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二卷 苏门答腊 第十四章节 第一击(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该死的,这些该死的!”气急败坏的达米里中将看着眼前的那一张电文,气急败坏的咒骂着,“这个该死的卡瓦尔赫,他在干什么,他的空降部队在干什么。”

“艾欣塔少校,告诉我,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什么时候能够展开行动?”头昏脑胀的达米里将军一把揪住站在面前的副官-艾欣塔少校的衣襟,气急败坏的叫嚷着。

“将军,少校之前有建议过您,不要将第1军区的全部抽离北苏门答腊。”悠然喝着咖啡,吉姆-默菲似乎并不在意这样的嘈杂,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儒雅的学者,仿佛天崩于眼前、地陷于此刻,都与他无关一样。真不知道他怎么这样沉得住气。

看着这个令人厌烦的英国人,达米里中将气哼哼的一把放开揪住的艾欣塔少校,转过身来,对着面前的一众人吼道“我要杀死那些可恶的中国人,让他们统统都死在这里吧!”

“将军,您认为您有能力去杀光那些如同蝗虫样的中国人?”吉姆-默菲掂起银勺,轻轻搅动了搅杯中那泛着泡沫的深褐色液体“唔,卡布基诺就是这样的难喝。”

达米里中将几乎就是受够了这个总是显得自己很是优雅,似乎无时无刻不再‘装腔作势’的英国人,他烦躁不安的挥了挥手“Mr吉姆,难道我的军队不足以消灭那些该死的中国人?”

“您认为您现在还有军队?”吉姆-默菲苦笑着摇摇头,反问着说道。

“只要让派遣军纳土纳群岛和廖内群岛的军队返回,那么我就能够让中国的鲜血流满班达亚齐。” 达米里中将不无得意的晃荡着脑袋“甚至,我还可以一举解决亚齐分裂者,让这些叛国者是尸体和那些中国人一起,充作这片土地的肥料。”

吉姆-默菲不无厌恶的看着面前这个愚蠢自大的家伙,什么是一举解决亚齐分离主义,说到底,这个刽子手一心只想着用死亡、鲜血来为自己的军衔晋升而增加筹码而已。

“这个屠夫!”吉姆-默菲不无愤怒的低声咒骂一句,但他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依然是笑容满面的看着面前的达米里将军,笑着侧了侧头,默菲问道“将军阁下,您会认为,中国人会是放过你的那些军队?”说着吉姆-默菲不无嘲笑的露出一丝冷意。

显然是被默菲的这句话给骇住了,达米里中将后退了两步,不无惊讶的问道“你,是想说什么?”达米里中将瞪大着眼睛,不无愤怒的质问到。

“Miss鹰司,给我们的将军做个解释吧!”吉姆-默菲干笑了下,对身旁坐着的鹰司真希挑了挑下巴“或许你的解释会让将军阁下感到恐惧的。但我想他不得不去面对这些。”

“将军阁下!”一直沉默着的鹰司真希笑了笑,低头看着手中的咖啡杯,忽然抬起头来,对达米里中将冷笑了下“从马来半岛到新加坡,从婆罗洲到苏门答腊,几乎所有的机场、港口都是遭到了攻击,将军阁下,您认为您的那些军队此时应该在哪里?”

达米里中将楞了下,迅即询问似的看着自己的副官-艾欣塔少校,示意后者给予回答。

“唔,按照时间计算,应该是在林加群岛海域。”艾欣塔少校看了看腕表,继而大概的估算了下,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鹰司真希,很快的给予了答案。

“唔,林加群岛海域,林加群岛海域。”鹰司真希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这丝笑容之后更多的是耐人寻味“也许你们可以沿着着一线的海域准备打捞工作了。”

“什么意思。”骇然的达米里中将不无疑惑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还没有明白过来。

而艾欣塔少校却是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是他之前一直担心的事情,显然,鹰司小姐的这句话,是使得他的担心也许成为了一种真实。“您,您,您是说船队会遭到攻击?”

艾欣塔少校那不无惊恐的询问时的达米里将军也为之而色变。“也许吧!”鹰司真希继续的垂下头去,轻搅着自己杯中的咖啡,那银勺和咖啡杯轻轻碰撞的叮当声,几乎每一声都刺痛着达米里将军的心,但愿这个女人只是胡说八道。

“不,不会的,船队离港之后,并没有直趋纳土纳群岛,而是自西北往东南,经由林加群岛而行。” 艾欣塔少校惊惶不安的喊声起来“除非中国人是早有埋伏。”

“想想吧,就当你们以为中国人的打击不会发生的时候,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直至印度尼西亚,全面遭到了空袭。” 吉姆-默菲冷然而笑“还有纳土纳群岛的那一幕,除了证明中国人早有预谋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机缘会是这样的巧合。”

