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绝地阻击(2)

菜刀姓李 收藏 1 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没人注意到暴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日军先头部队的残部趴在几百米开外的路边一动不动,短暂的交火后,他们在阵地前面丢下了20多具尸体。这伙鬼子没有料到,在他们的正前方还有中国军队的埋伏。

领头的鬼子很狡猾,牧良逢已经干掉了好几个露头的鬼子。吃亏后的小鬼子学精明了,命令他手下的几十个士兵全趴在石头或是大树后,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后面的援军。牧良逢知道他正打着这个如意算盘,所以他想趁鬼子大部队尚未到达,先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消灭了这小股鬼子。

他对两个连长示意了一下,然后带着排里的两个班沿着山边的草丛摸了过去,另一边,八连长手下的一个排也悄悄地摸上前去。

“怦——”

牧良逢排里的一个最靠前的兄弟中弹倒下,原来是一个鬼子不知啥时上了一棵大树,正冲着树下开枪。牧良逢抬手就给了他一枪,那鬼子哇地一声从树上摔了下来。枪声惊动了其他的鬼子,鬼子的三八大盖和机枪立即开火,牧良逢也顾不得偷袭了,命令三挺机枪架好开火,于此同时,八连的人也和鬼子交上了火,一时枪声大作。

主阵地的两个连长跳了起来,本来大家是想靠突袭消灭这些鬼子,没想到被发现了,索性来硬的:“兄弟们,大家一起冲上去砍了这伙小鬼子。”

几百国军士兵喊杀声响彻山谷,刺刀,大刀片子一起上阵,围了过来。

鬼子一下子三面受敌,有些慌了,大喊大叫地冲出来,准备做困兽之斗。牧良逢正在退弹,一个鬼子兵已经窜到眼前,雪亮的刺刀唰地一下朝他迎面刺来,牧良逢以前没与鬼子玩过刺刀,有点慌乱,躲过致命一刀后顺势抱住了鬼子,那敌兵也非等闲之辈,看步枪刺刀捅不到牧良逢,转眼就将那刺刀从枪上取了下来,朝他后心又是一刀刺下。

好在牧良逢在军统特训班受过半个月的搏击训练,急中生智,手臂如铁钳一般箍住鬼子的双腿,往后面狠狠抛了过去,那鬼子个子不高,一下子被悬在空中失去了重心,刺刀擦着牧良逢的后背捅了过去。

鬼子两刀刺空并没有松手,而是猛地拽住牧良逢,两个人一起翻滚到浓密的草丛之中。牧良逢摸摸身上,拔出手枪就要开火,那鬼子看起来会些功夫,飞起一脚踢飞了他的手枪,牧良逢心里暗暗叫苦,好在关键时刻,排里几个兄弟赶过来救他们的排长,几个人一涌而上,三把刺刀,一把大刀轮番上阵,这个鬼子还在顽强抵抗,拿着一把刺刀对付国军的三把刺刀和一把大刀,结果可以想象,没一会儿功夫,小鬼子就被两把刺刀捅了个透心凉。

这时候,路口传来激烈的枪声,手下的一个兄弟跑过来报告情况:“排长,鬼子大部队来了!”

“不要恋战,赶紧撤回阵地。”牧良逢大喊一声,然后捡起自己的两把枪带着几个兄弟打扫战场。看看几十个鬼子先头部队已经被砍得差不多了,士兵们都重新撤回到阵地,鬼子的大队人马果然就到了。

在鬼子的90式、一式速射炮、九四式90mm轻迫击炮朝阵地狂轰滥炸半个小时后,成群的步兵开始发起冲锋,从火力强度和兵力来分析,对面的鬼子少说也有一个大队。中国阵地这边大多是轻武器,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几挺重机枪和少量掷弹筒,连迫击炮都没有一门。

硬着头皮让鬼子狂轰了一通,死伤惨重,加上暴雨天气,大家在泥水中视线模糊。

“大家不要急着开火,把鬼子放近点再打。”八连长沙哑着嗓子喊。

他们的前面,是漫山遍野的鬼子,在鬼子看来,他们对面的这群中国军人完全疯掉了,区区三、四百人就敢挑战皇军一个整编制的大队,而且没有重火力支援,这无疑是在自杀。他们觉得皇军的尊严受到藐视和伤害,他们被这群疯狂的中国军人激怒了。但是,他们永远也会不知道,这支中国军队死守在这个地方的真正目的——在掩护他们的伤员和人民撤离,并打算为他们战死沙场。

双方进行了激烈地交火,牧良逢的排是特务团里身经百战的老兵,像这样的阵地战根本不用牧良逢操心,他只顾着自己杀敌,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敌人,这对一个狙击手来说,简直就是屠杀,没一会儿,两名重机枪手、一个鬼子准尉和一名曹长就被他暴了头。

激战两个小时后,天慢慢暗了下来,鬼子越发变得急躁不安,一个完整编制的皇军大队居然吃不掉三、四百中国军人,实在有损皇军威严。加上天快黑了,要是山林陷入夜色,想吃掉这伙中国军人就更难了。

又是一轮不间歇的炮击,鬼子发疯一样地往猛扑上来,部分地段的阵地已经被鬼子突破,双方展开了残酷的白刃战。

八连长猫着腰跑了过来:“小兄弟,差不多了,我们撤吧!”

牧良逢看看天色慢慢暗了:“好,我们撤退。”

八连长对牧良逢和二连长说:“我们分开去接应两个山头的弟兄,二连长你带其他的兄弟撤退。”

二连长应了一声,然后朝阵地大喊:“兄弟们,任务完成了,我们撤退!”

八连长带着一伙人上了左边山头,牧良逢带着他的排上右边山头,上去一看,这边也正在激战,原来鬼子一早就想在这边包抄,结果遭到了二连一个排的顽强抵抗,等到牧良逢他们赶到时,驻守在这里的这个排打得只剩下10来个人了,还在拼命阻击源源不断涌上来的鬼子。

“哪位兄弟是排长?”牧良逢喊了一声。

一个手臂被打断的士兵回过来,哭丧着脸说:“排长死了!”

“兄弟们,大家跟我撤。”

这个仅剩下11个人的排听到长官命令,向鬼子丢出最后一排手雷,这才收起枪跟着牧良逢的排往山下的马路撤退。

部队被彻底打散了,两个连长加牧良逢各带一部顺着马路撤退,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鬼子并没有追击。

黑夜来临了,暴雨中,牧良逢担心有人掉队,就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在大山里长大,比一般人更适应黑暗,大家在泥泞里奔跑着,牧良逢不时提醒他们:“大家拣光亮的地方踩,有光亮的地方就是水,不要掉队了。”

几十个人行走在黑夜的暴雨中,大家一口气五、六个小时的急行军,牧良逢远远地看到,前面山上有一排火把。

“排长,会不会是日本人?”一个兵紧张地说。

“应该不是。”牧良逢分析说:“鬼子不可能跑到我们前面去。”

“不是鬼子那会是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