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军田家镇保卫战——精彩[转](续三)

chtx 收藏 0 335

4.江防战局恶化


早在9月16日,波田支队以台湾步兵第1联队、第2联队永井大队及山炮联队1个小队组成的右翼集群逼近富池口,在舰艇、飞机掩护下,对富池口发动攻击。经8昼夜激战,支队在加强了1个装甲车中队与1个野战重炮兵大队后,将富池口要塞阵地大部工事摧毁,守军第54军18师奋勇抗击,伤亡殆尽。张发奎严令18师师长李芳郴再坚守3日,否则以军法论处。李芳郴作战意志颓废,无心再战,竟不顾下级军官的一致反对,于9月23日星夜弃部坐小舢板畏罪潜逃,以致军心涣散。张发奎令工兵营将富池口要塞的主要设施彻底破坏,残部至午夜撤退完毕,要塞乃于次日失陷。波田支队进而得以山炮联队主力等部编成左翼集群,协助第6师团占领田家镇附近地区。从而致使象征多骨诺牌的田家镇整体防御体系出现裂痕,与富池口互为依托的田家镇的正面与东面完全暴露于日海军及对岸富池口的炮火之下,尤其作为正面的南面顿失屏障且腹背受敌,战局出现恶化迹象。

更为严重的是,经过10天的排雷作业,日海军近藤英次少将的第11战队得以安然沿江上驶,田家镇要塞于25日遭敌机及舰炮的猛烈轰击,工事及防守人员损失甚巨,尤其第1、4分台同时被炸毁,对敌火力顿时削弱一半,局势已极为危殆。李延年抽调9师1个团至马口湖北的周家铺,归198师指挥,构筑预备阵地。李品仙派174师增援26军,阻止36旅团西进。174师及26军32师于25日进至四望山、铁石墩时,36旅团已攻占崔家山、九牛山阵地,57师在桂家桥、荞麦塘一线阵地固守。同时,李品仙严令48军张义纯、86军何知重、26军萧之楚部“向进犯田(家镇)要塞之敌攻击前进。”同时,围攻广济第6师团主力的55、7军在北线积极反击也颇有斩获,攻占广济附近的部分据点,有力支援了田家镇保卫战。


此时,第11战队及其登陆部队已对田家镇要塞构成东、南、西三面包围态势:北面自凤凰山南下,西面越苍谷垴高地进犯,南面则由上洲头、盘塘、冯家山等三处强行登陆,企图直接威胁要塞核心。26日开始,双方交战进入白热化。日军以空中、水上火力猛烈轰击要塞地区长达数小时,再以陆海空联合力量由东北两面大举进攻,北面我军因伤亡过重,黄马湖中间阵地被敌突破,敌遂进占黑家山、八峰山。东面敌约千余于5时在飞机炮火掩护下由阮家湾向我周家山、芦家嘴、兔山、苍谷垴猛攻,激战竟日,迄夜仍在相持。16时,日海军第11战队的吴港第5特别陆战队及上陆山炮队从上洲头登陆,负责固守要塞核心阵地的施中诚之外甥、57师341团团长龙子育英勇督战,不幸于20时30分中弹阵亡,全团官兵死守不退,激战至夜,悉数战死在核心阵地。硝烟袅袅,战火猎猎,阵地上已空无一人,但为守军大无畏气势所震撼的日军仍心有余悸,不敢贸然踏入。至此,57师所属5个团已基本成建制损失,残部被迫退守莲花心、玉屏山、陈细湾之线。李延年命新归属的第198师1142团加强57师。该团以1个营进守阳城山。57师军需处粮服课课长赵炳回忆田家镇57师的防守情形:“日军先以陆空两军猛攻滥炸,八天未能进展一步。敌乃增派小型浅水兵舰驶进长江,沿武穴南岸一字摆开,轮流不停地炮轰我阵地,旋又驶来一艘,加入战斗。第57师浴血鏖战,守到十二天,不见一兵一卒的增援部队。因富池口外围友军阵地被敌突破,日兵从广济陆路潮水般涌来,分头截我接济,堵我后方交通,因此我军的给养、弹药供应都被遮断,遂陷于孤军应战形势,装备陈旧,伤亡惨重。师长(施中诚)毅然下令:‘誓与要塞共存亡! ’士兵热血沸腾,与敌白刃格斗,敌兵被迫后退,其跟进部队枪炮齐鸣,我军无法对抗,返回工事坚守。”


