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五章 送葬布撒天罗网 枪神显圣威名扬 第十五章(5)枪神奇能

bjunqing200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这场伏击战是秦二虎和吕信文二人指挥的。当高桥和李修山率领着日伪军的车队进入到伏击阵地以后,秦二虎一声令下,吕信文就指挥着身边的炮手向头先尾后的两辆军车开了炮,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把前后两辆军车都给打得起了火。 一见前后两辆军车中弹起火,从车上跳下来的日伪军乱做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这场伏击战是秦二虎和吕信文二人指挥的。当高桥和李修山率领着日伪军的车队进入到伏击阵地以后,秦二虎一声令下,吕信文就指挥着身边的炮手向头先尾后的两辆军车开了炮。先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把一前一后两辆军车都给打得起了火。这一招打得巧妙,斩头去尾,把鬼子前进后退的路都给堵死了。

一见前后两辆军车中弹起火,从车上跳下来的日伪军乱做了一团,秦二虎率先瞄准正在张牙舞爪指挥作战的高桥打响了攻击的第一枪,紧接着,埋伏在小路两旁芦苇野草丛中的数百名抗日武装的战士全都开起了火。

秦二虎的枪不仅打得准,而且打得快,为了图灵便,他在平时总爱挎着两把小日本的王八盒子,可若是打起仗来,称心可手的还是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儿和小马枪,就是骑在飞驰的战马上,他也能够左右开弓百发百中。一打起仗来,需要有两个护兵轮番给他装填子弹,才能供上他的射击速度。

没有见过秦二虎打仗射击的人很难想象他的枪打得有多么精准!——在绿林中玩儿枪玩惯了的英雄豪杰大多能够做到枪枪命中,弹弹咬肉,弹着点往往是八九不离十,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就可以称得上是神枪手了。可照这样的水准和秦二虎比起来,不过是刚刚得窥射击的门径而已,根本就登不得大雅之堂。

对秦二虎来说,握在他手中的枪就像是个富有智能的精灵一样,如臂使指灵动异常,神出鬼没,指哪儿打哪儿。说打鼻子就不打眼睛,说打哽嗓咽喉绝对碰不到下巴,就是打天上的飞鸟都可以打得眼对眼的对穿,准的让人不可思议。

他的枪虽然打得奇准,却完全是在跟着自己的感觉进行射击,信手挥洒,从来不用端着架子瞄准,熟悉他神枪绝技的人都称他为“枪神”!


战斗一打响,秦二虎就朝着鬼子的指挥官和机枪射手下了手,在十来分钟的时间内他像连珠炮一样一连打了十八枪,把高桥和三个中尉小队长,还有十多个机枪射手都给击毙在当场。

——这是他在战场上养成的老习惯,自打在东北追随马占山将军抗日作战时就这样,只要是一和日本鬼子开战,他就专拣日军的指挥官下手,由于多经战阵厮杀,都打出经验来了。

吕信文和易树林二人伏在秦二虎的身边,各各瞪着双眼看着秦二虎左右开弓地耀武扬威,枪枪命中的景象,都看得有些呆了,禁不住一起跟着叫起好来。

易树林羡慕地大叫道:“哎呀呀,秦大当家的真是好枪法,咱们这么多好射手,今天算是让秦大当家的给盖了帽了!”

吕信文笑赞道:“五哥好手段,看着就让弟兄们提气!”他看看被困在包围圈中的的日军已经死伤大半,正在乱哄哄地四散逃窜,便亮出手中的鸳鸯双刀向空中一招,大叫道:“易老弟,别光顾着看西洋景了,快领着弟兄们向上冲吧!”说罢,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在吕信文和易树林的带领下,四五百个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就像猛虎下山一样,一个个手持长枪大刀蜂拥而上,把残存的鬼子兵给团团地围在了核心,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把鬼子兵冲了个七零八落,杀了个鬼哭狼嚎。

吕信文一冲入敌阵,当头撞上三个鬼子兵拦路。这三个不知死活鬼子兵一见吕信文杀入阵中,立刻背对背地结成三角队形,挺着手中刺刀陀螺似地向他扑了上来。

吕信文双刀一展挽了个刀花,顺势用刀背一格便把刺过来的刺刀给荡了开去,然后就地一滚来了一招地镗刀的“古树盘根”,齐刷刷地将迎面一个鬼子兵的双腿给砍成了两截。

其余的两个鬼子兵一见,大惊失色,赶紧撤步后退。吕信文就地一个鲤鱼打挺,旋身钻进两个鬼子兵的结合部位,左右开弓将双刀一挥,就把两颗活生生的头颅给砍了下来,翻着白眼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下。


易树林也不怠慢,他一见吕信文与三个鬼子兵交上了手,也旋风般地挥舞着单刀冲入了敌群当中。易树林自幼习练猴拳和猴刀,由于他身法灵活,向以轻功见长,所以江湖上才恭送了他一个“小白猿”的绰号。

