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一章 福建起义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3 1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在福建最初的起义中,规模最大的当数小刀会占领厦门建立的政权。在占领厦门以后,黄威以汉大明统兵大元帅的名义发出布告,声讨清朝的罪行:“父老苛清法久矣,贪官污吏,政皆流为虎之苛,竭髓竣脂”,号召百姓们拥护小刀会。福建人民深受官府压迫,见小刀会建立的政权可以免收粮税,故而大多数人对小刀会带有好感,也不排斥小刀会的统治。

起义军占领厦门后的第二天,黄威、黄德美就派人送信给太平天国,希望得到支持,但是太平军这个时候连南京能不能顺利保下来自己都不敢去确定,加上清军十几天之间就成立江南、江北大营,太平军的形势不容乐观,是以只是口头上支持,并没有实质上的行动。

两黄只好分遣数千人前赴泉州及台湾地方,预期在台湾登陆后,立即与台湾凤山县会党头目吴青建立联系,然后会同吴青策动林恭,又与台湾、嘉义两县会党互通信息。一场声势浩大的台湾小刀会起义在凤山、台湾、嘉义三县迅速爆发。 与此同时,小刀会起义领袖黄威、黄德美等人还制定了直接进攻台湾的计划,曾与经常在台湾海峡活动的纪猫生相约,希望他招集人马和船队,预定在七八月间发动对台湾的袭击。

在厦门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小刀会先后派遣五批小船队支援台湾起义。由于官府事先获得情报,命令三江口水师在沿海加强戒备。到七月中旬,先后有40多名小刀会员被俘,船只多被击毁。

为镇压小刀会,福建各级官吏全部调动起来,调兵遣将,筹集粮饷。福建巡抚王懿德坐镇泉州亲自指挥,并奏请朝廷起用富有海战经验的李廷钰为福建总督。清廷又派海盗出身的吴全美为水师提督,率领红单战船、广东潮勇到福建协助围剿厦门起义军。附近地主豪绅也组织义团武装,共同镇压小刀会起义。

要说小刀会之前的顺利,那是因为清军一开始的麻痹,国家承平日久,虽然南中国近两年烽烟四起,但是福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风平浪静的。等到官军反应过来,小刀会就撑不住了。被迫退出漳州、石码、海澄、漳浦、安溪、同安等地,死守厦门。其时,台湾起义军亦受到清军的围剿而处于逆境。

七月二十三日,李廷钰统率五六千人由刘五店渡海,强行在厦门登陆,并迅速在城外险要地带布置包围圈。双方进行拉锯战,“七十三天,打了四十八仗”。嵩屿、圭屿、鼓浪屿相继被清军占领。官兵对厦门施行封锁,起义军发生粮食恐慌。黄威、黄德美曾致函英国驻厦门领事馆商借粮饷和弹药,遭到英总领事的拒绝。

小刀会本来想可以要求林俊的部队帮忙减轻一下压力,可是林俊都自身难保,根本无法分兵增援,小刀会只好孤军奋战。

不过一时之间福建烽烟四起,清廷一时之间根本弄不清楚是同一个武装力量还是分散的力量。面对如此局势,自然焦头烂额,烦恼不已。却不说福建巡抚王懿德怎么去处理,却说南京前线这边,江南大营统帅——向荣负责的是南京以南的地方,所以仙游军只需要在这些地方打转就行。由于知道了福建的起义,心忧老窝安全的仙游军从上到下都是忧心忡忡,是以对于同太平军作战更是消极罢工,林易博干脆天天躲营帐里,整个仙游营区都是闭寨不出,遇有作战任务就跟着清军后边跑,清军前进就前进,战事一有不力便也跟着跑。几个月下来仙游军几乎没有跟太平军正面打仗过,当然也就没有了伤亡,这样的部队在清军中不止一支,在许多将领眼中,这倒也正常。只是向荣这老头比较恼火就是了。

仙游军上下等啊等,终于等到了机会,李昌辉让情报部进一步严密监视福建情况,同时准备返还福建。

林俊的率领的数千部队遭到挫折之后转战尤溪,七月十三日攻入尤溪县城,打死知县金琳。并在山头窑迎击来援的清军顾飞熊,林俊负伤,撤退至二十四都,不久重回永春。黄有使、江水仍在沙县、永安一带坚持战斗。

七月中,在陈湖的乌钱军配合下,林俊在永春桂洋打了一次胜仗,并乘胜于七月二十七日,第二次重占德化县城,击毙德化知县萧懋烈和游击、都司各一人,接着又与黄有使配合第三次占领大田县城。