至黄昏时,李品仙令48军为右翼,26军为左翼,协力夹攻马口湖、黄泥湖及其以北的今村支队;86军在四望山附近掩护左侧,各部同时推进。尤以48军趁敌稍有懈怠之机,一鼓攻下山本中佐第45联队第2大队扼守的香山阵地,骆驼山日军迅即增援反攻,双方展开肉搏,致使香山阵地得失三次,终为48军控制,日军黔驴技穷,丧心病狂的使用毒瓦斯,48军守军死伤甚重。但48军另一部经顽强冲锋拼杀,竟再次夺回262.5高地,击溃日军。26军左翼部队经过苦战,攻占日军陶寨阵地。


日军被分割两地,并处于我军大包围圈的攻击中,处境十分不利。日军凭借空中优势,以20余架战机集中轰炸阻击日军援兵的我军阵地,步兵也拼命冲锋。至26日,经过3天追逐与反追逐,堵截与反堵截,涉谷、山本两个大队抛下累累尸体,终得与今村支队主力会合。当日夜,实力得到补充增强之后的今村支队也继续展开对田家镇要塞主阵地的进攻,但因第13联队将校伤亡过重,战斗力相当低落,改用潜伏前进和奇袭、强袭的战术。所属13联队的左翼白滨少佐率第1大队夜袭突破我阵地纵深达3公里,27日晨占领鲁家山。右翼冈山少佐率第2大队突破阵地2公里,27日强袭占领黑家山。田家镇外围防御体系大部被击破,日军前锋已抵要塞防御体系的核心地带。


尽管如此,各处阵地上的中国守军仍克服连续作战,缺乏有效补给和支援的种种困难,拼死抗击,常常战至伤亡殆尽,阵地才告易手。27日,日军炮兵2个中队向田家镇北侧守军炮兵阵地发射毒剂弹28发,榴弹52发,几乎丧失战斗力的守军才被迫停止射击。


经7天苦战,至27日拂晓,日军以舰炮、飞机连续向要塞区支援轰击达3小时,尤以重轰炸机每组3、5架不等的轮番轰炸,北岸要塞核心工事大部被毁,并炸毁备炮5门。清晨,36旅团与今村支队接应的1个大队向苍谷垴、桂家湾阵地合击。至此,今村支队伤亡已达上千人,两部日军会合尚有5000人,今村胜治便集中主力,向守军黄泥湖至马口湖间主要防御阵地体系发起攻击,当日由新屋下附近突破防线,占领星家山。防守该地的57师169旅339团伤亡甚众,仅存约1个营残兵。施中诚严令该营固守苍谷垴,另派部队接防后壁山、荞麦塘阵地。339团奉命苦战到最后,团长周义重负重伤,营长伤亡各1名,官兵突围撤出者仅余40余人。至此,日军距核心炮台仅3公里。李延年鉴于57师正面战况危急,增兵支援,并缩短防御正面。李品仙命26军积极策应,由北向南侧击。但该军行动缓慢,进展甚微。


山本大队在攻占松山口附近高地和香山后,担任今村支队侧背掩护。从27日黎明遭到外围第26、86军人海战术的攻击,伤亡巨大,尤其第2中队,自中队长以下减员40余名,但遏止了我军的攻击。同时,增援而来的池田大队攻击冈山13联队第2大队右侧平地方面的我军,双方均死伤惨重。池田大队付出第2机枪中队长桥口与熊大尉以下多人毙命的代价。

5.最后的血战


28日凌晨开始,日军出动78架战机,集中独立山炮第2联队第1、3大队及江上炮舰在内的数百门大小火炮协同组成重炮集群,实行地毯式轰炸,陷入敌三面炮火之中的田家镇核心阵地防御工事全部被毁,要塞海军守备队司令梅一平少将与炮台总台长秦德生等人坚守炮位,相继阵亡。一名日军记录:“28日我方出动400架次战斗机、轰炸机,在持续进行地面扫射的同时,向中国军队阵地投掷1500颗重约100多吨的炸弹”,给缺乏有效防空火力掩护的守军造成极大损失,更将田家镇江边码头和繁华街市,全部化为焦土。炮火延伸攻击后,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从东南和东北两个方向对田家镇及要塞核心区展开进攻。凌晨2时,敌汽艇20余艘由富池口企图掩护海军陆战队向我盘塘、冯家山登陆,未得逞。至6时,第11战队不甘失败,以陆战队100余人在飞机炮火掩护下,强行在盘塘附近登陆,与340团3营激战,被守军歼灭殆尽。


