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阴谋论——破解赤壁之战三方谋士的攻守同盟

党卫之鹰 收藏 0 232
导读:八、諸葛瑾與諸葛亮——東邊日出西邊雨 再來看看劉備謀士和孫權謀士的勾連關系。按理說,孫、劉不是兩個簡單的自然人,都是有王志的大英雄,身后有各種不同利益的人群,即使需要聯合抗曹也很難在短期內聯手。但為什麼事實就是那麼迅速聯合起來了呢?多虧諸葛亮和諸葛瑾的隱性合作! 諸葛亮是一個擅長以虛代實的謀士,比如博望坡趙雲詐敗、草船借箭等。其實早在他出山以前就玩過了,他與諸葛瑾就是以“各為其主”、“先公后私”為托詞的形散而神不散的兄弟,如諸葛亮聽說諸葛瑾家小被囚之后,向劉備哭著說:“兄死,亮豈

八、諸葛瑾與諸葛亮——東邊日出西邊雨


再來看看劉備謀士和孫權謀士的勾連關系。按理說,孫、劉不是兩個簡單的自然人,都是有王志的大英雄,身后有各種不同利益的人群,即使需要聯合抗曹也很難在短期內聯手。但為什麼事實就是那麼迅速聯合起來了呢?多虧諸葛亮和諸葛瑾的隱性合作!


諸葛亮是一個擅長以虛代實的謀士,比如博望坡趙雲詐敗、草船借箭等。其實早在他出山以前就玩過了,他與諸葛瑾就是以“各為其主”、“先公后私”為托詞的形散而神不散的兄弟,如諸葛亮聽說諸葛瑾家小被囚之后,向劉備哭著說:“兄死,亮豈能獨生?望主公看亮之面,將荊州還了東吳,全亮兄弟之情!”何其明顯的袒護。(還有一個族弟諸葛誕潛入了曹營,意在形成三方勾連)。


我們知道諸葛瑾的來歷是周瑜薦魯肅,魯肅薦諸葛瑾。實際上諸葛瑾無論是智謀還是權謀都高於魯肅(諸葛恪甚至說其父優於諸葛亮。但筆者以為水平相當,准確地說東吳當時的智謀排序是龐統、諸葛瑾、周瑜、魯肅。其中瑾與肅是權謀之士。從魯肅勸孫權稱帝的心機以及他在臨江亭試圖誘殺義士關羽的詐術可以判斷。)規模空前的赤壁之戰可謂是吸引了當時天下所有的謀士參與,甚至包括武將黃蓋都忙著出謀劃策,但為何單單諸葛瑾要作壁上觀呢?是為了諸葛亮而甘願犧牲自己嗎?不是,他沒閑著。試想,魯肅乃一“凡品”(第82回趙咨評),有生以來好不容易“思得一計”,請關羽單刀赴會,還被關羽劫為人質。此等水平,他最初是怎麼想到要捐棄世仇新怨為劉表吊喪,並借機聯合劉備的?而諸葛亮遠在荊州,又是怎麼做到精准預測他這一次意外行蹤的?毫無疑問,是諸葛瑾早已對魯肅洗腦,將其變成了自己的木偶和掩體。魯肅由於有自己的野心,也就很願意來回調停於孫權、周瑜和諸葛亮之間。正因為諸葛亮相信哥哥對魯肅的操縱能力,所以明明側身於周瑜的刀光劍影之下,還敢對劉備說:“亮雖居虎口,安如泰山。”自魯肅死后,諸葛瑾便順理成章從幕后走到了幕前。


所以,諸葛亮之所以膽敢孤身進入江東舌戰群儒,和后來諸葛瑾奔走於西蜀和荊州之間一樣,都是得益於兄弟間道是無情卻有情的關照。前面諸葛瑾暗助諸葛亮是為了實現孫劉聯合,后面諸葛亮明助諸葛瑾則是為挑撥關羽與孫權的矛盾。這又是諸葛兄弟和劉備兄弟兩個集團之間的對立統一規律!


諸葛瑾久受壓抑的內心后來也由他的兒子諸葛恪做了瘋狂的流露,諸葛恪之所以要歇斯底裡聯蜀伐魏,實際上是子承父志。諸葛瑾生前指責過他的兒子“聰明盡顯於外”,可見他本人是多麼善於蟄伏。他比諸葛亮不走運的地方是沒有碰到劉備式的言聽計從的主,孫權對他始終半信半疑,有價值時就利用,沒價值時就擱置,諸葛瑾也因此沒能如願得到荊州兵權,與祁山諸葛亮形成伐魏的犄角之勢。諸葛誕則比他更倒霉,魏方為避嫌一直沒有重用他。他也僅在最后階段胡亂做了一通本能的發泄。諸如此類的家族DNA現象既有一定的客觀存在性,也是《三國演義》獨有的人物塑造方式,幾乎每個家族都存在這種情況。例如孫堅有勇有義,故兩個兒子孫策尚勇,孫權尚義。劉備入贅東吳時是“果然被聲色所迷,全不想回荊州”,劉禪后來是“此間樂,不思蜀。”曹操的思想變化是從儒皮轉為純法,所以先喜歡儒雅的曹植,后寵愛權謀專家曹丕。他們之間后輩不但是前輩肉體的分裂,還是他們意識的極端強化,直到萎縮、消亡。這就是羅貫中的遺傳學。隻有司馬氏的遺傳最為“優生”,慧、智、勇、義、仁,是需要什麼人就出什麼人,蒸蒸日上。(一般人認為哲學是知識的總匯,但在中國古代,高度和濃度最大的是文學。西方文藝復興是從藝術開始向百科分裂,而中國則需要從文學開始。可惜我們后人沒有認識到文學之妙,適時將它作良性的學科裂變,到頭來隻好向西方移花接木。筆者以為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待我輩從頭收拾舊河山。)


就因為有了諸葛兄弟親情的潤滑劑,私通情報,所以孫、劉隻用一個回合就完成了聯合,不但牢固,而且贏得了寶貴時間,趕在隆冬第一陣東南風刮起之時就做到了“萬事俱備”。應該說諸葛兄弟在赤壁大戰中的作用是決定性的,堪稱赤壁雙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