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山中天津丑女搞定陕北帅哥

老兵73 收藏 11 73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也都使用的真名,这故事曾经是他们其中也有我的经历,献给我的好友哈哈和小艾夫妇吧!

1983年7月初,我自天津启程乘上西区的列车经河北、山西至陕西经过二十几个小时的颠簸与次日的凌晨到达孟塬站,然后乘交通车到达了原来叫晒狼滩,现在确是属于大三线的国营重型机械的生产基地——黄河工程机械厂。

地处秦岭北麓西岳华山口东部的黄河工程机械厂,是1968年国家三线的项目之一,由北京、上海和天津三大直辖市共同援建的大型企业。整个工厂的布局是按照备战的原则,外在的是生产工程机械,内在的其实是生产坦克的基础。

黄河厂是顺山的地势而建的,陇海铁路是铺设在山腰,贯通东西的大动脉,工厂的生产车间紧邻铁路是整个工厂的最高处,有几条铁轨引入了厂区,往下南沿是办公区、综合区,再往下的就是生活区,生活区建有体育场、中学和小学还有百货商场及副食商店。夜晚在一片漆黑的山体腰部会发出耀眼的灿烂~

我的岳父岳母就是从天津支援到这个企业的,怀孕的妻子在一个月前就已到此,兴致匆匆赶来的已经28岁的我是来晋升爸爸的!

清晨赶到,自然是要捞上一觉!午后醒来时,突然看到一个大脑袋长相同当时最热播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里的小一休一样的小男孩在偷偷的窥视,我平时就喜欢小孩,但没个好喜欢,总是想方设法把喜欢的小孩吓哭。我假装还再睡,那大脑袋的一休非常小心的摸到床头看着我,我猛地睁开眼睛,吓得小王八蛋“哇”的一声,小小身材扛着一个“大葫芦”跌跌撞撞地跑了~

“谁吓唬我们孩子了”!一声女高音的叫喊,走进来一个个子不高长相不俊属于比较丑的,但也不能说是太丑的算是比较苗条消瘦的年轻妇女,我一看认识,是对过单元的天津姑娘姓哈,大家都叫她哈哈“原来是臭X,你多赞来的”?

“哈哈~原来是您老人家的儿子,这么漂亮!肯定是随了他爸,你长的这么丑竟会生出这么漂亮的儿子来”!因为几年前就认识并且比较熟,我开玩笑的说。

一听夸她的儿子,她就来了精神:“你才知道,对了你是第一次见到我儿子,不是跟你吹,把整个黄河厂都他妈的给震了”!接着就是得意、自豪的大笑!

接下来几天里,我真是有了玩意有了乐趣。那大葫芦既怕我,又总想和我套近乎想跟我玩,不足两岁的孩子,说话还说不全,大脑袋晃晃悠悠的,头心还呼哒呼哒的,应该是在他娘的肚子里营养不良所致。

小家伙长着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还往上翘着,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更显出来肩膀上扛着的似大葫芦一样的脑袋!因为是夏季,各个单元的门总是开着的。这大葫芦总是鬼鬼祟祟地到我们单元里来,还总是偷偷地露出个大葫芦在挑逗我,这小子又是想和我玩,我也总是先假装看不见,然后就突然的瞪大眼睛装出凶狠的样子看他,结果总是大葫芦跌跌撞撞地哭喊着:“妈妈,妈妈”!跑回了自己的家~

对于小我一岁的哈哈,她的故事我知道得很多,我的妻子是她的好姐们吗!

哈哈是我们天津土生土长的姑娘,是回族,1974年在她初中毕业前夕随她父亲来到这里的,原以为到了这里就可以不上山下乡了,谁承想来了就是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还得走,这一走就进了秦岭的大山深处洋县的山坳坳中的小山村~

上山下乡不到两年,哈哈选调进了属于大集体性质的县供销合作社,之后不久她被分到叫华阳镇的基层商店。这华阳镇原来是华阳县政府所在地,撤县后华阳镇隶属了洋县,省级公路洋太路横穿全境,108 国道、西汉公路与洋太路对接。明清时期的遗留下来的华阳古塔和古戏楼风格独特,客栈、当铺、酒楼、茶楼等铺板门一条街 600 多米 300 余间为主体的明清建筑群至今保存完好的也是深山中罕见的古镇风貌。

在华阳镇大概有二十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家国营的大钼矿,开着超大型矿用卡车的小艾是属于那种既漂亮又朴实的小伙,大大的眼睛总是闪烁着光亮,五官端正,中等身材,为人实在忠厚,他是延安人,父亲是抗战时期的老八路,写得一手好字,画功也不平凡,在延安地区很有名气,他工作单位“延安师范学院”的匾就出自老人之手。

哈哈早已经注意到了这漂亮的小伙,先是热情地接待,不!是热情地接待小艾单位的所有人,其中有两个重点,一是小艾本人;二是小艾的师傅!

