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最残暴荒淫无耻的皇帝

aqssm 收藏 2 1973
导读: 高洋是北齐开国之君神武帝高欢的第二子,公元550年继其父(高欢)兄(高澄)执掌东魏大权,当年即废东魏孝静帝而自立,建立北齐。应该说,此公还是有一点真本事的,上台之初,选贤任能,励精图治,南征北讨,以至于“周文帝(宇文泰)见(北齐)军容严盛,叹曰:‘高欢不死矣!’”没敢和高洋交手,“遂班师。”(据李延寿在《北史.齐本纪中第七》记载,下同)可惜好景不长,“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六七年后,以功业自矜。”其残暴荒淫的本性开始暴露无遗。 起初,高洋只是疯疯癫癫地找乐子,天天跳舞唱歌,高饮狂

高洋是北齐开国之君神武帝高欢的第二子,公元550年继其父(高欢)兄(高澄)执掌东魏大权,当年即废东魏孝静帝而自立,建立北齐。应该说,此公还是有一点真本事的,上台之初,选贤任能,励精图治,南征北讨,以至于“周文帝(宇文泰)见(北齐)军容严盛,叹曰:‘高欢不死矣!’”没敢和高洋交手,“遂班师。”(据李延寿在《北史.齐本纪中第七》记载,下同)可惜好景不长,“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六七年后,以功业自矜。”其残暴荒淫的本性开始暴露无遗。


起初,高洋只是疯疯癫癫地找乐子,天天跳舞唱歌,高饮狂欢,夜以继日;不久,这位皇上又有“发展”,有时赤身裸体,有时涂脂抹粉,有时散发胡服,有时穿得像个小丑,手中提拎大砍刀,常常醉醺醺在街市坊间游走;慢慢地,高洋在京城又不停出入勋贵大臣之家,看见漂亮女人,不分贵贱高低,不分已婚未婚,立时霸王硬上弓;再往后,高洋又爱裸骑着梅花鹿、白象、骆驼、牛、驴等动物出玩,边游走边唱歌。无论隆冬炎暑,星夜白昼,高洋雨雪不避,又爱光着屁股在街上跑步, “从者不堪,帝(高洋)居之自若”。


高洋还有观淫癖,征集坊间淫女大批,弄入宫中后,大家脱光光,命令侍从众官和卫士与这些女人群交,朝夕临视为乐。有时候,高洋又骑高头快马,边跑边沿街抛洒金银珠宝,任人拾取,“争竟喧哗,方以为喜”。有一次,高洋被崔季舒背着,正在街上游玩,遇见一妇人,便问:“我这皇帝怎么样?”妇人性直,回答说: “癫癫痴痴,何成天子!”高洋大怒,抽刀就把妇人脑袋砍落。


随着酒瘾大增,高洋几乎每日沉醉。别人大醉时昏睡,高洋一醉就杀人。杀人还不是好杀,或肢解,或焚烧,或投河,以把人虐死为至乐。


大醉之时,高洋六亲不认。一次,亲妈娄太后在北宫中的小榻上正坐着,高洋摇摇晃晃走过去,伸手连榻带人举过头顶,把老太太摔个半死。酒醒,看见亲妈半边脸摔得血肉模糊,高洋“大怀惭恨”,聚柴成堆点燃,要自投于火,幸亏太后苦劝乃止。他让宗室高归彦用大棍子打自己五十棒,并说:“杖不出血,当即斩汝。”受杖后,跪拜母后,请求原谅,并“因此戒酒”。十天后,“还复如初,自是耽湎转剧”,酒量比先前更大了数倍。又有一日,他乘醉闯上岳母家门,高洋当庭一箭,把老岳母腮帮子穿个正透,嘴里还骂骂咧咧:“老母狗,我醉时连太后都不认识,甭说是你!”又上前用马鞭狂抽倒霉的老太太一百多下。


高洋酒醉时,常登上皇宫中的屋背疾走如飞。“三台构木高二十七丈,两持相距二百余尺”。平时工匠上房,都身系安全绳一步一步慢挪前移。高洋只要兴起,常趁酒劲在殿尖快跑,从未失过脚。


对于文臣武将及其家属,高洋也以虐杀为乐。大臣高隆之是高欢老哥们儿,高洋想起这老头先前谏劝自己不要称帝,便让卫士猛捣老爷子一百多拳,活活打死;大司农穆子容有事激怒高洋,暴君让老臣脱光趴在庭中,自挽弓弩射他,三发不中,高洋竟然拔起一根拴马橛,猛插入老头肛门,把这位贵臣活活插死;行到高欢贵臣、已病逝的仆射崔暹家里,高洋对崔暹妻子问:“你想崔暹吗?”崔暹妻子李氏回答:“结发情深,当然思念。”高洋狞笑,说:“如果想念,可以自己去阴间看他,我送你一路。”掏出刀来,一刀就把李氏脑袋剁下,“掷于墙外”;高洋去自己同父异母的五弟高浟家,见到高浟生母尔朱氏,大骂道:“还记得你得宠时不待见我母亲的事情吗?”言毕,当头一刀把这位皇太妃劈成两半;东魏宗室元昂,是高洋皇后李氏的姐夫。高洋与李皇后姐姐通奸,就把她绿帽老公召至内宫,“以鸣镝射一百余下,凝血垂将一石,竟至于死”。送葬之日,高洋“自往吊哭”,在大棺材旁当着元昂一家上下老小,公然奸淫李氏;三台殿上,高洋还亲自锯杀都督穆嵩;都督韩哲没有任何过错,正在值勤,高洋忽然看他不顺眼,叫出来当心一刀;由于杀人上瘾,大臣杨愔只得从监狱里拉出大批死刑犯人,简取随驾,每日供应数十上百,号为“供御囚”,专用以预备高洋“手自刃杀”。渐渐地,高洋杀人当游戏,每天都得亲手杀掉几个人练练手。



