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是怎么炼成的

qu123 收藏 0 2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具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往往能使人对其忠诚,但并不是每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个人魅力”型的领导人,在非洲和一些拉美国家,个人魅力甚至会起到负作用。在没有个人魅力的时候,只要你付出更多的努力,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人。


领导才干,这个词对于广大的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举个例子,随便走进一家美国书店,你会发现其中一半以上的书讲的都是这个话题,这种类型的书籍甚至比营养类书籍更畅销。


但是这个在美国备受追捧的“领导才干”,并不是全球的热门词汇。在法语中,你甚至很难找到一个确切的词来对应“领导才干”;而在德语中,“领导”这个词的直译往往又会使人联想到希特勒


一个世纪以前,伟大的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将权力的来源划分为三种,即世袭型,个人魅力型(the charismatic),合法型。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追随的权力类型很明显是个人魅力型。“个人魅力”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意指天生的优雅风度。美国的政党们在选拔自己的总统候选人时,往往会挑那些具有“个人魅力”的人,比如奥巴马。


韦伯认为,具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往往能使人对其忠诚,而且他们也是变革的促进者。但并不是每个社会都需要或希望有一个“个人魅力”型的领导人,有时甚至还会刻意避免这样的领导人出现。在非洲和拉丁美洲,领导人大多具有个人魅力,但他们治理国家并不借助于自身的“个人魅力”,而是独裁统治。所以,只要遵循以下几点要求,即使你没有个人魅力,也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人。


外表






英法美的最爱,德国、澳大利亚不在乎


美国人喜好“个人魅力”型领导人的传统,应该始于肯尼迪。参照肯尼迪的长相,美国人希望他们的领导人面相俊美,或者看起来孔武有力,有着浓密的黑发和柔和的腰部曲线。当然这些并不是成为领导人的必要条件。但作为一个充分条件,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人最喜爱的两位外国领导人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托尼·布莱尔,以及玉树临风的尼古拉·萨科齐。不得不提的是,有布吕尼这样前时装模特当老婆,也为萨科齐的个人魅力加了不少分。


但长相好看并不能代表一切。澳大利亚向来出产野性男,但是瞧瞧这个国家最近的两任总理约翰·霍华德和陆克文吧。两个人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帅哥,甚至还有些邻家男孩的气质。但谁在乎呢?两人看上去柔弱不堪,但在位执政时,都颇显气宇轩昂的领导人风范。比如,美国9·11事件后,霍华德代表澳大利亚政府给予了美国巨大的支持;再比如,陆克文刚一上任便向澳洲土著居民低头谢罪。而且,两人在管理国家经济上也是一把好手。


除此之外,平和的长相还能使你的敌人低估你的真实实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默克尔长相平凡,看起来更像是一名家庭主妇,但是一定要当心,千万别惹恼她。“她可是相当残酷无情的。对于反对者,她不仅要将你边缘化,还会把你彻底毁灭。”一位德国政客曾这么评价这位女总理。


与下属关系







老贝打成一片,撒切尔“众叛亲离”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之前曾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批评“不懂得施加影响力”,尤其是在“那些国家领导人亟须联合国帮助时”。但是,联合国基金会的主席提姆·沃思认为这样的批评有失偏颇。沃思认为,联合国并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组织,而是一个平行的机构,其中的192个组织成员国彼此平起平坐,共同组成了联合国。作为这个组织的秘书长,潘基文的作用并不是领导这192个成员国,而是协商、调和这些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并最终达成理念上的一致。从这一点上来说,潘基文的工作做得很好。


潘基文也曾经表示,能够带领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在气候变化议题上达成一致,自己感到十分荣幸。但是他更喜欢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桥梁”,而非一个首领式的联合国秘书长。但作为一个领导,他已经很成功了。


知道属下的特性后,领导人们能更容易发挥他们的领导力。我的朋友、意大利晚邮报的专栏作家贝比·西佛尼尼认为,意大利人之所以会原谅贝卢斯科尼那么多的绯闻,主要原因是“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西佛尼尼在她的专栏里写道:“贝卢斯科尼不仅是意大利的政府总理,他身上那些好的抑或坏的性格特征,还是意大利这个民族最真实的写照。”