过了一个多月,哈哈估计小艾已经对她经常不断的献殷勤有了好感,就私下里同小艾的师傅提了想同小艾交朋友的愿望。

一次,到哈哈的商店买完东西,上车前师傅就同小艾提起了哈哈想同小艾处朋友的事情。

“不行!哦看她太丑,哦不愿意”!操着浓重陕北口音的小艾对这自己的师傅拒绝着。

师傅不紧不慢的说:“你这小子!哦看这女娃行,待人热情,聪明伶俐,是个过日子的好手!娶婆娘嘛,就得找这个样子的女娃”!

小艾听师傅这样一说,就再也没有反驳,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这个长相不俊但还看的过去的女娃子。

心计属于那鬼机灵的哈哈,在商店的窗户内看到了这一切,从他师徒俩对话的表情上看估计是说她同小艾的事,她心里在思衬着~

当大卡车启动爆发出轰强大的鸣时,哈哈没有顾得上请假就跑了出来,卡车刚要动还没有动时,哈哈拉开了车门:“这么长时间了,哦倒是想到你们矿上看看去嘞”!

下了车哈哈就直奔小艾的宿舍,自然是乱乱糟糟的哪也不是哪,稍微坐会,小艾就同他师傅又出了车,因为这次路程远中午没有赶回来。

天黑时分,小艾回来了。他远远的看到自己宿舍的窗户透出来从未有过的明亮,进了屋更让他无比惊讶,自己的被褥已经变得干干净净,屋内井井有条,哈哈还再给自己缝着枕套!

“哦说咋么样!这女娃就是一把好手嘛”!师傅在一旁得意的对小艾说着。

老实厚道的小艾很是感动,心想,对了她就是哦的婆娘了!突然想到:“你看哦,都忘了,晌午饭你吃了没有”?

哈哈很是斯文的微微地摇了摇头也用陕西话回答说:“你不说这嘶,哦到想起来了,没吃么”!

师傅在一旁看到这一切心里美孜孜的,接下来他请客,然后又安排哈哈住了下来,在这住下来可有了学问,非常有心计的师傅,他是让小艾同屋的哥们住到了别处,这个师傅在当时属于极其开放的那种~

一切顺理成章,男欢女爱么!巧合的是,仅仅那么一次哈哈就怀上了小艾的种,就是前面所说的“大葫芦”,两个月后小艾同哈哈结了婚!咱小艾是汉族,可生活习惯却是个假回族,就是那比回族还回族的那种,只要是肉就不吃,这不时正好么!就这样哈哈同小艾相识到结婚只用了三个月。

婚后的小艾享受到了从来未有的关爱,真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晚上睡觉前的洗脚水都是哈哈给兑好热水端到脚下,时间一长小艾就觉得那个美,舒舒服服的生活让他体会到了有个勤快婆娘的种种好处,渐渐的他自己都察觉到了,这一辈子他都离不开哈哈了。

哈哈属于那种挺厉害的女人,但她讲理,只要是抓住了理可是不饶人的,所以小艾享受绝对可以,但是做事不挨边却绝对不行,有时生活中经常听到小艾挨骂,但每次挨完骂后,小艾都是心服口服的。

哈哈办事的能力绝对是一流,婚后不久就将小艾调入了黄河厂内,安排在了车队搞汽车修理。过了仅仅两个月,哈哈也以职工家属的理由从大山深处调入了黄河厂,由于她原来的单位属于集体性质的,所以被安排进了厂劳动服务公司。

哈哈绝对护着小艾,咱小艾属于老实本分的那种人,老实人么,有时就难免吃些亏。一天小艾下班回家,哈哈发现小艾的脸上有被人打过的痕迹,追问起来小艾就是不说,最后没有办法小艾才说出同小李开玩笑,小李不小心给弄伤的!哈哈二话没说起身就到了汽车队,看到小李和几个弟兄正在打扑克,她先是什么话也不说,到了小李的跟前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

“嫂子,你这是咋啦”?小李被打得眼前冒着火星。

“没嘛,嫂子跟你闹着玩呢”!哈哈说完扭头就走。

这一下子,小李傻了,他也明白了刚才同小艾逗弄占了便宜的后果。这一下子,把其他的人也都给震唬住了,自此以后,都知道了小艾的婆娘太厉害!从此,小艾再也没有受过同事的欺负~

哈哈不怕领导,只要是讲理的她很是尊敬。报道后,公司在分配哈哈的工作时,确实身小体弱还怀着身孕的她干不了,她找到经理要求给安排较轻的工作,经理开始没有拿她当回事,就摆起了官架子:“哦这里没有轻松的活!你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找大厂安排”!

