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谨防五花八门针对学生的骗术

目前,特别是暑假时期,坏人五花八门的骗术,鉴于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情,犯罪分子会设计一些骗局,望大家提高警惕,不要上当。


(一)眼保仪


我就受过一次骗,那是今年3月份,晚上不到7点,我们一家人正吃着晚饭。楼下有人按门铃,保安说有人找,是关于我家孩子的问题,我让放行了让她上楼,门开了,一个四十出头老师模样的女人。说她是青少年护眼中心的,知道我家的小孩是近视,她看了看客厅里的钢琴说:“现在弹琴的孩子,大多是近视。”还讲了一些很专业的术语,然后说上海市有这公益活动,她拿出一个仪器和一张视力表,说是用这治疗两个月,每月自已测量视力一次,两个月就能治好假性近视,如果是真性近视,也有帮助,该配眼镜的让早配,以免更加耽误了孩子。我问你怎么有孩子的资料,她说学校提供的,说是青少年护眼中心对这非常关注,这一代人的视力比上一代下降了好多。一个仪器,睡前用五分钟就可以了,还交待了多吃维生素C,不能喝碳酸饮料。再三强调这是免费的,说上面有电话你可以问。


我想孩子现在还没上中学,视力就不好了,要知道我以前这时候视力是1.8一个的,随着年龄的增加,现在才退的。而她现在就一个差的眼睛只有0.6了,还老是说上课看不清黑板上的字,这可怎么办?就在不久前班主任还和我说过孩子的假性近视会影响学习的事。于是我问了这仪器要多少钱一台,她回答说不要钱,免费用两个月,不用你买的,只要交一半的押金490元就可以了,发票放好,两个月到了,我们上门来收。我想这东西如果有用就是花490元买了也值,何况是租金。后来付了490元,她开了一张票,一再盯嘱一个月自已查一次视力,每个月她上级领导要来问我们情况的,我们要作出反馈。付好钱,她走了,我想怕这是假的,就打了上面的热线电话,问有没有公益活动这件事,这眼保仪要不要出钱买?回答是有的,不要你买的,先用着用,到时间来收,凭发票退钱。


后来两个月过去了,我打投诉电话,永远是没人接,打当初那个热线,似小灵通,接电话的人每次都是问了我的地址,说登记好了,到时让那人来收。我打了N通电话都是这样的回答,现在五个多月了,这眼保仪就当我是花了490元钱买的,而且并无治疗效果。打了消费者热线,这不属于这范围,只好打110,警察让我去局里带上东西作口供,他们是带诈骗形式的非法传销。


(二)让你的孩子去试镜、拍戏


因为孩子能歌善舞,又外向,还参加过不少才艺的培训。一次一个剧组要选“童话公主”,他们来电话让我们去报名,我们一共去了三次,经过初、复、决赛,最后选上了迪斯尼爱洛公主。拍摄那天我去了,看到了导演和主持人蓉蓉等。经过大半天的拍摄我们还拿到了奖品,后来这节目还在电视里的哈哈少儿频道播出了。从那以后,又有剧组让我们去参加“小鬼当家”的拍摄,因为要两三天,孩子正是五年级毕业班,我拒绝了这次活动。


暑假了,电视剧频道的一些活动也来电让孩子去参加拍摄活动,这些一班都是艺校的老师推荐的。前两个星期一个剧组打我的手机,说是有个小角色要让孩子去试镜,因为这类活动多了,我也没怀疑,去了两次,最后说通过了,问我要不要参加他们的培训班,我说不要,他们让回家等通知,后来就没了音讯。


上周又一个电话让我带孩子去罗城路530弄去报名参加“小阿凡提游记”剧组的选角活动。去了,表演了唱歌、舞蹈,当天评委就很满意,说等复试通知。一周不到通知来了,让去试镜,说有角色让她演。在那天看到好多家长和小孩子,其中还有一个孩子的校友,是四年级的女生,说是来上培训课的,我听了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就问了她妈妈学费多少,说是已交了几万了,是根据不同的角色和不同的课程交费的。听了这个首先就觉得是受骗上当的感觉,可那家长还兴致勃勃地说她女儿入选主角青青了。这时走廊里一位男性家长对着工作人员叫:“我们已经交了一万五了,怎么还不安排上课?这样要退钱了不学了。”我和孩子看到这情况当场都有想走的想法,我对她说,既然来了,看看他们怎么个玩法。


孩子先进去,然后让我进去,一个人高马大的女人,一脸青春痘。脸型长得像特大号郎平。她说她是副导,她有最终决定权,孩子很不错,让她不要怕苦,因为会去外地拍摄。

我开门见山:“要交多少钱?培训多久?”

副导:“上课只要周末有空时来,三次就可以了。”

“让她演什么?”我问。

“我们公司不像别的影视文化公司,要让他们等角色,这是我们自己开拍的,所以只要一定的培训就可以了,我们请了戏剧学院等的老师来。”

“这一共才几个主角?”还没等我说完,她就答了。

“我们准备拍一百集,边播边创作,每段故事都是独立的,就是说一段故事可以有五六集,也可以有三四集,每段选两三个主角。?

“多少钱?你们什么公司?”

“知道梁凤仪吧?她开的。这钱应该不会便宜的,这是合同,演出服、车费、餐费、上课费,全在这里了?”她把合同递了回来。

我一看价格5800,还好,没和我说58000,我想这是看人头吧。“就是交了这点钱到上镜一共要等多久?”

“上三次课三个星期,一次上两小时,然后第四次就可来拍摄了。”

我听了这话好“活”,第四次可以拍了,那么给你个配角露个脸也算是拍到了,到时要演主角肯定得敲你十万八万的。再说我看到了在他们休息室的电视上的录像节目,演得都不怎么样,连说话的口型都没对齐。怪不到每个人的费用不一样,就是花钱买角啊,可能并不是真“角”。

“小朋友,对这有兴趣吗?喜欢拍戏吗?一定不要怕苦啊。”她继续说。“这是全部费用了。”并给了我一张名片。

我说我会考虑的。


回家的路上,我想,现在的骗术是更新换代了?以前只要你走在地铁口或闹市,就常常有人说你有明星像,然后说让你当去广告演员,你要是去了,先拍一套艺术照片,再上培训课,每个上当的人都会被他们骗去少则几千,多则十几万。如果你会问,这犯法吗?我说是愿者上钩,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个角色的,然后有没有大导演看上你就不管了。一个群众演员的角色,随便报个名就可以了,还有钱可拿呢,用得着花几千几万的去找吗?


真正让你上镜头的不要花钱,要你花钱的,基本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