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中活埋了1000越南兵!

鬼屯炮台越军防守力量主要为12团4营42连和C5公安边防连,200余人,但里面容纳的同登党政人员数目则无人知晓。163师出动工兵和防化兵用了2吨汽油和12吨炸药进行大爆破(据老兵讲,还用了66粉),将炮台炸塌。根据从里面爬出来的唯一一个俘虏---越军12团一个干事供称,里面有800-1200人。由于无法统计,55军战果内不包括这个数字。


同登鬼屯炮台之战


1979年2月19日18时50分,我广西方向参战部队第55军163师489团3营7连在友邻协同下,向位于同登镇西南的平顶山鬼屯炮台发起攻击,经3次进攻,于21日17时通过爆破封闭了除南侧洞口的所有洞口,22日凌晨,又击退企图增援的越军一个排和一个班的反扑。为了全歼残敌,彻底摧毁其工事,22日、23日上级派来工兵和喷火兵,用12吨炸药和2吨汽油对该炮台实施大爆破,将其4个坑道口彻底炸毁。据俘虏供称:炮台内有敌3师12团、公安营、特工队各一部,共800余人被炸死,烧死,闷死。


战后各方面关心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当时越南同登法国鬼屯炮台下面的地下坑道到底被163师的487团和489团炸毁时埋了多少越南人?有多少是同登的老百姓?


根据我们当时在战场上的了解,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1)在战场上根据越南翻译向同登一带留下来的越南人了解,大概在1979年春节前后,越南已经开始大规模地将同登的居民向南撤退。包括生畜和耕牛都绝大部份巳撤走。中越双方早就知道,同登在开战后必有恶战,此地必是双方争取夺的一个军事要塞。因此,越南人在春节前后已经把大部份的同登居民撤往谅山以南的地方。


在此同时,向同登地区前移的都是他们的部队。有部份并进驻了同登的民居。这些都是当时越南翻译所了解的情况。


因为有一部份的翻译就是来自于边界上的边民,他们都有很多亲戚在同登一带。打起仗后,他们都很关心他们在同登的亲人的生死,所以到达同登附近时,他们都四处向留下来的越南人打听他们亲戚的下落。当时那些翻译都很高兴地告诉我们,他们在同登的亲戚和大部份同登的居民早就撤走了。


战后我在1993年在广西公安厅的安排下,在重返了当地去探望烈士陵园战友的同时,我也去了当时我们的边界阵地包括米七和19号界碑一带,据米七的边民告诉我,他们在同登的亲戚在79年战争期间基本上都安全。


根据以上的情况,我认为当时同登的鬼屯炮台地下坑道里不应该有太多同登的真正老百姓。而且作为一个军事要塞,也不可能让太多老百姓在战时进入。和打防御战的士兵争生活物资。


另外有一个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的更重要的情况,2月18日,也就是开战后的第二天,当时部队接到命令,"根据情报,越军在谅山和太原方向调集了4个步兵师和2个炮兵旅向同登反扑,企图救援第一天就已经被围的越军12团。"


当时489团除留下一个连在同登和太原之间防御外,整个489团被命令后撤,同样由弄怀后撤至我国境内的金鸡山后方。但是请注意,489团右翼的165师并没有后撤,487团则被命令暂停对同登的攻击,部队原地休整。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如果当时487团继续攻击,越军12团在同登一带不需要多久就没有救援和解围的必要。489团如果不整团后撤回国,包围圈根本没有缺口让越军的其它有生力量前进至同登救援。这也就会打断越军解围和救援的意愿。这其实是想请君入瓮。因这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所以暂且不讨论这一命令背后的军事战略企图。


在这整整18日至19日傍晚的一段时间里,越军曾经大量向同登地区增兵,包括在谅山方向用大量军车运送步兵炮兵到同登,其中有一部份大概有二三十辆军车被488团在探垄阵地前用炮火摧毁了。


489团接到命令后撤回国,其实就等于给越军在已被包围的口袋里打开了一个缺口,越军当时也察觉到这个缺口,所以才能通过这个缺口向同登援兵。虽然谅山方向的援兵被488团打掉了,但是太原方向的援兵大量在489团让开的缺口进入同登地区。



援兵能进入同登,如果当时同登还有大量老百姓的话,他们同样在18日至19日傍晚之间可以通过这个缺口向太原方向撤退。


根据487团攻打火车站活着回来的战友回忆,战斗中越军就是从炮台通过交通壕不断增援火车站的越军。当时一开始并没有发现那条交通壕,但发觉越军在火车站的兵力是源源不断,打完了不久又冒出来,每次兵不多,也就是一个排左右。直至后来发现这条交通壕后,487团就把它从炮台下层的出口处用炮火封锁掉,再派兵把这个坑道口炸毁。接着火车站也就被我们攻占了。


同样,在探某和炮台之间也有一条交通壕,也是这样被2营炸毁。


当时明显看出越军除了把炮台作为一个要塞防御阵地外,也把这个坑道作为他们在同登地区的最后屯兵之处。


至于最后被埋在里面的有多少人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条,他们里面的屯兵并未因为打光而中断对火车站和探某的支持,而且每次出来的都是衣服还是整整齐齐的正规步兵。直至因为被487团封锁并炸毁了出口而困了在坑道里。


当时这两个坑道口开始被我们炸毁的过程中,曾有越军企图出来投降,但一切都巳经太迟了。一是我们不敢相信,担心坑道里越军趁机突围,二是弟兄们的眼已经红透了。一顿乱枪,继续再把底层的坑道口硬是炸毁了。


根据最后唯一在洞里逃出来的越军交待,洞里的部队有越军12团的,有从太原来的越军2团的,有四十六旅独立团的,有公安十二团的,也有炮兵六十八团和一六六团的指挥所。其它就是同登地区的官员和个别从谅山赶来的官员,主要是负责后勤补给的官员。"起码超过一千人"这个被俘越军军官的说法可否相信,我们无从考证。


1993年当我回到米七时,我也曾经向那里的边民问及。据他们说,他们在同登的亲戚说战后在坑道里是挖出了1100多具尸体。可信吗?老实说我们也不知道。


至于同登一带为此荒凉了15年,主要是越南人在同登和谅山给打狠了,担心有那一天我们的部队又再过去再给他们一下。那是害怕。不敢重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