这个时候正是的福建巡抚王懿德指挥一万多清军围攻厦门岛上的义军政权,让处于闽南地区的林俊有机会乘虚进一步增长势力。

在原本的历史上,本来在八月二十四日,林俊会率义军绕过清军驻守的白隔岭进袭仙游城,驻守白隔岭的参将瑞文闻风逃回兴化府城。林俊在“乌”、“白”旗会众引导下攻占仙游县城,杀知县黄曾惠,改仙游县为“兴明县”。可是现在仙游县有一支数千人的新式部队存在,而且居住在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根本不想反抗朝廷,不想反抗吴老师为首的现在事实上的仙游当地政权。是以林俊改变目标,依然由“乌”、“白”旗会众引导下乘夜攻占邻近的德化县,并且将德化县改名为“兴明县”。委南安贡生潘宗达为知县,建立了第一个义军政权。

九月间在莆、德“乌”“白”旗群众支持下,林俊两度率众一万余人进攻兴化府城,但均未能得手。这时,正在泉州督剿闽南小刀会起义军的福建巡抚王懿德,见福州至泉州的通道几被切断,急忙派遣新任德化知县黄际虞和参将周兆麟带兵2000名北夺德化,由惠安移师戴云山。林俊命其族弟林广率领一部分义军到戴云山阻击。

十七日,在当地乌白旗群众配合下,林广乘清兵立足未稳发起进攻,打死游击周兆麟和德化知县黄际虞(黄际虞本应往仙游县任职,但由于历史的改变,变为前往德化县任知县,依然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清军溃败。同日,林俊率部进攻清都司陈光标部,德化县勇也响应林俊起义。清水军千总蔡登超,戴云山巡检吴通等率官兵赶到,保护陈光标等逃出重围,混战中,县丞李子馥被杀。

冒进的清军大败,王懿德大为恼火,命令仙游团练立刻整军救援。上司的命令不可不听,并且在这个时候稍有迟疑,就有通敌之嫌,吴老师没有办法,亲自率领一个营的兵力小心翼翼地出击,命令留守部队全部禁止外出,加强警戒,所有的大炮全部处在随时可以发射的状态。

一直以来只负责民事方面的吴老师对于打仗只停留在纸上,不过还好先前有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是以还不会手忙脚乱。吴老师带出来的是张万杰的五营,具体事项还是由张万杰负责。

吴老师并不想帮清廷卖命,是以部队如蜗牛般行进,当走至德化县郊外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的事了,此时已经是九月二十二。这一天林俊又一次到霞皋,联合当地的“乌”、“白”旗会众,二次往攻兴化府,可是依然未能攻下。

吴老师便假借增援兴化府的名义命令部队前往兴化府,等于是往来时的路赶回走。

九月二十四日,林俊攻占兴化府不下,便退而求其次,带领义军攻打莆田,苦战一天,让人攻打不下。二十五日上午,渠桥新度村举人张大原令其子张尹仲率领一支地方武装到达城郊与城中清军夹击围城义军,城围遂解。红钱会会众一部分从西北常泰山区撤回德化,一部经广业里转移到永福(今永泰)、福清边界山区。“乌”、“白”旗会众也自行退去。兴化清军乘义军新败之机,派原在白隔岭临阵逃去的参将瑞文和兴化府通判其昌、游击周向宸率2000名清兵暗袭德化。

九月二十六,仙游五营又回到仙游,王懿德恼火之下命令其立刻同瑞文等三人联系,一起暗袭德化。吴老师只得又一次率领部队返回德化,并且故意放慢脚步,推说兵勇连日跋涉,疲惫不堪,同两千绿营兵拉开距离。

二十九日,两千清军到达德化东门外五里的凌陂,“乌”、“白”旗会众伪装为地方武装“乡团”,诱清军进入城南东屏山伏击圈内,一举将其歼灭。瑞文、周向宸被击毙,清兵溃败。见前方清军覆灭,吴老师立刻命令部队原地止步,发函询问下一步如何应对。

王懿德接信暴跳如雷,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大骂仙游团练都是酒囊饭桶,同时让仙游团练就地扎营,困死反贼。

对于清廷来说,此时的福建形势危急,东起莆田,南至惠安,绵亘一百余里,均在义军控制之下。自福州至泉州的清军饷道已被截断。福建巡抚王懿德所能控制的地盘只有福建原来的面积的十分之三,整个福建大部分地区基本上摆脱了清廷的控制。

战局糜烂,在泉州督剿的王懿德十分着急,一再向咸丰帝哀叹:“臣逼处危城,兵饷皆匮,战守两难。”

在六月份的时候,咸丰帝让福州将军有凤兼署闽浙总督,到八月初七的时候,咸丰帝又任命慧成为闽浙总督,咸丰帝寄望于慧成能够力挽福建的局势,可惜战局仍然越发不顺。

没有办法之下,咸丰帝于九月份下令调广东兵一千五百名入闽镇压起义军,并拨广东银20万两,广东司库银10万两解福建军用。

如今的大清朝,失去了广西、云南、福建、江苏等地区,江南富庶之地战乱纷飞,清朝漕运已经陷于瘫痪的状态,如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别说征剿的银子,可能就连日常的费用的不够支出了。

