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有人带路,顺利过了于阗、莎车,奔波数月后,耿恭一行终于到了疏勒。一家人得以团聚,月儿抱着儿子泪如雨下,耿广强笑说道:“见不到儿子哭,怎么见到儿子还是哭?”,说得月儿有些不好意思,把眼泪搽干了。片刻后一说起范风和怀玉时又开始泪下,耿恭虽同是万分难受,见母亲如此伤悲,也只好强忍住劝慰母亲。心中踌躇,没敢告诉母亲关于舅舅的消息。

耿广很是开心,对儿子说道:“你已长大成人,为父终于可以把‘白羽’送给你了,此马正在青年,善自用之。”。一提起礼物,耿恭想起织锦护臂,赶忙拿出献给父亲。耿广问明来历,这才知道儿子为大汉立下如此大功,当真是喜出望外,连连称赞。

住在另一屋中的李氏也在抱着范羌、范琥兄弟俩哭泣。见到范琥,李氏不由得又想起死去的丈夫和下落不明的女儿,几乎哭昏过去。直到范琥叫身后的珂伦赶紧上前拜见母亲,李氏才止住哭声。见珂伦虽是匈奴女子,却善良美貌,十分满意,珂伦学着范琥连声叫着“娘、娘。”,听得李氏又是心喜,又是心酸。


第二日,班超与疏勒夫人带着儿子班勇来到耿家。班勇此时已经五岁,正是贪玩好动,人人讨嫌的年纪。一看到跟在珂伦身边的“小虎”就两眼放光,伸手就想去摸。珂伦连忙阻止,没吓着班勇,倒把自己吓了一跳。拍着胸口说道:“这不是狗,不能乱摸。你就不怕咬着你?”。班勇从鼻子里“嗤”了一声,说道:“我才不怕呢,敢咬我,我就杀了它。”。一句话惊得珂伦张大了嘴。

班超摸着范琥的头感慨的说道:“当年我给你改名为琥,本意是想磨去你的刚勇之气,没想到却得到另一种结局。玉琥是西方的礼器,也是发兵的虎符,竟然没想到你会到西域来参兵,莫非冥冥中真有天意。”。范琥自从范风死后,历尽劫难,今日终于得到耿广和班超父亲般的爱抚,饶是范琥刚强,也不禁热泪含在眼中。

耿广笑着岔开说道:“天意自然是有,当年听仲升兄提及曾有相者预言你将来会封侯于万里之外,必然会应验不虚。”。班超笑着摆手,说道:“相者之言,不足信耳。大丈夫立世,但求为国效命,哪怕战死沙场,固所愿也。”。

耿广想起护臂之事,刚从怀中取出,就见班超眼中一亮。班超连忙伸出双手接过护臂,问道:“此物从何得来?”,声音竟然微微有些颤抖。耿广讲述了来历,耿恭又是得到班超一通赞扬,被夸得都有些羞赦了。稍停才出口向班超问及护臂的来由,却听班超先问道:“此物应是一式两幅啊,还有一幅呢。”,耿恭摇摇头,说道:“当时偏何老将军就交给了一幅,另外一幅是什么?”。班超长嘘了一口气,才说道:“武帝年间,天现异象:岁星、荧惑星、填星、太白星和辰星五星同时出现在东方天空中,此乃是主我大汉朝兴起的祥瑞迹象。此时正值武帝大力用兵之际,令巧匠织就了两种各五百套织锦护臂送往军前。以赏有功将士。其中一幅都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另一幅则是分别织着“伐北虏”和“讨南羌”。想不到百余年后,我等还能有幸亲见此物,遥思前辈先烈,怎能不让人感叹奋发!”。

班超走后,耿恭才偷偷有空告诉了父亲关于舅舅卓楚的消息,耿广听完对儿子说道:“此事我来告诉你母亲吧,你让范琥也别先说。”。


没过多久,西域都护陈睦派人传达朝廷诏书:耿恭击杀北匈奴优留单于,特例特进,论功受封戊校尉,驻守车师后部金蒲城。调升居延塞军司马关宠任己校尉,驻守车师前部柳中城。班超功劳卓绝,升将兵长史。并让陈睦再次敦促班超尽快回师。

