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阴谋论——破解赤壁之战三方谋士的攻守同盟(二)

党卫之鹰 收藏 0 98

二、曹操從新法家到純法家的退化


盡管曹操早就說過“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的法家宣言,但很多謀士還是集合到了他的身邊。因為說歸說,他在行為上更多表現的是嫉惡如仇、義重於山、智勇雙全、破舊立新、海納百川、從諫如流。這些優點使他在各路諸侯中成為了最具吸引力的主子,如大謀士荀彧、荀攸叔侄同投門下,之后荀彧又薦程昱,程昱薦郭嘉,再以后孔融、檷衡、許攸等高人也紛至沓來。但是,我們不能說曹操不是法家,他隻是改換行頭將前人的法術做了簡單而又實用的偽裝,在法家的表面覆蓋了一層超薄的儒皮。從他刺董卓,尊劉協,到伐呂布、袁術、袁紹,再到准備在赤壁同時拿下劉備和孫權,可以看出這樣的變化軌跡:隨著地盤和權力的擴大,曹操逐步以法家的權、勢、術取代儒家的仁、義、智。我們姑且稱這種法家為虛儒實法的新法家。


什麼是權術呢?權術是法家以個人利益為圓心背信棄義、巧取豪奪的陰謀。手段可謂繁多。《三國演義》中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弱勢對強勢,常以違背最基本的道德原則,如借人的忠、孝大義暗中用計﹔另一種是強勢對弱勢,他們是明目張膽地實施嚴刑峻法。而曹操的不同在於他總是會用一些儒術粉飾自己的行為動機。比如他在濫殺無辜之后,要麼大哭,要麼厚葬,要麼說喝多了。很顯然,儒道隻是被他當成了強盜邏輯,沒有融入他的血肉之軀。赤壁之戰前,隨著曹操權傾天下,其儒家外衣基本上脫得就隻剩下一條新內褲了。


曹操沒有想到儒家之智謀與法家之權謀有螺旋式上升的層級演進,以為自己用智謀摧毀袁紹的權勢之后,就不會再有更高的智謀動搖自己的權勢。實際上要取得天下,必須一以貫之保持這兩方面的領先地位,不可偏廢。但此時曹操已然被顯性的財富迷醉,認識不到智力資本的潛力了。這也是法家的局限所在。


楊修對曹操的研究很是透徹,他能猜出園門上“活”字的含義就是因為發現了曹操的心胸正在變窄。心窄便熱衷於玩文字游戲,心窄便嫌門寬﹔心窄便吝嗇地隻給朝臣分一人一口酥﹔心窄便懷疑床邊的侍從﹔心窄到最后甚至妒忌自己賢達的兒子曹植,還有知心的“小秘”——楊修。

詩雲:“功首罪魁非兩人,遺臭流芳本一身。”這並非說曹操是一個善惡的矛盾體,而是揭示他儒消法長、從新法家到純法家、從英雄到奸雄漸次退化的生命歷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