12时,防守阳城山、凤凰山的198师1142团1营与第13联队的冈山第2大队发生激战,并有敌机10余架助战。至13时,阳城山失陷。增援的23联队之池田第2大队与冈山大队继由该山联合猛攻田家镇以东、盘塘核心要塞以北就近的最高峰玉屏山,与342团之1连白刃战,该连全部殉国,14时玉屏山也告失守,继而山涧、杨树坪被敌占领并以火力封锁公路。守军342团与敌反复冲杀后,团长李翰卿负伤不支,退到复廓阵地。继而演武山、南山、牛关庙等要塞周围要点陆续陷敌。山涧、杨树坪被敌占领并以火力封锁公路。至此,11旅团的5个步兵大队及独立山炮第2联队第1、3大队距核心要塞仅5公里。


13时,敌由南岸驶来汽艇数十只,载敌数百名于上洲头登陆,猛攻我上公、陈家嘴之线,因我守军340团2营5连伤亡殆尽,遂被迫扼守桃园、叶家畈、兔山之线;同时敌机炮大肆轰击,备炮又毁1门,并炸毁弹药库两所。敌再以数百人在进至柯六营的舰艇5艘直接支援下仍从盘塘登陆,血战1个小时,盘塘失守。盘塘以南江岸的敌海军第11战队的吴港第4、5特别陆战队及上陆山炮队2000人组成联合陆战队,从上洲头、周家山向北推进,猛攻上公陈家咀的57师1个连,守军伤亡殆尽。两路日军陆战队进而迫近象山炮台,与57师守备部队形成混战。鏖战至19时,日军利用黑暗掩护,从各路猛冲入田家镇镇内,致使守军防御体系彻底崩溃,彼此失去联络和协同,敌我进入最后的混战。失去外围陆军拱卫的海军守备队炮台官兵虽有少数在猛烈的炮火中侥幸活命,但很快被蜂拥而入的日军如数消灭。至半夜,守军被压迫至冯家山以西地区扼守待援。蒋介石在解到战局最新状况之后,于29日凌晨电示,“转移兵力,巩固北方正面,第11军团调上巴河整理”。李品仙随即奉命下令放弃要塞。李延年根据指令,开始组织残部陆续转移,并以第57师派一部兵力抢占马口隘路,担任掩护主力撤退。第2军主力于29日凌晨经杨公祠、马口闸退至铸铁炉,后又奉命至上巴河休整。第6师团天亮后占领要塞周围炮台,进而击退守军后卫抵抗,于11时30分占领田家镇,第11战队也同时占领象山炮台和宅山炮台。守军撤退时,将火炮炮栓等部分零件拆走,其余则灌入王水,予以腐蚀,以免资敌。截至10月1日下午,日军缴获炮台2处、汽艇2艘、探照灯2个、火炮10门、机枪70挺、炮弹2000发、子弹70万发、白米1000袋,其他筑城材料等无数。


田家镇要塞失守后,军委会审时度势,为保存持久抗战的命脉,令第4兵团调整部署,所属各部分别向北侧蕲春、浠水、巴河各高地转移,继续占领阵地,重新组织防御;同时留7军等部于大别山区建立根据地,准备进行敌后游击战。而外围的第32、44、121、171、174师等部于29日仍不遗余力的对掩护侧背的山本大队发动攻击,予各路日军以重大打击后,直至10月1日奉命相继交替撤出战场,10月6日向蕲春方面后退,无法带走的伤病员均惨遭杀害。


因富池口、田家镇的相继陷落,长江最大的堡垒防御体系仅有的半壁山要塞随即遭横行无忌的32艘敌舰、80余架日机的毁灭性轰炸,工事尽毁,守军98军193师385旅1124团2营除生还60余人外,其余全部牺牲。守军马骥加强旅无力坚守,以阵亡826人,伤278人的代价,先掩护重炮营及高射炮连转移后,再奉命秘密撤出。直至10月4日,心有余悸的日军才敢进入要塞。


中国海军为守卫葛店最后防线,9月30日起紧急在黄颡口至沙镇以及团风、葛店、阳罗、谌家矶等处布雷1120枚,以此迟滞日军攻势达近1个月之久。 而敌经2周以来苦战,伤亡奇重,已无再犯,遂盘桓于田家镇,尚无积极动作,其兵舰仍在要塞游弋,正从事扫雷工作,敌舰决难越雷池一步。

