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中国在这次乌鲁木齐事件后开放了媒体,西方媒体对该事件的报导比西藏事件时已经客观了许多。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莫名其妙指责中国“民族清洗”,加上阿尔及利亚基地组织号召袭击中国人和中国机构,更使西方媒体和民众对此次事件的看法改观,更倾向于中国这边。德国世界报7月14日发表了“中国批评埃尔多安的民族清洗谴责”(China kritisiert Erdogan wegen Voelkermord-Vorwurf)一文后,短短时间里下面跟上了几百个读者评论。结果形成了德国人与土耳其人之间的大论战。发言的德国人居多。只看到一名中国人发言,说的还是最平和的。现将这些读者的发言摘译如下。

Mik: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的发作更象是一个外行人或者一个报纸评论员的行为,而不象一名专业政治家。他的话更让人想起巴札上的叫卖,而不象是外交言论。也许在新疆不是一切都做得对,可是,假如一些维吾尔人以屠杀无辜行人的方式来抗议,我一点都不能理解。

Boban:埃尔多安是个喜剧演员。对亚美尼亚人的民族清洗,在土耳其谁都不许提一句。假如基地组织笨到在中国展开谋杀,那么它的寿命也不长了。不管中国做什么,埃尔多安是最后一个有资格开口的。

Tribunusplebis:埃尔多安应该闭上他的嘴,搬到伊朗去。这个人几乎就是布什的土耳其版,他摧毁着阿塔图耳克在土耳其建立的一切。基地组织的插手只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中国把更多维吾尔人作为恐怖分子送到美国酷刑营去。***主义者当然高兴了,因为他们又有了极端化的理由,又可以到处袭击了。

SchweiTz:中国是个世界大国,它绝不会对任何人下跪!欧洲应该学习中国的榜样。

Max:***的边缘是血腥的。当然这跟***本身是无关的……

从2001年9月11日以来,***主义恐怖分子在全世界发起了13500起造成死亡的恐怖袭击。应该有个人对这些人解释,这不是***,这完全理解错了。***当然是完全和平的,宽容的!

Willis:埃尔多安搞错了。在他的大国狂想面前,也许默克尔(路德维希港)和其他德国政治家会顺从,但中国人不会受他丝毫影响。应该向中国人学习。据说,希特勒的“我的奋斗”是土耳其销售量最大的书。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MingSing:关于尊重人权,埃尔多安应该先把自己的门前扫干净了。关于民族清洗,应该让这位土耳其人回忆在亚美尼亚和库尔德斯坦的屠杀。我个人觉得中国人对暴乱的穆斯林的行动完全正确。中国人跟我们欧洲人相比有个大优势,它是个有十几亿人口的民族,不需要担心穆斯林少数民族中期内会成为多数。

Mr.Wong:穆斯林维吾尔人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任何人死亡都是不应该的。我祈祷着,希望所有民族过着和谐的生活,无论在中国国内还是国外。这件事涉及的是社会上的不公平和暴力行为,跟宗教无关。中国在历史上从来不是反穆斯林的。中国跟许多穆斯林国家有着友谊,而这些国家也重视这个。这是中国为什么不害怕穆斯林的原因。谁会害怕自己的朋友呢?埃尔多安先生发出的谴责我认为却是错误的。

Sonne:我不认为埃尔多安的话是错的,它虽然太硬,非外交,但会起到一定的作用。至少中国人在作出处理骚乱决定时要在脑袋里过两遍。磨擦总会留下一个印象。当然,应该为在这个星球上存在着和平的、外交的相处而努力,无论是哪个宗教的,哪个民族人的!

DerReisende:“ 土耳其民族主义者视新疆为土耳其民族的东部边界。几千维吾尔人现在居住在土耳其。阿尔及利亚的基地组织分部号召对中国人实施报复性打击……”(以上引自世界报这篇报导)这里暴露了***主义的真面目:只要有一座清真寺,一个穆斯林在那里,他们就对那里有了领土要求!感谢中国,使他们的要求受到打击。org Tribunusplebis:(对Mr. Wong说)***恐怖主义者是不依赖于***国家地组织起来的,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在基地组织及其同伙面前,那些“友好国家”也保护不了中国。恐怖主义是不受国家控制的。

0815:很快德国就会成为中华帝国西北角上的一个小地区。那时跟穆斯林的关系也搞定了。中国人很重视德国人,到那时德国人就可以在一个独立的国家里搞自治了。

ConservativeAmerica:气人的是,这些石器时代的穆斯林会埋葬西藏自由斗争,恰恰由我们的媒体帮了忙,把这两个群体混为一谈。把那些恐怖主义穆斯林称为自由斗士,是违背***本质的。

N.Schmidt:埃尔多安和他的朋友们不应该在玻璃房子里扔石头玩!

