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风雨四十年:张家父子两代人经营奉军(上)

乒乓球冠军 收藏 1 472

民国乱世,各派系军阀拥兵自重,抢夺地盘国柄,随着城头大王旗变换,连同他们的军队如走马灯般时现时逝,这些军阀成为历史舞台上的匆匆过客。其中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经营的东北军,经历了兴衰风雨40年,对民国的初期、中期起了极大的影响 。


绿林加巡防营起家,雄踞东北全境,不甘偏安一隅两次入关


年轻时的张作霖为生活所逼,当过小贩、学过兽医,因觉得没有出息,便游荡各处,以赌博为生。甲午战争起,他赴营口投入清军当兵,战后被作为冗兵裁减,回了家乡海城。


时东北土匪似毛,海城乡绅出钱出枪筹组乡团,以保一方安宁,因张作霖从过军,便推举他当了团总。他靠着20几条枪,干起了绿林生意。由于张作霖精明豪爽,敢为朋友两肋插刀,势蹙力单的匪目如张作相、张景惠、汤玉麟等先后前来投奔,渐渐人也多了,枪也多了,成了辽河以西八角台地区一霸。


义和团运动失败后,沙俄势力侵入东北,土匪成了沙俄与清廷拉拢争取的对象。几经谈判,张作霖于1903年接受了新民知府的招安,被委为巡防营马队管带,统率由匪变兵的600余人。1906年,盛京将军赵尔巽在奉天设置巡营防务处,把全省军队编作8路巡防队,他看中张作霖善于骑射,指挥有方,遂任命其为前部统领,辖5个步兵营,2个骑兵营。


张作霖尝到了兵多枪多的甜头,不断兼并土匪与地方武装,至1908年,其兵力已增加到3500人。他极力网罗志同道合者,与张作相、张景惠、汤玉麟、吴俊升、孙烈臣、冯德麟、马龙潭等结义。这些人,成了奉军的最早班底与核心。


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张作霖以驱逐革命党人有功,提升为第二十七师师长,驻扎奉天。袁世凯阴谋复辟时,他鼓吹“奉人治奉”。1916年袁世凯死后,段祺瑞出任北京政府内阁总理,为利用奉军抑制直系,加之又都受日本支持,乃任命张作霖为奉天省长兼督军。张作霖上任后,即将全省各军编入麾下,计有3个师加一个骑兵旅,委派官佐,制定军规,奉军初成气候。


南北战争揭幕,北洋政府内部出现分歧,代理大总统冯国璋主张和解,段祺瑞主战,前方的将领王汝贤等在冯国璋指使下通电媾和,段祺瑞愤而辞职。有心问鼎中原的张作霖以“帮助政府统一”为借口,于1918年3月中旬率3个师入关,其中的第十六师深入湖南。压力之下,冯国璋请段祺瑞复出。


这是奉军首次入关,也是首次参与全国性事务,南征军陷入了泥潭,张作霖担心奉军难以自拔作无谓牺牲,又因提高自己在关内各派系中地位的目的已达到,便借口“保护中俄边界”,于1918年复撤军关外。而此时,他已得到了段祺瑞委任其为东北三省巡阅使的职务。


在段祺瑞的支持下,张作霖逐走了黑龙江、吉林两省督军,以亲信孙烈臣、鲍贵卿取而代之。至此,东北全由奉军控制,辅辖有4个师、17个混成旅,其中8个旅驻奉天、7个旅驻吉林、4个旅驻黑龙江。


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张作霖因段祺瑞的皖系势力向热河、察哈尔渗透,威胁了奉系的利益而公开背皖联直,与直系头目曹锟通电讨段,奉军第二次人关。


皖军战败,段祺瑞下台,奉军与直军同时进入北京,控制了北京政权。以后年余时间里,张作霖把奉军扩编为5个师、26个旅。


首次直奉战争大败,卧薪尝胆整军经武。再战击败直系问鼎中原


同床异梦,各有野心。直奉开始了争夺地盘权位的斗争,至1922年春,已是剑拔弩张。4月上旬起,奉军增调关内,张作霖自任总司令,参谋长杨宇霆,第一路军司令张作相,第二路军司令张学良,第三路军司令张景惠。


4月25日晚上,奉军发动进攻。开战之初,张学良的东路军旗开得胜,首向任丘、河间挺进,不料至5月4日战局逆转,西线上张景惠的第十六师原是冯国璋的旧部收编的,师长邹芬阵前倒戈,张景惠慌了手脚,下令后撤。直军尾随猛追,中路的张作相军担心被直军包抄背后,忙不迭地退却。