高洋有一个非常宠爱的薛贵嫔,是他从堂叔高岳那里弄来的美人。一日,眼见薛贵嫔巧笑倩兮于床上梳头,高洋忽然发怒:此妞从前竟然被高岳用过!这位皇帝反正刀剑不离手,站起身就把没缓过神的薛美人脑袋砍了下来,随手揣在自己怀里。接着,他坐车驾到东山大宴群臣,大家刚刚举杯,高洋忽然从怀中取出美人头,投在食案之上。大臣们屏息惊骇之际,高洋又唤人把薛美人无头尸首送过来,摆在面前食案上,亲自动手肢解,去肉剔骨,割筋除脏,剁下美人大腿作了个肉琵琶,安上柱弦自弹自唱,“一座惊怖,莫不丧胆”。高洋连饮数杯后,弹唱几曲,忽然又潸然泪下,叹息道:“佳人难再得,可惜!可惜!”命人把美人“零件”装棺,他自己散发步行,大哭送葬。


所幸的是虽君昏于上,但臣明于下,大臣杨愔等人勤于政务,勤勤恳恳,所以北齐的国事并没有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而高洋也没有落得象隋炀帝那样亡国身死的可耻下场。杨愔对高洋忠心耿耿,又是高洋姐夫(高洋姐姐先嫁东魏孝静帝,后改嫁杨愔),但高洋对他照样残暴不仁。不仅经常大便时让杨愔给自己进厕所擦屁股,有时兴起,高洋还爱用马鞭抽打杨愔,“流血浃袍”。最悬一次,高洋醉酒,亲自用小刀割划杨愔的大肚子玩耍。玩累了,又准备一口大棺材,把杨愔扔进去,拉出去活埋……


天保八年(公元557年),高洋又把高家宗室妇女召来百号人集结在一起,带去东山玩乐。他挑选精壮卫士数百,让这批兵士轮奸自己的女亲戚们,以为笑乐。高洋同父异母弟永安王高浚进谏,高洋大怒,派人逮捕高浚,关在地牢里。高洋另外一个弟弟上党王高涣,“天姿雄杰,倜傥不群”,排行第七。由于当时讥言有“亡高者黑衣”一说,高洋就问左右:“何物最黑?”有人答:“莫过于漆。”漆、七同音,高洋就把这位七弟关押,与三弟高浚同拘一个铁笼里,“饮食溲秽共在一所”。不久,高洋亲临囚所,左右高歌,高洋命两个弟弟和歌。两人战怖,声音颤抖。毕竟骨肉亲情,高洋一时心软,泣下沾衣,想赦免二弟。但陪同的高洋同母弟长广王高湛与高浚不和,劝说:“猛兽安可出穴!”高洋一听,大觉有理,下令卫士用矛槊乱捅,把两个弟弟混身捅满血窟窿,又投火焚烧,再填以石土。杀人后,又下令把两个王爷的妃子赏给卫士。


天保十年(559年),酒精深度中毒的高洋已经是多日不能进食,天天以酒为食。六月的一天,他忽然问高氏女婿、东魏宗室彭城王元韶:“汉光武刘秀何故中兴?”元韶心中惶怖,也只能老老实实回答:“因为王莽没有把姓刘的杀绝。”高洋狞笑点头,立刻下令诛杀东魏皇室元世哲等近宗二十五家。八月,高洋又下令把剩余的几十家元氏宗族不分男女老弱,尽数杀死。“或父祖为王,或身常贵显,或兄弟强壮,皆斩东市。其婴儿投于空中,承之以槊。前后死者共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尸漳水,剖鱼多得爪甲,都下为之久不食鱼”。至于元韶,也被关入地牢,最后饿得啃衣袖,活活噎死。


同年十一月,恶贯满盈的高洋也因酗酒过度驾崩,时年三十一,谥文宣皇帝,庙号威宗。武平时(高湛),改庙号为显祖。(部分译文转引自《北齐显祖高洋——北齐历代皇帝的惊心触目事2 》作者:还珠楼主 )


如果说隋炀帝的荒淫还有后世对亡国之君的故意抹黑之嫌的话,高洋的斑斑劣迹却是由正宗的二十四史所做的详尽记载,应是相当可信的。如此说来,中国历史上最荒淫残暴的皇帝当非高洋莫属!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