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忍住不笑算你厉害!

aqssm 收藏 0 1078
导读:一日,在网吧一男士,想在网吧使用u盘,可怎么也找不到插口。 于是大喊,”老板怎么没有插的地方呀!” 漂亮的女老板听到后,笑着说“只有我这个可以插,别的机都不行” 说“插在什么地方,前面还是后面” 女老板说“随你便,前后都可以插” 可是男士还是没有成功, 焦急的说,“还是插不进去呀!怎么办?” 女老板说“开始时都这样,不好插,插插就容易了,你再试试?” 男士又试着插了一会,不过还是没有成功。 于是想换个网吧。 女老板突然叫住他“你还没有交钱呢!”

一日,在网吧一男士,想在网吧使用u盘,可怎么也找不到插口。

于是大喊,”老板怎么没有插的地方呀!”

漂亮的女老板听到后,笑着说“只有我这个可以插,别的机都不行”

说“插在什么地方,前面还是后面”

女老板说“随你便,前后都可以插”

可是男士还是没有成功,

焦急的说,“还是插不进去呀!怎么办?”

女老板说“开始时都这样,不好插,插插就容易了,你再试试?”

男士又试着插了一会,不过还是没有成功。

于是想换个网吧。

女老板突然叫住他“你还没有交钱呢!”

男士一楞,说“没插进去还要什么钱?”

女老板不甘示弱说“上了就得给钱,一共半个小时,交钱”


我在一家ISP公司工作的时候曾经接到这样一个电话:“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我是有事情要找你们!你们为什么让我的计算机不停地开、关?”“开、关计算机?您的意思是不是您的Modem总断线?”“不是,我是说你们把我的机器给关掉,然后又打开!每当我在网上冲浪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会发生!”“您能详细描述一下吗?”“好吧,当我在机器面前正在浏览一个网页时,屏幕就会莫名其妙地‘死’了!当我随便按一个键时,它又好了!”

这时我只好绞尽脑汁向这位先生解释什么是屏幕保护了!


丈大:“以后来了客人,凡谈公事你少插嘴,注意一下影响。”

妻子一翻白眼:“你懂个啥,这叫垂帘听政。”“我爸爸也和你一样,找人去了。”


妻子:“喂,听说男人们秃顶,是因为用脑过度,是这样吗?”

丈夫:“是呀!女人不长胡子,正是因为整天喋喋不休,下颚运动过度的缘故。”


老林从城里回来,告诉太太:“我在街上一直打喷嚏。”

太太:“那是因为我在家里想你的缘故。”

一天,老林挑重担过危桥,又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差点失足坠桥,不由顿足大骂:“坏婆娘!就是想我也该看在什么地方!”


有位说话喜欢拐弯抹角的小说家,一日出其不意地返家,女佣向他打招呼。

“你在找你太太吗?先生。”

“是的,”他又画蛇添足地回答,“我在找我最要好的朋友和最苛刻的批评家。”

“你最苛刻的批评家正在床上。”女佣说,“而你最要好的朋友刚刚从窗口跳了出去。”


有一天,小东和小月夫妻俩搭小飞机去观光。他们的飞机驾驶员对自己的驾驶技术非常有自信,吹嘘说如果这对夫妻坐他的飞机而不叫一声他就输50元。嗜赌的小东和小月夫妇俩,当下就答应了!在天空中,只见驾驶员使出浑身解术连翻了五十几个覤斗,但是却不见后面发出一声哀号。降落后,驾驶很气馁得说:“你们真是厉害!”“嘿嘿!认输了吧?”小东说,“不过跟你说哦,刚刚我老婆摔出飞机时我差点叫出来!”


有一断腿男,在结婚当夜决定告诉他的妻子,有关他断腿的事实。

当两人在房间独处,断腿男:

“待会儿有一件教你吃惊的事,请你不要害怕。”

说完就把灯熄了,

并将妻子的手引到自己拆掉义肢的大腿上。

这时妻子说话了:

“啊!天……天啊!这的确让我大吃一惊,

不过……我想我大概受得了……来吧!”