“不会的,不会的,船队是不会有问题的。”达米里将军撕心裂肺的狂喊到。

而吉姆-默菲则是冷然的看着如同丧家之犬样坐在角落里的菲律宾流亡总统-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丝毫不理会早就已经陷入癫狂样的达米里将军、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艾欣塔少校,依然悠然的喝着自己的咖啡。

此时的林加群岛海域已经是一片浓烟烈火,巨大的爆炸声中,一艘艘滚装货轮完全的笼罩在烈焰和浓烟中。一艘正在倾斜着的货船正接连的发生着剧烈的爆炸,冲天而起的火光将半个天边映射的格外通红。夜幕中,整个海域一片火红火红。

“运输船队受到攻击!运输船队受到攻击!再次重复,运输船队遭到袭击”刺耳的警报声中,扬声器里传出着惊惶不安的呼救声,生气的照明弹一枚接着一枚的在天空中绽放开来,照亮着整个海域,挤满着甲板上的印尼士兵们惶恐的连声喊到“是潜艇吗?是潜艇吗?”

谁也不知道袭击来自哪里,相比于海军,这些陆军士兵什么也不懂,他们除了渴望能够从这场浩劫中生存下来之外,别无选择。而海军的那些官兵们则心寒如冰,潜艇的攻击,对于毫无还手之力的运输船只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是恐怖的了。

要知道,整个船队装载的可是数千名第1军区的陆军士兵,一旦被消灭,也就等于是这数千条姓名将是葬身于茫茫大海,成为鱼腹之物。

四艘‘093型’攻击核潜艇从四个角度同时的展开了攻击,各自占据着发射位置之后,鱼雷发射管打开,随即便是纷纷而出的鱼雷呈扇形面的射向自己的目标,这是标准的潜艇鱼雷攻击,这样的攻击对于运输船队来说,是极为知名的。

重型尾流自导鱼雷可以直接的将一艘货船打得丧失动力,甚至直接的撕裂开水线以下的船体,让汹涌而进的海水进一步的撕开那恐怖的创口,从而使得使得严重进水的巨大的船身因为海水灌入的原因,而发生严重倾斜。直至最终沉没。

整个林加群岛海域在这个时候,已经成了一片地狱,那是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的猎杀,远远的望去,一艘艘巨大的运输船、滚装货轮的庞大的舰身在起伏的海水中挣扎着,有的被笼罩在烈火浓烟之中,有的依然在艰难的蹒跚着。满天的火光之中,此起彼伏的爆炸声绵延不绝,甚至还有时候发生着一辆声的巨大爆炸声,那些熊熊燃烧着的运输船上,一团接着一团的火焰不断的冲天而起,几艘频临沉没的运输船还在做着最后的无奈的挣扎。

燃烧的火光照亮了天鹅绒样的黑幕,翻滚着的浓烟垂起在天地之间,整个海面上一片的狂乱,有的船只依旧的在燃烧着,一些船只因为受损严重,而断电,整艘船只上一篇黑暗,陆军士兵们的哭喊声在海浪中是那样的清晰。

不时的,有重创的船只上腾起一柱柱火光,海面上装满着人的救生艇还在穿行着,竭力的打捞着落水者,刺耳的警报声依旧在夜幕下回荡,挣扎着的士兵们竭力的想要让自己生存下来,波浪之间满是漂浮着尸体,油污之间一个个身影是那样的无助。

遭受重创的船只在损管人员的不懈的努力中,依旧的缓缓下沉,由于那些鱼雷往往是在船尾、船舷侧、舰舯部等要害部位,而且都是在水线下撕开可怕的巨大的裂口,故而根本就无法进行堵漏作业,而随着海水从被撕裂了的创口部位涌入舰舱,在强大是水压下,撕裂口甚至逐渐的扩大,而这种情况下,尽管损管人员拼命的努力,想要去堵住创口,却根本无法阻止海水从这越来越大的裂口处,打着旋的疯狂涌入。而一旦严重进水之后,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船只或是开始发生侧斜,或是舰艏或是舰艉首先入水。

或是翻沉,或是因为舰艏、舰艉部分的沉入水下,而使得舰只被折断成两段、甚至三段,这种沉没更是可怕,因为在从海平面消失之前,往往会是产生巨大的漩涡,而将许多没有来得及游开的落水者卷入大海深处。

看着那船身中间断为两截,船首舰尾渐渐翘起,很快的消失在海面上的船只,依然活着的人此时是欲哭无泪,整个海面现在是一片恐怖之境。油料浮在水面上,燃烧的火光把海天映耀的一片火红,更多的人挣扎在海水之间,拼命的呼喊着、求救着,幸存的船只因为带伤而漂浮在海面上,燃起着浓烟。没人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有多少人失去了生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