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牛的梁平机场

gmitii 收藏 1 51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1_61744_9661744.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1_61745_966174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1_61746_9661746.jpg[/img] 转贴 [size=16]梁平机场 一醉轻侯 发帖于军事杂谈 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转贴 梁平机场



一醉轻侯 发帖于军事杂谈 2009-01-20

又是下雨天。我独坐在电脑前,点上一枝香烟,看烟雾袅袅上升,消逝于空气中。望望窗外不远处的梁平机场,思索良久,终于落下一笔。

很早以前,就想为梁平机场写点什么,它容着梁平人民的血泪,含着梁平人民不屈的忠贞,也有着我儿时的记忆。

一、梁山军用机场

梁平机场,原名梁山军用机场,坐落于梁平(原名梁山县)县城旁几公里处,由当时主政四川的21军军长刘湘于1928年开始修建,构建大西南的空中防线。

1937年抗战爆发后,梁山军用机场成为大后方离日军前哨最近的机场。1944年初夏,中方应美国军方要求,为供美军的B-29起降,紧急征召4万余民工对机场进行扩建。B-29超级堡垒轰炸机,亦称B-29超级空中堡垒,四引擎重型螺旋桨轰炸机,二战时美国在亚洲战场的主力战略轰炸机

二、铁血浇铸的梁山机场

为承受B29降落时几百吨重力的冲击,机场跑道要求长2600米,宽60米,厚1米,四万余民工在短短数月间以血肉之躯浇铸了刚强的梁山机场。蒋介石曾亲临机场鼓舞劳工和官兵。机场扩建中,数万民工来自梁平各区县和其他邻县,小小的梁平县城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修建机场的劳工。劳工们白天干活,晚上,家住县城的还有地方可睡,来自其他地方的只要找块地就直接往地上一躺,甚至连祠堂都挤满了劳工。由于资源紧缺,劳工们的伙食只有糙米,拌点盐当菜,囫囵吃个半饱。由于重庆夏天天气极热,劳工们又拥挤,无法保障卫生,吃喝拉撒全在护城河(大堰)里,四处苍蝇乱飞,民工们身上长满了虱子,有伤口感染了的流脓不止,突如其然地爆发了霍乱。当时的医疗条件严重不足,无数劳工因此丧生,四处都是无人认领收殓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尸臭味。为治理霍乱,无数尸体被直接就地掩埋在机场下面,甚至还有部分严重感染无法医治没断气的民工也被埋进机场,全身被洒上生石灰,痛得嗷嗷直叫,挠得皮开肉绽。查阅梁平县志,当时据官方统计因修建机场病死、累死的劳工有3000多人,而那些经历过当时那个年代那个事件的老人对我说,当时死亡的人数绝对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三、不得不说的“三·二九”惨案

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历史会铭记这一刻,一个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的日子。18架贴着膏药旗的鬼子飞机偷袭梁平机场,当时驻扎在梁平机场的援华苏联空军接到情报后提前起飞,击中了三架敌机,然后再次升空。敌机没能追上援华苏联空军的飞机,就把携带的所有弹药全部倾泄在梁平县城。鬼子把炮弹投完之后,继续低空飞行对机场和县城进行轮番扫射。残肢断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瞬间,小城变成了人间炼狱。战后的官方统计,“三·二九”惨案中,259名乡亲惨死,1495间民房被毁,伤者不计其数。

四、苦大仇深的梁平人

日军不断地轰炸梁山机场,梁平人前仆后继,在鬼子的轰炸中一次又一次修补被炸机场,持续数年。

据梁平县志记载:自1938年10月至1944年12月,日寇出动敌机81个批次,一共近千架次,持续轰炸梁平51天,投掷爆破弹2560多枚,燃烧弹、定时炸弹、照明弹和细菌弹2882枚,炸死市民1708人,受细菌弹染病死亡123人,伤残773人。