但是相反,如果无法与自己的属下做到同步,即使再优秀的领导人也无法好好发挥他的能力,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撒切尔夫人对英国政府,以及保守党的控制力逐渐衰弱,人们愈发厌倦她变化不断的外交政策,最后导致这位“铁娘子”不得不退出政坛。


口才









美国人很在乎,印度、德国人更重行动


印度总理辛格的演讲,被人们称为“治疗失眠的最佳良药”。在去年的一次国会演讲中,辛格声音柔和,甚至一度被台下反对派的抗议声音压了过去。最后,辛格不得不中途放弃演讲。


即使是这样说话声音柔和的人,最终还是在今年的印度大选中完胜,成为印度的总理。之所以能够打败众多强劲的对手,辛格靠得不是他的演讲,而是之前担任财政部长和总理时的政绩。正是这样一个说话声音柔和的家伙,在经历多次经济改革之后,带领着这个超级人口大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印度的贫困现象同时也得到缓解。


是的,是这些光辉政绩打动了数以千万计的印度选民,为辛格投上了宝贵的一票。


德国前总理科尔是另外一个例子。上世纪80年代,科尔在位时,人们总是嘲笑他浓重的莱茵口音,以及磕磕巴巴的说话方式。但正是这位说话结巴的男人在一年之内完成了东西德统一的大业。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的当天,科尔发表了全国演讲,那一刻他成为了所有德国人心中的英雄,一个真正受人尊敬的领导人。


毅力









英国人最擅长这东西了


温斯顿·丘吉尔是英国政治史上的传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战后的英国弥漫着和平主义的气氛,从政党领袖到平民百姓都鼓吹裁军,人们天真地相信,一战后将再也不会有一场如此残酷的战争了。但是,丘吉尔是议会中极少数反对裁军的议员,并警告:希特勒的法西斯独裁将给欧洲带来灾难。这个小个子男人发表这些慷慨陈词时,常常被人讥笑腿短身子小。但后来人们都发现,他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的迈克·孟德邦说,面对困难能够持之不懈,是成为一个领导人的关键素质。他举撒切尔夫人为例。这位英国前女首相作风果敢,意志刚强,执政过程中一直勇敢面对着知识分子阶层对其的批评和打压。另外一个例子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这位政府领导人甚至曾一度被逐出了自己的政党,在被问及是否会继续参选时,霍华德当时是这么说的:“我就像个濒死的麻风病人,什么都可以豁出去了。”最后,他赢得了当年的大选,并就此连任两届澳大利亚总理。


还要再重新举一下潘基文的例子。沃思曾称赞过潘基文的坚韧,他说,联合国事务繁多而棘手,从如何解决缅甸人权问题,到怎样平息苏丹达富尔战乱等,不一而足。长期以来,联合国一直没有找出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尤其是在苏丹达富尔问题上,安理会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之大,让人着实头疼。但正是因为潘基文优秀的外交技巧和长期的努力,才使得安理会成员国最终达成一致,决定派遣一支由联合国以及非洲联盟组成的联合部队,奔赴当地执行维和行动。


责任









领导者绝对不要临阵退缩


年轻与否,漂亮与否,抑或雄辩与否,这些都不重要。对于一个领导人来说,只要能让属下相信:在困难来袭时,你不会逃跑,而是迎头而上,便可以赢得人心。这也是当年杜鲁门为什么能够入主白宫的原因。


我心中最完美的领导人形象是艾森豪威尔。1944年6月5日,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这个其实没什么“个人魅力”的美国将军坐在书桌前,写下了这样一封信:“我们在法国瑟堡的登陆失败了。我已将军队撤回。根据目前手头能够拥有的情报,我发出了这次作战的指令。我们的战士们英勇异常,他们已经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对于这场战斗的失利,我个人负全部责任。”


当然,历史后来证明诺曼底登陆大获全胜,这封提前写就的“道歉书”也因此没有公开。


但是,你看,真正的领导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临阵脱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