在兵力、装备上占优势的直军穷追猛打,奉军全线崩溃,或逃往关外,或缴械投降,其败相从当时报载可窥一斑:


奉军败兵全失约束,任意开枪。甚至轰击载运本军之军车。由廊坊过津者络绎不绝,郊野死尸数十成堆,伤员则纷纷向居民乞求粮水,状极狼狈。败退南苑之奉军第一师第二十八师并各混成旅之残部,均被解除武装……


第一次直奉战争,以奉军大败告终,短短6天,损失了两个半师。


前方败绩,后院起火,驻二道沟、宁古塔、敦化的奉军发生哗变。张作霖痛定思痛,总结奉军失败的教训在于部分军官不忠,指挥无能;组织建制不健全;士兵缺乏训练,军纪败坏,于是决策整军经武,对奉军从上到下作彻底整编整训。


1922年7月,整军经武计划开始实施,张作霖将奉军最高指挥机关改为东三省保安司令部,自任总司令。孙烈臣、吴俊升为副司令。司令部下设陆军整理处,孙烈臣兼整理处总监,张学良为参谋长。


奉军的整理,着重在军官的选择调整、学识与能力的提高以及纪律的整顿,定了如下9条标准:


1、用考试办法。选拔各级官佐,不搞论资排辈。


2、大力培养起用德才兼备的新人,淘汰撤换不胜任者。


3、任何部队不得缺额,发现有吃空额的军官,将严惩不贷。


4、军人吸食鸦片者,立即开除.依法严办。


5、各级军官须努力学习、钻研指挥艺术,每月考试一次,分数高等者受奖,优先选用。


6、只受过初等教育者,不宜当军官;不是初等小学毕业及没有常识者,不宜当士兵。


7、印发军事报刊和操典,让官兵阅读,务求人人明白,并熟练掌握之。


8、全军定期开课,学习军事理论。


9、各部队士兵年龄在17岁以下、40岁以上者,以及身份不明者没有人作保的,一律裁汰。


经整理后的奉军,称为镇威军,原来的5个师压缩为3个师,即第一、二十七、二十九师,李景林、张作相、吴俊升分任师长。另有27个混成旅和5个骑兵旅,大体上每旅3个团,每团3个营,每营3个连,每连150人。


练兵热潮也随之展开,军官以指挥艺术为主,士兵以战术攻防、练手中武器为主。


张作霖又扩大奉天兵工厂,任命杨宇霆为该厂督办,定下的指标是,每年生产大炮200门,炮弹20万发,步枪6万支,机枪千挺,子弹6千万发,炸药百吨,数量不限的迫击炮。还向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进口军火,又从法国陆续购买了40架飞机。据外国军事家说,1922年至1923年间,奉军是中国的主要军火进口者。


经历了两年时间整军经武,奉军上下一心,训练有素,技精械新,远非昔日可比。


对于第一次直奉战争被打败, 张作霖耿耿于怀。1924年9月初,江浙战争爆发,为争夺上海地盘,直系与皖系在上海一带开战,张作霖与孙中山及段祺瑞密订三角同盟,趁机于9月15日率军入关,兵分两路进攻热河,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直系由吴佩乎任讨逆军总司令,率20万大军迎战奉军。


这次交手,张作霖发狠心非要战胜直系不可,尽遣精锐,将入关部队编为6个军,自任总司令,第一军司令姜登选,第二军司令李景林,第三军司令张学良,第四军司令张作相,第五军司令吴俊升,第六军司令许兰洲。


一接仗,就显示了整军经武后奉军的战斗力,第二路军一下子打垮了直军卫戍北京的王怀庆师。双方主力决战处的山海关战场,张学良的第三军自9月28日起连日猛攻,并以飞机助战,占领了九门口、石寨门等要隘。吴佩孚为挽回颓势,亲自坐镇指挥,一下子投入了6个师加8个旅的兵力,激战近20天,在奉军顽强阻击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当直军前方吃紧、后方空虚之际,直军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第二路军司令胡景翼、京畿警备副司令孙岳,发动倒戈反直的“首都革命”,秘密回师北京,囚禁了贿选总统曹锟,逼使其下令直军停战,免去吴佩孚本兼各职。直军大败,从此一蹶不振。