四、 战役影响及反思


1.不朽的史诗


该战最终未实现蒋介石下达“田家镇要塞须作固守两月以上的准备”的最高指令,意味着武汉会战最后阶段的提前来临。至此,武汉保卫战进入困难阶段,军委会放弃死守武汉三镇的计划,而将武汉卫戍部队分调增援第五、九战区。


守军将士们,用生命和热血演绎出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英勇壮举。为武汉军民的撒退,赢得宝贵的时间。第五战区在战后上报,田家镇之役毙伤敌五千余人。据当地老人回忆,日军每天都要焚烧战死者尸体,仅在田家镇西北大法寺附近一次就焚化400具,焦臭传播数里。从而予敌最精锐第6师团以沉重打击,给日军造成极大恐慌,并一度促成围歼该敌的大好态势。但因南岸富池口陷落,日军北渡增援,李延年等要塞守军在敌强大攻势下不支后退,终使田家镇要塞陷落。守军连同外围援军在持续半个月苦战中,也付出达1.7万人的重大牺牲。其中在外围的四望山战斗,86军2万人伤亡过半,建制全被打乱,基本丧失战斗力,其中103师牺牲2000多人。86军在随后的南岳军事会议中被裁撤,所属103师拨归第8军,远征滇西;121师改隶94军序列,担任江防任务。26军伤亡失踪5712人,所剩4955人。郑作民师在鸭掌山等战斗中,伤亡2000多人,其中旅长以下军官达130多人。施中诚师殉国师部副官张云亭、57师341团团长龙子育以下近3000人,重伤171旅旅长杨宗鼎、342团团长李翰卿、营长王敬箴、副营长董冠英、连长阎广瑞、朱邦泰等不下4000人,57师残部700人仅编成几个连并入第9师。因经敌炮火猛轰,我军将士的大部分身躯已支离破碎,加之烈日暴晒,遗体迅速腐烂。战后,当地民众仅将搜寻到1000具稍微完整的57师烈士遗体埋葬在五福寺旁,并立碑以志,永世长存。


尽管我军伤亡惨重,但客观上打破日军一周攻占田家镇的狂妄计划,明显延缓其作战进程。正如一名日本海军少将战后所承认,“日军对打通蘄(春)广(济)公路预期很短”,但由于“不断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结果进展不大,拖延了时间。日军前线军官曾产生顾虑,蘄广战线的激战程度与地形的复杂性,是超过日军预料的”。据日军文件,“今村支队的损失甚重,第六师团9月30日的电报:截至现在查明我方损失为,战死284名(内将校7),负伤866名(内将校15),合计1150名;预料还要增加(主要是步兵第13联队)。”


第6师团作为以能征善战著称的精锐部队,但经黄梅、广济、田家镇苦战后已残破不堪,错过未能及时扩大战果的良机。其中今村旅团步兵第47联队自侵华以来战死达454名,负伤1612名。而坐镇九江的冈村宁次获悉今村支队已占领该要塞,欣喜万分,认为攻占武汉只是短暂的时间问题。随即致电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请他转呈东京大本营,为稻叶四郎申请须由天皇批准颁发勋章。并令驻芜湖的116师团120联队及其配属的山炮大队进驻田家镇要塞,并与石原旅团长亲率的2个步兵大队合编为石原支队,入列第6师团。而命损失惨重的11旅团及36旅团增援部队返回广济,与第6师团其他部队会合整顿,补充新兵3000人,作下一步进攻汉口的准备。10月17日补充后,继续西进,22日攻占上巴河,24日进抵汉口以北30公里的黄陂,25日首先攻入武汉。

2.沉痛的教训


第5战区右兵团总指挥李品仙全权负责指挥田家镇保卫战,将指挥所一直推至前线界牌岭,始终把握战局动态,直接指挥外围作战。对田家镇失守的原因,此战结束后的第3天,即10月1日,李品仙曾请示军事委员会,作如下细致分析,“查田家镇要塞失守原因颇多,至李(延年)军团长原任防守专责,要塞陷落,在理亦应负相当责任,至其指挥督率亦欠适当,因部队使用未能集中,指挥位置在王家湾要塞之外,对守兵心理不无影响。及前线部队之溃退,要塞核心守备人员擅自退出,未能严为督导,无不过失。至萧军长之楚、何军长知重策应要塞作战行动迟缓,未能依照命令即使夹击,亦由相当过失。至其他各官长之失职贻误戎机者,已令李军团长查明详报矣。自职奉命指挥要塞及派遣各军南下作战,供职无状,以至要塞失陷,影响战局,尚乞严处分为祷。”


