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处女卖淫案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8 3543
导读:月10日,江苏省盐城市收容所。农民金国瑞夫妇经过两个月的奔波求告,终于见到了女儿金磊。尽管有收容所所长从旁监督,金氏夫妇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3月8日,盐城建湖县22岁的女青年金磊被盐城市城东派出所干警抓去,理由是卖淫。但金磊坚称自己没有与任何男子发生过性关系。此后有关部门对金磊进行的4次检查得出一致结果:金磊处女膜完好,系处女。 2001年2月8日,陕西省麻旦旦“处女嫖娼案”轰动一时。13个月后,江苏盐城再次发生“处女卖淫案”。 5月9日,本报记者赶赴盐城。

月10日,江苏省盐城市收容所。农民金国瑞夫妇经过两个月的奔波求告,终于见到了女儿金磊。尽管有收容所所长从旁监督,金氏夫妇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3月8日,盐城建湖县22岁的女青年金磊被盐城市城东派出所干警抓去,理由是卖淫。但金磊坚称自己没有与任何男子发生过性关系。此后有关部门对金磊进行的4次检查得出一致结果:金磊处女膜完好,系处女。


2001年2月8日,陕西省麻旦旦“处女嫖娼案”轰动一时。13个月后,江苏盐城再次发生“处女卖淫案”。


5月9日,本报记者赶赴盐城。


金磊紧急求救:我是处女!


5月10日上午,记者见到了面容憔悴的金国瑞、赵文巧夫妇及他们14岁的儿子。金在叙述中几次泪下,赵则几乎连站也站不住。“自从女儿被抓,我妻子就一病不起。儿子怕被人嘲笑,也已经一个多月没上学了。”金说。


金国瑞说,金磊以前在上海学的理发,一直在上海打工,几个月前刚刚回到盐城,在鹏盛美发堂任理发师。“3月8日晚,女儿的一个朋友跑来告诉我,金磊被抓了,说是卖淫。我听了几乎要晕过去。”


“听说要罚款5000元,我一个农民,哪有那么多钱呀。第二天,我东挪西借凑了3000元,给了周彦才(负责处理本案的城东派出所警官———记者注)。周彦才把钱用报纸一包,拿走了,连个条也没打给我。只是说:‘用了钱,什么都好说。’交钱的时候,我见到了金磊,我看到她脸上有伤,表情很呆,一句话也不说。”


金国瑞交了罚款,苦等女儿回家。然而,他等来的是一张《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一张《收容教育决定书》。在市公安局城区分局3月9日出具的《处罚决定书》中,认定金磊于3月8日凌晨在鹏盛美发堂向嫖客杨海涛卖淫一次,被现场抓获。在市公安局城区分局3月13日出具的《收容教育决定书》中,认定金磊自2002年2月份以来,先后两次在市区鹏盛美发室内向两名嫖客卖淫两次,非法获利100元,决定对金磊收容教育6个月。


3月25日,金国瑞去收容所看望女儿。因为没带身份证和户口簿,收容所的干警不让他见。一位女干警对他说,你别看她了,她今天要去检查身体,你看她已经上车了。金国瑞掉头一看,女儿已经上了警车


“我赶紧冲到车前,在窗户旁我看到了女儿。女儿突然拉开窗户,从里面扔出来一个纸团。我当时一愣,抓起纸团往怀里一揣。这时有两个警察下来,要我交出纸团,我撒腿就跑。”


金国瑞跑到僻静处,展开纸团一看,痛哭失声。原来那是女儿的一封求救信。


“我是在被公安干警打得实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说了假话,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收教所的干部已经带我到市皮防所去检查,我到现在还是处女。”


金磊在信里这样叙述了那个夜晚:“凌晨1点左右,我和许慧玲(该店另一名女店员,晚上和金磊一起住在店里———记者注)已经休息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说是杨海涛。然后许慧玲起来开门,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杨海涛,还有一个是他的朋友。他们进来说要做面膜和按摩。我讲太迟了,叫他们明天再来。过了一会儿,城东派出所大概六七名干警就进来将我们4个人都带到派出所……” (注:这是不是警方设的圈套?)


也是在这封信上,金国瑞得知女儿已于3月19日(被收容教育的当天)提出了行政复议。


看了信,金国瑞连家也没回,当即去找了盐城行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学辉、赵文进,决意要为女儿讨个公道。


律师:我们至今见不到金磊


5月10日,记者见到了两位律师。他们说,我们接受委托已近两个月,到现在为止不能看到任何卷宗,也无法见到金磊本人。


在律师处,记者见到了一些证人证言。给金磊做处女膜检查的盐城市皮肤病性病防治中心、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的证言称:他们在收容所干警的要求下,给金磊做过检查,发现其处女膜完好,系处女。


曾经在拘留所里与金磊关在一起的一名妇女徐书英的证词称:“我和金磊住在一个监房里,有五六天时间。我看见金磊走路有点拐,不能正常走,腿上也有伤。金磊告诉我,她要是卖淫,早就跳楼死了。她说警察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我看见她的头发一把把地往下掉,脚后跟有青紫和血泡。另外,我看见金磊一只膀子上也有伤。”


在律师收集的证人证言里,记者注意到,还有两份金国瑞同村村民的证言,称4月12日,市公安局来人调查金家的家庭经济情况、社会背景及金磊的品德。其中一份证言称:市公安局的同志说,请你找一两位对金国瑞有意见的人或反对他的人来,我们和他谈。


律师说:“我们的调查一涉及到金磊本人,就阻力重重。我们要求保释金磊,遭到拒绝。我们曾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金磊,也遭到拒绝。看守所一领导说市公安局反复交待,任何人不得见金磊。”