除了班超、耿恭和关宠受到封赏外,班超所率的三十多人也各有封赏。耿广、甘英、田虑升司马。余者尽为军侯,连范琥、满勒跟随耿恭击破匈奴有功,也被封为司马。但班超决心已下,不再提回师之事。只是安排人员路线准备送走耿恭。可耿恭眼见于阗、拘弥援兵已到,康居王与被龟兹杀掉的疏勒前王特关系甚密,闻疏勒王忠用兵,也不远迢迢派来二千兵士,连鄯善王广虽说离疏勒遥远,也火速令离疏勒最近的精绝都尉率军五百到达。精绝小地,五百人已是倾城之兵。班超诸人和耿恭都惊喜的发现了一个老熟人――精绝驿长沙里尔。沙里尔此次不但亲自前来,还带来了十八岁的幼子张莫。耿恭决心和父亲并肩打完对姑墨这仗再走,耿广也想让月儿与儿子多聚片刻,禀明班超后答应下来。

全军汇合后已有万人,班超与耿广兵分南北两路,耿广带着耿恭、范羌、范琥、满勒等率军五千走北路作前锋,班超率军走南路,约定汇合于姑墨都城南城。

行前班超交待耿广,此战的目的乃是以雷霆之势震慑龟兹、莎车、焉耆诸国,贵在速决,不在多杀伤。耿广领命,率军先行快速进击姑墨属地温宿。驻守在温宿的姑墨左骑君五百人闻风远逃,耿广一路追击,不给其喘息之机,比班超先一步到达了姑墨南城。姑墨王恨极左骑君不战而逃,不让其入城,只能在城外扎营。耿广虽知姑墨国中兵士五千,与己相当,但己方携得胜之威,对丧胆之敌,可操胜算。不等班超汇合,当即下令全力攻击左骑君部。

耿恭、范琥一马当先,率千人发起冲锋,杀得左骑君部如被砍瓜切菜,姑墨王见势不妙,开门救援。又遭到等候多时的耿广大队迎头痛击,刚一露头就被打了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左骑君部全军覆灭。

此战歼敌七百,自损百余。耿广特意下令三日不要收敛遍地尸首,让南城中的姑墨王每日里看着胆寒。

数日后,班超率军汇合,姑墨王再无丝毫抵御之心,派人跪求饶恕。班超目的达到,同意撤军。

战后,乌孙、月氏遣使来贺,并示归附之意。连此前一直蠢蠢欲动的莎车王吉也遣使卑辞归附。

班超趁势给明帝上书,让耿恭带给陈睦转送。奏章上云:

“臣窃见先帝欲开西域,故北击匈奴,西使外国,鄯善、于窴实时向化。今拘弥、莎车、疏勒、月氏、乌孙、康居复愿归附,欲共并力破灭龟兹,平通汉道。若得龟兹,则西域未服者百分之一耳。臣伏自惟念,卒伍小吏,实愿从谷吉效命绝域,庶几张骞弃身旷野。昔魏绛列国大夫,尚能和辑诸戎,况臣奉大汉之威,而无鈆刀一割之用乎?前世议者皆曰取三十六国,号为断匈奴右臂。今西域诸国,自日之所入,莫不向化,大小欣欣,贡奉不绝,唯焉耆、龟兹独未服从。臣前与官属三十六人奉使绝域,备遭艰厄。自孤守疏勒,于今五载,胡夷情数,臣颇识之。问其城郭小大,皆言‘倚汉与依天等’。以是效之,则葱领可通,葱领通则龟兹可伐。今宜拜乌孙侍子归国,以步骑数百送之,与乌孙诸国连兵,岁月之闲,龟兹可禽。以夷狄攻夷狄,计之善者也。臣见莎车、疏勒田地肥广,草牧饶衍,不比敦煌,鄯善闲也,兵可不费中国而彻食自足。且姑墨、温宿二王,特为龟兹所置,既非其种,更相厌苦,其埶必有降反。若二国来降,则龟兹自破。愿下臣章,参考行事。诚有万分,死复何恨。臣超区区,特蒙神灵,窃冀未便僵仆,目见西域平定,陛下举万年之觞,荐勋祖庙,布大喜于天下”


本章后记:1 按照中国古代星相学和阴阳家的说法,岁星、荧惑星、填星、太白星和辰星五星如果同时出现在东方天空中,则对中原王朝有利。汉高祖刘邦元年(前202年)时,此五星同时出现于东方井宿中,被认为是汉朝兴起的祥瑞迹象。

五星和中国两词类似谶(chèn)纬,冥冥中与今相合。

2 鈆(qiān):通“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