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在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从安全温馨的家乡逃到外地呢?


7月17日,河南省开封市杞县众多居民离开家园逃往外地。据当地人说,当晚杞县城里大有“十室九空”之势。“那会儿出县城的路上堵得动不了。大客车、小汽车、面包车、摩托车、三轮车,还有随处可见的拖拉机,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逃难’队伍,交警劝都劝不住。”亲身体验了“逃亡”过程的杞县居民李强(化名)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的情景好像是美国大片中的灾难镜头一样,但不同的是,仓皇出逃的居民身后既没有天灾,也没有怪兽。


谣言有核爆炸般的影响


“大家都传言说杞县核泄漏了,特别危险,没准还会爆炸。我看大家都跑了,我们一家七口就也跑出来了。”7月17日傍晚,一位自称是杞县居民的群众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一个多月前,杞县的确发生了一件与辐射有关的事件。


事件的主角是1997年成立的杞县利民辐照厂(以下简称辐照厂),这家企业的业务是,用钴-60对方便面调料包、辣椒粉、中药材、大蒜等进行辐照灭菌。据了解,该类装置的放射源通常被放在墙壁厚达2米的水井辐照室内,进行辐照加工时,通过远程控制将放射源从水井中提出,用完后再放回。


6月7日,辐照厂的辐照装置在运行中货物意外倒塌,压住了放射源保护罩,并使其发生倾斜,导致钴-60放射源卡住,不能正常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换句话说,辐射源只能一直处于辐照工作状态。


6月14日15时,辐照室内接受辐照加工的辣椒粉由于放射源的长时间照射,温度过高自燃。在消防及环保部门采取灌注水等措施后,引燃物于当晚24时得到控制。


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相关情况:安全无事,正在处理。


据《中国青年报》7月17日报道,环保部称,发生卡源事故时,由于没有人在辐照室内,事件未造成人员误照和辐射伤害。由于工业辐照用钴-60属于固体密封源,事件中放射源的不锈钢双层外壳没有遭到直接外力打击,包壳内的放射性物质没有泄漏,不会造成环境污染。按国家对辐照事故的分级管理规定,本次卡源不属于辐射事故,是辐射工作单位的运行事件。


环保部17日公告说,一个月前发生在河南省杞县的放射源卡源事件并未造成环境污染及人员伤害。此外,环保部还解释说,目前专家正在论证如何把放射源收回到安全水井内,事件不会进一步恶化。


记者18日从杞县电视台的节目中了解到,18日下午在辐照厂外检测到的数据显示,周边环境辐射剂量率为0.12μgy/h(河南省环境天然辐射剂量率平均值为0.134μgy/h),放射源至今处于安全状态。


从官方发布的信息来看,所谓的“核事件”并不会对杞县居民产生影响,但为何在7月17日,杞县居民却像县城里真爆炸了一颗原子弹一样,仓皇出逃呢?


30公里的路开了6个小时的车


7月18日晚,杞县居民李强对记者讲述了他的“逃难”经过。


7月17日下午3时许,李强正在上班,突然有亲戚给他打电话说,前阵子出事的辐照厂要爆炸了,专家带来的排险机器人都被烧化了。他乍一听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这一个月来关于“核泄露”的传言,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等到了大街上一看,李强这才着了急,“我从金城大街走过的时候,看到出县的那几个路口堵车堵得厉害,街上的店铺都关门了。我赶紧给家里打电话,打了五六次都打不通。我就想,坏了,没准是真的。”


“快跑啊,要核爆炸了!”“辐射到了会断子绝孙的!”……


一路上,各种各样的传言充斥着人们的口耳。


路过汽车站,李强听到有人叫卖车票,“80元到开封,快没座了啊!”李强一皱眉头,这车票平日才10块钱啊。


到了家里,李强连忙打开电视,想看一下县政府是怎么说的,结果他失望了。和一个多月前辐照厂出事的时候一样,电视上没有任何官方信息。


李强终于下了逃走的决心,他没有拿多余的行李,只是带上了一家老小。李强踏上了出逃路。


一出家门,李强看到城西出县的路更堵了,和李强一样,都是匆忙中不带任何行李的人。当机立断,李强掉转三轮车车头开往城东,在环城路上,他发现到处都是准备出城的拖拉机、三轮车。


