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季羡林从“印度学大师”变成了“国学大师”

neo5555 收藏 0 594
导读:满朝文武都去悼念“国学大师”季羡林,独有我不敬,因为我只是向季羡林鞠了一躬并祝他上天堂,却说他不是国学大师而是印度学大师,我以为这只是个常识问题,想不到就把各位国学粉丝们惹得非常激动,最激动的是一帮人以帝国冲锋队的姿态要发克我和同意我观点的人的祖宗。现综合其精髓将“国学冲锋队”的提问归类列举如下,我一一回答: 问:连国家领导人都去悼念了,你的这个SB凭什么污辱季羡林不是国学大师而是印度学大师,这是大不敬。 答:我,我的没有污辱呵,如果说是印度学大师就是污辱,也不怕正在边界寻衅的印度国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满朝文武都去悼念“国学大师季羡林,独有我不敬,因为我只是向季羡林鞠了一躬并祝他上天堂,却说他不是国学大师而是印度学大师,我以为这只是个常识问题,想不到就把各位国学粉丝们惹得非常激动,最激动的是一帮人以帝国冲锋队的姿态要发克我和同意我观点的人的祖宗。现综合其精髓将“国学冲锋队”的提问归类列举如下,我一一回答:




问:连国家领导人都去悼念了,你的这个SB凭什么污辱季羡林不是国学大师而是印度学大师,这是大不敬。


答:我,我的没有污辱呵,如果说是印度学大师就是污辱,也不怕正在边界寻衅的印度国找借口?其实我一直觉得国学很好,印度学也很好,只不过国学和印度学确实不是一个专业,这就像鹿是很好的,马也是很好,但你让我指鹿为马就不是很好了,这样下去中国的学术界是不是有点动物歧视的倾向,不怕鹿们起诉你们么。还有就是,难道国家领导人说他是马屁民就一定得说他是马,那我们真是马屁民了,不过这下我倒有些明白,原来领导人不仅一直干着给人类分等级的工作,还兼职干着给兽类分等级的工作,这叫诽谤领导人呵。




问:季老刚刚仙逝,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这是哗众取宠,是何居心,你对得起一个96岁的老人吗。


答:我只说的是“大师”这现象,而不是季羡林本人,正因为我佩服他,所以除向他鞠躬祝上天堂外,还热烈夸奖季羡林是个很好的学者,很有良心的教育者,一个平静的公民,个人以为这已是一个很高级的谥号了,在国外连总统死后都不见得能得到这样的评价,想不到评委们还是觉得我表演得不够热烈,就是这样,天朝并不想当好的学者和平静的公民,只想当大师,觉得非“大师”而且是“国学大师”才够味儿。怪不得天朝有这么多神出鬼没的大师。一个96岁的值得尊敬的老者走后,对他最好的礼遇就是还原其本来面目,而不是他本为萝卜,非得搞成人参,本想骨灰撒向大海,非得用水晶棺供起来。在这一点,我想我是比孝子孝孙们更好的完成季老的遗愿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他本人,哦对了,天堂你可能是去不了的,那里只招收人类和兽类……




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季羡林这样的国学大师。


答:这是一个什么都需要资格的国家,两会代表资格、经适房廉租房资格、汽油涨价资格、跨省追捕资格、批准资格的资格……我觉得追着要批评资格的人是很没意思的,刑不上大夫,批评不上大师,比如秋雨比如沫若,只要上了大师这个层面是不能批评的,过去有铁帽子王和免死金牌,现在连批评都是必须免了的。照此下去,我们不见得会走向资本主义但我们已经是资格主义了。




问:你个臭评球的。


答:请不要说我是臭评球的,其实我是评臭球的,这个道理和鲁迅评臭中国社会、李敖评臭国民党反动派、郭德纲评臭装逼的是一个道理,小的我是向他们致敬,其实我这许多年来一直是拿足球说事来着,因为足球是中国社会缩影,明白的人自然明白,我想我在这一行是做得很有趣的,对中国不仅足球界还有其它一些界是很有有语言贡献的,这比百分之九十的作家要做得好。