林易博一看有机可乘,七月份一到立刻上表申请回福建帮忙征剿反贼,路途遥远,奏折走到京城去要半个月,本来身为钦差大臣的向荣有权力允许仙游军返回福建,但是这个老家伙一直不愿意,林易博没有办法只好直接向咸丰帝陈奏。

这种注定要跋涉几千里的奏折林易博思索了很久才写的,里边丝毫不提现在南京地区的战事,只是单方面地强调现在福建局势不容乐观,如若再没有强大的兵力增援福建,福建将成为另一个南京,到时候福建如果尽落敌手,反贼再跟发逆越好同谋浙江,到时候大清局势定是天翻地覆,怕是会动摇根基。然后又述说仙游军由于土生土长,跟许多反贼都是邻里乡亲,只要乡人子弟一去,对方肯定会弃暗投明,回奔朝廷。

咸丰回复的圣旨只有四个字“专意发逆”

看来在这个年轻的皇帝心中,发逆才是清廷的头号敌人,因为对方不但公然反抗朝廷,并且把传承了几千年的儒家等正统学说斥之为妖魔之言,一下子同整个封建阶级对立起来,不论是哪一个民族的人都把发逆当成是丧心病狂之徒,非除之而后快。

林易博不甘心,又上折子阐明由于仙游军都是来自于福建,现在福建战乱迭起,兵士一年多来在外征战,转战几千里,本来就思乡心切。现在闻说家乡被乱党蹂躏之后群情激昂,纷纷要求回去剿匪,等平定福建之后再回江苏对付长毛。

咸丰帝依然不准,圣旨跟奏折一来二去两个月就过去了,进入了十月份,咸丰帝闻说福建九月份的战报之后大为惊恐,特别是福建巡抚王懿德连连向咸丰帝告急。连九月份刚征调进福建的一千五百名广东兵也在福建连遭败绩,先是在诏安受到伏击,死伤数百之后粮草又被烧,一部分北上与福建兵汇合,一部分仓皇逃回广东,至潮州地界又被潮州的小刀会袭击,几百人死得七七八八,几乎全军覆没。

江西、浙江两地都没有大量的兵卒可以调遣了,这种局势继续下去的话福建怕会不可收拾。考虑到曾国藩的湘军已经大体训练完毕,不日即可奔赴江苏战场,思索再三,咸丰帝终于下旨命令仙游团练立刻全军拔寨返回福建,协助王懿德进剿叛贼。

当这份圣旨送到林易博手上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十五了,林易博大喜过望,立刻传令全军拔寨起营,第二天作别向荣之后立刻挥军南下,踏上回家的路。

当仙游军兴冲冲返回福建的时候,林俊(林万青)于十月份,发出起义布告道:

钦命统兵大元帅林万青、钦命统兵副元帅林元勋,统领三军李增龄、调署兴明县潘宗达为剀切晓谕,以安地方而肃民心事:

…… …… ……

慎之!凜之!毋贻后悔。特示。


天德叁年癸丑拾月廿四日 给


由此正式建立起政权,布告四发之后,却没有林俊预想中的军民士气大振,然后就势如破竹,而是打得异常艰难。

在厦门的小刀会在八月中旬的时候还准备一举拿下澎湖,然后以此为基地和跳板增援台湾会众,进而退可守,进可攻。但是小刀会的船都是小船,加上会众们至多就是经常打渔的渔民,结果三江口水师提前收到消息,派遣水师前往拦截,小刀会船队根本不是对手,一接战就败象毕露,不到一个时辰,除小刀会小头目林沙等30多人被俘,其余几乎全被歼灭,占领澎湖计划受挫。没有办法,小刀会只好集中力量坚守厦门,

十月初,李廷钰率领三万清兵分三路进攻厦门市区,起义军内部软弱的人纷纷逃往内地。将领黄潮、蔡懋昭等相继阵亡,黄沙被俘英勇就义。在弹尽粮缺、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眼看着再坚守下去也是死路一条,小刀会余众被迫撤离厦门,撤退之中被杀数百人。十月十一日,清军占领厦门,围攻厦门的数万绿营兵在这个地方受苦了半年,早就想捞点财物,可是厦门被小刀会盘踞半年,几乎所有东西早被消耗光了,连大多数财物也被席卷一空。失望至极的绿营兵竟然趁乱屠杀厦门上的百姓,连埋在土里的死人也不放过,通通割下人头前往大营换取赏银。

一时间厦门岛上血流成河,百姓们遭大殃了,而半年前还号称会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的黄德美丝毫不理百姓的死活,带领十几个心腹匆匆出逃,可惜老天不佑,当黄德美逃匿到龙溪县石美乌屿桥(今将东桥)附近,被锦宅社绅士黄伦、黄永梧捕获,然后立刻解送厦门请功,十七日在厦门受肢解挖心的极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