部队马上就要被裁撤了!”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是呀,战争已经结束了,许多的部队都会被裁撤掉的。

雷霆有些遗憾,叹了口气,道:“是呀,我们三个人的原部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不过,张贤,你就不用担心了,你毕业后肯定还可以在军中混的,再怎么裁撤,你们七十四军是我们国军中的飞虎军,委座也不会裁掉的。”

“是呀!”众人都十分羡慕。

张贤却摇了摇头,这些日子,除了兴奋之外,他一直也在想这个问题,战争结束了,还要他们这些军人做什么?但是,战争会马上结束吗?于长乐也太乐观了。当下悠悠地道:“你们以为日本人投降了,战争就可以结束吗?也许对于美国人来说,是那样的,只怕对我们来说,还远远没有结束。”

听到张贤如此一说,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良久,雷霆首先问了一个埋在大家心头很久的一个问题:“你们认为,内战还会再打起来吗?”

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齐飞当先地道:“我看,也许不会再打了吧,你们没有看报纸吗?蒋主席还宴请了毛泽东,正在与共产党协商抗战胜利以后的全国统一问题,我想这些伟人们都有着高瞻远瞩的目光,他们肯定会极力地避免内战打起来的。”

“是呀,如今我们的祖国满目疮痍,要是再来打一场内战,那么我们这个国家便真得要万劫不复了!”于长乐也在边上赞同道。

张贤却摇了摇头,忽然间,发觉这两个小子在政治上,原来比自己还要幼稚。

****************

重庆的庆祝活动到九月三日始告了一个段落,但是开心的事还在不断地传来。

九月八日上午八时,何应钦乘坐“美龄号”专机,离开了芷江,两个小时之后降落在了南京的明故宫机场。他是代表蒋委员长出席日本投降仪式的。

九月九日上午九时,中国战区的日军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的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礼堂举行,何应钦代表中国受降,冈村宁次代表日本投降。受降仪式历时二十分钟,签字完毕后,当日方代表退出礼堂后,何应钦便即席向全国宣布了日本投降签字的消息。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屈辱的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获得的完全的、彻底的民族的胜利。抗日战争也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是进步的正义的战争,是中华民族由危亡走向复兴的历史转折。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民受害最深,牺牲最烈,斗争持续时间最长,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彻底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卷一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