有一个小有名气的三流作家,到美国后在加州买了一幢不小的二层复式别墅,因怕临街的房间的噪音,整日躲在靠后院的房间写东西。这样临街的三间房就空了下来。

一日,太太说:“既然前排的三间房闲,不如把它们租了出去。”作家当然同意,并亲笔帮太太写了广告,在背面抹了胶水,放在太太梳妆台前的方凳上,嘱咐太太别忘了贴出去。

没料太太一觉醒来,已过了进城上班的时间,慌慌张张屁股坐在梳妆台前打扮一番,风也似的出了门。太太一进地铁,就听见背后的几个男人在嘀嘀咕咕,谈的似乎是她出租房屋的事,她听见一个男人说:

“奇怪,为何就租前面的?”

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太太回过头大声回答说:“后面我老公还要用啊!”


新婚第一夜,新娘子为了“办事”,早就换上了漂亮的丝睡袍,作出诱惑的姿势躺在床上。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新郎还是穿得好好的看着窗外,新娘不耐烦地提醒他:“怎么不脱衣服上床来?”他回答说:“你先睡吧!不要管我,因为我妈妈跟我讲过,今天晚上是我所能见到的最美妙的一个晚上,所以现在我不想浪费任何一秒钟看夜景的机会。”


一个男人每次看到长腿高个的女士,总是津津乐道地品头论足一番,毫不掩饰自己的倾慕之感,他娇小、漂亮的太太实在忍不住了,气愤地问道:“如果你这样喜欢长腿高个的女人,干嘛你当年要娶我。”

他说:“当年我以为你还会长高的。”


三个人结拜兄弟,发誓两年后要各自娶回个漂亮老婆来。

两年后,甲领着老婆从日本先回来心想:“不能让他们先看见。”就把老婆藏到一破庙里。

不一会乙一个人也回来了,甲问乙:“你去哪了,有老婆了吗?”乙说:“我娶了个泰国女人,没带来。”

最后丙也来了,甲和乙一起问他:“你去哪了,有老婆了吗?”

丙高兴的说:“我哪也没去就在家呆着正犯愁呢,刚才在破庙里一下娶了两。”


证婚牧师问新郎:“你是否爱新娘?”

新郎答:“当然。”

牧师继续问新娘是否永远跟随丈夫,不料她竟大

摇其头,高声说:“他的职业是邮递员,我哪能整天跟着他到处跑呢?”


甲:“哎,听说你媳妇给你生了个千金,应该大喜,为何整天愁眉不展?”

乙:“有道是‘千金难买一笑’啊!”


一对农村夫妇,晚饭时,妻子突然想去一件事,对丈夫说:

“下个月,是我们结婚30周年的纪念!我想,至少应该宰上一头牛!”

丈夫回答:“为什么?那又不是牛的错!”


两个女人在郊外喝酒,一直喝到天蒙蒙亮。回来的路上,她们内急难忍,于是硬着头皮走进路边的一片墓地。因为没带手纸,第一个女人便脱下内裤擦了擦,并扔掉了内裤。第二个女人发现旁边有个花圈,便撕下挽联擦了擦。

两个女人回家后没多久,他们的丈夫便互通电话。“看来我们得当心了,昨晚她们俩肯定有事儿,我发现我老婆回来后没穿内裤!”

“我更糟,我发现我老婆屁股上贴着一个纸条,上边写着:‘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海军医院里一个年轻的士兵向一位好心的护士口述他给太太的信。他说:“……这里的护士都不漂亮。”

护士抗议:“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客气?”

“是的,”那个士兵笑着说,“不过,这样说我的太太会很开心的。”


妻子提议道:“以后咱俩互相尊重,我改掉骂人的坏习惯,你也不要动不动就打人,怎么样?”

丈夫表示同意:“好吧,要是你再骂我,我就揍死你!”