PrinzipgHoffnung:也许欧洲很快就会被中国人解放,就象当初被美国人解放一样?埃尔多安和基地组织达成了一致意见,本来是一伙的终于成了一伙了。

KalleKoehnke:我们大家应该在反对极端穆斯林的斗争中团结起来。必要时也跟中国和俄罗斯一起。

Soist Deutschland:这里又掀起了反穆斯林的潮流,就象当初对犹太人那样。

Icke:维吾尔人这样也好那样也好,土耳其作为一个国家不顾明显的证据否定着对150万亚美尼亚人的民族大屠杀,它应该先处理自己的历史,就象我们那样,然后才对别的国家发号施令。***主义者埃尔多安到我们国家来的时候,侮辱我们,对他的拥护者们说“强制同化是罪恶”,而他在家里却对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切尔克森人强制同化着(他们不是从外面到土耳其去的,他们在土耳其人之前就在那里了,跟我们这里的土耳其人不一样)。在中国骚乱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且不说,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接受对和平的平民施加的暴力。那些维吾尔人用棍子在大街上把人打翻在地,只是因为他们不是维吾尔人。如果土耳其人喜欢这个,我们可以在德国也这样对待他们。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理由。最好土耳其人回他们的土耳其去,离开被他们占领的地区(库尔德斯坦,小亚细亚,塞浦路斯等等),然而他们在他们的国家周围建起一道高高的围墙来。他们跟谁都有争端,最多的是跟他们的邻居们。在高墙后面他们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不会相念他们。我喜欢外国人,土耳其人除外。

Adlerauge:埃尔多安们做出一切努力,以求在全世界巩固***。同时,他们的***恰恰是***的反面:对其他教的信徒毫不容情。中国人的做法当然有问题,可是在***极端分子杀了别人的时候,穆斯林的愤怒在哪里呢?

Völkermordan den Armeniern:欧盟反复要求土耳其,承认他们对血腥屠杀亚美尼亚人的责任。可惜至今是徒劳的!据估计有150万亚美尼亚人被残酷地屠杀了!!!!

Malvon vorn:维吾尔人作为受尊重的少数民族,被排除在只能生一个孩子的指令之外,通过从中国进口的文明(!)大大增加了人口。现在他们正处于新老交替的时候。孩子越多,教育程度就越差。尽管如此,繁荣的新疆在世界经济危机中毫无问题。却正是因此,产生了凶狠行为的潜力。现在应该指责中国,没有强迫维吾尔人少生点孩子吗?埃尔多安只是吹着他那美丽的老土耳其联盟的号角,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要性。民族主义的大国狂想症,即一个从中国西部到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大帝国的梦,总是会受到土耳其人欢迎的。

Chinesenfreund:如果埃尔多安这么爱维吾尔人,那么他应该让土耳其接收关塔纳摩囚犯,那么我们就不再有这个问题了。要不然,埃尔多安就应该闭上他的鸟嘴,不要干涉别人的、包括德国的内政。他要关心的是他自己的民族清洗。PeaceOf Mind:在德国,对中国可惜存在着多得难以相信的错误的成见。我多次到过中国。我在中国觉得比在德国自由。在中国生活着50多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享受着特殊的权利,比如可以比汉族多生孩子。我希望冲突尽快结束。但如果维吾尔人威胁和平的公民,我只能支持中国汉人。穆斯林太过敏,他们把每个批评都看成威胁,看成要采取恐怖行动的动机。埃尔多安的反应太过分了。

Matschbregen: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笑话。在土耳其,库尔德人受到歧视,压迫,被夺去了他们的民主权利,而埃尔多安先生却要批评中国政府。有这么一个政府首脑的国家要加入欧盟,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好了。

Pearlharbor:中国,继续这么干!不要听别人的。你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Realist:尽管这里的气氛这么激烈,还是让我们现实地来看问题。当然,除了土耳其人外,没有人喜欢土耳其人。但这跟这个***主义者的言论没有什么关系,跟让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客籍工人也没有关系。现在有关的是,是否可以把中国两个人民群体的冲突,在那个冲突里汉人死亡人数远远多于维吾尔人,称为“民族清洗”。我没法评论这种说法是多么的弱智。此外,要现实。谁真的会对埃尔多安和土耳其说什么感兴趣?

Beder:埃尔多安只是自娱自乐,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中国今天是个超级大国,别人没法给它规定它应该做什么,应该允许什么。

Mik:我在想,这回有外国人有骚乱时在那里,国际媒体也获准到那里去。为什么只听到慕尼黑的流亡维吾尔人关于残暴行为的报导,和所谓上千名死亡的维吾尔人?这里的新闻界试着不直接地说,但承认,暴力是“示威者”引发的(尽管还非要说示威一开始是和平的不可)。此外,这不是我们的媒体(焦点杂志,n-tv电视台)客观报导中国的方式。

Britt:假如我是土耳其总理,我会特别特别地当心用“民族清洗”这个词。已经忘记了在亚美尼亚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了吗?不过没错,进行“民族清洗”的永远是别人。再说,看上去死亡的多数是汉人而不是维吾尔人。没错,每个人都不应该死。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说是民族清洗,那真是昏了头了。也不必自然反应地对所有中国方面的话表示怀疑,无论如何我觉得流亡维吾尔人的话不可信。

YasaErdogan:我没法读下去。每次,只要说到土耳其,就会爆发这种混凝土般坚固的仇恨浪潮。然后就挥舞起你们的库尔德、亚美尼亚棍棒,你们的***、头巾棍棒。

Turanme:在德国,之所以大多数人能对维吾尔人遭遇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维吾尔人属于土耳其民族!要不是这样,他们早就让联合国派兵到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