冯玉祥、张作霖联合段祺瑞,组建了临时执政府,推段祺瑞为临时执政。1925年3月,张作霖取消镇成军名号,改称东北边防军。


受张作霖、段祺瑞排挤,冯玉样改任西北边防督办,而其所部国民军,仍分驻京郊的古北口及绥远、热河、察哈尔等地。


张作霖凭借强大的兵力后盾,逼使段祺瑞委任李景林为直隶督办,姜登选为安徽督办,杨宇霆为江苏督办,张宗昌为山东督办。至1925年8月,奉军已控制了东北以外的华北直至长江下游各省区,总兵力达35万人,编为20个师、69个旅,包括8个旅的骑兵和2个旅的炮兵,还有了空军,成为北洋军阀统治后期一支最为强大的力量。


日本图谋东三省大力扶植奉军,张作霖为壮大实力来者不拒


奉军的发达,与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密切相关。


文化虽低、阅历颇广的张作霖,深知若无列强作靠山,绝难站稳脚跟。日俄战争后,东北渐成日本的势力范围,1912年,他当上第二十七师师长后,即向日本关东都督福岛安正大献殷勤,申明“愿照日本的指示行”,又多次表明自己是“亲日派”。1918年春,张作霖受日本策动,派兵人关,支持由日本扶持的段祺瑞复任内阁总理,由是得到日本看好,售奉军一大笔军火。


张作霖成为“东北王”后,给予日本在东北的扩张诸多特殊方便,又在1920年10月,出动奉军,配合日军镇压了珲春、延吉等地的民众反日暴动。


为利用奉军作为最终攫取东北的工具,日本对奉军予以大力扶植。第一次直奉战争后,日本即源源给予奉军军事援助。1922年底。日本把储存在海参崴价值百万元以上的军火卖给了张作霖,不久又把天津的一批武器弹药售出,内中包括步枪1.3万支,大炮12门。1923年,为帮助奉军整军经武,日本又一下子向奉军运去了368万元的军械,还派专家为奉军设计、扩建兵工厂,供应各种设备,使之军械、弹药自给。


日本又打着“两军精诚团结维护东北利益”的招牌,不断给张作霖派去顾问,意在刺探军事情报,控制奉军,物色培养亲日军官。自1916年起,奉军中的日本顾问从未间断过,前后多至50余人。这些顾问都是日军的高级参谋,军衔从少校到少将不等。他们有的在奉军司令部张作霖周围,有的在东北各奉军的师部;有的充当教官,有的充当联络官。其归根到底的任务是什么?1924年5月,当松井七夫上校应聘赴任时,外务省的指令道出了个中秘密:你在应聘期间,应当使奉天省的军事设施效法帝国的军事设施,以便使中日军队在紧急时刻能够彼此合作;你须在关东军司令部及帝国驻奉天城、哈尔滨等地的军官之间保持联系,还要与东三省应聘军官们保持密切的接触;必须努力为本部提供关于奉天的军事、地理等情报。


不仅于此,日本顾问还曾多次指挥奉军战斗: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败军集结滦州,直军随后追来,一时风鹤频惊。日本顾问本庄繁(1913年升任关东军司令长官)自告奋勇,请求代为指挥守卫滦州,结果真的阻遏了直军攻势,使奉军残部得以顺利撤出关外。


第二次直奉战争尚未打响,日本军部业已制定了援奉覆直计划,陆军相宇垣指示在奉军司令部的顾问菊池武大少将:“如果发生紧急事态,你应推动中日军队共同合作。”菊池武大据此指令,选调了十多个富有实战经验的军官,组成“日本军事顾问团”,参与奉军司令部制定作战计划,布置战守,指挥攻防。两军鏖战之际,又补给奉军急需的子弹4000万发,炮弹10万发。奉军雪中得炭,一举突破了直军阵地。


更有甚者,日本关东军还与奉军“并肩战斗”。奉军大将郭松龄与冯玉祥的国民军秘密结盟,在滦州倒戈反奉。日本政府视其为“给东北带来赤色威胁”,陆军相宇垣指示关东军以武力支持奉军。关东军司令部遂向郭军发出密告:如果战乱有危及铁路附近属地及邻近地区日本权益时,日军不能漠视。


郭军来势凶猛,直逼奉天,关东军开始武力援奉,第十师团开进奉天,并向郭军送去了所谓“禁令”:不准渡辽河作战,不准进入南满路沿线30公里处。紧接着,第十二师团的一个混成旅和炮兵部开赴奉天并布防,关东军司令部也迁进了奉天城。