五、战鹰,从这里起飞

1939年,苏联援华空军驻扎于梁山机场,击落数架敌机。

1943年至1944年,美国6个空军中队先后进驻梁山机场,大名鼎鼎的美国空军14联合飞行队(即著名美国空军“飞虎队”前身)也曾驻扎在此,担任攻击日寇飞机的重任。

1942年6月17日,我军14架战机袭击驻武汉日军后返回梁山机场加油补给,日寇敌机尾随其后,被我空军防空前哨误认为是我返航飞机。正加油补弹的十余架我军战机来不及隐蔽,遭到敌机的疯狂轰炸和扫射。刹那间,火焰冲天,硝烟弥漫。千钧一发之际,我驻梁空军第四大队飞行员周至凯中尉奋不顾身,果断登机。面临敌机的扫射,尚未升空的飞机随时可能机毁人亡,即使顺利升空,孤立无援的战机也极有可能被敌机包饺子。凭着过硬的军事技术,驾着飞机疯若猛虎的周至凯在枪林弹雨中顽强升空,如一把尖刀般直插入敌机群心脏,连续击落两架敌机。勇不可挡的周至凯硬是凭一人一机之力,生生将十余架敌机迫走。事后,周至凯得到蒋介石亲自为其单独签发的嘉奖令。

苏联军人、美国军人、中国军人,都曾在梁山机场浴血奋战,无数梁平百姓参加过机场的建修任务。

梁山机场,无数架战鹰,从这里起飞。

六、解放后和平年代梁山机场的使命

解放后,梁山军用机场暂时被空置。

196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九五七六二部队进驻梁平机场(至此,梁山机场已更名为梁平机场,以后均用梁平机场),机场经过再次改建,成为空军某部的甲级场站与训练飞行员的重要基地。

随后,国际局势逐渐紧张,中国与邻国边境摩擦不断,梁平机场进入了最繁忙的阶段。我军飞行员不分昼夜,驾驶着歼7战斗机频繁从梁平机场起落,苦练战斗本领。每日,巨大的涡轮声在此连绵不绝,深夜还在探照灯指引下继续起飞、降落。

直到一九九几年,梁平军用机场的飞机才逐渐撤离该机场,至今,除了偶尔有军区首长乘直升机前来视察降落在机场,已经几乎没有一架军用飞机了。轰鸣的歼7涡轮声,伴我度过儿时的一个又一个无忧的梦乡,因为我知道,我们可敬可爱的共和国的军人是那么刻苦顽强,苦练杀敌本领,有他们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1998年,梁平军用机场军用战斗机已经全数撤离,借给了航空公司做民用航空;2003年,民航也撤出了梁平机场,至此,梁平机场再次被空置。

和平年代的梁平机场,依然为祖国的繁荣昌盛默默地贡献。航天英雄杨利伟,就是曾在梁平机场受训数年的飞行员,几年后成为了众人关注的英雄,然而,梁平机场更培养出了无数个无名英雄,也许,他们就是另一个杨利伟

“重庆梁平,地处秦岭以南,东临长江三峡,一年四季多雨、多雾,飞行的气象条件十分复杂,对飞行员的综合飞行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曾作为复杂气象技术的训练基地训练全空军飞行员。在低气象条件下飞行,高速度、低高度、有限能见度要求飞行员必须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迅捷的反应能力,集中和发散适度分配的注意宽度,准确的操纵技巧。飞行员对任何情况都必须在第一时间作出及时、准确的处置,不允许有任何的偏差与失误。驻重庆航空兵某师的飞行员在这种复杂的气象条件下练就了过硬的低气象飞行技术,在全空军都小有名气。只要是在梁平机场进行过系统训练的飞行员,可以说在全国所有的机场都能在全天候的条件下飞行。即使是技术中等的飞行员,在调往其它单位后(有数十人调往其它单位和民航),都成为了技术骨干。 ”--摘自《我认识的杨利伟

七、空置后如今的梁平机场

梁平机场被空置后,仅有少量官兵留守,曾经辉煌的大西南空中御敌前线,如今已逐渐沦为牛羊的放养地,青年男女的幽会场所,学车一族的练习场地。

八、我对梁平机场的感情

打小,我就住在机场旁边,搬了几次家,都离机场不是太远,现在我住的街就叫机场路,家对面不到100米就是机场入口,看来,我和机场始终有太多缘分。

小的时候,我经常从小路越过铁丝网溜进机场捡夜航用过的探照灯碳棒,拾打靶用过的弹壳,看机场的空军操练。新兵训练的时候,常常看见新来的兵分不清左右,被班长一脚踹飞,我乐得哈哈大笑。部队的兵们见我溜进来也特别宽容,我戏谑地高喊一二一逗那些个乱走的新兵,让他们自己也憋红了脸,结果班长朝我走过来,让我代他给“这帮兔崽子们”喊口令。有次进机场草坪里,一架双翼机呼啸着从我头顶十几米处飞过(降落时候),兴奋得我对着它哇哇乱叫。歼7定期检修时,我溜了进去,被连长逮住把我撵了出去,我又偷偷钻进去,试试歼7的涡轮风大不大,结果,我拿来试风的外衣被吹得像风筝一样飞得老高,掉进河里冲走了,把那撵我的连长逗乐了,后来我回家没了衣服,挨了顿狠骂。机场,还有我很多童年的趣事,它容载了我二十多年的记忆。我长大了,机场也变老了,但是,老旧的是建筑,我相信,只要部队再回来,机场一定会再次焕发青春。

