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有缘无份的爱 [蓝剑军团]



国峰和众多的打工一族一样,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他先后到过上海、苏州、北京打工,做过乡镇企业,私营企业,不同的体制的工厂让他大长见识,在实际工作中,他积累了一定的管理经验和实用技巧。同时,他还利用业余的空闲参加了大专的学习,经过二年的学习和考核,他取得了结业证书。

在经过几年的摸索过后,他看到全国改革的先锋城市深圳的经济发展很快,报纸电台都在宣传深圳经验,于是,他想去深圳闯荡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更好一点的发展。

于是,国峰就辞掉了在苏州一个企业的工作,背上行囊只身南下深圳。

在坐了三十个小时左右的火车后,他到达了广州火车站,那曾想到一出火车站就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同火车的几人中,有两人抬着行李,出得火车站来,并无什么过错,走过来几个老太太,拉着非要罚款五十元,不问缘由,这让国峰很是惊恐万状,早也听说过广州很历害,不想刚踏出车站就看见这幅情景,确实不一般,那深圳会怎样呢,他在心里直打鼓。

但他是个心细的人,由于多年在外打工,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快速的随着人流去到立交桥下的深圳专线车站,在车站买好票上车,车站人员用摄相机上车来把旅客录了个遍,有人解释说是为了安全,这个车是直达车,路上只下人不上人,要是出了问题可以调出这一车的录相来破案。国峰心想,这倒是个办法,同时他也有点担心起来了,这么些年自己走南去北,也见过不少治安情况不太好的地方,看来和这里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一路高速下来,还是很顺利的到了宝安,国峰有些老乡在这个地区打工,他想先在宝安找找事情。下了车,按地址找去老乡打工的工厂,时间是中午,工人还没下班,他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下班人员走出来了,他请一个工人帮他找一下老乡,很快老乡出来了,两人在对面的小餐馆吃罢饭,老乡指导他在工业区的某地租了一间小房子,几个平方的房间,有一张床,老乡帮他担保交完押金后,回工厂上班去了。

临行,老乡再三交待别乱出去走,因为刚来还没有去办理暂住证,小心被治安办的人员抓去了,国峰就暂时在房里休息。

晚上很晚了老乡才下班来到国峰租住的地方,给他讲了这里的情况,交待了注意事项,让他第二天去外面的工业区寻找工作。

次日,国峰早上七点多就出发了,带上自己的证件,他走进了一个个工业区的工厂,这里机会是比其它地方要多,到处都是贴出的招工启示,由于外来人员多,员工流动性大,加上新开的港资和台资企业多,需要大量的青年打工人员,但针对性很强,都要招熟手,主要招的是技工,比如车位工、五金工、模具工、电子流水线员工等,象国峰这样的行政后勤还真不合适,他慢慢的一个工业区一个工业区的走寻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沙井的新二村,找到一家大型的电子企业,说它大是因为它有一万多员工,这个厂是台资企业,管理比较严,国峰经过几番面试后进了这个工厂的行政课,做行政助理。

这个厂的老板很注意体育煅炼的,每天清晨七点半钟一万多人都得统一在大操场里跑步,由公司保安部经理带队喊操,在操场子上慢跑半小时,没有人敢不参加,因为一旦发现,立即开除。

公司的行政课下面的保安部都有110人,全部是退伍军人,和正常军队一样作息和工作,保安服是老板从台湾带来的国军的美式军服,很威风,平时这保安部就担当公司执法队的重任,同时也是公司消防队。

员工多了,全国各地的人员都有,难免发生一些摩擦,但事情一旦闹大,立马被保安部弹压,不服管理的打电话叫工业区和村上的治安办来人,不问理由马上铐上拉走,带去治安办的人不死都会脱一层皮,所以一般人员听说带去治安办,都跑得飞快溜了。

国峰就在公司里协助行政课领导做做事,一般是厂规的执行,跑跑腿去派出所办办员工的暂住证,去村里送送文件和资料,去政府各单位送送报表,拿取工厂的文件,每月交工厂的水电费和治安费用,虽然事情杂,只是个办事员,但这些单位都混了个脸熟,特别是治安,派出所人员,都认得,有治安员还托国峰帮着介绍他们的亲朋好友在合适的机会进厂工作呢。

刚进厂的时候,国峰不认得人,只得处处小心,老老实实的工作,凡事谨慎操作,不敢有越雷池半步之想,有在广东打过工的朋友都知道,电子厂是女工的天下,大部份的岗位都是女工的岗位,男工只有管理人员、一些技术人员、修理人员、电工、水工、电梯工、搬运工、保安员才是男的,但对于一个上万人的工厂来说,男女比例是1:70左右的,所以,国峰在这里上班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每天看着身边的青年女工进进出出,国峰的心也荡漾起青春的浪花,也值成年的他,在工作之余也曾幻想着那么一天,能有位自己心爱的姑娘,牵着自己的手,漫步在小河边,青草地上,细细地说着悄悄话………。

