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前三方谋士攻守同盟(五)

党卫之鹰 收藏 0 119

五、荀彧、荀攸、程昱與曹操的巧妙周旋


郭嘉亡於易州之后,曹操追魂的哭聲必然讓荀彧、荀攸、程昱毛骨悚然,這使他們不得不團結一致、加緊行動。不過與郭嘉飛蛾扑火拖垮曹操筋骨不同的是,他們採取了用糖衣炮彈腐蝕、消磨其意志的方法。乘著遼東凱旋之興致,他們一塊兒慫恿曹操勞民傷財修筑銅雀台。而曹操果然也沒有了“天喪吾也”的危機感,很快就玩物喪志,產生了“他日台成,足可娛吾老矣”的衰老和頹墮之態,直到赤壁前線還在意淫說:“如得江南,當娶二喬,置之台上,以娛暮年”。(《銅雀台賦》還為諸葛亮智激周瑜、促成孫劉聯合提供了“二喬”的文本依據:“攬二喬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


這其間三謀士的配合關系是,程昱先勸曹操說:“北方既定,今還許都,可早建下江南之策。”趁曹操遲疑之際,荀攸馬上帶他仰觀天文,隻聽見曹操裝模作樣地說:“南方旺氣燦然,恐未可圖也(表明劉表的身體還不太壞)。”荀攸的目的就是讓曹操混淆對手,忘記劉備。劉備此時還沒有地盤和名位,天上當然也就沒有對應的氣象,而且這個觀察時點也是由荀攸先期選定。接下來荀攸便順勢制造了地下寶光和銅雀的帝王吉兆。(《三國演義》中沒有宿命思想,神鬼要麼出自人造的假象,要麼出自主觀的想象……筆者另文一一論証。)


一切鋪墊就緒,荀彧才出來說:“大軍方北征而回,未可復動。且待半年,養精蓄銳,劉表、孫權可一鼓而下也。”這一有悖軍事常理的提議顯然又是與郭嘉、程昱、荀攸一氣呵成的連續組合拳,決不可能是出自久經沙場的荀彧的本意。第一,誰都知道劉表不是曹操的對手,真正的對手是劉備。而坐等“不久於人世”的劉表死去就相當於坐看劉備興起。第二,敵人應當各個擊破,不可同時對付兩個,這會逼迫二者聯手,徒增變數。事實上如果曹操不是屯兵赤壁,對孫劉兩方都構成了威脅,他們就不會聯合。第三,當時曹操剛剛取得了北方大捷,劉表又是不中用的“坐談之客”,所以宜將剩勇追窮寇,這才算得上是“一鼓而下”。


然而,荀彧又在郭嘉有意拖延的基礎上一拖再拖。看得出,這裡三位謀士又是正反唱和的關系,隻是此刻荀彧頂替郭嘉成了主角。荀彧當配角時是信誓旦旦要殺劉備,當主角時又小心翼翼護著劉備。他的演技絲毫不遜於曹操,不過演的是智謀。此后他便不再濫用自己的權威,變得寡言少語了。


短短幾個月的聲色犬馬和皇帝春夢,曹操就從一名勇往無前的戰士變成了外強中干的懦夫。赤壁之戰開局即不利,水戰敗給甘寧,霧戰又被諸葛亮草船借箭,但曹操卻不敢表露自己的膽怯和心虛,還沉浸在取荊襄兵不血刃以及破新野、樊城零傷亡的快感中,認為東吳隻是在不識時務地局部掙扎,隻要隨便派個人去做形勢教育工作即可和平演變。所以他一會兒派腐儒雕虫蔣干去說降周瑜(且二過江東,先致蔡瑁、張允被冤殺,后致龐統登門入室),一會兒寄望龐統去說降周瑜身邊的謀臣。曹操在偷雞不著反蝕幾把米之后,非但沒有警覺,還繼續聽取荀攸的惡意諫言,派兩隻菜鳥蔡和、蔡中去誘降。曹操的想法越來越直白:你們東吳連劉表都打不過,就更不是我的對手了,還是趕快配合我改變以往殘暴好戰的形象,成為你們的“仁慈之君”吧!終於,在曹操望眼欲穿之際,闞澤和黃蓋翩然而至。


誰都知道,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理想境界,一般隻作為戰爭前期的輔助手段,所謂“用武則先威”,一旦無效就當果斷攻城。試看孫皓垂手站立在司馬炎面前還敢說:“臣於南方,亦設此座以待陛下。”人之不肯屈膝的本性可見一斑。首選攻城本來也是法家的家訓,但曹操由於雄性荷爾蒙下降、帝王激素竄升,所以失去自我,將攻城與攻心本末倒置了。成日陶醉在“……滅袁術、收袁紹,深入寨北,直抵遼東,縱橫天下,頗不負大丈夫之志也。”從他這些下意識的念叨也可以看出,他的“煮酒論英雄”不過是通過抬舉以試探劉備而已,從那以后他再就沒把劉備當回事了。


曹操一方面想做仁君,另一方面卻又連小臣劉馥都容忍不了,在橫槊賦詩時倚酒將他刺死。(僅因直言詩句不吉:“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如此類推,曹操還能聽得進程昱、二荀的逆耳忠言嗎?幸好三位謀士先知先覺,提前疏遠了曹操,不然早已死無葬身之地。再類推,曹操一旦當了皇帝會怎麼樣呢?所以他的勸降戰略不過是“王莽謙恭未篡時”。


想當初官渡之戰郭嘉是“十勝十敗說”,荀彧也是三番五次諫議曹操堅持到最后。世事難料,轉眼間主、臣就從互助互信變成了互離互棄。這就是不可抗拒的對立統一規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