妻子愤怒地喊道:“混蛋!你敢!”


吃晚饭时,我坐在一对慈祥的老夫老妻身旁。老夫在吃饭时还滔滔不绝地讲他的工作。快要吃完的时候,我对老夫的妻子说:“你丈夫很有趣。”她却严肃地望着我,小声地说:“偶尔跟他谈谈,他很有趣,可是千万别跟他一起生活。”


吃晚饭时,我坐在一对慈祥的老夫老妻身旁。老夫在吃饭时还滔滔不绝地讲他的工作。快要吃完的时候,我对老夫的妻子说:“你丈夫很有趣。”她却严肃地望着我,小声地说:“偶尔跟他谈谈,他很有趣,可是千万别跟他一起生活。”


本人平时喜好喝点小酒,但不胜酒力。一日,与老同学小酌回来,家里相安无事,于是正常就寝。

半夜,忽然惊醒,于是准备去卫生间放水。当我伸腿找拖鞋鞋时,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下不去床了,大惊,难道我堂堂壮年男子,竟然栽在酒上,喝出半身不遂乎?遂大喊妻子:老婆,坏了,我的双腿不好使了,怎么也下不去床了。妻子不慌不忙的起来,打开灯,睡眼朦胧的对我说:死鬼,你又睡地下了!!


“我正式警告你,我丈夫一小时后就会回来”“可我并没有做什么无礼的事呀”“我知道我是说如果你想做点什么的话就快点”


为兄弟两肋插刀,

为美女插兄弟两刀。

兄弟如手足,美女如衣服,

谁穿我衣服我砍他手足;

美女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谁动我手足我穿他衣服!!!


有个当官的最怕老婆,常常是轻则被老婆痛骂一顿,重则被老婆痛打一顿。

有一次,他的脸被老婆给抓破了。第二天到衙门时,被他的顶头上司州官看见了,就问他:“你的脸怎么破了?”

这人编造谎话说:“晚上乘凉时,葡萄架倒了,被葡萄藤划破了!”

州官不信,说:“这一定是你老婆抓破的,天底下就数这样的女人可恶,派人去给我抓来!”

偏偏这话被州官老婆在后堂偷听了,她带着满脸怒气冲上堂来,州官一见老婆,连忙对人说:“你先暂且退下,我后衙的葡萄架也要倒了!”


百万富翁的夫人突然接到一封恐吓信,说三天之内不送5万美元到指定地点,将暗杀她的丈夫。

夫人迅速将一个信封送到那个地方,强盗打开信一看,没有钱,只有一张便条:

“希望你们信守诺言,我以后会给你10万美元报酬。”


丈夫对妻子说:“杰克要是再问我们什么是‘未婚妻’时,我们该怎么解释呢?”

“那就告诉他,”妻子说,“‘未婚妻’是指一个女人,在结婚后她所得到的一切,她还没有得到。”


新娘:如果我很难改变在娘家时的生活习惯,怎么办?

新郎:那么就一直保持你的生活习惯吧,你的生活费依然由你父亲支付。


安鸿渐很滑稽,但就是怕妻子。

一年,丈人死了,按当地风俗,安鸿渐要身着素服哭于门口的路边。

妻子把他喊到灵帐中责骂道:“你哭的时候为什么没眼泪?”

安鸿渐说:“你见到没泪时,是已经被手帕擦干了。”

妻子严肃地说:“明日一早出棺,一定要哭出眼泪来!”

安鸿渐只得诺诺应命。但哭不出眼泪实在是无法,就在出棺前,用一种较宽的手巾把湿纸头夹在中间,扎在额头上,每次叩头,总用力撞地以挤出水来,还装着嚎陶大哭的样子。

刚哭罢,妻子又把他喊入灵帐内,一看大惊,说:“别人眼泪都从眼中流出,你怎么会从额上流出的啊?”

安鸿渐答道:“你难道没听说过,‘自古云水出高原’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