他所习练的猴刀自成一路,刀法精奇,灵活多变,砍、扫、缠、绞、劈、裹、截、撩凌厉异常。由于他自幼习武,天资颖悟,嗜武如命,早就已经习练到身刀合一的境界,一把单刀在他的手中舞动的如灵蛇吐信,灿若梨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其势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招中套招,式中藏式,一环紧似一环,一刀快似一刀,势如骤风,所向披靡。

一突入阵中,易树林就舞动单刀接连砍翻了好几个鬼子兵。就在他杀得性起的时候,一柄寒光闪闪的刺刀突然间从他的侧后方疾若箭矢似地刺了过来。易树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察觉刺刀近身,当即移形换位揉身一闪,将刺刀从怀中闪了过去。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面目狰狞,身体粗壮的鬼子兵杀气腾腾地向他扑了过来,两人面面相对,相距不过咫尺。危急之中,易树林伸出左手压住刺过来的枪身,挥起右手的单刀当头就向鬼子兵的头顶劈了过去。

易树林满想着将这面前的鬼子兵一刀毙命,没成想这个鬼子兵也是个练家子,一见枪身给易树林给拽住,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便顺手一托,举着枪托子迎了上来,只听得当的一声,一刀正砍在枪栓之上,直砍得火花四溅,震得易树林手臂酸麻。

那鬼子兵见躲过了易树林的致命一击,立即拿桩定势,用力握住枪身死命地向怀中一带,将枪身从易树林的手中抽了出去,然后顺势来了个驴打滚,就地滚出去了有一丈多远。他这一招使出,大出易树林的意料之外,不禁轻轻地“咦”了一声。

面对强敌,易树林不禁雄心陡涨,不等鬼子兵从地上长身站起,随即一个箭步又冲了上去,左三右四地挥刀直奔鬼子兵的面门。那鬼子虽然躺在地上,身处劣势,只辨得架隔遮拦,几无还手之力,却在易树林的刀下次次超生。

易树林见那鬼子兵防护的紧,接连攻了几招之后,突然把刀锋一转向鬼子兵的脚下削去,一刀砍了个正着,把鬼子兵的右脚脚掌给削下了半边去,痛得鬼子兵嚎叫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将上半边身子欠了起来。

易树林觑得亲切,回手一刀就把鬼子兵的头颅自下而上给劈成了两半,整个身子在地上蠕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了声息。等到他再展目四望,寻找下一个厮杀目标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除了少数几个鬼子兵仍然在做困兽之斗以外,绝大部分都已经命丧黄泉。

他把刀交左手,紧行几步,拧身跳上了停在路中心的汽车,高声喝喊道:“弟兄们,赶快动手打扫战场吧,别跟小鬼子逗着玩了!”然后手搭凉棚向四下里打量起来。


秦二虎一见吕信文和易树林率领着战士们冲入敌群展开了近身搏杀,顷刻之间两军混战在了一起,也率领着手下的两个护兵加入了战团。

拼杀过一阵以后,突然间,他见易树林跳上了汽车的车厢大喊大叫,随即紧追着飞身跃了上去,左手把枪一拄,右手就向易树林的肩膀按了下去,口中大叫道:“小心冷枪!”

就在秦二虎扶着易树林的肩膀向下一矮的瞬间,只听得叭勾一声一颗三八大盖儿的子弹从二人的头顶掠了过去。秦二虎听声辨位,回手一枪就打了出去,再探头一看,只见在不远处的芦苇丛中一个鬼子兵应声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在混战中漏网的鬼子兵,本来已经逃离了战场,可他边逃边回头观望,突然发现易树林一个人站在车厢上大声呼叫,顺过枪来抬手就是一枪。若不是秦二虎的战场经验丰富,这一次易树林不死也得带点伤。

易树林站在车厢之上凭高眺望,对周围的景物看得十分真切,他盯住了北面有两个鬼子兵已经原远远地逃离了战场,却没有发现在不远处正有鬼子兵在瞄准向他射击。心急之下正要抽出腰中的驳壳枪进行射击,不想秦二虎一把将他给按了下来。

等到头顶的子弹划过,易树林嘿嘿一笑,叫道:“好险,好险!”随即又伸手向前一指,大声叫道:“有鬼子逃跑,快敲了他!”他知道自己的驳壳枪这时已经够不着,又倾慕秦二虎的神枪绝技,便信口喊了出来。


秦二虎顺着易树林手指的方向探头一看,果见有两个鬼子兵正一瘸一拐地在乱草丛中向北奔跑。他目测了一下,少说也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再不开枪就来不及了。于是他把手中的三八大盖儿向上一架,瞄也不瞄,信手就是一枪,把跑在前面的鬼子兵当即就给撂到了。

在后面紧跟着跑的鬼子兵一见前面的伙伴倒地,不由自主地回望了一眼,就在这时,秦二虎手中的三八大盖儿又扣动了扳机,打了他个满脸开花。



——举世无双称枪神,鹦鹉啄粒专搜魂!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