蒋介石考虑到李延年是资历颇深的黄埔一期学生,觉得李的第2军确实已尽力,并未给予惩处,却于失陷当日严令惩办要塞司令杨宗鼎。杨宗鼎忿忿不平,将田家镇北区核心阵地失陷原因向军令部长徐永昌提交申诉报告:“一、本区外围守备军(9、57师)因伤亡过重,被敌强力压迫,与核心守军失去联系,敌得任意攻击核心阵地。二、临战时工事未得全部完成。三、地区大,守备兵力不足。查本核心阵地对武穴父母右自上公大堤起,左至后壁山(不含)止,其正面宽约3000米;对将面右自冯家山西端其,经盘塘沿大堤,左至上公附近止,其正面宽约6000米;对北及西北方面右自郭家冲东门起,经黄谷脑,立儿脑,腊烛脑,阳城山,杨树坪至冯家山西端止,其正面宽9000米;共计四周正面宽18000米。如折要配备,以每营担任3000米正面计算,也需6营守兵方敷分配。而当时核心尚不足3营,曾一再请求增加迄未办到,卒以守备力薄增援无人,一被突破遂致无法维持。四、对江面封锁无力。因备炮被敌机炸毁(因7.5高射炮调走),轻榴弹炮,野炮调走,南岸失守,以致对于敌舰上驶与其扫雷工作无力制止,敌可在其飞机炮火掩护下任意扫雷,随意登陆。”

具体战术指导思想上,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张秉均曾一语中地的指出:“田家镇要塞在之前应以力保要塞为主眼,第4兵团应变更部署,集中主力与第2军协力围攻敌第6师团, 以达战略持久之目的;乃竟以主力反攻据点,被敌牵制反消耗,尤以调第26军北攻松阳桥,陷要塞于孤立;第2军初战又使第9师与第57师重叠配备,未能发挥统合战力,遂被敌各个击破,殊堪惋惜”。


此外,田家镇要塞战前隶属第9战区,战役开始的第三天才就近归属第5战区第4兵团,以致指挥生疏、临时调整部署、协调不力等,竟以添油战术的抽调要塞部队,以致最终守备异常空虚,为敌轻取。这也是战役失败的重要因素。


双方战斗序列


1、国军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 代司令长官白崇禧 副司令长官李品仙

第4兵团司令李品仙(兼)

第2军军长李延年

第9师师长郑作民

第57师师长施中诚


第26军军长萧之楚

第32师师长王修身

第44师师长陈 永


第86军军长何知重

第103师长何绍周

第121师长牟廷芳


第48军军长张义纯

第173师师长贺维珍

第174师师长张光纬

第176师师长区寿年


2、日军


第11军冈村宁次中将

第6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参谋长黑田重德大佐

步兵第11旅团旅团长今村胜治少将

步兵第13联队联队长中野英光大佐

步兵第47联队联队长岩崎民男大佐

步兵第36旅团旅团长牛岛满少将

步兵第23联队联队长佐野虎太大佐

步兵第45联队联队长若松平治大佐

骑兵第6联队联队长古贺九藏中佐

野炮兵第6联队联队长藤村谦大佐

工兵第6联队联队长增田政吉大佐

轻重兵第6联队联队长川真田国卫大佐

通信队、卫生队、第1至第4野战医阮

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联队长原田鹤吉中佐(75山炮36门),


支那方面舰队第3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中将,旗舰出云号。

第11战队司令长官近藤英次郎少将,指挥旗舰安宅号,磋峨号,鸟羽号,势田号,坚田号,比良号,保津号,热海号,二见号,栗号,拇号,莲号。第1水雷队。

第4水雷战队司令长官细萱茂子郎少将,指挥木曾号,第6,10驱逐队。

第1基地部队司令长官园田滋少将,指挥落日号,云泰号,胶济号,宝月号,小发号;第2,3,21扫雷队,第21水雷队。


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

第12航空队;司令官三木大佐,指挥舰上战斗机2个中队(飞机45架),舰上攻击机1个队(飞机18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