一时被郭军打懵了头的张作霖,靠着关东军的支持缓过气,从吉、黑两省调来5万生力军交给日本军事顾问团指挥,向郭军反扑。关东军的重炮部队也参加了战斗,猛轰郭军,造成郭军重大伤亡。


奉军由盛转衰被逐出关;不顺从日本人张作霖毙命皇姑屯


奉军的势力伸展到长江流域,特别是取得江苏和上海的地盘后,激化了与直系军阀孙传芳的矛盾,孙传芳联络直系残部及冯玉祥等共同反奉。


1925年10月25日,孙传芳自封为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不宣而战,攻打在江苏和安徽的奉军。当地的直系军阀纷纷发兵响应,奉系的安徽督办姜登选、江苏督办杨宇霆不敌直军,率部北撤徐州一线。冯玉祥的国民军与孙传芳相呼应,奉军陷入了两线作战的不利形势。张作霖决定放弃南方,固守北方,由段祺瑞出面调停。他放弃了徐州,又从关外调来大批援兵,部署在京津地区,以对付冯玉祥的国民军。


如前所述,冯玉祥利用奉军内部矛盾,策动奉军第十军军长郭松龄“内部开花”。11月30日,郭松龄通电所部5万余人为东北国民军,敦促张作霖下野。12月5日,郭军占领锦州后,向奉天进兵。


郭军属奉军中的精锐,连续攻下了连山、新民等地。至12月中旬,日本关东军公开出面干涉,布兵奉天,遏制郭军攻势。陷于绝望的张作霖得以起死回生,从黑龙江、吉林调来军队反攻,激战数日,双方均有很大伤亡。到了12月下旬,孤军作战的郭军在奉军与关东军的联合进攻下,终于不支兵败,郭松龄也被俘身亡。


这一仗,第十军伤亡过半,残部有的被冯玉祥收容,有的被张学良招归。


冯玉祥利用奉军与郭军交战的机会,向盘踞天津的李景林部进攻,夺取了直隶。张作霖再组“统一战线”,于1926年初夏与吴佩孚联合对付国民军,山西晋系军阀阎锡山也加入了直奉联军。国民军在三方联合攻势下节节败退,最终撒往西北,在反对倾向革命的冯玉祥的共同目标下,张作霖与吴佩孚建立了北京政府摄政内阁。


1926年7月9日,广州国民政府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先打吴佩孚,再打孙传芳,最后打张作霖。冯玉祥的国民军等一些军阀,均纷纷加入了北伐军行列。

北伐军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歼灭了吴佩孚、孙传芳的主力,革命势力席卷半个中国。张作霖趁吴、孙一蹶不振的机会,打着对付北伐军的旗号,召集北方各派系首脑会议,拟定把北方各部统一编组为安国军,由他任总司令,统一指挥。随之派出两路“讨赤军”,南下对抗北伐军,却都是丢盔弃甲大败而归。惯于见风使舵的阎锡山公开背叛了张作霖,一变而为北伐军北方总司令。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张作霖视其为反对“赤化”的人,希图在帝国主义支持下,达成以黄河为界的南北和解局面,于是在1927年6月18日就任安国军政府大元帅,独霸了北京政权。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为集中革命势力限期完成北伐案》,第二次北伐开始,4个集团军向北推进。


4月7日,蒋介石下达讨伐奉军总攻击令。奉军连战连败,石家庄、保定相继失守。北伐军4路大军深入直隶腹地,北京岌岌可危。


张作霖陷入走投无路的困境,不得不放弃“中原梦”,于6月2日发表出关通电,带着残兵败将逃回东北。


日本因一段时间以来张作霖向英美等国靠拢,对日本在东北特权上的要求又采取拖延不兑现的态度,由此对张十分不满。日关东军司令部决计趁奉军溃退关外的机会谋杀张作霖,以制造东北混乱,借口“维护治安”,以武力占领东北,遂于6月4日在皇姑屯炸毁张作霖的专车,张作霖身受重伤毙命。


少帅久经战阵治军有方,上下服膺拥戴其为奉军新统帅


张作霖毙命后,奉军虽一时群龙无首,然他们深恨日军阴谋,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度过了难关。


