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阴谋论——破解赤壁之战三方谋士的攻守同盟(六)

党卫之鹰 收藏 0 114
导读:六、程昱想在曹操失敗后崛起,可惜不得其時 既然三位幕官決計要抱團反曹,但為什麼程昱又要在龐統獻連環計之后,以及東南風刮起之后提醒曹操預防火攻呢?這中間可是大有深意,堪稱倒戈反主的經典。 第一,程昱利用曹操聽不進諫言的逆反心理穩住他,讓他更加堅定自己的錯誤決策。由於程昱不是第一謀臣,加之曹操現已高高在上,所以程昱料定他必然心存逆反(與前文提到的楊修一樣)。比如曹操在聽到火攻的警示之后說:“凡用火攻,必藉風力。方今隆冬之際,但有西風北風,安有東風南風耶?”“若彼用火,是燒自己之兵也,

六、程昱想在曹操失敗后崛起,可惜不得其時


既然三位幕官決計要抱團反曹,但為什麼程昱又要在龐統獻連環計之后,以及東南風刮起之后提醒曹操預防火攻呢?這中間可是大有深意,堪稱倒戈反主的經典。


第一,程昱利用曹操聽不進諫言的逆反心理穩住他,讓他更加堅定自己的錯誤決策。由於程昱不是第一謀臣,加之曹操現已高高在上,所以程昱料定他必然心存逆反(與前文提到的楊修一樣)。比如曹操在聽到火攻的警示之后說:“凡用火攻,必藉風力。方今隆冬之際,但有西風北風,安有東風南風耶?”“若彼用火,是燒自己之兵也,吾何懼哉?”曹操在做了這番主觀思考之后,當然就不會懷疑龐統了,甚至認為隻有他才能解悟大隱士龐統的奇謀。龐統也確實夸獎過他:“丞相用兵如此,名不虛傳!”曹操心說,龐統是比伏龍諸葛亮還要強得多鳳雛,有了他相助,你們就不必多慮了。謀士們便旋即拜伏曰:“丞相高見,眾人不及。”意思是——軍中無戲言,您可別反悔喲!


正因為前面程昱反向強化了曹操的思維定勢,所以當東南風真刮起時,他仍死要面子說:“冬至一陽生,來復之時,安得無東南風?何足為怪?”心說,這種小概率的風是捉摸不定的,並無實戰應用價值,風頭會隨時轉向。然而,他也不想想,對這一“不足為怪”的天氣常識為什麼當初謀士們都不提及呢?都隻夸“丞相高見”呢?可見此曹丞相已不是彼曹阿瞞了,已不再拒絕任何形式的奉迎。



順便要解釋的是,曹操在冷落身邊謀士的同時,還玩出了一個人力資源新花招,那就是臨時聘用外來的謀士。他以為隻要給足面子或金錢,任何人都能收買。並且這種雇佣兵不會與自己搶功,還可以隨時解雇。他此前也確實屢試不爽,比如關羽出於感恩就為他解了白馬之圍,斬顏良誅文丑﹔許攸就為他獻了偷襲烏巢之計。但曹操沒有料到世上還有用聲色貨利、虛情假義不能收買的人,哪怕是一瞬間,比如徐庶、龐統。權術給曹操帶來了一時的成功,更給他帶來了不可挽回的失敗。赤壁之后的曹操是既不敢相信身邊的人,也不敢相信外來的和尚,趕盡殺絕之后,司馬懿夾縫而生。



第二,程昱是謀士兼政治家的復合體。在司馬徽的四個主要學生(或朋友)中,智謀從高到低的排名是龐統、諸葛亮、徐庶、程昱。相互之間的差異理論上是“十倍”,實際是西川級、荊州級、樊城級、東阿縣級。其中龐統和徐庶是純粹的儒家謀士,既孝又忠,諸葛亮和程昱(包括司馬徽)則是胸存王霸之志的儒法混的謀士,也就是說郭嘉、二荀反曹是為了擁劉備,程昱、諸葛亮則是為了擁自己的家族(具體說諸葛亮是想扶諸葛均稱帝)。諸葛亮是“眾問孔明之志若何,孔明但笑而不答”。在當時的社會隻有想當皇帝才是不能外露的“異志”,其它自比管仲、樂毅、呂望、張良都無大礙。小說對程昱雖然沒有這方面的描述,但從他的行為可以判斷,比如他利用徐庶的至孝陷害其母子,就是非常陰損的權謀,能干出這種事的人對主子也必定不忠(這是古代的人性邏輯,如能孝必忠、有機巧者存機心)。與之對應,孔明則是利用龐統對劉備的至忠加以謀害。由於“三國”時期的人心和戰爭形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復雜,所以忠謀士大都職業生涯不長,他們不是被主子清除,就是被兼通智謀和權術的同類算計。近似於現在的高分低能兒。


需要說明的是,在羅貫中看來,漢朝氣數已盡,篡逆是合理的,如崔州平就曾對劉備直說匡復漢室是逆天數,王道須當更新。揭開《三國演義》隱秀的面紗,有異心的謀士比忠謀士更具英雄相,而且是反得越徹底越好。當然這裡有一個界定原則,他們必須是主觀為天下,客觀為自己,比如程昱、崔州平、諸葛亮、司馬徽。那些隻顧個人或局部利益的機會主義者就是狗熊了,如袁術、袁紹等。辨別時我們可從結局反推其動機,此亦文學的方便之處。實際上問題還沒有這麼簡單,《三國演義》中沒有一個人不是英雄,也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的英雄。另文再解。



程昱之所以要在不想讓曹操成功的情況下繼續進諫,另一個目的就是希望曹操失敗后能重用自己,成為他的寵臣。之后再做新的打算。他的這一做法與后來的司馬懿如出一轍。司馬懿也是不管曹操採不採納,先輕描淡寫獻幾條計謀,曹操在前后比較之后便逐步接受了他。但程昱由於計劃實施得太早,沒有取得預想的成功,曹操在華容道之后依舊很輕狂,未落入程昱的圈套,搶天呼地還是隻念郭嘉。可見程昱比劉備、諸葛亮更“不得其時”。不過憑一縣令之才爬到振威將軍的位置並善終,還是很不錯了。他的宦友荀彧、荀攸后來為抵制曹操晉位就慘死在了曹操的手裡。說起來曹操本人也不是很順,先是接連被程昱、楊修逆向絆倒,當老來“耳順”不再倔?時,又被司馬懿逮了個正著。



同樣,程昱也認識到曹操隻能敗,不能死,所以他最后及時揭破了黃蓋的糧船之偽,讓曹操得以逃逸。而且這一次程昱非常詳盡地給他講解了常識:“糧在船中,船必穩重﹔今觀來船,輕而且浮。”看來,曹操不是聽不懂道理,都是因為前面程昱光說論點,不予強調或論証的緣故。程昱很明白:許多時候,表達方式比表達內容更重要。尤其是對於官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