“我们又去盐城市公安局要求见有关领导。一次,一位退居二线的领导接待了我们,但不接受我们的任何书面材料。我们把名片和联系方式交给他也遭到拒绝。另一次,法制处的处长郭传扬(关注:这个流氓警官被处理了吗?)接待了我们,郭说局里很重视此事,已经开了6次会议研究。而且,处女不一定就不能卖淫。让嫖客口淫、手淫也是卖淫。(看看盐城的警察的真他妈的太有才了吧)另外,公安干警的素质是高的,刑讯逼供是‘高压线’,他们不可能去碰‘高压线’。”


5月8日,律师给市公安局发书面电报,要求会见金磊。至10日,未得到答复。


5月10日,律师再次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金磊,遭拒。他们又赶到盐城市公安局交涉,依然没有得到许可。公安局的理由是:律师没有金磊本人的亲笔授权。律师则强调,没有亲笔授权是因为遭到阻挠,我们没有机会和当事人见面,怎么可能得到她的亲笔授权。


律师告诉记者,公安局一局领导对他们查阅卷宗的要求不置可否,对会见金磊的答复是:你们去找看守所,不让见,你们可以和看守所打官司啊。


金磊:警察打了我30多个耳光


5月10日,虽然律师没有见到金磊,但金氏夫妇终于见到了女儿。


在金国瑞当天的日记上,这样记述了两个月以来首次见到女儿的经过:


见到磊,我们夫妻嚎啕大哭。磊倒硬气,说爸爸我们不复议了,你们太受苦了。我问:你到底收人家100元没有?她说没有。我问你是否和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她说没有。我问你是否和人家手淫、口淫?她说:没有。3月8日凌晨杨海涛想摸我胸部,被我拒绝制止了。我问你收了他钱没有?她说没有。


磊说,4月23日中午,市公安局把她带到一个招待所去审问,直到24日下午。30个小时一直坐在那里,不让睡觉。审讯的警察是轮流换班。这次,她没挨打,但警察威胁她说,你还复议呢,你父母要被你害死了。


金国瑞在当天的日记上还写到,律师让他把代理金磊行政诉讼的授权委托书带进去让金磊签字,受到一旁的收容所所长阻止。所长还要求金磊按向公安局交待的说法对父母说,并在会面期间一直在旁边。“磊说,周彦才打了她30多个耳光,还用鞋踢她脚后跟。这次我看我女儿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像个傻子似的。她冤枉啊!”金国瑞泣不成声。


公安局:处女也可卖淫 不存在刑讯逼供


5月10日,记者来到盐城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开庆、政治部主任肖长春、法制处处长郭传扬等5人接待了记者。赵开庆局长说,局里非常重视此事,已开过不下10次会议。但因涉及隐私,为保护当事人利益,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向任何媒体透露过金磊一案的情况。在经向上级请示后,表示,虽然不接受采访,但可以介绍一些情况。他们对本报记者的要求是:可以谈话,但不得记录。


到目前为止,金磊已经进行了4次检查。收容所请医院做了两次,市公安局、市纪委请法医和专家做了一次,检察院和公安联合做了一次。结果都确认金磊仍为处女。


处女怎么能卖淫?对此,盐城市公安局说:处女也可以卖淫,可以是口淫、手淫。公安部曾有规定,手淫、口淫都可视为卖淫嫖娼。


赵开庆还透露,在公安局给金磊做的那次检查中,专家怀疑她曾做过处女膜修复手术(盐城的公安局还没有黑到去捅破受害人的处女膜,真要感谢他们!),但并未就这点达成书面意见。


对此,律师则认为,如果警方认为金磊是口淫、手淫,完全不必为其做4次处女膜检查。


记者查到了赵局长所说的公安部《关于对以营利为目的的手淫、口淫等行为定性处理问题的批复》(1995年8月10日颁布):“卖淫嫖娼是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卖淫妇女与嫖客之间的相互勾引、结识、讲价、支付、发生手淫、口淫、性交行为及与此有关的行为都是卖淫嫖娼行为的组成部分,应按卖淫嫖娼查处,处罚轻重可根据情节不同而有所区别。”


但该批复已于2001年4月5日被废止。被公安部同时废止的有79件规范性文件,该批复为其中第39件。


市公安局向记者证实,金磊已撤消行政复议,“但是,只要是在复议期内,她要再申请,我们还是会接受。”


对于刑讯逼供,赵开庆说:“我们认为,金磊卖淫一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也不存在干警刑讯逼供的问题。”


10日下午,在城东派出所,记者见到了民警周彦才。


周称不能接受采访,“我知道你们去过了市局。我这是职务行为,有任何问题你们可向市局采访。”周以同样的理由拒绝回答3月8日他在现场看到的情况。但周回答了记者关于打没打过金磊的提问。周说:“我肯定没有”。


检察院:刑讯逼供确有其事


5月10日下午,记者走访了盐城市检察院和盐城市城区检察院。


检察院有关领导向记者证实,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盐城市城区人民检察院的委托,已对金磊的伤势进行了法医鉴定,鉴定为轻微伤。金磊右脚跟处已化脓。其自述大腿根部有青紫,现已消失。


据悉,法医鉴定同时称:金磊神智清楚,但神情呆滞。


检察院称,此事阻力很大,目前他们正在排除各方干扰,积极调查。现在初查阶段已近尾声,可以确认刑讯逼供确有其事。


如果金磊不是处女


金磊一事,在盐城已引起广泛关注。一位普通市民说:金磊还是幸运的,因为她是处女,还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她不是处女,她还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吗?她还能得到同情与关注吗?已经有了一个麻旦旦,还不够吗?一个女孩子只能用处女之身才能维护自己的清白,这该是多大的悲哀。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