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保卫战;国共在大陆的最后一战

新中国成立后,蒋介石逃亡在台湾孤岛,小笼子关不住“大鸟”,他和手下那些残兵败将一直梦想“反攻大陆”,重回那“吃香喝辣”的“肆意岁月”。1953年7月15日夜,一支舰队从金门起航,坦克登陆舰在前,中型登陆舰随后,护卫舰压阵,13艘军舰载着1万多人马悄无声息地向福建南端的东山岛进发。这支特别部队就是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梦幻队”。“队长”由金门防卫部司令长官胡琏担任,19军军长陆静澄为先锋,1万多人马的目标就是前去突袭东山岛,建立“反攻大陆”的“桥头阵地”。


第二日黎明时分,这支大型舰队悄悄抵达东山岛附近,官兵“呼啦啦”地登上小艇,然后兵分三路,急急去抢滩登岛。与此同时,20多架飞机准时飞临岛北,480名伞兵从空而降,东山岛骤然响起枪炮声,东山岛之战拉开了序幕。


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沼安湾东侧,是闽、粤两省的交界处,岛的东南临海,西北近陆,北端与大陆仅隔一条500米宽的八尺门海峡,既是闽粤海上交通咽喉,又是闽南的海上屏障。该岛距离国民党军所盘踞的大、小金门仅74海里。临海地区较平坦,沿岸滩窄水深,便于舰艇活动。这东山岛就是周志坚指挥31军解放的。


东山岛原只有国民党福建省盐警总队一个大队驻守,蒋介石逃到台湾就往岛上不断增兵,达4000余人,岛上各部整编为陆军独立第58师。1949年12月12日,盐警大队长王勤政率部起义。地下党对第58师进行争取,谈判没成功。1950年3月,蒋介石恐东山有失,从金门抽调第17军军部率第51师2700余人进岛增防,驻岛兵力增至7000余人。这时,31军已解放了厦门,第10兵团正在备战练兵,准备进攻金门。为孤立金门守军,造成再战金门的有利态势,周志坚受命率31军并指挥32军94师和炮兵14团3营,首先解放东山岛。5月初,国军发现31军将进攻东山岛,立即从东山撤军。岛上地下党获悉守军要撤逃,立即通报31军。5月7日,周志坚下令准备开战。11日下午黄昏,兵分五路开始航渡。登陆成功后,对北半岛构成了三面合击态势。岛上守军本已准备撤逃,立即登舰逃跑,解放军进行追击。12日4时,全岛解放。这一仗毙、伤、俘国军团长以下官兵2000余人,解放军仅伤亡13人。


丢了东山岛后,蒋介石连块“立脚地”都没了,夜不成寐,一直暗中盘算夺回它。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就想动,可派上岸去袭扰破坏的各路人马都有去无回,“大计”不得不“腹死囊中”。1952年一开春,他又开始躁动起来,准备突袭东山岛,折腾了八九个月,才“拟制”出180页的“登陆计划”。有了大计划,第二年夏,他又在金门成立了“联合任务指挥部”,以金门防卫部司令长官胡琏为总指挥,重金聘请美国顾问,把陆军85师、18师53团和什么海上突击大队、海军陆战队等等“整合”在一起,搞了个大班子,为此,他还不放心,又“组建”了一个480人伞兵支队,共计11825人,配备了各种军舰13艘,飞机几十架。然后,叫他们进行训练,1万多人先后进行了100多次集结、上下船、夜间登陆、进攻、撤退演习,据说演习用的沙盘都用坏了900多个。最后,胡总指挥还组织了一次“三军协同登陆作战”的全面演习,演习结果高兴得他本人都直点头:“万无一失!非常之好!”既然“万无一失”了,蒋介石就下令“开战”了。


7月15日,登陆战开始了。胡链在国民党军中有“狐狸”之称。为了“一举成功”,他指挥军舰和飞机出发开出金门后,还故意由福建突然转向浙江沿海,跑了近百海里后,又命令所有舰只关闭灯火、关闭电台,在夜幕的掩护下隐蔽航行,分三个波次向东山岛驶近。


