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阴谋论——破解赤壁之战三方谋士的攻守同盟(四)

党卫之鹰 收藏 0 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四、郭嘉率先刮起倒戈曹操的完美風暴(楊修亦同)


在孫權王心偶熾、劉備求賢若渴請來了兩位“可安天下”的謀士的同時,曹操卻以為隨著主要對手的消滅,已不需要大謀士或者說戰略軍事家了,隻要用人海戰術和幾個奴才、爪牙就可以完成余下的統一大業。他決定從高到低依次裁減智囊和功臣。先借黃祖之刀殺檷衡,之后又千方百計找理由屠孔融和許攸。他們縱然有一些缺點,但也都犯不著死罪。其中許攸是曹操的功臣、故友,許褚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是決不敢隨意斬殺的。之后,曹操也沒有追究許褚的任何責任。典型的權謀手段!


曹操清除臥榻之側一方面是想在將來稱帝之日搶得無與相爭的全功,另一方面也是要優化現在的資源配置,不想花大價錢白養人。然而,他沒有想到未來的天下已非“秦時明月漢時關”,不但需要戰略思維,還需要比檷衡、孔融更高層次的戰略思維。看重眼前既得利益的法家確實已經過時了。


曹操的險惡用心當然逃不過其他幾位謀士的眼睛,誰還敢為他立功賣命呢?許攸死后,首先唇亡齒寒的就是郭嘉。


郭嘉的死亡比許攸更加神秘。在袁尚、袁熙投奔烏桓之后,曹操原是不必勞師遠征的,連曹洪都知道:“袁熙、袁尚兵敗將亡,勢窮力盡,遠投沙漠﹔我今引兵西擊,倘劉備、劉表乘虛襲許都,我救應不及,為禍不淺矣。請回師勿進為上。”事實上所有遼西、遼東的首領都打定了一個主意:隻要曹操不主動進犯就不支持二袁,都知道二袁已淪為喪家之犬,不值一保。然而,向來善於判斷形勢的郭嘉這回卻出人意料勸說曹操不惜一切代價追殺,為什麼?郭嘉很清楚在消滅袁紹之后,曹操下一個攻擊目標就是劉備。但郭嘉心目中的這位賢明主公還剛剛投靠劉表,立足未穩,所以他決定以二袁牽制曹操。表面上他向曹操解釋說:劉表“自知才不足以御劉備”,必不會重用劉備。實際上郭嘉相信,隻要給劉備足夠的時間,誰也不能阻擋他們三兄弟的短傳滲透,郭嘉在曹操許都放劉備之后就說:“一日縱敵,萬世之患。”


另外,郭嘉意識到許攸死后曹操也必不會久留自己這個首席顧問。所謂謀士,是既謀生也謀死,與其將來在曹、劉之間無所適從,與其將來被曹操窩囊整死,不如主動赴死。此時郭嘉便選擇了死在北伐征途中。其用意在於:一、以漫長的作戰時間給劉備留出積蓄力量、厲兵秣馬的契機。二、以艱苦的作戰環境消耗曹操與曹軍的戰斗力。三、以北伐的小勝利沖昏曹操的頭腦,令其意得志滿。四、以戰死疆場的行動成全自己的忠義之名,同時讓曹操不疑。如他說:“某感丞相大恩,雖死不能報萬一。”


曹操在郭嘉死后曾大哭:“奉孝死,乃天喪吾也”。這並不是真話。不必說在放走劉備的事情上與郭嘉已有過嫌隙,就是當郭嘉病中說出不祥之言——“雖死不能報萬一”時,也沒有引起應有的重視,隻顧問計,既不送回許都,也不請名醫療救,隻留他在易州等死。最重要的是,這句話曹操哭在接到郭嘉的遺書之前,一時也確實有些無助,但當他看到遺計之后,尤其是二袁的腦袋被遼東人送來之后,曹操笑了!


華容道之后曹操又哭道:“若奉孝在,決不使吾有此大失也”,實際上所有應當防范的問題,他身邊的謀士都提醒了,曹操的失敗完全是咎由自取。顯然,曹操哭郭嘉是假,推卸責任是真,當時就讓“眾謀士皆默然自慚。”


由於郭嘉不願意伐劉,性情又較為耿直,所以即便北伐時不死,他的頭顱也會成為曹操南下的祭物。原來郭嘉隻不過就——早死了那麼一點點。《三國演義》告訴人們,政治家是不會有眼淚的,他們的哭泣和頓足全都是權術的表演,劉備、諸葛亮亦然。赤壁之敗也讓人們看到,失去謀士之后的曹操的智識其實是多麼淺陋,徒剩八十三萬匹夫之勇而已,並不比他心目中另一位“英雄”劉備高明多少(劉備在東征時亦因剛愎自用被燒了個精光)。


郭嘉算得上是第一流的謀士,從他最后的遺計更是可以看出這一點。他沒有讓曹操繼續冒生命危險進攻遼東公孫康。他和諸葛亮一樣都深知曹操還有繼續存在的意義,隻可控制,不可鏟除(諸葛亮在華容道放走了曹操)。留下一個強弩之末、驚魂不定的曹操,才是剛剛好。也正是這個原因讓眾謀士費盡了腦筋,殊不知拖垮一個人要比弄死一個人難得多。


由此可見,郭嘉才是幫助孫、劉在赤壁擊敗曹操的急先鋒,他以悲壯的鳳凰涅槃換來了劉備和諸葛亮等后來者的新生。郭嘉之后又有幾個人如法制,例如后來在曹操決定南征以報赤壁之仇時,荀攸就獻計要他去捅西涼的馬蜂窩,結果又借馬超之力給劉備留下了取西川的間隙﹔馬謖也是唆使孔明七擒孟獲而失去了進攻曹魏和司馬懿的最佳時機。當然,郭嘉、荀攸是心懷天下,馬謖僅出於一己之私。


至此,或許我們都能明白了,楊修為什麼明知惑亂軍心是殺頭之罪,還要不加掩飾去以身試法呢?我們知道,“雞肋”隻是寓意曹操的猶豫不決,但楊修卻故意解釋成退兵,其目的就是利用曹操素來嫉恨自己的情緒,反激他非理性進兵。此時曹操的實力明擺著不如劉備,進攻必然是自取其敗。盡管楊修隻用一條命換了曹操的兩粒門牙(被魏延所射),但卻讓劉備提前得到了漢中。另外,楊修當初怠慢張鬆也是不想讓曹操得到第二個許攸,輕易取得西川(張鬆后來轉助了劉備)。還有,他多次以拙劣的方式支持曹植,也是為了反向影響曹操,使“操大怒,因此亦不喜植。”讓無能的曹丕繼位則曹家必早敗。客觀上,楊修死后還給司馬懿等能人讓出了繼續反曹的官位。


誰說楊修是恃才放曠的貧嘴書生?他能在曹操和劉備之間選擇劉備,在曹植曹丕之間選擇曹丕,需要何等的眼界和勇氣啊!楊修啊楊修,你死時比郭嘉小四歲,比苟活的筆者也小兩歲,但你卻如此地少年老成,如此地敢於擔當,不計身后評論。今天的我除了盡綿薄之力為你正名,還能做什麼呢?無奈不是女兒身,否則一定會想辦法早早嫁給你,然后篤定為你守一輩子寡,為你養一群大智若貧的優秀子孫……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