下午5时许,李强一家逃到了刑口转盘,车多得走不动了,这时李强收到了县政府发的短信:不要听信谣言,一切安全。同时,路口的交警也在边疏通边劝群众返回,但“很少有人停下折回去”。李强有些怀疑,他想打电话给县里的同事,可是由于信号拥堵,一直打不通。


晚上7时左右,李强终于到了杞县与睢县的交界处,这时又发生了堵车。李强下车去商店买了些矿泉水,在与店老板交谈中才知道:原来县里有小轿车的早在下午3时许就已经通过这里了,怪不得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农用车。


晚9时,李强终于“挪”到了睢县县城,30公里的路整整开了6个小时的车。在睢县县城广场,只见遍地全是老乡,由于跑出来的杞县人太多,旅馆全都爆满,李强一家只好露宿街头。这时李强同事的电话终于通了,县城的同事告诉他,“县里静悄悄的。”


到底有多少杞县人跑了出来?李强不知道,县委宣传部也不知道。据《开封日报》报道,当时张贴了2000多张公告,紧急印了宣传页1万多份,启动了591个村的广播宣传,甚至开封市的一位干部就从杞县群众“出逃”的主要道路之一——106国道上的某段带回了满载着群众的147辆农用车。


一窝蜂地跑了,又一窝蜂地回来


7月18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驱车前往事发地。在从开封市前往杞县的路上,不少群众坐着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进进出出。


下午5时整,记者行至距杞县县城10公里的地方,发现这条进县干道上堵了个水泄不通,情景与李强所叙述的一样,只是方向变反了。


“您这是准备去哪儿啊?”记者下车与一辆载满了男女老少的三轮车司机攀谈起来。


“回家呗,昨天下午听有人说那个辐照厂要爆炸,我们就跟着人流跑出来了。昨天晚上又听政府说没事,就又回来了。”三轮车司机回答道,“不回来也不行啊,跑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跑到外面又没有住的地方,只能和老乡一起露宿街头。”


“在这道上堵着的大多都是昨天逃出来的居民吗?”


“很多都是。当时感觉一个县的人都跑出来了,所以大家回来时才这么堵。”三轮车司机说,“其实今天凌晨就有不少人回来了,县里领导出面劝大家回来,电台、电视台也24小时循环播出‘安民告示’,不少人就都回来了。”


当然,路上也不全是“满载而归”的杞县居民。一辆半空的面包车司机告诉记者,他们是来杞县接人的,这已经是第四趟了。当问及为什么时,他回答:“这个县的人全完了,辐射得断子绝孙了,吸口气都会中毒,赶紧把亲戚接走还有救!”


“你就瞎说吧,开封市里都说了,没事。”旁边一位出租车司机接话道。


“你自己不也是来接人的吗?”面包车司机指着出租车内空空如也的座位说。


“我是来赚钱的,杞县人打电话叫我来的。”出租车司机说,“从昨天到现在我跑了6趟了,但我从没信过谣言。”


过了15分钟,车队刚往前移动了两个车身,不远处的对面,开来了一辆标着“开封-杞县”的客车,但也被堵得动不了。记者穿过堵塞的道路来到客车前,发现车上仍然坐满了人,其中小孩居多。


客车司机告诉记者,今天坐车的人虽然少了,但还是有杞县人想出去。很多杞县人害怕“断子绝孙”,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出来了。现在的情景是,“大人往里走,小孩往外流。”


当问及前面堵车有多远的时候,客车司机告诉记者,堵得挺远的,主要是前面修路,而且杞县人“有出的又有进的,大家挤在了一起”。


无奈之下记者只好绕道,途经仇楼镇时,路边百货店的老板告诉记者,昨天是一窝蜂地向外跑,今天是一窝蜂地回来,“倒是让我们的生意好了不少。”


18日晚5时到9时,记者途经开封市、开封县、兰考县,当地人均反映17日夜有许多杞县人逃到当地露宿街头。


晚10时,记者抵达杞县,县城中不时有警车巡逻。


19日早8时,记者在杞县长途汽车站看到,仍有一些群众将自己的小孩送往外地。县城内社会秩序正常,一大半店铺已开门营业。辐照厂门外有围观人群,周围行人也没有避讳从辐照厂门前经过。


宣传部:一开始没必要公开信息


为何事件发生1个月,政府都不公开?


