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情报

无真子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冯枓才得了这接近李明华的机会,见二人前来,自然搜肠刮肚,极尽奉承之言。 李明华心中着急办事,对这些毫无营养的奉承话实在有些不耐,只略微客气一下后,便开门见山将目的讲出,问道:“不知冯老板可否代我到外地购些粮食,最好能去湖广一带,有多少要多少,资金我可以先付。” 冯枓才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冯枓才得了这接近李明华的机会,见二人前来,自然搜肠刮肚,极尽奉承之言。

李明华心中着急办事,对这些毫无营养的奉承话实在有些不耐,只略微客气一下后,便开门见山将目的讲出,问道:“不知冯老板可否代我到外地购些粮食,最好能去湖广一带,有多少要多少,资金我可以先付。”

冯枓才没想到李明华这么直接,准备好的奉承话只放出了一半,堵在喉咙是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就好比得了慢性咽炎般难受,只不过李明华穿越时可没带吴太咽炎片,要不倒可以送他几盒。冯枓才思想不能集中,想了好半晌才答道:“将军见外了,救济灾民我等自是义不容辞,卖粮之事只管包在我身上,绝不令将军失望。只是如今适逢乱世,这个,沿途耗费可能要多些。”

李明华自打进城来,这话是听得最为爽快了,虽然这奸商还没忘记抬价,但花银子能办到,总比动刀剑要强些!当下便向冯枓才谢道:“如此就有劳冯老板了,银子不成问题,具体事务我会让赵宪与你商议。”倒不是李明华不想立即把价钱谈妥,只是这些事情原非他所拿手,交予赵宪来办反而妥帖一些。

接下来便是大家把酒言欢,席间的马屁自然也不会少了,真可谓层出不穷,花样不断。席后更有歌舞助兴,连同美女献上,就连陪嫁的嫁资,也早已准备的妥帖!

李明华对美女虽然向往,但也有自己做人的信条,不过看在嫁资丰厚的份上,还是一并受了。权当是又帮组了一个风尘女子脱出苦海,顺便也为军中将领日后成家做些准备,还说不定又演绎出一段浪漫故事来。

第二日李明华早早便来到聚仙楼,为当天的安排做些准备。聚仙楼老板第一次迎来这外地的客人,自然尽心尽力,将上下打理得妥帖万分。

一众富绅耳目灵通,闻听李明华已经到了聚仙楼,心中便打了抢先跑去套些交情的主意,结果离中午还差老大一截,楼中已宾客齐集人声鼎沸。更有许多昨日未曾受邀的小绅,也厚着老脸跑来碰碰运气,看能否捞到接近的机会。

李明华看该来的几乎都来了,便将几个为首的富绅请到雅间,唯独留下了院正高信儒。

进门后李明华少不了又得接受些奉承之言,开场白过后,李明华叹道:“列位眼线耳目之广,实在令人佩服,比之我军中情报部门,亦是不遑多让啊,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士绅听李明华提起这茬,心中忐忑,暗责这次马匹拍到了马腿上,孟源棅底气足些,起身说道:“将军是我南阳的天,天色变化,生活在下面的人自然看得清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将军海涵。”

李明华听他说来,倒好像自己打个喷嚏,南阳便会下雨一般,虽明知乃狡辩之言,但也无心计较,说道:“众位消息如此灵通,何不为黎民百姓多出些力气,将它用在正道上,想这行军打仗情报可是重中之重,当初若能得各位鼎力相助,也不至让鞑虏逃出关外。”

众绅听李明华话中有招揽之意,心中想拉关系不假,可要入伙,一时间倒有些措手不及,愣在桌旁。

李明华话一说完,便冷了场,心中明白自己所说干系重大,这些豪绅一时半会儿怕难以决定,便起身说道:“我先到外间接待一下其余客人,失陪片刻。

众绅待李明华出门,便议论开来,首先发言的却是大地主刘家文。他先向孟源棅一揖,说道:“此事不妥,咱们虽然可以和他搞好关系,可吃肉并不等于非要去杀猪呀!”

钱庄孙掌柜也附和道:“这可是杀头的买卖,利润虽大,但风险更大,这生意不好做。”

盐商刘才厚平时做的都是贩卖私盐的活,想法自然不同,起身说道:“依我看这不叫生意,叫赌博。赢了飞黄腾达,一步登天;输了倾家荡产,连命也得搭上,好生难以决断。”

冯枓才昨晚便有半只脚踏上了贼船,今天有机会把大家也拉下水,又怎肯放过这机会,便将茶碗往桌上一放,起身兴奋地说道:“众翁,这可是机会啊!锦衣卫是什么地位大家知道吧?咱们若得以成功,那便是今后的锦衣卫。只要做得隐蔽,到时即便败了,花些银子含混过去便是,只要咱们不亲自出面,就不愁没有退路。”

众绅平时虽然都对这姓冯的颇有微词,但对他所说的话,却还是觉得有理的,是以在他说完之后,众人都沉默下来,心中不停地权衡着中间的利弊。

李明华出门后也不急着回去,对诸如镖局、马帮这些有情报潜力的行业东家一一问候。

这些人平时走南闯北,耳目虽然灵通,但在本地却不那么吃香。一来手中银子没人家多,二来从事的行业也不很体面,今天来这里也不是受邀,大多是厚着老脸来碰碰运气。万一有人家用得着的地方,能搭上这条大船,今后的日子可就容易了许多。

李明华可没想到这么多,只是即然日后可能有求于人家,自然要表现得亲热些,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这些凑热闹的投机之徒得到和李明华对话的机会,就好像一个嘴馋的小童见主子大鱼大肉,而自己在一边流口水之时,突然被邀请一起用餐,其心中之激动、惶恐,简直是无以言表,真恨不得把心肝都挖出来,摆在别人面前以明心迹。

于是,一大堆人七嘴八舌你来我往,歌功颂德阿谀奉承之词此起彼伏,个个慷慨激昂煞有介事,看情形倒显得屋里的那几位不识抬举。李明华不善言辞,估计屋里那几位商量得差不多了,说了几句谦虚话,逃也似地回到里间。

屋里的几位此时已商量妥帖,有冯枓才作内鬼,自然必李明华说话更能让人相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