其时张学良尚在关内,张作相等奉军高级将领决策秘不发丧,使日本人摸不到底细,不敢轻举妄动。张学良回到奉天后,继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稳定了局势。关东军无隙可乘,阴谋破产。


张学良18岁在奉军中服役,1920年在奉天陆军讲武堂毕业后担任旅长,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是独当一面的第二路军司令。


奉军整军经武大改革时,兼任整理处参谋长的张学良,担起了整训的重任。他特别注重官佐的调整选拔。时不少军官出身于绿林和清末的旧式军队,文化低,知识缺乏,不谙指挥艺术,跟不上现代战争的需要。张学良顶着压力,大量起用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新进人才,主要是奉天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及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他坚持任人唯贤的原则,即使与东北没有历史渊源的,只要德才兼备,照样任用;而对那些贪污肥私、管教不力、指挥无能、临阵怯战者,坚决罢免,绝不姑息迁就。


张学良深知炮兵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便从国外购进火炮,又给兵工厂下达造炮计划,建立起了两个炮兵旅,并让从日本士官学校炮兵科毕业的邹作华担任旅长。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学良以第三军团司令,率所部在主战场的山海关与直军决战。直军居高临下,奉军伤亡严重,两个旅只剩下了几百人。张学良不顾个人安危,拒绝了左右的劝阻,亲临前沿阵地督战,并处决了几个畏缩不前的军官。奉军士气复振,前仆后继勇猛冲锋,终于攻下了阵地。


这年张学良才24岁,即显示出非凡的胆略和指挥才能,也因此赢得了三军将士的尊敬。在以后与冯玉祥部和北伐军的战争中,张学良任第三、四军团长,也是他的部队打得最为顽强,虽全军战败,但三、四军团败中有胜。


北洋军阀时期,东北的空军首屈一指,其创建与壮大,也应归功于张学良。

北伐军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歼灭了吴佩孚、孙传芳的主力,革命势力席卷半个中国。张作霖趁吴、孙一蹶不振的机会,打着对付北伐军的旗号,召集北方各派系首脑会议,拟定把北方各部统一编组为安国军,由他任总司令,统一指挥。随之派出两路“讨赤军”,南下对抗北伐军,却都是丢盔弃甲大败而归。惯于见风使舵的阎锡山公开背叛了张作霖,一变而为北伐军北方总司令。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张作霖视其为反对“赤化”的人,希图在帝国主义支持下,达成以黄河为界的南北和解局面,于是在1927年6月18日就任安国军政府大元帅,独霸了北京政权。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为集中革命势力限期完成北伐案》,第二次北伐开始,4个集团军向北推进。


4月7日,蒋介石下达讨伐奉军总攻击令。奉军连战连败,石家庄、保定相继失守。北伐军4路大军深入直隶腹地,北京岌岌可危。


张作霖陷入走投无路的困境,不得不放弃“中原梦”,于6月2日发表出关通电,带着残兵败将逃回东北。


日本因一段时间以来张作霖向英美等国靠拢,对日本在东北特权上的要求又采取拖延不兑现的态度,由此对张十分不满。日关东军司令部决计趁奉军溃退关外的机会谋杀张作霖,以制造东北混乱,借口“维护治安”,以武力占领东北,遂于6月4日在皇姑屯炸毁张作霖的专车,张作霖身受重伤毙命。


少帅久经战阵治军有方,上下服膺拥戴其为奉军新统帅


张作霖毙命后,奉军虽一时群龙无首,然他们深恨日军阴谋,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度过了难关。


其时张学良尚在关内,张作相等奉军高级将领决策秘不发丧,使日本人摸不到底细,不敢轻举妄动。张学良回到奉天后,继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稳定了局势。关东军无隙可乘,阴谋破产。


张学良18岁在奉军中服役,1920年在奉天陆军讲武堂毕业后担任旅长,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是独当一面的第二路军司令。


奉军整军经武大改革时,兼任整理处参谋长的张学良,担起了整训的重任。他特别注重官佐的调整选拔。时不少军官出身于绿林和清末的旧式军队,文化低,知识缺乏,不谙指挥艺术,跟不上现代战争的需要。张学良顶着压力,大量起用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新进人才,主要是奉天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及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他坚持任人唯贤的原则,即使与东北没有历史渊源的,只要德才兼备,照样任用;而对那些贪污肥私、管教不力、指挥无能、临阵怯战者,坚决罢免,绝不姑息迁就。