其实就连扫厕所的也是有评论领袖资格的,何况大师。我不过说他不是国学大师只是印度学大师,不要搞得自己这么紧张好么。




问:季美林大师著作等身,你这黄口小儿读过他全部的著作吗,没全读过没全读懂就别在这里信口雌黄,有本事你去搞那么多学术著作。


答:我确实读得很少,而且没读懂,我相信全世界也只有三十个人读过读懂了他的著作,所以你其实也和我一样的,我们不一样的是,我没全读过也没读懂但说了真话,你却假装自己全读过全懂了。这事儿好玩就在这儿,神州学术就是这样,对熟悉的常识的浅显的使劲骂,对不知道不明白的使劲表扬,你们管这个叫,有深度。你们也只是装得比我好,演技比我好而已,所以整个中国就在这个深度里里沉沦了,连自己是否有土地权选举权这么浅显的事情都不惜得知道。


这样都能忍,不是心理素质太强了,就是演技太好了。




问:既然你承认不懂怎么能说他不是国学大师,有本事你自己去整一个来。


答:如果但凡批评就让别人整一个来,社会成本就太高了,于是就不准批评电影,否则自己拍一个来,不准批评油价,否则自己去当发改委主任,还不准批评狱中殴打致死,否则自己去狱中呆半个月来看……我不懂季羡林,但懂他一生最大成就是印度学就够了,这是道简单判断题。在中国只要你批评一个人的作品,就会有人喝斥你让你去搞同样多的作品来,这道理和你在餐馆里喝汤说这汤不好喝,结果厨子们就操着刀出来站在你身前质问,谁说这汤不好喝了,有本事你来做一个……我不会做汤,但我总有评价汤的资格,对了,这又是一个常识。




问:呵呵,你当然有评价汤的资格喽,但我们也有骂你全家的资格,我们要操你全家操你祖宗,这两天怕了吧,都不敢更新了吧。


答:回禀冲锋队大哥,其实这两天我只是在郊外学习养蜜峰(这是最近爱好),精神状态没有你们想像中糟糕,这里说声不好意思没有及时配合你们的及时性需求,不过想像一下中国是随时有发动文革的群众基础的,就像当年季老说了两句实话就被打成睾丸血肿而军医还不敢救治一样,我一直以为时代是在进步着的,现在明白不管眼睛一睁一闭都其实一样一样的,只不过从大字报变成了网络,从造反派变成北大精英们。我一点都不觉着怕,只觉着好玩,我要试一下能把你们整得有多高潮。




问:咄,你还敢说睾丸血肿,这实在是不敬,实在是没人性。


答:我国的教育是喜欢把一段又一段历史断篇的,所以理解你们不知神州大地还发生过这些事情,但这事儿是季老的学生在悼念的博客里写出来的,也是他在牛棚杂忆里出版过的,我只是借这个来控诉万恶的文革并对季老表达痛惜之情,哦,对一个人表示尊重就连睾丸血肿都是不许说的,难怪过去我们的圣人们、领袖们都是连睾丸都没有的了。是的,从血肿联想到睾丸,从睾丸联想到生殖,从生殖联想到……所以我们这儿是把人性,搞成了人的性。




问:你这是在炒作,想捞点好处再博点击率。


答:完全同意你们这么认为,这才是大师门下风范。其实为了点击率我更应该写孙楠二婚,对我这么不和谐的文章很多时候首页是不敢推荐的。至于好处,我倒觉着钱文忠捞的好处比我多,上窜下跳的,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才是国学大师接班人了。




问:咳,咳,让我们换个话题,你说季老不是国学大师,可你看过他的牛棚杂忆吗,看过他的《敦煌学大辞典》、《大唐西域记校注》、《东西文化议论集》……吗。


答:控诉它的方法肯定不止写到牛棚杂忆这儿了,应该写到更多,被割了的司马迁写史记,所以那个时代还是蛮伟大的,还容许写出史记,而血肿了的季老只被允许写到牛棚杂忆这里了,至于牛棚杂记能作为国学代表,那么请看看吴宓,看看巴金的忏悔录,如果忏悔录都能成一个国家的国学,标准就太低了……