但是,在这上班半年多了,他仍然没有能遇到他的女神,工厂的女工真是多,下了班看看厂门外一片片的女工,由于国峰从事的不是生产部门的工作,和这些女工没有接触的机会,只是上班,下班时看着这片女工流从自己身边流过,流过。

不时听说某某保安又和谁恋爱了,和谁相好了,也能看到在厂外成双成对的相拥而立的,这个厂有个原则:不管你的私人生活。但不要影响到工作,否则,等待你的只有去接帐开路了,这是广东这边的工厂的普遍规律,没有国营工厂的政治思想工作,老板才不管你那么多呢,他只关心他的货有没有按时完成,品质有没有达到标准,当你按时按质完成工作量后,他会按标准给付你的工资的,不会拖欠你一分钱,但除了这些以外,你的私人生活只要不违反厂规厂纪,他是不过问的,国峰甚至看到厂里的台湾技术员在厂外租住的地方有年轻女人一起生活,但这些年轻女子从不到工厂来,有事都打电话,有几次国峰曾经给一个部长送过钥匙去房间,那里等着的是一位妖媚的女子。

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国峰也常常关心起身边的人来,他也希望有人能在这寂寞的打工生涯中和自己一起牵手走过,能相互的有个安慰和爱护。

国峰常在保安室坐坐,这些保安和他都熟悉,每天都看到,每天都进进出出大门,有时他们还开开玩笑。在宿舍保安住二楼,国峰住四楼半,而三楼至六楼全是女工住的地方,可以这样说,国峰是住在女人宿舍里的人,保安们也常常带着羡慕的眼光和口气对他说,你才有福气哟,床边全是女人,小心那天被女人吃掉了哟。

这是公司的第二宿舍,有六楼高,在楼的两端有两个上下楼的大楼梯,楼梯下就有了一个八平方米左右的楼梯间了,公司把这些单间的小房安排给课长或系长级的管理人员住,国峰由于是行政课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就住了一间,但平时他都很安分守已的住,没有和任何女工有来住。

他是办事员,不用加班,晚上下了班有很多时间,他就买回了一台走私电视机,那年头潮汕地区大量走私电器,(后来走私汽车了)一千多元他买回一个进口的21英寸彩电,再去深圳华强北买回一个VCD机,这样就可以在业余时间自己娱乐一下了,当时外面很多碟子从香港走过来的,港产片,生活片,言情片等,他买了不少的片子来看。

一天下午下班了,国峰没有回宿舍去,在大门口的保卫室坐了会儿,那天当班的一个保安是他同一个省的老乡,他们俩聊了会儿,这时一个女工进厂了,那保安招呼那女工,问她不加班吗,那女工显然也认得这保安,她提着一个食品袋过来,里面有小食品,他请保安和国峰吃,保安对那女工说这位也是老乡,他们就相互打了个招呼,吃了点这位女老乡的饼干,保安对女老乡说道:这位老乡在行政课上班,来了半年多了,你以后有事就找他去,对了,他也住在你的宿舍下面的楼梯间,原来,这位叫小红的老乡就住在国峰的宿舍边上面一楼,只隔了有五米远左右。

这是国峰在这个工厂认识的第一个老乡,其实他从行政课的花名册上知道有许多老乡,但由于是新来的人,对名单上的人对不上号,同时也不愿去认很多老乡,怕给自己找麻烦事,如果人家来找你帮忙,办吧工厂厂规很严,搞不好会把自己给搞进去了,不办吧,人家会说你没人情味,没老乡情,所以,他就尽量不主动去联系老乡,这也是他多个的打工生活得出的经验之一。

这次偶然认识了小红这个老乡,他对小红也挺有好感,小红1.70的个子,不胖不瘦,有气质,在公司做了三年多了,目前是个线长,(流水线组长)家和国峰是一个省的,属绵阳市下的盐亭县,他家住在镇上的中学,父亲是省城的一个军工企业工人,母亲在家里,有个弟弟将去父亲的单位上班,所在地区属于山区,但她家里的条件还不错,在当地还算是比较好的人家。

有了这次认识,国峰下班后对进出宿舍的人打量起来,他想能不能再次遇到这位叫小红的老乡呢。

过了两星期,工厂的订单不是很紧了,员工晚上只加班到8:00就下班了,国峰在宿舍看了个片子,是王祖贤主演的台湾片,工厂的技术员从台湾带回来的,他出宿舍去想到一楼的水房打水来冲凉,一出门正巧看到小红路过,小红也同时看到了他,于是问好,国峰说你也下班了吗?小红说今天不忙,八点就下了,问国峰没有出去玩吗?