杞县县委宣传部长王清芝对记者解释说:“从6月7日凌晨卡源事故发生开始,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并在第一时间通报了上级有关部门。上级部门反应也非常迅速,于事发当日上午就派相关人员前来了解情况,最终上级环境部门认定,没有危险。既然没有危险,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小题大做,也不用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公布信息。就好比一个人身体没有病,那还用得着大喊‘我没病’吗?而且政府从始至终就没封锁过消息。”


而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杞县金城路采访的一些居民却有不同的看法:“县政府是关心这事,上级领导也关心这事,难道我们老百姓就不关心这事了吗?县政府知道没事,上级领导也知道没事,但我们老百姓就不该知道没事吗?光顾着通报上级了,怎么就不能及时通知一下百姓呢?”


为何到一个多月后又公布了消息呢?


“那是因为当时(7月10日)网上出现了很多造谣的帖子,造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开封市就紧急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王部长回答说。


记者问:“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如果没有这些帖子就不公开信息呢?”


“刚才说过了,没事当然不用了。”


“您认为导致杞县居民逃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记者问。


“自然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所传播的谣言,现在政府正在积极追查源头。”


并非“杞人忧天”


在王部长的叙述中,谣言是这次大规模逃离事件的罪魁祸首。


李强却不大认同这个说法:“谣言到处都有,但一般没什么人信。是什么使得杞县人轻信谣言呢?我觉得这才是根本原因。”


7月18日,把老人孩子都送到外地的李强回到了杞县县城,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他说:“我有很多话不吐不快。”


“出事后政府也不表个态,直到一个多月后才开了场新闻发布会。你说老百姓能不起疑心吗?是政府隐瞒真实情况,才导致老百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李强说,从6月初到现在,杞县人的心一直在坐“过山车”。


“6月初辐照厂出事故以后,很快就满城皆知了,大家心里挺不安的,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逃出了杞县,不久后也回来了。”李强回忆道,本来民众对政府还是比较信任的,所以一开始,谣言并没有市场。


直到6月中旬辐照厂内的货物自燃引发大火后,大部分杞县人才真正开始害怕起来。“辐射产生了大火!一听这事,大家就慌了。那时人们都等着政府开口呢,谁知等了一个月,政府一直沉默。”


随后,一种传言逐渐让李强更加不安了起来,“政府公开说没事,那可能是真没事,要是政府不说话,那就是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到7月10日之前,“辐射外泄”、“断子绝孙”、“核爆炸”等说法一直在杞县居民间传播,一部分有条件的居民把家里的小孩送到了外地。


7月10日,李强上网时无意中发现,网上有帖子称杞县发生了“核泄漏”,“这回政府总该作个回应了吧。”他心想。但事与愿违,11日他再上网时发现,各大贴吧关于杞县“核泄漏”的帖子全被删除了。“难道真的是政府封锁了消息?”抱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


在记者采访县委宣传部时,王部长否认了政府与删帖有关的传言。


7月12日下午,开封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辐照厂卡源故障出现以来的处置情况。“要是真没事,为何过了一个多月才告诉我们呢?不过既然政府说了没事,那就应该没事吧。”长时间的信息空白使得李强产生了矛盾。


“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会听信谣言?”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的提问,李强想都没想就答道:“因为我们不大信任上头说的话了呗!他们7月12日开会说没事,假如我们完全相信的话,那也不会一有谣言大家就跑了。”


对此观点,王部长表示并不认同。“新闻发布会起到了很积极的效果,怎么能说百姓不信?”


记者问李强:“那你为什么后来又相信政府的话,回来了?”


一阵沉默后,李强说:“我也很矛盾。以前我也是挺信政府的,但是看到很多地方出了瞒报事故,我心里就没谱了。这次政府又是拖了一个多月才公布信息,我就对政府的话将信将疑。不过这两天领导们、专家们都站出来说话了,应该不假了吧。但是我又怕有事,就把老人孩子留在外面了。”


他顿了顿,说:“我感觉,信息一公开,政府就开始逐渐取得了老百姓的信任。但老实说,我现在还不知道该相信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