九、后记--关于一部分梁平人对机场的看法

部分梁平的年轻人,对机场的意见很大,强烈要求机场搬迁。因为军用机场的原因(机场上空要保持净空,而机场离县城又很近),梁平整个县城不容许有稍高的楼层出现,梁平最高的建筑也只有10多层楼高,而机场附近的楼层决不允许超过4楼(我家离机场约100米,刚好4楼。一邻居因为特殊原因要修5楼,专门写了个申请递交到成都军区,出于照顾军官家属的原因,他的申请勉强被批准),离机场80米以内的只能修平房(一户居民在街背后偷偷修了2楼,外面根本发现不了实际上是两楼,据说被机场雷达探测到了,结果,我亲眼目睹2楼被执法的推土机强行推倒)。某些梁平本地人认为梁平机场限制了梁平的建筑,导致梁平经济无法引入外资,限制了梁平发展,我对此实在是不敢苟同。

当年梁平能在川东、川北几十个县里率先使用自来水,修建化肥厂、水泥厂等企业,都是得力于驻梁空军。当时2423(即现在的95762部队)部队政委韩在华多次为梁平争项目要资金,正是驻梁空军的帮助才使得70年代初梁平的经济把周边县份远远的甩在后面。而也正是因为驻梁空军提出梁平机场航空用油的铁道运输要求才使得铁路进入梁平。至于对引进外资的影响,如今部队早已撤离大部分军人,军事活动和讯作都很少,除了净空限高以外没向地方政府要求过什么,外资引进关机场什么事?引入外资的问题应该问地方政府的工作安排,而不是向机场发牢骚。

5·12地震时候,你们都往哪儿跑?是机场!正是因为机场没有高楼大厦,一马平川你才可以安然无恙;正是因为机场是牢牢修建的军事重地,没有半分豆腐渣工程,你才可以高枕无忧;正是因为机场底下沉睡着上百名不屈的忠魂英烈,你才能心灵有所寄托,老一辈梁山的英烈会保佑你,你才不会心惊胆颤,坐立不安!

好好想想,当年要不是梁平机场,我们拿什么和鬼子打仗?拿什么争夺大西南空中话语权?国仇家恨,我们怎么报?是谁,保卫了梁平一地的百姓?是梁平机场当年各种肤色的军人们!是谁,捍卫了祖国的尊严?是新中国在梁平机场训练不惫的共和国军人们!又是谁,当年顶着鬼子的炮弹轰炸、机枪子弹扫射拼命抢修机场?是你们的祖父辈,是梁平儿女!是华夏子孙!是中国儿郎!你们现在拿着蝇头小利的得失,甚至无关机场原因的事数落着这个曾经捍卫你们祖辈性命、荣誉和尊严的梁平机场,这战鹰起飞的地方,这埋葬着先人英魂的墓冢,你们凭什么?不要说机场让你失去了什么,只是高耸的楼房,你应该问问自己它给你带来过什么!是生存!是生命!是荣誉!是骄傲!是自豪!共和国军人的篇章在这里写下丰碑!这里见证了新中国成立的前前后后数十年!今天,它在这里,是的,他被暂时空置了,但是只要祖国有需要,随时,这里可以马上重新运作,战鹰再次重新在这里起飞,它还可以继续为祖国输送一批批优秀的飞行员。随时有需要,梁平人民男女老少还可以再次为共和国抢修机场,都是中华儿郎汉,哪怕流血汗?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梁平机场,你是我的骄傲!是梁平人民的骄傲!是共和国的骄傲!

谨以此文,向曾经站立在梁平机场为保卫中华奋战的先烈们致敬,不论国籍,不论肤色,不论宗教,不论信仰,只为,曾在同一片土地在这里为正义而战。


烟,灭了,夹在熏得微黄的指缝中;思绪,飘向远方。重重地,点下最后一个沉重的句号。


一醉轻侯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