国峰说我晚上都不出去玩的,只在宿舍看看电视,对了刚看了个台湾片,是吴技术员带回来的,王祖贤主演的,很不错,叫XXXX,你看过没有?

小红说,那有时间看啊,国峰顺势就说,那看看吗?

小红回答:好啊。

于是国峰退回宿舍,小红进到宿舍里,掩上门,国峰就又打开电视和VCD机,把片子又放了一遍,小红看得很投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片子放完了,他们又聊起了各自的家,各自的工作和经历,原来,小红高考没考上后就出来打工了,在这个厂工作了三年多了,她也二十一岁,母亲让她过年时能回家一次,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家里中学的老师,人是从农村考出去上大学后回镇上当初中老师的,很好的人。

小红说她还不想谈朋友,感觉自己还没长大呢,国峰说: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光呢,不要辜负了大好青春时光啊!

国峰问小红在外几年了,有没有遇到心仪的人呢?

小红说:成天机器一样的工作,那有时间和机会去交朋友呢,再说了,外面的人认都不认得,怎么知道人家的好坏呢?

国峰想逗一下小红,说:那你的思想里,什么样的人是好人,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呢?

小红说:我也说不好,但不了解的人总不好随意交吧,更不能轻易就托负终身啊。

国峰说:有道理,不过,依你的眼光看,那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小红想了想说:我可说不上,因为我不解你啊,怎么能就给人下定论呢,等我以后了解了你了再给你下结论吧。

他们的第一次单独相处就在这样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们见面和聊天的时间多了起来,后来,国峰都把自己宿舍的钥匙给小红,让她自己有时间去看碟子,而小红也常在下班后买回一些水果和小食带回去,两人共享,国峰平时早下了班回去,就给小红打上热水放在宿舍,小红加班晚回来可以不用去排队等上很多时间,两人要互相帮助互相了解中走近了。

‘五一’到了,公司放三天假,国峰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给小红办好了进关证件,放了假他们两人就去市里去玩,别看小红在深圳工作三年了,还没有进过关去市里呢,他们去了罗湖口岸、皇岗口岸、深大、国贸、东门市场、蛇口码头、明华轮等地玩,开心地玩,一路上两人就象一对情侣一样开心;随后还去了锦绣中华、华侨城、世界之窗、红树林,他们忘情地享受着假日带来的乐趣,生活的情趣!

要临上班的那天晚上,两人在国峰的宿舍里,默默地相拥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双方都很喜欢对方,玩了几天下来,两人好象自然的,理所当然的成了情侣,国峰抱着小红,深情地对她说,我要爱你一辈子!

小红幸福地躺在国峰的怀里,紧紧地依偎着他,娇柔地说:我也会爱你一生一世!

两颗年轻的心相融了,他们相爱了,有句歌词说得好,:其实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个!

有了爱情的滋润,国峰工作起来更有精神了,他得到公司领导的赏识,晋升为行政课的系长,有职有权了。

看到国峰的进步,小红很是高兴和自豪,在她的心里,也在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了。

这样的幸福生活过了二年,大家都公认他们是一对人了,夏天,小红买回西红柿为国峰做好凉拌菜,国峰回去就可以消消署,冬天,国峰先回宿舍就给小红打好热水,小红下班就能冲上凉,能早些休息。

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两人相拥而眠,说不完的情话,聊不尽的知心话,两人的脾气相互补,很好地结合,过得很平和幸福!

小红在外也五年多时间了,其间回家过三次,这次,家里打电话来让她回去,她想还是让她回去相亲的事,便一口回绝了,不想却是母亲病了的消息,有孝心的她便请了假回去了,那天,国峰给小红买好了路上所需的物品,送小红踏上了返乡的车。

小红走了,国峰的心空荡荡的,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小红。

假期到了,没见小红返回,工厂贴出了除名的通告,还是没有小红的消息,国峰着急了,到处打听小红的消息,终天,他看到了一封小红写给自己的信。

信是小红一个老乡带来的,这个老乡在附近的工厂上班,以前见过。小红说她回家就被母亲关在家里,收了身份证不让她回深圳了,安里也安排好了和那位老师的婚事,春节就结婚了,婚后那老师就住在她们家,她弟弟也去省城父亲单位上班去了,她反抗,她绝食,可是没有用,她是孝女,在众亲朋好友的轮番劝说下,她妥协了,她说:她的心在国峰这里。

国峰把小红的事在厂里给办好了手续,把行李交给了小红的老乡,交由班车带回,他的心空了。

后来,国峰仍在工厂做了几年工才回家乡,他一直和小红有联系,逢年过节都要打电话问候,而小红说得最多的就是一句话:哥哥,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还你的情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