《敦煌学大辞典》、《大唐西域记校注》、《东西文化议论集》……这些,属于文化比较,用这个来说他是国学大师,那陈寅恪怎么办,胡适怎么办,只好弄一个“大师后”这称呼了,加赐三眼雀翎。




问:你他妈的知道什么叫国学吗,他懂十二国语言怎么不算国学大师。


答:懂十二国语言,那是国际语言大师,不是国学大师。至于国学,我和我妈都不知什么是国学,但我们都知道这几千年来的国学把国人搞成什么样子,这就够了。我们的教科书一直在用制作历史的方法污辱我们的记忆,然后大家都去装懂,我想大家都是不懂的,也搞不懂这个算不算国学,但还是要装懂,因为装懂是可以占便宜的,这个又和开两会时是一样的,大家都举手通过,我一个人没通过,那我就大大的不妙了……




问:放屁,你这是在蒙骗少数不明真相的群众,煽动一小撮网络暴民。


答:是的,我国有太多不明真相的少数群众了,有太多一小撮网络暴民。这句式真牛逼。




问:我看你是嫉妒季大师了,呸,你还不配。


答:不管是呸,还是配,我都不需要。因为我从我的父辈身上看到他们几十年来活得太不快乐了,所以我是个感官主义者,或者是个享乐主义者,我佩服季羡林这样一个能严谨治学终生的人,但我不嫉妒,因为我早知道自己做不到,那也不好玩,会耽搁我好多玩的时间。这个同时也回答你们问的为什么哪热闹我就评哪儿,因为我觉得这个好玩,真是好玩,好玩贪玩算不算触犯刑法会不会被跨省追捕。




问:反正我们大多数都需要大师,只有你一小撮不需要。


答:我不觉得中国需要大师,我觉得中国需要公众知识份子,胡适是好的,当年他深感知识份子应该参与到社会现象中进行实践,作为学生的季羡林却不理解,还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当然我理解这个压力下的行为,我也不好说那很犬儒,换成我说不定还不如季羡林,不敢保证我不会成了造反派学生。到了晚年季老想像老师胡适那样作为一个公众知识份子时,却弄出一个奥运会开幕式要抬出孔子的雕像来这种建议,提出了“和谐”,我也不是那么反感,也不觉得这是被政府征用了,我只是觉得这是被按揭了,一辈子清名就这样被按到地下,揭了。


我看到这样一句疯狂的话,“大师离我们而去,以后我们靠什么活”,我们原来是靠大师才能活下去的,而不是粮食和蔬菜。




问:凭什么大家都需要国家大师,你独独不需要,我们发克你们这些忘了祖宗的混帐。


答:怎么又发克了,原来国学修炼到一定境界就是要发克别人的祖宗,难怪别人要说国学就是文化恋尸癖,这样的国学学下去,全国人民就互相发克,因为祖宗都是一个,于是就举国乱伦了。另外,为什么我必须喜欢大家喜欢的,我以为时代一直在进步,想不到不管眼睛一睁一闭还是一样一样的,我有幸生在这样一个不会独立思考的民族,让我能成为一个坏人,一个混混,一个道德败坏者,这样才能衬出大家是好人,是圣人,是高尚者。从这个意义来说,我就是好人们的托儿,要没有我,你们就会从一个叫“高尚”的单位失业的。




问:你太无耻了,你太伤害我国人民的感情了,你这是在破坏中华文明的传统。


答:其实我就是说了季羡林不是国学大师,这道理和我说刘德华不是个好歌手但是一个好的艺人是一样的,没必要上升到中华民族娇贵的感情上,中国人民的情感总是这么容易受伤害,中华文明的传统总是容易这么被破坏,这也太脆弱了。




问:那你觉得什么人才是大师?


答:每个人大师的标准不一样,在我这儿随便举个例,比如MJ,他一生就是想让不同皮肤的人站在一起歌唱,而不是想用一个标准让大家和谐,也不需要大家把鹿指认成马。




问:再问一个,国学……


(打断)答:我想我已表达足够对国学的尊重了,如果还要说我炒作,我只有真炒作一个,国学,治国之学,比起民生问题,现在的国学是个屁。




……再次祝可爱的季老头子上天堂,真是一个好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