哈哈憋着气听着,经理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话太硬了,就又委婉地说:“那你看咱们这里你干什么最合适呢”?

“哦干这最合适!在这里坐着最合适”!哈哈到了经理跟前一把把经理拉起,然后自己坐在了经理的座位上说。

厂工会的满顺哥也是回族,是哈哈最敬重的哥哥,满顺做事稳稳当当的,为人特别忠厚,满顺嫂将哈哈当亲妹妹对待,只要两个家庭有什么事,他们都会当成自己家的事一样。满顺有一手书画的功底,他是省书法家协会的,平时经常给职工们不取报酬的服务,还要搭上纸和功夫,人家满顺一家人活的很充实。

哈哈的为人和一连串的“英雄事迹”!不经而传了开来,仅仅半年的功夫在整个厂里算是出了大名!到黄河厂,你提厂长未必都能知道,但一提哈哈,真是妇孺皆知!

随着哈哈的扬名,那哈哈肚子里的大葫芦也降生了。

大葫芦一降生,确确实实又把个厂职工医院给震了,这小子长相太漂亮了,月科里的婴儿一般都是长的如同小老头似得,可咱大葫芦降生就是个小美男子。等到孩子可以抱出晒太阳的时候,前楼后楼的人都来看,在整个黄河厂宿舍一下子就传遍了:“丑哈哈生了一个非常俊的儿子”!小艾的心里那个美,每当人家在他面前夸他儿子长得好时,小艾就会笑着说:“哏!还是咱的种子好咧”!

我当时在她家同着小艾开玩笑地说:“哈哈,要是个头高一些,样子再美一些,再有个大学的学历,那恐怕是这个地球就装不下了”!

妻子已经过了临产期,可就是没有动静,哎!着急也没有用等着呗!

这几天,我没事就到对门哈哈家,同她老父亲聊天,同小艾聊天,就是不同哈哈聊,你也没办法同她聊,这娘们太扯了。到是记住了她的两句话:“你们老爷们一痛快就完事了,我们娘们受了大罪了”!“哥!你别着急,有我在了,你就放心吧!你着急也没有用处”!

终于妻子搅病了,哈哈把大葫芦托付给了满顺嫂,全身心地投入了产房!

从未经过此事的我,听到产房传出的一阵阵撕裂人心的惨叫声,我恰似要死了一样脸色苍白。小艾一直陪着我,不太会说话的他,劝人倒是有一套,我心里好像是踏实了许多~

都二十个小时了,怎么还是生不出来,我的心又提了上去!

突然产房的门一开,哈哈出来了:“妈的!你娘们真有本事,别看孩子生不出来,她妈的一使劲拉了一床粑粑”!说着就托着一对乱七八糟去了厕所。

产房不时的还在惨叫,医生说是我妻子和孩子都很危险,医院院内已经准备好了救护车,准备往西安送。天黑漆漆的,我仰头看着那朦朦胧胧的大山,心想距离西安还有不到两百公里,人已经折腾了二十几个小时了,这么远的路恐怕是凶多吉少!

在这紧要关头,刚刚调来的原来是一个县医院的院长现在是厂医院的院长叫人给找来了,他是一个外科医生,院长征得我们同意就开始实施剖腹产~

终于在妻子进入产房的二十八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一下子我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哈哈从产房出来了:“臭X,一切平安,你娘们生了一个不戴把的!那孩子被脐带绕住脖子三圈,要不剖腹这娘俩都玩完了”!

两个半月后,我来接我们那娘俩,看着算是壮实的女儿,我心里非常高兴,临走时我拉住小艾的手:“老弟,你哥没有什么本事,不知道怎么回报你们,但我只能说会永远记住你们两口子的”!

哈哈接过了话:“哥,得了吧!就凭我们姐俩的关系,这不是我们两口子应该做的么”!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