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选民面对烂与更烂的选择

怡贝缘 收藏 3 90
导读:  2005年9月,小泉主导自民党在被称为“邮政选举”的众议院大选中获得历史性胜利的欢呼声犹然在耳,然而四年后的今天,面临着又一次众议院大选的执政自民党却在选前已呈现出临死的未期状态。7月1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呈现的民意,给自民党以最后一击。首相麻生太郎不得不宣布7月21日解散本届众议院,8月30日举行选举。由此,日本迈进了又一个火热而严酷的选举之夏。   历史上少有的强势执政,到本次大选前的奄奄一息,自民党的兵败如山倒之路只走了短短四年。这四年里发生了什么?在小泉纯一郎卸任后,角逐自民党总裁的

2005年9月,小泉主导自民党在被称为“邮政选举”的众议院大选中获得历史性胜利的欢呼声犹然在耳,然而四年后的今天,面临着又一次众议院大选的执政自民党却在选前已呈现出临死的未期状态。7月1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呈现的民意,给自民党以最后一击。首相麻生太郎不得不宣布7月21日解散本届众议院,8月30日举行选举。由此,日本迈进了又一个火热而严酷的选举之夏。


历史上少有的强势执政,到本次大选前的奄奄一息,自民党的兵败如山倒之路只走了短短四年。这四年里发生了什么?在小泉纯一郎卸任后,角逐自民党总裁的“麻垣康三”轮流上台,从安倍晋三,到福田康夫,再到麻生太郎,自民党内阁在失言失策、丑闻丑态方面再接再励,却在改善民生、改革国政,特别是抵御金融风爆带来的经济危机方面缺乏有效作为。执政自民党与在野民主党之间的政治格斗,更进入了杀人不见血的惨烈境况;再加上媒体热烈起哄和积极助阵,使得日本现行政治不再是民生政治或国家政治,而异化为一种格局很小的政党政治和选举政治,同时绑架了全体国民。


麻生太郎自去年9月上台以来,频繁受到党内党外各方批判。他动心忍性,总算熬到今年7月,硬撑着在八国峰会上露了一面,就此完成了作为日本首相的个人使命,付出的却是自民党将失去政权的惨烈代价——这是他身为自民党总裁的历史耻辱。


自从麻生首相在7月13日宣布解散总选举以来,自民党内乱纷起,走过了混乱一周。前干事长中川秀直,联合加藤弘一、武部勤等历任干事长,争取参众两院自民党议员联署,在取得超过总数1/3的联署名额后,欲召集两院议员总会,罢免麻生总裁。但在自民党执行部的确认与恐吓下,在自民党将不再为署名议员提供党内推荐提名的威胁下,不少议员又进退失据,公开否认参与署名。欲罢免麻生太郎的“中川之乱”与当年欲罢免森喜朗的“加藤之乱”一样,最后无奈流产,转换成非公开的议员恳谈会,沦为政治笑柄 。不过,麻生自民党的丧钟却在一系列乱相中已经敲响。


尽管许多自民党议员不愿意在麻生总裁的带领下进入选举,但去年麻生作为自民党的“选举脸面”,却是在党内获得压倒性多数支持下诞生的。自民党大佬,实际上是最高指导者森喜朗表达了他的意见:在麻生以外,还有谁能在当下获得大家认可,有威望带领全党投入选举?问题一出,众口哑然,这确实是自民党的大问题。目前,日本政治缺少有能力的人材——政治家族的近亲繁殖、议员席位的世代延袭,已经严重侵蚀了日本政党的造血机能,也使日本政治形成了似曾相似的历史轮回,无法对应新时代、新问题、新危机。


事实上,政治是关于“信任”的游戏,选民对二世、三世政治家的信任,其实是一种假象,在本质上投射出对父辈、祖辈政治家的缅怀。如果二世、三世政治家原形毕露,显示败相,那么选民在他身上投射的信任就会快速消失,这可以用来解释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这些世袭政治家何以在短短四年内可以玩完自民党全部家底的主要原因。


与自民党相比,民主党尽管提出了对世袭制政治的批判和约束,但现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与自民党总裁麻生太郎的政治决战,还是被媒体想像描述为半个世纪前鸠山一郎与吉田茂的对决。因此,鸠山民主党誓言推翻自民党政权,实施政权轮替,但日本政坛上劲吹的不是时代新风,依旧是历史轮回的悲风。此外,再加上年金、医疗、雇佣、景气等生活重压和社会矛盾堆积如山,涉及千家万户,日本政治能否通过政权轮替而实现突围尚难论定,但自民党走到了“55年体制”的尽头已经毫无悬念。


选举,是政治术语,在本质上类似于生活中的自由选择。选择最基本的模型是二者选一,但当下日本选民面临的选择余地非常有限——在自民党与民主党这两大政党之间,他们不是在好与坏的对比中选一个好的,更不可能在好与更好之间选一个更好的,而只能在烂与更烂之间选一个比较不烂的。日本的民主政治走到这个份上,是选民的悲哀,更是国家的不幸。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