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阴谋论——破解赤壁之战三方谋士的攻守同盟(三)

党卫之鹰 收藏 0 108

三、謀士們冥冥中追尋儒法混


謀士們之所以紛紛投到曹操門下,不是他們看不出曹操法家本質,也不是他們要擁護法家或者趨炎附勢。法家是一種在秦朝就沒落了的哲學,比漢家之儒更不得人心,當然不能又用它取代漢朝,這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而從他們后來的結局看,攀附權貴的想法則可徹底排除(不入流的小謀士如蔣干、蔡和、蔡中除外,當今社會的所有謀士除外)。筆者通過系統分析后發現,這些謀士在厭倦了純粹的法與儒之后,都在冥冥中向往一種能將法和儒取長補短、有機結合的新哲學。他們不知道該混合體最終應是什麼樣的配合比例,什麼樣的實現形態,什麼樣的變化趨勢,但他們依舊滿懷信心要去尋找,去摸索。當發現曹操具有一些儒法糅合的特點時,他們眼前一亮。盡管不是很地道,卻至少讓人看到了儒法混的先進性和可行性。


另一位政治家劉備之所以能讓郭嘉等人刮目相看,並吸引到徐庶、諸葛亮,也是因為他不是純粹的儒家,他雖不反劉漢,但反東漢,屬於新儒家。而新儒家比新法家又稍稍進步了一些。不過劉備的法芯也僅是用來縫合內部傷口的絲線,一旦得到天下還是會抽去,繼續效仿高祖的“約法三章”、“寬刑省法”等仁政,刑法略嚴於東漢末。第六十五回劉備在佔據益州后便通過好友法正闡述了自己的這一政論,但隨即被諸葛亮駁回。隻有諸葛亮才是將儒與法血肉相融的第一人:“秦用法暴虐,萬民皆怨……劉璋暗弱,德政不舉,威刑不肅……所以致弊,實由於此。吾今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則知榮。恩榮並濟,上下有節。為治之道,於斯著矣。”



隨著曹操的法形漸露,當初乘興而來的謀士一天天失望,有的人不能忍耐就提前造反了,如檷衡、孔融。然而他們拼將一死的斗爭是徒勞的,絲毫不能遏制曹操的擴張勢頭,何況利用曹操消滅袁術、袁紹,統一北方亦不失為國之幸事。但接下來曹操准備攻打劉備就完全跨入民心向背的另一面了。俗話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他身邊的謀士便一齊行動,採取了比檷衡、孔融更有效的手段,他們不但內部分工協作,還適時與對方的謀士外通內聯。


假如說官渡之戰是新法家與舊法家的較量,那麼赤壁之戰就是所有謀士眾志成城阻截新法家繼續前進的大決戰。此時,三方謀士雖然思想創新的程度各有不同,但反曹反法的立場卻達到了驚人的一致。在他們看來新法家隻能作為天下統一道路上的階段性哲學,現已完成了歷史使命,須當立即止步於赤壁,等待新人、新思潮的成長。於是,三方謀士便圍繞曹操這一邪惡軸心共同構筑了三角同盟。該同盟結構鬆散隱秘,沒有協議,沒有章程,隻有扑朔迷離的智慧和機巧,猶如一個繞來繞去的數學拓扑。


這裡需要稍作說明,孫權的思想是一種苟全於亂世的儒法混,准確地說是有善有惡的“儒法換”,即根據本地域的形勢需要隨時作純儒、純法的兩極“變臉”。比如他既可以比關羽更“義”地奪取荊州,又可以比曹操更“法”地殺害關羽﹔既可以向漢室或曹操投降,也可以聯劉反曹。這種沒有穩定信仰的“新有善有惡”注定隻需要也隻能夠聚集一幫惜命保家的二流謀士,所以也就安不了天下(龐統寄寓江東是為了避諸葛亮之鋒曲線救劉)。中國民族從來都崇尚頂天立地、不卑不亢的大國風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