16日凌晨4时50分,13艘军舰陆续到达东山岛,开始抢滩登陆。


咬人的狗不露齿。一登陆上岸,官兵立即按照演习时的“规定动作”,稀里哗啦地将全岛的电话线杆全部砍倒了。可笑的是,竟没一人把电线剪断,因为演习时没这“动作”。结果,整个战役期间,东山岛守军与福建军区指挥部的联系畅通无阻。


当胡琏万余人马气势汹汹地扑向东山岛时,岛上仅有公安80团的1000名官兵,敌我兵力之比为10:1,情况万分危急。团长游梅耀是闽西老红军,抗战时当过陈毅军长的副官。战斗一打响,游团长就电话向上报告,电话直通到了叶飞司令员那。因为敌众我寡,叶司令员说:“80团可以机动防御,撤出东山,寻机反攻。”


游团长说:“我们一旦撤退,敌人钻进我们修好的工事,以后反击就困难极大,我们先在前沿阵地对敌军阻击,再撤到核心阵地,拖住敌军,固守待援。”


“好!我们马上派援军。”叶司令员回答。


岛上敌众我寡,军情十万火急,增援部队迅速开拔。驻漳浦旧镇的31军272团行动最快,5点50分,战争刚刚打响,先头部队就已坐上军车出发了。其余部队则急行军跑到公路边,“拦”路上来往的客车、卡车,司机们一听要去支援东山岛,马上下车卸货,一时之间,通往东山岛的各交通要道上,不同型号、颜色各异的轿车、公交车、卡车纷纷加入军车行列,31军大军风驰电掣地向东山岛方向进发。


上午9时,胡链的“梦幻部队”已全部上岸时,272团也率先到达了八尺门,结果正好遇上向八尺门渡口进攻的那些从台湾乘飞机着陆的伞兵,和“天兵天将”较上了劲,打得“天兵天将”满地找牙。随即,272团全面接替公安80团防务。紧接着,41军先头团、28军先头团也抵达了东山岛。28军榴炮团先头到达陈岱的7门火炮,马上转入射击。


双方激战起来了,一天一夜难分胜负。


17日凌晨,31军军长周志坚率91师指挥部也上了岛,一夜之间,敌我力量对比发生彻底逆转。当敌侦察机报告共军已成功增援东山岛时,坐在吉普车上等候胜利结果的胡琏还不信,说:“不可能吧,九龙江大桥不是已经炸毁了吗,我算叶飞增援最快,也得48小时。”


他哪知,31军仅用2小时就修好了九龙江大桥,增援部队已打到了他鼻子底下。天亮了,把全部赌注都压上的国军仍未能夺取三个主阵地,眼看解放军已源源进岛,胡琏连连说:“大势已去,大势已去!”立即下令撤退,自己先上了海上的大军舰。


7时,岛上有大雾,周志坚发现敌有撤退迹象,立即下令进行反击。


10时30分,登岛各部队开始全线反击,登岛之敌纷纷逃向海滩。各路反击部队逼近湖尾沙滩,歼敌一部,残敌登舰仓皇向海上逃去。以后搜索残兵,战斗至当日19时结束,歼敌3379名,击毁坦克2辆,击沉小型登陆艇3艘,击落飞机2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


战后,周志坚从俘虏口中得知战前胡链和蒋介石花了这么大的气力又是搞训练又是搞演习,哈哈大笑,对政委陈华堂说:“哈哈,这鬼玩意演习有什么用?不过是骗骗自己,让自己高兴一场罢了!”


“老蒋他骗自己就骗自己吧,你看你呢,这一仗就把他仅有2个旅2000来人的伞兵部队消灭了450多人,少了他四分之一啊!”


这次东山岛偷袭作战,蒋介石逆风点火自烧身,建立“反攻大陆”的“桥头阵地”的“大计”泡了汤,以后再也没派出成编制的大部队“反攻”了。东山岛之战成为了国共在大陆的最后一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