张学良深知炮兵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便从国外购进火炮,又给兵工厂下达造炮计划,建立起了两个炮兵旅,并让从日本士官学校炮兵科毕业的邹作华担任旅长。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学良以第三军团司令,率所部在主战场的山海关与直军决战。直军居高临下,奉军伤亡严重,两个旅只剩下了几百人。张学良不顾个人安危,拒绝了左右的劝阻,亲临前沿阵地督战,并处决了几个畏缩不前的军官。奉军士气复振,前仆后继勇猛冲锋,终于攻下了阵地。


这年张学良才24岁,即显示出非凡的胆略和指挥才能,也因此赢得了三军将士的尊敬。在以后与冯玉祥部和北伐军的战争中,张学良任第三、四军团长,也是他的部队打得最为顽强,虽全军战败,但三、四军团败中有胜。


北洋军阀时期,东北的空军首屈一指,其创建与壮大,也应归功于张学良。

北伐军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歼灭了吴佩孚、孙传芳的主力,革命势力席卷半个中国。张作霖趁吴、孙一蹶不振的机会,打着对付北伐军的旗号,召集北方各派系首脑会议,拟定把北方各部统一编组为安国军,由他任总司令,统一指挥。随之派出两路“讨赤军”,南下对抗北伐军,却都是丢盔弃甲大败而归。惯于见风使舵的阎锡山公开背叛了张作霖,一变而为北伐军北方总司令。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张作霖视其为反对“赤化”的人,希图在帝国主义支持下,达成以黄河为界的南北和解局面,于是在1927年6月18日就任安国军政府大元帅,独霸了北京政权。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为集中革命势力限期完成北伐案》,第二次北伐开始,4个集团军向北推进。


4月7日,蒋介石下达讨伐奉军总攻击令。奉军连战连败,石家庄、保定相继失守。北伐军4路大军深入直隶腹地,北京岌岌可危。


张作霖陷入走投无路的困境,不得不放弃“中原梦”,于6月2日发表出关通电,带着残兵败将逃回东北。


日本因一段时间以来张作霖向英美等国靠拢,对日本在东北特权上的要求又采取拖延不兑现的态度,由此对张十分不满。日关东军司令部决计趁奉军溃退关外的机会谋杀张作霖,以制造东北混乱,借口“维护治安”,以武力占领东北,遂于6月4日在皇姑屯炸毁张作霖的专车,张作霖身受重伤毙命。


少帅久经战阵治军有方,上下服膺拥戴其为奉军新统帅


张作霖毙命后,奉军虽一时群龙无首,然他们深恨日军阴谋,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度过了难关。


其时张学良尚在关内,张作相等奉军高级将领决策秘不发丧,使日本人摸不到底细,不敢轻举妄动。张学良回到奉天后,继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稳定了局势。关东军无隙可乘,阴谋破产。


张学良18岁在奉军中服役,1920年在奉天陆军讲武堂毕业后担任旅长,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是独当一面的第二路军司令。


奉军整军经武大改革时,兼任整理处参谋长的张学良,担起了整训的重任。他特别注重官佐的调整选拔。时不少军官出身于绿林和清末的旧式军队,文化低,知识缺乏,不谙指挥艺术,跟不上现代战争的需要。张学良顶着压力,大量起用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新进人才,主要是奉天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及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他坚持任人唯贤的原则,即使与东北没有历史渊源的,只要德才兼备,照样任用;而对那些贪污肥私、管教不力、指挥无能、临阵怯战者,坚决罢免,绝不姑息迁就。


张学良深知炮兵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便从国外购进火炮,又给兵工厂下达造炮计划,建立起了两个炮兵旅,并让从日本士官学校炮兵科毕业的邹作华担任旅长。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学良以第三军团司令,率所部在主战场的山海关与直军决战。直军居高临下,奉军伤亡严重,两个旅只剩下了几百人。张学良不顾个人安危,拒绝了左右的劝阻,亲临前沿阵地督战,并处决了几个畏缩不前的军官。奉军士气复振,前仆后继勇猛冲锋,终于攻下了阵地。


这年张学良才24岁,即显示出非凡的胆略和指挥才能,也因此赢得了三军将士的尊敬。在以后与冯玉祥部和北伐军的战争中,张学良任第三、四军团长,也是他的部队打得最为顽强,虽全军战败,但三、四军团败中有胜。


北洋军阀时期,东北的空军首屈一指,其创建与壮大,也应归功于张学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